《封神演義》中的我——今日大法徒

河北邯鄲大法弟子口述

【正見網2016年12月12日】

最近網上多篇文章都提到了《封神演義》的故事,其中殷郊發誓應驗的事提的比較多。有些人認為那是一個故事,然而我要告訴大家《封神演義》是真事。

我今年76歲,11歲開始在家跟道家師父修道,我原先跟隨的道家師父是我家的鄰居,他在常人中以一個收廢品的示人。但是他卻有著非凡的神通。他修成要走時告訴我說:我是等不上度人的大法了,你將來能等上大法,將來你媳婦先得道再傳給你。多年來我一直等待著度人的大法。

1996年夏天,我們鄰居家播放師父的濟南講法錄像,我老伴每天去看師父的講法錄像,老伴叫了我好幾回,我一聽說是練氣功就不想去看。最後幾天老伴非要拉我去,我就當看熱鬧就去了鄰居家看錄像。

晚上,一進鄰居家的院子,看見院子裡的電視上正播著師父在濟南講法,我一看見師父突然想起來,這就是多年前每天晚上在我腦子裡給我講法的人,原來師父多少年前就在管著我,突然就明白了這就是我要找的佛法。我從此開始認真的修煉起來。

早年修道時,由於做錯了一件大事,我那位道家師父被從三界的一個空間給打了下來,他找到我說:因為你做錯了這個事我這個當師父的都受到了連累被打下來了。現在因我修煉了大法,那個法門的眾生也因此與大法結了緣,都在同化大法,生命境界得到了昇華。

我原來修道時元神就能離體自由往來三界的多個空間,並能和另外空間的一些高層生命溝通上。

我剛走進大法中修煉不久,就看見兩個長得和我一模一樣的兩個人從一個宮殿的主座上下來,把我迎接上去叫我坐到正位上。他們兩個一起對我參拜,並對我說:現在是你做主了。我知道這是我的兩個副元神,以前修煉都是修煉人的副元神叫他們長功,副元神修好走了主元神還得入六道輪迴。法輪大法這是開天闢地頭一次真正的叫主元神得功了。謝謝偉大的師尊,佛恩浩蕩!

修煉不久,師父就把我的記憶給打開了,讓我看到了我的生生世世輪迴和我跟隨師父下世前的約定。

我曾經是天上一個世界裡的一位法王。師父下走到那層時,我與師父簽下了約,要來世間同化大法做大法弟子。臨下世時,我和我世界裡的一位水中之王共同下世得法(這世是我的老伴),還有我身邊的一位仙娥下世(這世做了我的幹女兒)。

我曾經轉生過大樹,師父還讓我體驗了做樹的感覺,當別人踢樹時自己也感到疼,別人往樹上抹鼻涕時也感覺髒,渾身就是不能動,不能說話。

有一次,師父叫我看到了我的另一世。

3000年前商朝時,我轉生殷紂王的長子殷郊。由於背棄自己對師父廣成子發下的誓言遭受了“犁鋤之厄”的懲罰。那次師父讓我又重新體驗了一回“犁鋤之厄”的懲罰。師父法身帶我到了一個大山前的空地上,這時有位神仙移動兩座大山把我擠在山中間,只露出頭在山外邊,這時一個人扶著耕地的犁把我的頭犁了三遍,我感覺頭掉了三次。(因為殷郊是三頭六臂)當時心裡說不上來的痛苦。感受完後,師父才告訴我,我就是《封神演義》裡的殷郊。

從另外空間回來後,我找了《封神演義》書專門看了看這一回,殷郊死後被封為“值年歲君太歲之神”。只是《封神演義》書上沒具體說犁掉頭3次。

有一次師父的法身帶我到了一個古代城樓下面,我看見在城樓上面站著一個人,城樓下站著黑壓壓數不清的人,他們正拿著弓箭往這個城上站著的人身上射箭,這個人渾身插滿了箭,我實在看不下去了,我跑到城樓上就去問這個人:你這麼大的本事你就不能躲躲?這時這個人回過頭來看著我說:你看看我是誰?我一看原來是師父,我頓時哭了。師父說:不能躲呀,我這是在替你們還債呀!原來是師父在替我們承擔罪過呀!

有一次我在家裡打掃衛生。當我把土要掃進垃圾鬥裡時,土對我說話了:你不要把我扔了,我想呆在這個家。我說:你是土,不把你掃走,能放到哪?土說:你把我弄到花盆裡,這個家好,我不走。大法弟子的家裡經常放師父講法錄音到處都是法輪,連土也不想離開大法弟子的家。

我和老伴經常出去發真相傳單,有一次和我經常聯繫的一位同修對我說:現在有點緊,你趕緊把家裡的傳單處理下。我當時起了怕心,就把還剩餘的兩張真相傳單給燒了。當天晚上夢中就來了兩個穿著白色衣服的人來找我理論,說我殺了兩個人,來找我算帳。我一想原來是那兩張真相傳單,他們也是神,他們還沒完成他們的使命結果我就把他們給燒了。後來師父法身給那兩個神安排了位置,那兩個神才走。真相傳單不能隨便燒毀。

有一次我打坐,看到自己坐在很高的天上,這時看見地上有兩個常人在喊: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這時看見師父的法身把那兩個常人用手託了起來,托到了天上,那兩個常人頓時就得救了。

退出中共邪黨組織事關生命永久的生死。我們不願看到生命被中共欺騙遭劫難。但願世人能以《封神演義》中殷郊發誓遭報應為警示。退出少先隊、共青團、黨組織、擺脫厄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