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世今生:窺知天機下凡世 布娃娃竟是瑤池司鏡仙

雨蓮

【正見網2017年07月15日】

我家裡有一個可愛的布娃娃,穿著漂亮的連衣裙,戴著帽子,臉鼓鼓的,眼睛大大的,倚著牆站在沙發脊背上。有一次,我收拾沙發時,看見布娃娃正認真的看著什麼,我有些納悶,心想:「她看什麼呢?」布娃娃告訴我:「看法輪呢!」我問她:「你看多長時間了?」布娃娃說:「好多年了。」我樂了,覺的她是一個很有靈性的布娃娃。

我有時寫一些文章,郵給明慧網或正見網。有一天,布娃娃從沙發上邊滑落下來,躺在了沙發上,帽子蓋住了她的臉,我把她拿起來時,她的臉剛露出來,就對我說:「你寫寫我吧!」我睜大了眼睛,驚訝之餘,覺的這個請求很有意思,我饒有興趣的看著她,點點頭,意念中說:「可以。」

當我握筆在手,知道了這個布娃娃曾經是天上的仙女,在人世中輪迴了一千年,有著不一般的經歷。

一千年前,天宮瑤池裡有一位仙女,是司鏡仙,叫鏡緣。鏡緣梳著兩個髮髻,身著淡青色的衣裙,純淨漂亮。她的職責就是看管一面仙鏡。這個仙鏡可大有來歷。

盤古開天闢地時,有一個盛法器的白玉盤,那個法器隨盤古開天闢地而去,空留下一個白玉盤。這白玉盤日久通靈,能隨意移動,還能立起來飛快的跑,遇到一些可愛的物品,它就湊近去看,就能看出這個物品的前生今世,以至後世,白玉盤覺的很有趣,自得其樂。時日一長,再見到新奇的東西,也就淡然了。漸漸的這白玉盤上天入地,無所不能。一天,這個白玉盤正在天上翻跟頭玩耍,被一位赴瑤池宴會的仙長看見,仙長恐白玉盤日後蒙塵,靈性有損,就對它吹了口仙氣,把它變成仙鏡,裝在袖子裡,贈予王母。這仙鏡能力越發顯現,能提前映出來拜訪瑤池的仙人容貌,還能五百年顯現一次重大天機。

平日裡這仙鏡一片光潔,這一日,仙鏡上面仙氣繚繞,恰逢司鏡仙在旁,她聽說過仙鏡顯現天機時,有仙氣繚繞,她驚異的注視著仙鏡,只見仙氣漸漸散去,出現樓台亭閣,不多時,就見服飾各異的仙人進入樓閣,司鏡仙站在鏡子邊,就聽到了裡面神仙的說話聲,聽出了一個大概意思:這些仙人要到人世間,輪迴轉生,到末劫時期,主佛宣揚佛法,神仙要得法修煉,勇猛精進,前程不可限量。不多時仙人離開,樓閣消失,仙鏡恢復如初。鏡緣獲此天機,也想到世間得法,心中有了這一念,就請求仙鏡指點。仙鏡為她顯現出一朵花,鏡緣也不知什麼意思,實際上仙鏡點化她下世之後最後是鏡花緣,也就是她可接近大法,但無緣修煉。

鏡緣來到人間,輾轉輪迴,嘗到人間苦楚。她有一次很曲折的人生經歷,我把它寫出來,與讀者分享。

在宋代,鏡緣轉生到安徽彭城,是一大戶人家的小姐,叫席初蘭,蘭兒長的貌若天仙、氣質柔美,更有仁愛之心,飛蛾撲火、化為灰燼,也能使她心生憐憫。蘭兒15歲時,嫁得如意郎君方平,方平俊秀儒雅,夫妻恩愛,相敬如賓。三年後,方平赴開封科考,途中遭賊人殺害。

在方平遇害的這天夜裡,蘭兒夢中見到方平,方平一身血跡,脖子上有刀痕,歪著頭,悲悲切切的對蘭兒說:「娘子,我被賊人王二所殺,你一定要替我報仇。」蘭兒被噩夢驚醒,心怦怦直跳,出了一身冷汗。心想:此事是真是假,只怕是假的。蘭兒跪在床上,懇求上天的指點,說:「如果此事是真的,就讓我再做一次這樣的夢。」頭挨著枕頭,心惴惴不安,好不容易入睡,又見方平前來,對她說:「娘子,我被賊人王二所殺,你一定要替我報仇。」蘭兒又被驚醒,相信這是真的,不由的流下淚來,想:我一個婦人,上哪找那個王二?如何能復仇?誰能來幫我?悲悲切切的哭了一會,又想起此事不能讓公公婆婆知道,忙止住哭泣,心內神傷。

早上,蘭兒推脫不適,沒有吃飯。婆婆過來,見蘭兒眼睛有些紅腫,以為蘭兒想念方平所致,安慰蘭兒,對蘭兒說:「明天是十五,你替我去寺院敬香,保佑平兒一路平安。」蘭兒答應。第二天,蘭兒去寺院,敬完香,蘭兒跪下許願:要替方平報仇。許完願,蘭兒想抽籤問天意,她抽了個簽,只見簽上面畫著一個四角翹起的亭子,裡面空空如也,下邊有字云:浮生空空如夢,醒來已成因果。蘭兒不解此簽,放下籤,走出寺院,在寺院門口遇見一位遊方僧人,五十開外,風塵僕僕,滿臉祥和。僧人看了她一眼,嘆了口氣。蘭兒忙上前跪拜,請求僧人指點迷津。僧人說:「老僧平日不多言,只因萬事有因緣,隨緣吧,女客官。」說罷,轉身進了寺院,蘭兒注視僧人背影,眼前一片恍惚,隱約看見一個尖下巴的彪悍男人形像出現,心內詫異,不得其解,惆悵歸來。

回來後,蘭兒愁眉不展,鬱鬱寡歡。婆婆要去妹妹家,就帶上蘭兒,說讓蘭兒散散心。在姨婆家的後花園,蘭兒看見了一個四角翹起的小亭子,和自己抽籤時所見的亭子極為相似,蘭兒非常詫異,在亭子裡閒坐,只覺四面來風,蘭兒心神不定,忙離開亭子,回屋休息。

卻說附近二十裡外,有座拂平山,山上聚著一夥盜賊,殺人放火,無惡不作。為首一人叫肖鋒。肖鋒有個弟弟叫肖平,死於官府的圍剿,殺死肖平的人叫孟平,是蘭兒姨婆的兒子。肖鋒在官府圍剿後,潛伏了一段時間,又招人馬,想為弟弟報仇,踏平孟家。

這天半夜,肖鋒帶人闖入孟家,見人就殺,搶劫財物,蘭兒被外面的聲音驚醒,忙穿上衣服,走出門來,迎面看見火把下兩張殺氣騰騰的臉,嚇的一下坐在地上。一人拿火把照了照蘭兒,說:「這個女人不錯,把她送給大哥。」另一個拽起她,把她帶到大廳,大廳裡站著幾個人,為首一人臉色陰沉,眼神凌厲,看了蘭兒一眼,眼中一亮,問:「是這家的嗎?」蘭兒驚恐的直搖頭,嚇得說不出話來。門外進來一人,說:「大哥,貨收了,口滅了,請大哥吩咐。」肖鋒手一指蘭兒,說:「帶上她,撤。」這樣蘭兒被帶上拂平山。

蘭兒被兩個人看著,過了兩天,肖鋒來了,他看著蘭兒,說:「我缺個壓寨夫人,你當壓寨夫人吧!」蘭兒低垂著頭,頭髮擋住了她的半邊臉,身體瑟瑟發抖,不敢說話。肖鋒走近她,伸手端住蘭兒的下巴,一抬,蘭兒露出容貌來,肖鋒笑了,說:「我要準備一下,過兩天成親。」說完,肖鋒轉身走了。

蘭兒想起方平,想起婆婆和姨婆一家都死了,覺的自己的命運特別苦,不由的哭了起來,那兩個人就勸她,這個說:「別哭了,胳膊扭不過大腿,嫁給大哥挺好的。」那個說:「哭也沒用,不答應也沒用,反正過兩天就得成親。」蘭兒哭個沒完,兩個人也不說了,等蘭兒不哭了,一個人說:「人哪,得現實點,你哭也沒用,拒絕也沒用,這是緣分,你好好伺候大哥,大哥一高興,說不定答應你什麼要求,滿足你什麼願望,……」「滿足你什麼願望」這句話一下提醒了蘭兒,蘭兒惦記著方平的事情,覺的這是一個最重要的事情,又想起僧人的話:「隨緣吧,女客官。」心想:難道這就是我的命,如果能為方平報仇,倒也罷了。

蘭兒和肖鋒成親後,肖鋒對蘭兒極好,但是蘭兒心中苦悶,日漸消瘦,臉色蒼白,走路好像腳下無根,一陣風吹來就能把她吹倒似的。肖鋒對這個病態、柔弱的美麗女人,越發憐愛起來。肖鋒有時半夜出去,早上回來,蘭兒就勸他少殺無辜,肖鋒倒也答應。

半年後,山上來了一個人,叫王義行,是個單獨作案的盜賊,被官府追捕,來投奔肖鋒。肖鋒和蘭兒說話,談到王義行,肖鋒說:「白瞎這個名了,一點義行都沒有,江湖上就叫他王二。」蘭兒一聽,身子一震,心想:「這個人會不會是殺夫仇人?如果是,我怎麼殺他,看來還得依靠肖鋒。」這樣,蘭兒振奮起來,對肖鋒也關心起來,肖鋒勸她多吃飯,陪她出屋蹓躂,蘭兒都不拒絕了,肖鋒心裡美的不得了。

一天,肖鋒陪蘭兒溜達,蘭兒見到了王二,王二尖下巴、很彪悍的樣子。蘭兒一下想起遊方僧人進寺院時,自己恍惚間見到的那個形像,和眼前的王二一模一樣。心裡斷定,此人確是殺夫仇人。蘭兒開始琢磨怎麼殺死王二,對肖鋒愈加好了。山中兄弟背地笑話肖鋒,說大哥要找不到頭腳了。

這王二也是該死,見到蘭兒後,念念不忘,想占蘭兒的便宜。偏偏這時,肖鋒對蘭兒象對待眼珠子一樣,他把王二當朋友,又時時提防他,派兩個兄弟悄悄保護蘭兒。肖鋒和王二喝酒,王二不停勸酒,肖鋒起了疑心,假裝喝醉,趴在桌子上,鼾聲如雷,王二溜了出來,直奔後院。

正值夏季,蘭兒心內燥熱,在屋後的石凳上乘涼,解開上衣,露出裡面的小衫,王二進了屋,撲個空,出來向後一繞,看見蘭兒,王二色相畢露,撲向蘭兒,蘭兒嚇得向後一仰,倒在地上。王二剛要動手,只聽一聲斷喝,剛一回頭,兩個嘍囉上前按住了他,緊接著肖鋒出現了。蘭兒當下哭了起來,肖鋒見蘭兒衣衫不整,倒在地上,哭哭啼啼,心疼蘭兒,惱恨王二,一腳把王二踹翻,又拔出匕首。王二忙告饒,說自己一時糊塗,鬼迷心竅,大哥重義氣,不會因為女人傷了江湖弟兄。蘭兒怕肖鋒遲疑,哭著說:「你整日裡說對我好,今天我差點被侮辱,你不殺他,我也沒臉活在世上。」說罷,蘭兒起來要尋短見,肖鋒忙抱住蘭兒,說:「我一定殺了他,替你出氣。你千萬不要尋死。」蘭兒點頭,猶自哭泣不止。肖鋒讓兄弟把王二押進一個石頭小屋,肖鋒帶蘭兒去石頭屋,蘭兒在門口,肖鋒進去了,蘭兒聽肖鋒說:「兄弟,對不住了,你走吧。」蘭兒聽到裡面的動靜,知道王二必死無疑,心裡一下放鬆了,身子一軟,坐在地上,心想:「夫君啊,我替你報仇了。」

過了月余,蘭兒夢中見到方平,方平說:「謝謝娘子替我報了此仇,我在陰間掌管冥冊,見勾魂冊上有你的名字,特來告訴你。」蘭兒醒後,想:生死有命,又怎能躲過,死未必是壞事,說不定能見到方平,還解了相思之苦。

半個月後,官兵圍剿,肖鋒將蘭兒藏在山間險要之處,轉身要走時,蘭兒突然抓住肖鋒的手,流露出對他的擔心,四目相對,天地無語,人間有情。肖鋒在蘭兒的淚光中,心中迸發出一股柔情,但是他還是轉身離去。一場惡戰,肖鋒和手下都戰死了,官兵撤後,蘭兒突然聽到有人在喊:「席初蘭,席初蘭……」蘭兒驚訝萬分,她想;是誰在叫我的名字。喊聲又變了:「嫂子、嫂子……」蘭兒一下想起一個人,就是姨婆家的孟平,是他在喊。蘭兒突然淚流滿面,她沒有出來。她在想:我能以什麼樣的身份出現在孟平面前?是盜賊夫人,還是表嫂,我不想出現在任何人的面前。待到山上寂寂無聲,蘭兒從隱身處出來,想著抽籤時的話語,琢磨:婆婆家空了、姨婆家空了,山上也空了,家就像客棧,人生無非都是小小的停留而已,為什麼我還活著?山勢險要,蘭兒想著心事,腳下一滑,跌落下來,摔得腦漿迸裂。

第二天,孟平又上山了,他找到蘭兒的屍體,把屍體背下山,他把蘭兒葬在孟家墳丘旁邊,祭奠蘭兒,哭著說:「我知道王二殺死了表哥,我四處追殺他,我想一定是你設計殺死了王二,可是你怎麼知道王二是兇手?」停了一下,孟平又說:「我發誓要踏平拂平山,為家人報仇,可是你為什麼要自殺呢?我的親人死的太多了,我想,我一定要把你救出來,可是我沒有做到啊!」時下殘陽如血,紙灰飛揚,唯有孟平在痛哭流涕,訴說心中的悲哀。

我在寫這個故事時,一度落淚,那個布娃娃也淚落漣漣。我感嘆:寫一個故事,就像從一個人的經歷中走過,品嘗了她的喜怒哀樂,悲歡離合。每一個人的人生都不容易,都是身不由己,來去匆匆。

鏡緣輾轉紅塵,造了不少業,末劫時期,她轉生為布娃娃,進入我家。很快,她的樂趣開始了,周圍有許多玩具,她還看到了法輪。我問她:「為什麼沒轉生成人?」她說:「安排我轉生的神說:『你是帶著願望來的,可是人皮太少,你轉生成布娃娃吧,安排進入煉功人家,也不錯。你要轉生成動物,煉功人不殺不養,你會錯過一段快樂的日子。』我聽從神的安排,看好一個雍容華貴的布娃娃,神又說:『不行啊,那個娃娃貴,那個煉功人不會去買,你轉生這個吧,挺可愛、價格還便宜。』」娃娃說到這,我笑了,真的,這個娃娃才十二元,太貴的我真的不會給女兒買。

我覺的每一個生命走到今天都不容易,在漫長的輪迴中都會有許多的故事,在生命的歷程中,都在等待大法給他們帶來回歸的福音。

師尊在講法中說:「很多高層生命都下來轉生想與大法結緣,人也在輪迴轉生,人數就這麼多,人皮就這麼多,再多了這個地球也裝不下,所以高層生命轉生成動物的、植物的都有。人類這的很多生命都不簡單了,都不是一般的生命了。」(《各地講法十一》〈大法弟子必須學法〉)

在修煉界有這樣一句話,叫:「中土難生,人身難得,正法難遇,明師難求。」意思說修煉的機緣很難湊齊。作為大法修煉者,我們何其幸運,真的要好好珍惜我們的修煉機緣,認真的對待修煉,按照師尊的要求去做,同化真、善、忍,做好人中的好人,因為這個人身不是誰都能得到的。
 

添加新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