輪迴故事:夙世災星起,命中貴人來

大陸大法弟子

【正見網2017年11月05日】

在修煉中,我逐漸的知道了前世的一些輪迴往事,在這裡,給大家說一件過去發生的奇異事情,我給這個故事起名叫「夙世災星起,命中貴人來」。

故事發生在唐朝中期,我是揚州一個富商家的小姐,家中有疼愛我的父母和哥哥,還有許多的僕人。故事發生的那一年,我十四歲。

父親在外經商,有一天,走在街上,一位算命先生攔住父親,說父親臉上有煞氣,非要給父親算卦。父親就讓先生算上一卦。先生排卦,算出煞氣對應家裡親人。父親問對應哪位親人,先生說是對應女兒,在半年內會有災星降臨,性命堪憂。父親很惶恐,問先生是否有辦法,先生直搖頭。父親一再請求,先生就帶著父親去找他的授業恩師。老先生說:「小姐遇到的是連環災星,災星啟動,小姐躲過初一,躲不過十五,但是小姐命中有個姓童的貴人,一個月內找到他,他肯幫忙,災就能解,此後一生平安。如果一個月內找不到貴人,性命難保。」老先生寫了三句話:「緣隨心起  童在四方  事不過三」。父親付了重金給老先生,然後懷揣紙條,把買賣交給下人打理,開始四處尋找貴人。

父親夜夜虔誠跪拜皇天后土,祈求白日裡能找到貴人。20多天過去了,還沒找到貴人,父親憂心忡忡。期間也遇到過姓童的人,父親總感覺不是想像中的貴人。當到了第28天時,父親非常疲憊,覺的希望渺茫,他蔫頭耷腦、飢腸轆轆的路過一家酒樓時,決定進去吃飯。在酒樓入座後,父親看到鄰桌有兩個佩劍的年輕男子在飲酒,不一會,父親聽到一個男子說:「童二哥,此去一別,不知何日相見。」父親一聽,打起了精神,注意觀察鄰桌那倆個人。只聽那個被稱為童二哥的人說:「我奉師命,要去華山一趟。半年之內,閒雲野鶴,行蹤未定。」

父親想:這個氣宇軒昂的童二哥會不會是女兒命中的貴人呢?感覺象。父親就先去替他們結了帳,然後在一旁等侯著。那倆個人吃完飯,要結帳時,發現有人結過帳,覺的奇怪。父親就上前搭話,知道了倆個人一個叫童乙,另一個叫蘇方。父親對蘇方遂以本家相稱,說自己叫蘇騰,一向仰慕江湖人士,願意結交豪傑。那倆人見父親一臉誠意,又受惠在前,就邀請父親去茶樓。出了酒樓,父親抬頭一看,才注意到,酒樓叫「四方酒樓」,父親暗暗稱奇,心裡穩了下來。

飲茶時互道年庚,父親35歲,童乙25歲,蘇方23歲,父親遂以長兄自居。交談中父親知道倆人從小煉武,武藝高強,心中很是敬佩。蘇方有事,先離開。父親力邀童乙上家做客,童乙問父親是否有事相求,父親離座叩拜,童乙趕緊攙扶。父親對童乙說了算命先生的話,淚水止不住流了下來。童乙想了想,說:「如果我是小姐的命中貴人,能解除災難,我定不辭讓。這樣吧,我先去府上,後去華山。」父親聽了,大喜過望。

父親回到家時已是晚上,父親讓母親備好酒飯,又讓我和哥哥穿戴整齊來見客。我和哥哥由母親領著,來見客人。父親讓我們管客人叫童叔叔。對童叔叔說:「小兒英傑,17歲了,小女仁鳳,14歲。」童叔叔一身白袍,英姿颯爽,笑容溫和謙遜,在我心裡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在吃飯時,童叔叔舉杯對父親說:「嫂夫人端莊賢惠,公子談吐得體,小姐典雅秀麗,大哥享有人生至福,遇難事自會化解。」父親說:「天意所在,不敢謬承,有貴人在,方能放心。」母親聽了,微微一怔,看了父親一眼,笑著對童叔叔說:「二弟文質彬彬,我以為是書生,不料卻是俠客。」童叔叔笑著說和我家人甚是投緣,有回家的感覺。

哥哥很快就崇拜上了童叔叔,哥哥對我說:「童叔叔琴棋書畫,樣樣精通,文武雙全,很了不起。」

童叔叔到我家兩天後,我去寺院敬香,父親請童叔叔跟隨。一路上,我偶爾掀開轎簾往外看一眼,過了一會,童叔叔突然騎馬上前,說:「小姐,不要看了。」我看見他面容沉毅,眼神嚴厲,我馬上放下轎簾,心裡卻很好奇,心想:童叔叔溫和的笑容哪裡去了?為什麼要這樣啊?

在敬香回家後,晚上時母親讓我住在了她的屋子裡,父親守在屋外。我習慣住自己的繡樓,但是不能違背母親的意思。當天夜裡,童叔叔讓僕人來找父親,父親出去了,母親讓丫環跟著去看。不一會,丫環回來說:在我家的後花園出現了一個受傷的黑衣人,他倒在花叢中,行動不得。童老爺搜了那個人的衣服,搜出了迷魂香和一些暗器,童老爺和老爺耳語了幾句,老爺命令僕人抬來轎子,把黑衣人放上去,送往官府,童老爺和管家親自跟隨。我笑著對丫環說:「這賊的待遇真好。」母親聽了這些,表情嚴肅,默然無語。

從那以後,白天我在繡樓裡,晚上就住在母親的屋子裡,父親守在母親的屋外,我不知道這是為了什麼。

半個月後,我聽見一陣急促的腳步聲從窗前走過,父親出去了。我覺的害怕,母親摟著我,我感覺到母親也很緊張。後來丫環驚慌失色的跑進來,說:「小姐住的繡樓進賊了,被童老爺抓住了,真奇怪,這個賊和上次的那個賊長的很像,穿的一樣,也被送進官府了。」

過了一會,父親和哥哥進來了,哥哥說:「這賊,怎麼就斷不了呢?多虧了童叔叔。」母親雙手合十,發自內心的說:「二弟真是恩人哪。」父親命令僕人加強夜間的戒備。第二天,我發現,童叔叔在我的視線中消失了。

幾天後,童叔叔回來了,我遠遠的看見童叔叔大步流星的走著,走近了,我發現童叔叔表情嚴峻,眼神中閃現一種懾人的光芒,這是我不曾見到的。我躬身施禮,問候童叔叔。瞬間,童叔叔眼神中那震懾人的光芒不見了,溫和的笑容又出現在臉上。那一天,童叔叔和父親在書房裡談了好久。

在一個月後,有幾天,我心神不寧的。丫環告訴我,家裡多了幾個新面孔,還說,府裡氣氛很緊張,好像要有大事發生。一天晚上,我心裡突然非常害怕,心驚肉跳的感覺。我發現父親也很緊張,他帶我去密室,讓我和金銀古玩在一起,告訴我千萬不要出去。父親扭動機關出去了,我覺的時間過的可真慢,心裡就一直在發慌。過了很長很長時間,父親終於回來了,表情也變的輕鬆了,摸著我的頭,說:「我女兒的災星終於除了。」

後來丫環聽到了一些事情,回來告訴我:「小姐,你躲過了劫難。」

這時,我才知道父親算命的事情。才知道我去寺院敬香時,被一個淫賊盯上,童叔叔覺察到了。童叔叔回來後,在後花園淫賊可能落腳的地方,做了機關,淫賊進院後,受到重傷。在官府,淫賊說出了名字,童叔叔大驚,他知道此人來自一個名聲很壞的武術之家,做壞事的不可能只有一個人,可能還會有其他人在作奸犯科,童叔叔沒敢放鬆戒備。

第二次抓到賊人後,童叔叔驗證了自己的想法。他聽說了一個大戶人家同時發生過的兩件離奇姦殺案,官府一直未破,童叔叔決定出去尋訪江湖好友,幫助尋找線索,最後根據提供的各種信息,童叔叔斷定是那個家族中某一支脈中的哥仨,經常姦殺美婦和少女,劫掠財富,在不同的地點同時作案。童叔叔的同道好友開始分頭幫忙,他們有監視惡人的,有傳遞信息的,有在我家布下埋伏的,終於等到並抓住了第三個淫賊。官府把淫賊們做的二十多起惡性事件一一核實,最終殺了這三個惡棍。

童叔叔成為我家的恩人,從家人到僕人,都非常尊敬他,他的朋友也受到非同尋常的禮待。那幾天,我家就像過年了一樣,很熱鬧。過了幾日,童叔叔要去華山,父親挽留不住,贈重金童叔叔又不要,沒辦法,父親請求童叔叔,把錢捐給寺院。

我覺的童叔叔就像家人一樣,雖然不常見面,感覺非常親切。尤其童叔叔那溫和的笑容,暖暖的印在了我的記憶裡。半年後哥哥結婚時,童叔叔來了。母親關心童叔叔的終身大事,問童叔叔喜歡什麼樣的女孩子,童叔叔竟然有些不好意思。父親說:「二弟不娶大家閨秀,也不娶小家碧玉,喜歡的是同道之人。」

一年後,我結婚時,童叔叔來了。結婚當日,我妝扮整齊,拜別父母,父母忍不住落淚,拜別童叔叔時,我看到童叔叔眼中閃爍著淚花,笑容還是那樣溫和。

童叔叔兩年後路過我家,正巧我也在家,我抱著兒子給童叔叔看,童叔叔非常開心,我還請童叔叔給孩子取了個小名。那一次,童叔叔帶來一個弟兄,長的很清秀。童叔叔讓我們稱他為甄叔叔。母親憑直覺猜到和童叔叔一起來的是個女子。母親把他們照顧的很周到,又親自把家中的一個精緻的套間布置的很舒適,讓童叔叔和甄叔叔住。我知道,那個套間是帶密室的,是可以分開住幾個人的。

童叔叔走了以後,當地一個惡霸在半夜時候被殺,官府裡的捕快來我家,問童叔叔來過沒有,母親說:「沒有。」我家的守門人和管家的嘴也都非常嚴,他們也一律搖頭。丫環告訴我,捕快走時,對太太豎了兩次大拇指,我想:捕快是敬佩童叔叔除去惡霸,敬佩母親守口如瓶吧。

童叔叔在31歲那年結婚,新娘叫沈皓貞,25歲,武藝高強,就是當年隨同童叔叔闖蕩江湖、女扮男裝的「甄叔叔」。父母、我、哥哥都去了童叔叔家,童叔叔家是武術世家,我看到了「行俠仗義   除暴安良」的牌匾,母親告訴我那是家訓。童爺爺、童奶奶把哥哥和我當孫子、孫女看待,童奶奶拉著我的手,說:「真是個美人呀,好像從畫中走出來的。」父親幫童叔叔操辦婚事,母親把新娘打扮的滿頭珠翠,漂亮極了,我覺的童叔叔見了新娘,也會驚奇的。

那一次,我見到了許多練武之人,他們都彬彬有禮,極為友善。哥哥告訴我,他們喝酒喝到高潮時,很是豪放,他們劃酒令時,取笑童叔叔,說:「甄兄弟,假兄弟,娶回家裡去。」大家都笑了。

在童叔叔家,有一次,我在花園裡無意中看見童叔叔給嬸嬸往鬢角上戴花,童叔叔的手臂上有一道傷疤,赫然進入我的眼帘。後來,我悄悄問嬸嬸:「叔叔行走江湖,有受傷的時候吧?」嬸嬸笑了,看著我,淡淡的說:「刀槍無眼,劍戟無情,我身上也有傷疤,人在江湖,身不由己,這些事情,都不放在心上的。」

兩年後,童叔叔的兒子滿月時,我和父母去了童叔叔家,童叔叔抱著兒子,笑容中帶著光華,目光裡滿是慈愛。在童叔叔家,我看見給小孩洗澡的盆裡放著草藥,父親說:「那些藥能起到強筋健骨的作用,二十年後,又是一個俠客。」

千載的時光悠悠而逝,當這個故事象一幅畫卷一樣,自然而然的展現在我的面前,我看見了童叔叔俊朗的面龐、溫和的笑容,暖暖的記憶中那備受呵護的過去,讓我難以忘懷;童叔叔和沈皓貞,聯袂行走江湖,除暴安良,行俠仗義,是如此的盪氣迴腸。

透過畫卷,我見到了我所不知的秘密,童叔叔在南方類似於今天九省的範圍內,可以聯絡和調動很大的江湖力量,剷除邪佞。而父親的商鋪遍及許多城市,父親不為人知的提供場所和錢財,支持童叔叔和好友除暴安良,讓我驚訝於俠義之道和商道竟可以如此結合。

在這個大唐故事畫卷的最後,我看見滿頭華發的我在給兒孫講故事,我講的故事的名字叫「連環災星,遇童而解。」我講的栩栩如生,兒孫們聽的津津有味。

在那個走過的歲月中,我不曾見到黑夜中暗淡了的刀光劍影,卻見到了白日裡俠客們的才華和從容。這是一個印在我心裡的故事,經歷的一切是如此的寶貴,我感謝童叔叔和好友,給我留下了這樣一個美好的記憶。

我知道身邊的同修中有兩位同修是曾經的童叔叔和沈皓貞。在修煉中,我們互相配合,共同精進。同修中的確有一種非常友好的緣分,橫亘千古,依然是真誠的呵護、友善的提醒、無私的協助,沒有一絲隔閡。

我不由的感嘆:人生不易,百代韶華,匆匆而去。我們生活在輪迴打造的緣分裡,一路同行,過去和現在從未分開、緊密相連。

我們的靈魂經歷了漫長的下走,在三界中又飽經磨礪,我們從一個舞台趕赴另一個舞台,從一個朝代遷徙到另一個朝代,經歷的一切都在積澱,在法中,我們都要洗淨那些鉛華,去提升生命的質地。
 

添加新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