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接再厲到香港講真相

桃園大法弟子

【正見網2018年03月03日】

我是一名家庭主婦,上面有年邁的公婆還有自己的父母親,同時家中還有得法不久的先生及二個就讀高中的兒子。回首這四年來每次去香港前,大大小小的考驗,總讓我莫名地恐懼。正遲疑著是否要去香港講真相時,一天家門口躺了一個人,警察說:「那人要是死在門口,就麻煩了!」我才意識到「救人急,不能再等了!」於是決定去香港並且待了近三個月。

在還沒得法前,我嚴重失眠,修煉後改善很多,沒想到到了香港這問題又出現了,讓我又開始失眠,感到身心疲憊。記得剛開始參加二天的遊行時困的難受,每次回到住處就特別累,想休息但又睡不好,所以這幾年不敢一次待的太久,是循序漸進的慢慢增長待在香港的時間。但失眠這個問題一直苦惱著我,甚至是恐懼,用了各種辦法,總是時好時壞。直到有一天,我遇到一位同修,她建議我把印有「法輪大法好」字樣大法的黃上衣掛好,不要壓在最底層,在那之後,睡眠品質也有了明顯的改善。感謝師父慈悲苛護。在一次又一次的香港行中,幫弟子去掉了很多不好的物質。《洪吟 (四)》- 對聯 「萬法之宗 真善忍三字聖言法力無限 法輪大法好真念萬劫即變」。有了好的睡眠品質,我可以更有效率地做好三件事。

以前我常把忙碌當做精進,導致做了許多事,心性還是提高不上來。在宿舍我和A同修住在同一房間,剛開始相處融洽,但日子久了我倆有些想法與做法不同,我都默默的忍下來。有一天,來了一位B同修,她的個性比較直,有話就直說,她們二人經常發生矛盾,我夾在中間左右為難,我們之間被一種東西間隔著,削弱了整體力量。碰到了決不是偶然,舉例當我們執著電熱水器的電費時,電熱水器就跳電了。A同修說這是同修的資源,不應該浪費,但B同修認為,A同修怎麼那麼愛管,找麻煩,結果隔天蓮蓬頭就又壞了。許多類似的事情衝著人心來,一再發生,以致她們二人也害怕再發生誤會。師尊說:「當出現任何矛盾,出現任何事情,我告訴過你們,除了倆個發生矛盾的人要找自己的原因,第三者都要想想自己,為什麼叫你看到?」(《各地講法四》〈二零零四年芝加哥法會講法〉)後來我查找自己,告訴兩位同修說:「其實你們發生這些事,我自己很關鍵,我也在找這些問題。當A同修指正我時,我內心也會感到委屈,只是忍住沒反駁,很多事我不想講,於是慶幸B同修幫我出了氣。每次B同修講A同修時,我便抱著一種僥倖心理:我不講的,你都幫我講了。」在向內找發現平常看同修時,都是用負面思維,給同修的空間場加了不好的物質,這是妒嫉心引起的負面思維,與同修說開後,情況改觀。我們要離開的當天,二位同修也真誠的互道了再見。

此行有位男同修對我特別關心,發了很多手機訊息給我,令我倍感困擾,也干擾了講真相的事。有一天我和兩位同修推著車要去景點,路上我答應男同修幫我推車子,但他推到一半說有事便走了,卻把我攪得心神不寧。換我推車沒多久後,道路的兩旁停滿遊覽車,我必須從二台遊覽車的縫隙中才能通過。急忙中要硬把車子推出去,儘管我用力推,卻感到有一股力量阻止著我,推不太動。就在此時,眼前突然有一部遊覽車從我面前呼嘯而過,我驚呆了!就差那麼一秒就撞上了!若撞上了,遊覽車上的眾多人命、事後的法律問題、推車上的大法真相展版散落一地、破壞法的責任……等等,會造成大麻煩!感謝師父救了我的命、阻止災難的發生。從這些事件中,我深覺修煉的嚴肅,只有時刻保持清醒正念的狀態,時刻在法中,才不被舊勢力鑽空子。

在講真相期間,親共團體XX會經常來搗亂,想到每天要面對XX會的謾罵、高音喇叭的轟炸與歪理邪說的造謠抹黑,時刻在考驗人的心性。XX會甚至張揚地直對著我照相,令我不禁擔心又害怕,於是反覆念著師父的《洪吟(二)》- 怕啥 「你有怕 它就抓 念一正 惡就垮 修煉人 裝著法 發正念 爛鬼炸 神在世 證實法」。想到我是來證實法的,要修去怕心。和同修背《論語》,彼此鼓勵,互添正念,漸漸地也就不那麼怕了,講真相的氣氛也變得更友善了,比如他們跟陸客挑撥說法輪功是什麼教,我說:XX會他們搞錯了,法輪功是正的,是宇宙正法,他們在罵法輪功咱們可別罵,因為法輪功不是一般的氣功,是修佛的,洪傳世界一百多個國家地區。私底下我也會提醒XX會,我們師父說:「對大法行惡者下無生之門」 (《精進要旨二》〈法正人間預〉),希望你們別罵了,這是為你好。他回:「我做人很苦」,我說:「是呀,法輪功是信神的,謗神謗佛對你不好,也希望你為自己和家人積福德」。有的XX會成員是能聽得進去,有更多是連聽都不聽的。

有時XX會成員對我左右夾攻,我就去另一條街道,那裡比較吵雜,他們比較少去那,我便和另一位同修配合,請她拿著看板,每講完一張看板就換下一張,陸客們居然乖乖地排著長長的隊等著聽真相,而我一連講了二個多小時還樂此不疲,讓幾千人聽到大法的福音,同時也鼓舞著我們。

有時陸客多到我們講真相都忙不過來,然而XX會的妖言惑眾,使部分人不理解或使遊客變得很麻木,有的遊客從餐廳出來時說:「我有吃有喝的,我什麼都不管!」我回:「先生,您吃飽喝足了,什麼都不管了,如果做人這麼簡單,這跟動物有什麼區別?我不是叫你來煉法輪功,也不是叫你反對誰,只想告訴你法輪功是什麼,中共為什麼要迫害法輪功,我有責任把事實真相告訴你!」

有時儘管我使勁地講,把該講的真相全講給他們了,得救的人還是寥寥無幾,救人真難呀,令我心中倍感焦急,慈悲的師父看我這顆心,就讓我從陸客的對話截取靈感,讓我借力使力的運用這些的句子。平時我也會收集講真相的內容,記在自己的小冊子中,或從九評共產黨、共產主義的終極目的、明慧文章、石濤評述……等等素材中記下可用的真相,大大地幫我開闊講真相的思路,接受真相的人也慢慢多起來了。

比如常有陸客說:「共產黨給錢給飯,你法輪功給嗎?我不退」。我回:「我們的工資,包括退休金,那是勞動的價值,共產黨不種地,不開工廠,它怎麼掙錢?是共產黨拿走你腰包的錢,再還給你一點……」

有天遇到一群陸客從西藥房買了些藥,開心的拿著他的藥說,藥到病除。另一位陸客對他說:「對你那壞死的細胞不管用,它解決不了你根本的問題!」,我就對陸客說: 「儘管共產黨給你有吃有喝的,它解決不了你的根本問題。法輪功講真善忍,如果人人說真話、辦真事,那些假酒、假藥、假奶粉、地溝油就沒有了,你也是受益的呀!況且它對法輪功不講法律,對你也不會公平的,這幾年鋪天蓋地的鼓動媒體造假,你相信了那些謊言宣傳,你也成為受害者。這些年共產黨幹了許多壞事,成批成批的殺人,這都不是人幹的事,老天一定會清算它,它自身難保,更保佑不了你。」陸客聽明白了,馬上表示願意三退。

回顧去香港講真相這些年經歷了許多事,能走到今天,離不開師父的苛護,和同修的幫助,師父在《二零一六年紐約法會講法》中說: 「真的是在烈火的考驗下能走過來,在這個嚴酷的迫害中你還能堅持下來,你就是個修煉者,天上就承認你,你就能圓滿。走不下來的怎麼辦?它就這個目地,冶煉,那就是去其糟粕,煉出真金。」 我感悟到哪顆執著心要去,那顆心就特別剜心透骨,修中有煉,煉中有修,不斷的修不斷的煉,修去名利情走出人。回來台灣後,感覺自己的身體素質都不一樣了,在修煉的路上又邁出一大步。在修煉中,真善忍是我的導航,給我力量,擺脫心中的恐懼,再加大力度救人救人救人。

不足之處,請同修慈悲指正。謝謝慈悲偉大的師父,謝謝同修。

添加新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