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師信法 看破幻相 修心救人

海外大法弟子

【正見網2018年02月13日】

慈悲偉大的師尊好!
同修們好!

下面匯報一下近期的修煉體會,有不在法上的地方,請同修慈悲指正。

1.不信進化論邪說,找工作順其自然

離開大陸來到海外,因外語不好做不了原來的專業,找不到工作,拿政府的難民救濟,心理壓力很大,心裡一度出現抑鬱的症狀。我想到如果象常人一樣的去努力奮鬥,在社會上靠奮爭去生存,那不是達爾文進化論的歪理嗎?修大法後,身心才達到現在的狀態,如果是修煉以前的狀況根本活不到今天,更不用說去競爭了。我們修煉人是有師父安排的,我不承認達爾文的歪理,我聽師父的安排。

在《轉法輪》中,師父說:「在一個人降生的時候,在一個特殊的沒有時間概念的空間當中,人的一生已經同時存在了,有的還不止一生呢。」師父還說:「所以在修煉上一再講要順其自然,就是這個道理,因為你經過努力就會傷害到別人。」我明白自己該怎麼做了,做而不求,順其自然,信師信法不信進化論,心裡踏實就消除了那壓力。

我分析這種壓力還來自怕別人說自己不好,認識到這種求名之心也得去。我沒有占便宜的心,什麼工作也不挑揀,都去嘗試,告訴自己不能怕吃苦,該吃多少苦是有定數的,有師父看著呢。該我吃的苦我就吃,但不強為,不該是我的不去求。該是我的工作,即使我不去找,它也會來找我。我把試工當作是在常人中雲遊,接觸不同的人,也是講真相和修煉的機會。

聖誕節前,政府部門給我介紹在麵包房試工一週的工作,是夜裡兩點鐘上班,從來沒有半夜出過門,第一天越想越害怕,嚇得不敢去。後來想到師父說: 「你們已經知道相生相剋的法理,沒有了怕,也就不存在叫你怕的因素了。」(《精進要旨二》- 去掉最後的執著),就當作是師父讓我去怕心的機會吧,不能錯過,我又想:自己是大法弟子,一身正氣,什麼不好的事也不會有,於是出去了。外面下著雪,一路念著「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 ,一直念到了單位。

一位負責幫我找工作的女士和我約會,談完後,我給了她一份神韻廣告,她高興極了,說要訂我們兩個人的票,請我一起去,因為我告訴了她這個消息。我說很高興和你一起去,但我自己付錢。過了幾天她告訴我已訂好了票,我真為她高興,眾生都在等得救。

最近政府部門給我介紹了一份在養老院實習半年的工作,每周三天,工作雖然累些,我也高興的去做,去掉累的觀念,去掉怕吃苦的心,把吃苦當成樂。我服務的那些老年人很願意和我在一起,我的新同事也由於我而聽聞法輪大法的福音。

工作的第三天,一位老太太鼻子出血,同事說她是癌症,目前狀況比以前差很多,我想到生命一生等待的是法,就用中文和外文寫了「真善忍」三個字給她,她不僅自己高興的大聲讀,還坐著輪椅把字條給餐廳的每個人念,大家都說真善忍好。這一幕情景讓我感動了許久。

2.主動清除思想業力

修煉前,我屬於主意識弱的人,可以說有輕微的精神病症(恐懼症,強迫症,抑鬱症),所以思想業和外來資訊干擾很嚴重,雜念也多。但大法就是給主元神的,如果主意識不清就不是個小問題,《轉法輪》中「主意識要強」是專門的一節,我把它背下來了。

當師父「關於副元神一文引起的波動」發表後,我把它背下來了,能明確的分清哪個是真正的自己。當思想業冒出來時,我就經常念「生無所求 死不惜留 盪盡妄念 佛不難修「(《洪吟》<無存>),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

最近學《洪吟四》<對聯>「萬法之宗 真善忍三字聖言法力無限 法輪大法好真念萬劫即變」。師父告訴我們,真善忍,法輪大法好!具有無比的威力,我深信不疑,大法的威力一定能徹底清除那些不屬於我的妄念。

前幾年在思想業嚴重的時候,看到師父的法像,就有一個不好的念頭出來,怎麼也壓不住,我不敢看師父像,為此很苦惱,但我一直在排斥那個思想業,不承認它是我。現在發現這個思想業基本找不到了,沒有了,肯定是師父幫我去了,不然自己是弄不掉的。

3.參與大法項目修心救人

在全球營救平台打電話救人,和同修在一起給大陸公檢法打電話,還經常一起學法,交流,對我的修煉提升很有幫助。我一邊打電話一邊發正念,打完電話總感覺自己比打電話前正念還強。能分擔大陸主體大法弟子的壓力,救度參與迫害的特殊人群,感到很榮幸。

電話接通就是緣分,接不通也隨著鈴聲把正念打過去,除了正念不帶別的觀念,無論他們現在的身份如何,不管對方對我的態度如何,那只是在這個空間的表現,我只知道他們下來都是來聽真相的,不讓人的觀念擋住眾生得救,就是智慧的去講清真相。

一次聽同修打電話,說好幾分鐘也沒有把真相講出去,心裡有些著急,在提醒同修之後又想:這讓我看到了是讓我修什麼呢?聯想到最近自己在大陸的一些親友,同學和我聯繫,對有些人只是你好我好的說了,真相只隱晦的提到一點兒,還遠遠不夠,時間不等人啊。周末馬上寫真相信,並下載《共產主義終極目的》PDF給了她們,有時間還應該做下去,並擴展到他人。

媒體需要新聞編輯,有一段時間,發現文章的點擊量很少,覺得做這個項目太辛苦,還占用不少時間,不值得,心裡就不願意做了,琢磨著是不是應該退出來去做別的。

還是慈悲的師父告訴我該如何選擇,學法時學到《轉法輪》中:「地上的石頭踢來踢去沒人要,那我就撿那石頭。」我一下子明白自己錯了,認識到自己不想做,是因為有求名的心沒得到滿足,趕快去掉這顆自私的心,項目是一個整體,撿沒人做的做就沒錯,無所求的付出,需要的就盡心做好。感謝師父教會了我選擇之道。

當地推廣神韻的專案需要人發資料,師父在夢中不止三次的點化我去參與,我參與的不多,但是在過程中,師父利用一切機會讓我提高。比如,和同修一起住在宿舍裡,我發現X同修對別的同修好,對我是另一樣,心裡就委屈,不平衡了,找自己吧,發現是妒嫉心,修吧,去掉它了,否則圓滿不了。

宿舍是在小山坡上,離地30來米,來去都要爬上山的台階,搬資料還要負重,發了一天資料後再搬就更感到累了。想到密勒日巴佛搬石頭的故事,自己遇到這些根本不算苦,而且為眾生吃苦是好事啊,平時自己太安逸了,這不又是去掉怕吃苦的心的好機會嗎。

那天雪後,發完最後一份材料轉身,沒注意有冰,滑了個大劈叉,我趕快爬起來,念「真善忍好、法輪大法好、師父好,沒事兒」,開始腿不得勁兒,就一直念,後來真的就沒事兒了。

4.  信師信法正念出,病業假相不難破

近來在很多場合都聽到同修交流有關病業的話題,我自身也有病業的表現。當學到《轉法輪》的這一段法:「所以大家不要再找我治病,我也不治病,你一提「病」這個字,我就不願聽。」  我意識到自己還是把「病的假相」當作「病」了,而且把它看的太重了。我認識到:對修煉人來說,病業就是假相,就不提它、不想它,做大法弟子該做的,就是在不承認它,就是在消它,如果我們對病業假相連提都不提,它也就沒有存在的空間了。

師父說:「當然了,我們大法弟子每個人都說我們不承認舊勢力的安排,那不是嘴上說說的,就是按照大法、正法的要求去做,就不承認你歷史上安排的那一切,我包括你舊勢力的本身我都不承認。」(《二零零二年美國費城法會講法》)

那天勞累的工作結束後,趕上晚上要值班寫新聞稿,不能休息,可是腿和腰都不對勁兒,酸痛難忍,坐也不是,站也不是。我就想師父說的:「好壞出自人的一念」(《轉法輪》),堅持寫完。第二天不上班,身體更難受,症狀象以前出現過的「痹症」,就想下次值班寫稿的當天和第二天都還要上班,這怎麼辦?向同修請假吧。第三天早晨起來還是難受,想到要全盤否定舊勢力,不能部分否定,請假等於沒有徹底否定。

我想到要100%的信師信法,就會100%的沒事兒,不能去對應常人的病症,那都是假相,去掉怕心,我反覆念 「沒事兒」,「好壞出自人的一念」 「真善忍好、法輪大法好」,我是大法弟子,我有師父,我還有救人的事要做,不正確的狀態消失與否,三件事我都會照常做。

在修煉中我還明白:人世間的一切都是假相,幻相,我都不要去執著,那只是我用來修心的機會。目前最大的事就是救人,世人都在等真相, 「真相是救度 真相是希望」 (《洪吟三》-歌詞- 我們知道)。在我的修煉實踐中總結出「修離私而不滅」這樣一個道理,是師父讓我明白的。宇宙空間中的生命由於「私」掉到人的這層空間,一切執著心都源於這個「私」,要返回去達到永生不滅,就要修去「私」,不斷向內找提高心性,才能提升層次,才能返本歸真。

感恩師父給與弟子這萬古不遇的修煉機緣和助師正法、救度眾生的榮耀。弟子叩拜師尊!

添加新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