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法改變了我

黑龍江大法弟子 聖蓮

【正見網2018年04月22日】

慈悲偉大的師父您好     

同修好:

我是2004年9月份得法的,今年52歲,每次看到同修寫的修煉文章,都感動和受益,今天我也把自己修煉中的一點體會寫出來,不當之處,請同修慈悲指正,謝謝。

一、修去魔性

常人都說生氣是因為有什麼事情了才生氣。可我不是。特別是一個人在家時,經常無緣無故的就生氣了,氣的還不行。我就抑制它,這個氣很頑固,火氣大的要喊,這是怎麼回事呢?我向內找自己的原因。回想得法之前,我就是一個脾氣非常暴躁的人,小時候經常跟父母犟嘴,上學時跟同學也不忍讓。成家後對丈夫和孩子都是用惡的辦法,啥事得我自己說了算,經常用打罵占上風來解決問題,對家庭抱怨心一直不去。

修大法的十幾年當中,在不斷的學法修心過程中,慈悲的師父通過不同形式,一次又一次幫我往下拿這些不好的物質,魔性、不好的思想業力、為私為我不讓人說的執著心,還有邪惡的黨文化毒素等。

二零一七年的冬天,有一天我在同修服裝店裡和同修切磋,這時來了另一個同修,他在我對面坐下,看著我就說:「這不好好的嗎?有個同修問我,聽別的同修說你住院了,嘴歪了。」我當時就動心了,說了一句不在法上的話,還流眼淚了,旁邊同修這時在紙上寫了『理性』兩個字,我的心馬上平靜下來了,再沒說什麼。回家後,靜下心來向內找,想起師父在《轉法輪》中講:「所以在今後煉功中,你會遇到各種各樣的魔難。沒有這些魔難你怎麼修啊?大家都是你好我也好,沒有利益上的衝突,沒有人心的干擾,你坐在那兒心性就提高上來了?那是不行的。人得在實踐中真正的去魔煉自己才能夠提高上來。」我猛然找到了自己這麼多年一直不讓人說的心,那個為私為我的自高自大的妒嫉心、爭鬥心。同修還對我說過,以後誰也不能說你了。想想,啥事都不是偶然的,這哪是說的這件事的本身呢?其實是師父在借同修的嘴點化我那,不是『嘴歪了』,是心歪了,心態歪了,經常把同修說的話往歪了想,不是這個意思,就是那個意思,要不就是同修看不上我了,好話當成不好的話理解,思維不走正道,是疑心。過後也向內找,但心性提高慢,師父看著我著急,才借同修的嘴點悟我啊!我明白了,謝謝師父!謝謝同修!

二、用純淨心態救度眾生

一天,給一個中年女士講真相,同修給了她一串真相葫蘆掛件,我隨著就跟她說:「你聽說過三退保平安嗎?你入過黨團隊嗎?」她的臉馬上陰沉下來說:「你知道嗎?我是公安的,你們都已經備案了,願意煉就在家煉。」我沒有動心,微笑著對她說:「姐,我跟你講真相是為了救你,警察明白真相都用真名退黨,習近平向法律宣誓都不向共產黨宣誓,共產黨完了。」說著說著,我看她的眼圈紅了,隨後我說:「我給你起個『安好』吧,把你的黨退出來,願你平安美好。」她連續說了兩三聲,謝謝。一個生命得救了,我明顯感到師父在加持我。

還有一次在菜市場,給一個老年大叔一本《共產主義終極目的》,他一再說,看了也沒用。我就跟他說:「大爺,您看了才有用呢,您看了就明白了,您看現在天災人禍怎麼來的?共產黨到底是怎麼回事?」他笑了,要了這本書,也退出了團隊組織,連聲說謝謝。在同修配合發正念下,這個生命得救了。

三、師父時時呵護著弟子

記幾件神奇的事:

(1)一次去取資料,在同修家我說,這大法資料太重了,能拿動嗎?一出門口,一輛老爺車正在門口停著。
(2)晚上不願去學法,想在家睡覺,突然樓上電刨子干起活來,我馬上清醒了,去學法了。在那以後電刨子再沒響過。
(3)一次早上煉完功,睡回籠覺過頭了,鴿子用嘴噹噹敲玻璃,把我敲醒了,我趕忙起來去學法了。
(4)心性提高不上來時,師父把一句話打入我腦子裡,點悟我「不要在一件事情上老打轉轉,要有正念。」

 還有好多好多,師父啊!您辛苦了。您把一個墜落到無底深淵的生命,幾乎頭腦中沒有一點正的思想的這樣的我,從地獄中撈起,洗淨,救度,人間的語言無法表達師父的洪恩浩蕩,弟子唯有精進實修,唯願師父笑。

添加新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