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家庭中實修的美好與幸福

北京大法弟子 修善

【正見網2018年06月17日】

尊敬的師父好:
各位同修大家好:

今年的五月十三日,我們迎來了第十九屆世界法輪大法日,在這寰宇同慶的日子裡,我衷心的祝願慈悲偉大的師父生日快樂!祝願每一位真修弟子在自己精進的路上勇猛精進!

二零一四年的新年,在家人的幫助下我得法了,得法後自己身體上和周圍環境中出現的各種神奇事情在這裡就不說了,這次想和大家交流的是我自己在婚後磕磕絆絆走過來的經歷,向師父匯報,與同修分享,不足、不妥之處,請同修慈悲指正。

一、    擴大容量

二零一六年,我跟丈夫相識不到半年,確立戀愛關係兩個月後就結婚了。常人看起來,我們像是現代人一時衝動玩閃婚,其實不然,我跟丈夫同修是出於對大法的堅信,順其自然的接受了這場安排。由於彼此了解時間短,我們在婚後的生活中碰到很多問題。

丈夫人很厚道,性格偏於內向,獨生子,脾氣不是很好,從小到大都在父母身邊。而我性格外向,愛說愛笑,脾氣也不小,十多年都是在離家很遠的地方獨立生活。這兩種不同的性格發生過多次的碰撞。新婚不久,我就總是因為他很多生活習慣不好,做事上這也不好,那也不會而和他吵架,心想:這可真是一個被父母寵大的孩子啊,啥都不會!我就很生氣,兩個人總是大吵。後來我懷孕了,他也不敢跟我吵了,我一生氣,他就忍著,其實他也很生氣,有時看他氣得臉都扭曲了,有時很無奈痛苦的反覆說:「你說我什麼不好,我改,我都改,但你不要生氣。」但是在我眼裡看他毛病真的太多了,往往是他這個還沒改過來,我又因為那個生氣,搞得他頭昏腦脹,手忙腳亂,有時氣得他捏肝撕肺。

直到有一天,他突然變了,無論我怎麼說他的各種毛病,我怎麼生氣,他都是樂呵呵的說:「好,知道了,我改。」我懵了。就問他:「你怎麼了,怎麼不跟我吵架,怎麼不生氣了?」他說:「假如我以前的心胸像個杯子一樣,那麼今天我就把它換成一口缸。」我們終於平靜下來交流了,丈夫同修說:「你從小就有父母教你做這做那的,家裡家外什麼都會,我不能跟你比,我是被我媽寵大的,啥也不會幹,我的問題你好好指出來,我都會改的。但是我毛病太多了,改過來是需要一個過程的,你得給我時間,給我機會。」

我一下子發現了自己身上存在可怕的黨文化因素:一味的指責別人,只看別人的缺點,不看優點,要求別人把多年的生活習慣頃刻之間全部改掉,改成我認為對的生活習慣,這是多可怕的做事極端、自私自我;自己看不上他這個,看不上他那個,這又是多可怕的妒嫉心;我隔三差五的跟他吵架,他還這麼包容我,我卻還在計較他的不良生活習慣,我這是多麼的自私,多麼的小心眼啊!如此心胸狹窄,我怎麼去包容自己世界的無量眾生呢?一味的要求別人而不看自己,好像自己很完美似的,我這不是在修魔道嗎?自己修了這幾年,怎麼就沒發現這些問題呢?在我向內找的這一刻,丈夫同修雙手合十對我說:「謝謝你結婚以來就努力幫我剜心透骨的提高……」我羞愧難當,說:「你也幫幫我吧。」他說:「目前還不敢。」

婆婆脾氣也不好,有時候很不講理,而我就因為婆婆髒,不愛乾淨,做事馬虎,經常生氣;婆婆有時候也會稀裡糊塗的做一些找茬的事情。我挺著大肚子,不是躲到娘家就是關著房間的門。丈夫疲於協調婆媳矛盾,弄得很累,之間也有同修幫忙協調,會有一些幫助,但還是不行。有一次吵架時,我吐嚕吐嚕說了很多,婆婆一句也沒說,忍著回了房間。我覺得說的很痛快,事後聽丈夫說婆婆回房間後對他說:「我聽你的,今天媳婦發脾氣沒接話茬,我忍了,我聽師父的……」說完眼淚就刷刷的流了下來。

我一下子覺得自己有點過分了,我靜下來仔細想想:我這是怎麼了?非得讓婆婆跟我承認她做錯了?嘴上非得爭個輸贏才痛快?非得把她多年不愛乾淨的毛病改掉……是這爭鬥心、強制改變別人的黨文化,強大的自以為是把我折騰成這個樣子,我還是個修煉人嗎?分析完這些問題以後,自己並沒有多大改善,這回丈夫同修對我說:「你也換個大瓶子吧,不一定要馬上變成一口缸。」

丈夫同修提醒我:「我自己改變一點習慣或性格都很難的」,而這是個這樣生活了六十多年的老太太,一下子改變多年的生活習慣和做事方式是不可能的。我的出現本來就讓她覺得自己像個多餘的人,再這樣吵下去,會給她增加孤獨感,而且幾乎出現婆媳矛盾,基本都是一些生活習慣問題,但是我的不依不饒就變成是我的不對了。從修煉上講,我們不能只幫別人提高,自己不提高啊!白花花的德都給了丈夫和婆婆了啊,自己的業力還沒消下去,一個六十多歲的老太太,才學大法幾個月,就對一個我這樣的「老同修」忍,我為什麼就不能寬容呢?如果她哪天受不了,覺得修大法的脾氣一個比一個大,對大法產生了不好的想法,甚至因我而不修了,算誰的錯呢?我們所展現的大法美好不就成了騙人的嗎?網上的同修都在談自己修煉後婆媳關係變好,家庭和睦,我們怎麼就越修吵得越凶呢?假如婆婆就是我世界的一名眾生,難道我就不要她了嗎?

好好找找自己,發現自己心胸狹窄,一味的改變別人,讓別人按照我的意思來,自己卻不肯改變一丁點,遇到矛盾沒有抓住機會向內找去提升自己,而是一味的向外看,錯失一次次的機會。當我想明白這些以後,我終於鼓起勇氣去向婆婆道歉,這是我第一次跟她道歉。後來我也經常關心她,但實踐證明,我確實只是換了個大瓶子,而沒有換回來一口缸。

二、修去怨恨心

在跟婆婆的幾次爭吵中,婆婆覺得我很厲害,也儘量讓著我。而我不知為何每次吵架都會升起莫名的怨恨,吵完了,又覺得自己不對,就去跟她道歉,但是事後還會持續怨恨一兩個月以上。時間久了,想起來還是怨恨,這種情緒在我修煉前就有,導致我經常生病,修煉後病是沒有了,但是怨恨似乎沒有多少改觀。婆婆是個很單純的人,我發現她遇到不開心的事情,或者是吵架了,事後很快就好了,樂呵呵的,就像什麼都沒有發生過一樣。我就很奇怪她怎麼變得那麼快?

後來自己看了《共產主義的終極目的》後,終於明白了我為什麼心裡總有強烈的恨,原來是邪惡的舊勢力強加給我的,我發正念清理,這個怨恨漸漸的越來越弱。有一次,我跟丈夫爭執起來,丈夫一改平時的忍氣吞聲修自己,指出了我一大堆問題,我一想到是個機會,應該修自己,就忍著沒有說話。等他指責完了,我就坐在床上大哭起來,丈夫看我哭了,就說了一些木訥的話,我就一直哭。婆婆聽我哭了,走進屋來摟著我說;「好媳婦,多好的媳婦啊!別哭了,我替你揍他!這都是後世遺傳他爸的,連媳婦都不會哄。」雖然是兩句常人話,我卻覺得內心一暖,之前跟婆婆的爭執一切都仿佛發生在上個世紀。

現在我再和別人發生矛盾雖然也會有讓我不愉快的,但我卻極少能生出怨恨心來。

三、為對方考慮 圓容家庭

記得有次,我又和婆婆發生矛盾,我道歉完了,婆婆竟然掉眼淚,對我和丈夫說:「媳婦人挺好的,沒得說,但是這脾氣我實在是受不了,你說修大法會改變,我是沒看到你改了多少脾氣。我這心臟不好,每次吵架都給我氣得渾身發軟上不來氣,要氣死也算了,你說這也不死,還在這裡招人生氣,我還是走吧。」我趕緊攔著她,心想人家母子本來生活的很好,我這一來,老太太就被氣得出了門,我連基本的做人都沒做好,更別提修大法了,她一個老太太,這一輩子身邊不是父母就是丈夫、兒子,眼睛又不好使,到最後卻因為我的到來承受這樣的痛苦,我才意識這都是黨文化、爭鬥心導致的惡果,我下定決心改掉黨文化和爭鬥心,約束自己。

現在婆婆依舊是鍋碗瓢盆洗不乾淨,飯菜裡也經常是她的頭髮,我意識到是去我的心,我再也沒有那種嫌髒的感覺了,反倒覺得她挺可憐的,眼睛不好使,東西也看不清楚,自己吃到自己的頭髮都不知道。一次,我對她說:「看那椅子上都是菜湯。」她趕緊拿抹布使勁擦,擦的卻不是髒的地方,我頓時心生慈悲,心想:她眼睛根本就看不見,我說一句還做得那麼認真。我趕緊說:「我來吧,你找不見髒在哪裡。」她還低頭仔細的找。

我的孩子已經六個月了,婆婆一直愛如珍寶,經常幫我看孩子,給我節省下煉功時間,還對丈夫說:「孩子吃夜奶,她休息不好,白天我就多照看著。」還逢人就說:「我媳婦心疼我,從不讓我擦地,都她一個人干,勤快著呢。」她已經了解我的飲食習慣,總是搶著做飯,做我愛吃的菜,有剩飯菜就自己吃,不讓我吃,說是我餵奶就不要吃剩的了。丈夫看到我跟婆婆由爭執回到了互相體貼,很是欣慰。但我知道,這一切也都是有他經常幫我們協調的辛苦。

每天晚上我抱上孩子,我們一起學法,終於,我們回到了剛結婚時的那個狀態,一家人其樂融融,一起學法,共同精進。

今天上午,我抱上孩子去看孩子的太爺,跟他分享我們家雖然跟別的家庭一樣也有爭吵,但是因為修大法我們互相謙讓、換位思考、為對方考慮、修自己,不但沒有產生隔閡還帶來了家庭的和睦。老人家欣慰地說:「我就擔心婆媳處不好,所以我三個兒子結婚,我就都讓他們出去單過了。當初你們結婚,我跟你叔就擔心你們的婆媳問題處不好,現在看來弄得不賴啊!」保姆不明白我們弄個孩子還有時間看書煉功,我告訴她,我們沒有要求一定要每天看多少書,煉多少功,自己安排時間,我們只是把別人跳廣場舞的時間拿來煉功,別人看電視的時間拿來學法,我婆婆很愛學法,說是學完身心舒坦。保姆聽了表示:「看來法輪功也很不錯啊!沒有那麼多要求,你們還挺好。」

我遲遲都不肯拿起筆來寫,是因為自己在家庭圓容上沒有做好,由於有次吵架我到爺爺那去說我和婆婆吵架的事,爺爺以為我們婆媳已經不知多大積怨了,這次我把全家人修大法的美好傳達過去之後,爺爺也終於欣慰的笑了。這次寫稿一直沒有時間,白天要看孩子,只能等孩子睡著了,我趕緊寫下來。在此,我想告訴同修,也告訴世人,修煉中的人,會有吵架會有矛盾,但是人怎麼能沒有錯呢,因為修煉,這最終都不會是矛盾,只能是美好與幸福。

有不妥之處,請同修慈悲指正!

添加新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