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電話平台講真相

美國大法弟子

【正見網2018年08月09日】

在電話平台講真相我是一個新手,今年三月才加入平台撥打真相電話。非常感謝平台上所有的同修尤其負責培訓我的三位同修,他們給予了我很多的幫助和鼓勵。在這兩個多月裡我突破了和中國人講真相的障礙也改變了遇事習慣性找對方的壞習慣。

我一直都很害怕和中國人講真相,感覺他們都很恐怖,包括以前和現在遇到的中國同學,我都是側面的提一提,並沒有達到講真相的效果。之前也總是選一些不直接面對中國人講真相的項目參加。今年年初我經歷了一次很大的魔難, 魔難中,我把師父的所有大法書籍通讀了一遍,我急了。我深深的感受到了正法時間的緊迫和自身修煉的嚴肅。懊悔自己錯過了那麼多與自己有緣應該得救的中國人。不敢和中國人面對面講真相,就是我一個修煉上的大漏。

我曾於二零一六年上營救平台學習過講真相,於是我聯繫平台上曾經培訓過我的同修,重返平台,參與撥打營救電話。可能是我內心有急迫救人的想法吧,很快負責培訓的同修就讓我通過驗證並開始正式撥打。

撥打第一通電話前,我內心還很沒底,不知道怎麼說,我便開始翻看「營救平台參考稿」, 突然一個標題映入眼帘: 講真相的能力是修出來的。瞬間感覺這是一篇可以給我補充正能量的文章,我迅速的看完了這篇文章,其中有一句話很入心:講真相的效果不好歸結於知識匱乏,不善言辭, 不是的……  我內心強烈的回應道:對呀,我就是被這個問題困擾多年,平時就不愛講話,對政治從不關心,完全是個政治盲。文章還列舉了一個老年同修的例子,這名老年同修說:閨女,入過共青團和少先隊嗎?天要滅中共了,退了才能保平安,對方一聽就同意了。我心想,最近學法煉功都很好,是時候檢驗一下自己修煉的是否紮實,就這樣我發著正念,帶著滿滿的正能量撥通了第一通電話。

電話順利撥通了,對方是個當班的小警察,我說:你好,我告訴你一件大事,現在全世界都在關注譴責中共迫害法輪功的罪行。說完這句話時, 我開心的無語言表,說出了這麼多年一直想說又不敢對中國人說的話,內心的那種豁然開朗,美妙極了 。 雖然對方一直在說:我不想聽怎麼辦,我是覺得你聲音好聽才和你聊的,你不要和我講這個,你再說我掛機啦。我說:可我還是希望你能得救。對方停頓了一下掛機。我能感受到我的這句真誠的話有打動他。當天晚上,感受到了師父幫我灌頂,我非常感動,我知道是師父在鼓勵我呢。

隨後在每次撥打前,基本上都會先學一小會法,然後發個正念。撥通前還會發出一念,讓所有的正神都能起作用,加強我的正念並消除對方的干擾,讓接聽的對方得救,一切邪惡不得干擾,否則立即解體。每次這一念發出後,我都有感覺,一種變的更強壯堅實的感覺。師父講:「我剛才說人的思想來源,我在正法中看到個情況:在正法沒到的空間中,有的時候大法弟子的一個想法比較正,就有一個正神或因素在起著作用,加持著他的正念。」(《大法弟子必須學法》 )不過這裡要強調一下, 正神只會在我心性比較純淨的時候才會發揮作用。

一次的被罵後破除了我怕和中國人講真相的經歷。

那天由於我要在電腦上安裝一個軟體,撥打的時間就遲了。我就沒有學法和發正念,原本培訓我的同修那天要上班也沒來,我也忘記了發出讓正神起作用的一念,就這樣在匆忙中,電話撥通了,我剛讀第一句,對方就破口大罵,那是我有生以來聽過的最難聽的話。我整個人開始發抖,就感覺我背後有個怕的生命在一直加強我的怕,我繼續讀稿,聲音已有些顫抖,還會漏字,讀錯。我堅持讀稿,對方掛斷,我就再打過去,接著讀稿,對方還是大罵,掛機。我就這樣繼續撥打,大概第四、五次撥通後吧,他就不在罵人了也不說話,就是這樣默默的聽。我從一開始有些發抖的聲音到慢慢回覆正常的聲音。我一直讀我手中的稿子,還不時的會說一句: 我不會怪你罵我的,你是不明白真相才會這樣罵的。就這樣我在最後一通電話中通讀了兩遍手中的稿件。

這次的經歷過後,我不再那麼害怕被罵了,我感覺那個跟隨我多年的怕給中國人講真相的心被去掉了。我還體會到,讀稿對新手撥打的好處,比如可以緩解緊張,語無倫次,說錯話,內容很乾,或是大腦一片空白等等尷尬的情況。

對方的表現就是我的執著心的具體體現。通過撥打電話我開始轉變遇事找別人的壞習慣。在短短的兩個多月裡,我經歷了沉默,被罵,不接,不想聽的,要來抓我的,都知道的,還有告訴我不要聲張的,要約我吃飯的,要和我談些別的話題的等等等等。我知道對方的反應就是我的執著心的具體表現。當我心急的時候對方就沉默,當我覺得今天沒學好法有怕心的時候,對方就大罵,當我看了什麼美妝或常人視頻後就有人要約我去吃飯,我在想這就是色心吧。總之,我當天哪裡做的不好都會在撥打中,在對方的表現上體現出來。

我把每次的撥打情況都記錄在文檔中,包括哪天遲到了,沒學法就撥打了,有日期和當天是第幾次撥打等等,這些都是用來提醒自己,天上也是這麼記載著的,師父講:「各地區大法弟子所做的那些事情可歌可泣,只是沒有拍成世間的片子,但是在宇宙中有你們的片子。」 (《各地講法八》〈二零零八年紐約法會講法〉)

每次撥打後的情況,不管多麼的糟糕,如一組號碼只有一人接聽的,我都提醒自己,不能含糊紀錄,甚至是撥打了幾次都要清楚的記下,我個人悟到含糊,誇張,應付,狡辯都是黨文化。與此同時,我感到每一通帶有正念的電話,對邪惡都是一種震攝,對在被迫害中的同修都是一種幫助,會增強同修的正念,幫助他們正念闖關。

不要在意對方的表現,他們只是虎皮一張,內心的空虛與怕可能他們自己都意識不到。同修只要在過程中不斷查找提升自己,同時為他們發正念,清除他們背後的邪惡與干擾,他們就變,變的突然,變的莫名其妙。

記得有一通電話,對方一開始是不接,放音樂,掛機,我就堅持讀稿,他接聽了竟然向對朋友一樣的口氣說:我都知道了,都知道。我說那你以後要幫助大法弟子,將功補過。他說:好的。相信很多同修都經歷過類似的事,可能前一句對方還在罵人,後一句就一下子緩和下來了,甚至會跟著你的思路走。我悟到, 堅持也是一種考驗,一種長期的考驗。

有一天,我突然想到,打電話時的心態為什麼在日常生活當中做不到呢? 其實不都是修煉嗎,當同修對自己出言不遜的時候,當自己的家人指出自己的不足的時候,怎麼就沒有了正念,覺得委屈、不服氣呢。甚至還忙著解釋,找理由,有時還會討厭一直和自己過不去的同修。在打電話的時候,對方那麼惡劣的態度,可我從來沒有在心裡責怪或是討厭對方。就這樣我開始慢慢的用撥打電話時的心態去回想那些,至今還沒有放下的矛盾和積怨,一想,哎!其實很多事情不都是好事嗎。師父說:「人就自己那點難,人與人之間就那點事呀,還有很多心還不能去呢!」 (《轉法輪》)。當我不再一味的強調對方的過錯或問題時,自己的各種執著心也就慢慢浮出水面了,明白後還真是會臉紅。

我知道,我還有許多地方需要提高,例如平時並沒有積極的去多積累一些講真相的內容,一日學三講轉法輪的計劃遲遲做不到,還不能參加平台上的學法交流,發正念還會走神等等等等。師父講:「學法得法 比學比修 事事對照 做到是修」 (《洪吟》) 我希望我可以儘快突破這些干擾和惰性,更好的助師正法,救度眾生。當然,任何一件事情都貴在堅持,我希望自己能夠一直在平台上堅持到迫害結束。盡到自己作為一個修煉人的最基本責任。以上交流如有不妥請同修慈悲指正。

謝謝師父!謝謝同修!合十!

添加新評論

今日頭版

海外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