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入營救平台撥打電話

台灣大法弟子

【正見網2018年09月13日】

2017年1月我有幸走入大法修煉,距今已修煉1年8個月。得法之初感受到大法的美好,不僅改變了世界觀,對生命的意義也有更深的體會。得法至今,我每天勤煉功從沒懈怠,除了在家自己撥出時間學法外,也會參與和同修的集體學法。在讀完一遍師父的所有經文後,認識到大法弟子不只是要圓滿自己,更身負救度眾生的責任,惟礙於家事繁多,為圓容家人,不希望造成家人的誤解,所以未能立即參與大法項目,只有從旁協助推廣神韻的工作。

今年3月參加本區推廣神韻的茶會,巧遇20多年未謀面的同事同修,相談甚歡,之後便常有聯繫。她告訴我她在平台打電話講真相已有10多年的經驗,並且說在平台打電話是在第一線作戰,雖然很辛苦,但可建立威德;另外在家打電話也能兼顧家庭,時間可彈性運用。我說希望能量力而為,我會再斟酌。

今年7月7日我參加全台講真相交流會,聽了許多同修的交流,讓我更深刻感受到講真相的重要性。回來之後我向同修提出打電話的意願,同修立即積極協助我上線。從加入聯絡帳號,安裝遠端系統、撥打工具到上平台培訓、認證,過程雖有阻撓,但都一一克服,於8月28日開始撥打電話。師父在《二零一四年舊金山法會講法》說:「那都是你的願促成了這條路,沒有偶然的。」我知道這一切都是師父有序的安排,讓我遇見多年未見的同事同修,引領我走入營救平台。想至此不禁眼淚盈眶,告訴自己,不能辜負師父的苦心。

第一天撥打電話,第2通就接聽了,內心有點興奮又有點緊張,我開始講真相,對方有回應,但顧左右而言他,我仍繼續說,講了11分鐘後突然間感覺腦筋一片空白,不知該說什麼,對方也掛機了。我頓時感到全身癱軟無力,像是跟邪惡打了一場硬仗一般,我向內找知道自己有許多的不足,同修跟我說:是師父的鼓勵讓你有機會開口講真相。之後幾天我把上課資料、講稿多讀幾遍,在交流中汲取同修的經驗,思考講真相時如何導入主題,讓對方願意繼續聽。

9月3~6日專案撥打,第二天接通率較高,也比較不緊張了,能不急不徐有系統的講,其中一通接聽了6分鐘,另一通接聽12分鐘。到第四天撥打,接通率更高,16通中僅4通未接。其中一通,一開始我說:「我是來傳播福音的。」對方回應:「你是誰?哪裡打來的?」我說:「台灣,民主自由、美麗的寶島。」他隨即破口大罵:「傳什麼福音?你沒資格跟我講這些,台灣,等台灣獨立後你再來跟我說」,然後就掛機了。如此來回撥了3次,第4次接聽越罵越凶,索性讓他罵不回應,罵完了又掛機了。當時內心有點泄氣,挫折感很重,但想到同修交流時說的不要氣餒,我們是在救度眾生,內心也祈求師父加持能量。我再撥,對方也接聽了,我說你講完了,換我講了。我說:「你那麼大聲,哪天你做了違法的事,被抓起來了,看你還能大聲嗎?我苦口婆心是為你好,你們在大陸每天吃的東西都是假的,毒奶粉、假雞蛋、假酒、假米,現在又有假疫苗,中共都不管你們死活,你們還要為中共賣命。」這時對方開始不罵了,靜靜地聽我講,我說:「現在局勢不一樣了,要明哲保身,三思而行,頭上三尺有神明,善惡有報。」又告之812檔案、高官落馬、任長霞抓捕法輪功遭報等案例、中共的本質是邪惡的,中共的目的是要毀滅人類、勸三退、給翻牆網址、三退電話、追查國際電話等,共聽了12分鐘,這次我感到自己有在提升。雖然沒有達到立即退黨的目標,但我的話應該起了作用,心想是師父對我的鼓勵。

晚間交流時,主持人說要把握機會把心得體會說出來,再不講,以後也許沒機會了。我內心膽膽突突的,害怕自己講得不好,會緊張,但又不願放棄磨練自己的機會。我終於鼓起勇氣打開嘴巴交流,一開口感覺比預期的緊張,但還是簡要地說了一些。雖然不滿意自己的表現,但同修認為我講的還不錯,希望這次的交流能發言,內心很感謝同修的鼓勵,讓我有磨練、提高的機會,希望往後在打電話講真相的路上能日漸成熟,不斷突破,提升自己,感謝師尊,感謝同修。

如有不足之處請同修指正,謝謝大家。合十

添加新評論

今日頭版

海外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