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修煉中救人,在救人中修煉

澳大利亞大法弟子

【正見網2018年09月20日】

慈悲偉大的師尊好,
同修們好,

今年5月份我加入平台講真相。平台講真相對我來說完全是一個陌生的項目。我們面對的公檢法系統的中共官員,他們一般都養成了高高在上,盛氣凌人,自以為是的習慣,加之被中共長期洗腦,中毒更深,思想僵化、固執、偏激,少數人甚至很邪惡。 如何給他們講清真相?怎麼能讓他們願意聽真相?對我來說的確是一個挑戰。進入平台後,我發現這是一個很好的修煉環境,全球各個國家和地區的同修有很多值得我學習借鑑的地方,比如台灣同修的純真(沒有黨文化的污染)和救人的純淨心態,美國、加拿大同修的堅韌和吃苦精神,還有其他國家許多同修的沉穩、精湛的撥打經驗等,使我找到了自己修煉的不足和撥打經驗的欠缺。所以在撥打電話過程中,我必須全身心的投入,把自身修煉和平台講真相容為一體,合理安排三件事,邊打電話邊學習邊總結,逐漸提升自己的心性與修煉境界,不斷借鑑同修的撥打長處,逐步的提高撥打電話的熟練程度和救人效果。 8月份兩次撥打山東專案,使我深刻體會到了我們是在修煉中救人,在救人中修煉。

8月2日,我撥打某市公安局市中分局特警的電話,一共撥8次,通6次,最後兩次不接聽。第一次接聽35秒,我說:「您好,首先祝您和家人平安。」話音未落,他說:「你神經病」掉了。第2次接聽48秒,我說:「兄弟給你說個重要的事。」他說:「什麼事?」我說:「越來越多的警察明白真相後不管法輪功的案子了,你可別繼續參與迫害法輪功啊。」他一聽吼道:「你在哪裡?我把你抓起來信不信?」 我剛要回應,他就掛電話了。第3次撥通,聽34秒,我說:「兄弟你今天心情不好是嗎?說話火氣不小。我為了你好才給你打這個電話的。」他大聲說:「你別為我好......」又掛斷了。一連三次都不聽真相,而且態度惡劣,怎麼辦?還撥嗎?心裡只想放棄,可仔細一想,邪黨毒害警察太深,只要他有一線希望,我們都不能輕易放棄。師尊講過這方面的法,大意是師父連特務都度,何況我們面對這些警察呢?還是要給他機會,多撥一次就多給他一次得救機會。雖然他不聽,但每次都接電話,只要他接電話就說明他還是有希望的。

於是我一邊發正念一邊撥,第4通他接了,互動1分32秒,我說:「兄弟,我這國際長途電話反覆撥給你,您也不想一想我為了什麼?為我自己嗎?」他大聲吼著:「...... 你敢來我們這,看我怎麼收拾你。你把打電話的具體地址告訴我。」我說:「警察是抓壞人的,你抓我這個好人幹嘛呢。你還能到全世界各地來抓好人呀!再說你罵人吼叫,我也不生你的氣,可你大聲罵人也不像個人民警察呀!您的思維方式要改變一下,不要總想著抓人抓人的,你們警察是保護老百姓的,是維護社會公平正義的,一說話就是抓人,這樣不好吧。」 聽到我說這些,他也不吼不罵了,但還是掛了電話。

我繼續發正念解體操控這個生命的背後的一切黑手爛鬼、共產邪靈。 第5通撥過去,他拿起電話靜聽20秒掛了。我第6通再撥過去,他靜靜的聽了8分8秒,他背後的邪靈解體了,我給講:高官落馬潮背後的共同原因是因為迫害法輪功;千萬不要再參與迫害、參與過迫害趕緊懸崖勒馬,將功贖罪;還講了天安門自焚造假偽案;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罪行;講法輪功,真善忍的內涵;善惡有報的天理;中共卸磨殺驢的伎倆等等,基本真相他都聽到了。還沒告訴翻牆網址和三退電話他掛了,再撥過去不接了,還是覺的有點遺憾。

8月3日撥打某市公安局XX派出所的電話,撥8通:1分37秒、2分10秒、10分34秒、30秒、55秒、9秒、1分14秒、7分37秒。這個電話有戲劇性的變化:開始七通電話,第三通那個10分34秒好像都是把電話放到旁邊沒聽,其它6通都是威脅、嚎叫、說粗話、罵人,揚言要抓我等等,我沒有被帶動,心平氣和的撥打第八通,我就說:我知道你們警察大多都是上過大學的,應該是知書達理,對吧!嚎叫說粗話罵人肯定不好, 我一片真心為你好,茫茫14億人您能接到我的電話這不是緣份嗎?我打國際長途為了什麼?不是為了我自己吧。你明白了真相,全家會平安的,清算迫害的時候我希望你能平安無事。他應該感受到了我的真誠和善心,操控他背後的邪惡因素解體了,安安靜靜聽了7分37秒。基本真相都聽到了。最後我說:「 兄弟,今後千萬不要再參與迫害了。」他回答:「知道了。」我告訴他記住「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他回答說:「好,記住了, 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給翻牆網址他不要,說他能看到那些真相。最後他求我說:「今後您不要再給我打電話了行嗎?」我笑著說:你只要不參與迫害我就不打了,他說:「行」。我祝他們家人平安健康,他謝過我。我們友好再見。

8月23日撥打某市XX派出所的電話,一共撥10次,通3次:1分17秒、1分53秒、50秒,7次不接聽。這個副所長表現的很邪惡,接通電話就是破口大罵,從祖宗八輩罵到父母兄弟,這是我一生中聽到的最難聽的。我給他講:「您是人民警察,怎麼能粗口罵人呢?您是山東人,孔子的故鄉,孔聖人教導我們做人要懂得仁、義、禮、智、信。您一個派出所副所長出口成章就是罵人,你這是啥形像你想過嗎?你罵我這麼長時間,我還罵不還口,你罵人要失德你知道嗎?這三通電話,我心裡一直提醒告誡自己,這是心性考驗,千萬不能被帶動,一定要忍,一定要給對方機會。邊撥電話邊發正念,解體其背後的邪惡操控因素。結果就形成了他罵他的,我講我的,心態平和的給其講基本真相,能聽多少聽多少吧。我就是一直語速均勻的講真相,感覺對方罵的聲音越來越小了,聽了50秒還是掛了。我就耐心的堅持一直撥叫,總想喚醒他,直到最後連續5通他不接了,我才結束撥打。

當時的心裡很難受,總覺的這個警察太可憐,已經到了懸崖邊還不自知、還不清醒,大難來時可怎麼辦呢?這通電話我感到很遺憾,沒能救了他 。

兩次山東專案撥打,有幾點體會與大家分享:

1、我們是大法徒,助師正法、講真相救人,是我們的使命,所以不能輕易放棄任何一個人,不能輕易放棄每一次機會。電話多撥打一次就是多給眾生一次得救的機會。從古到今人們一直說,機不可失,時不再來。何況我們這是救人的大事。

2、碰到表面再怎麼蠻橫邪惡的公檢法人員,他生命本性是善良的,可能都不是普普通通的人,只是被中共邪黨矇騙毒害太深了而已。表面上似乎很兇,其實他們是很可憐的,他們明白的那一面一直等著我們來救他們呢。能救了對方固然可喜,救不了對方也要給對方留下大法弟子特有的風範,過程很重要。

3、打電話講真相的過程就是修心去執提高的過程。碰到形形色色的眾生:有願意聽的,有不想聽的,有文明的,有不禮貌的,有諷刺挖苦的,有罵人吼叫的等等,這些人的不同表現,其實都是師父安排他們來暴露我們某個方面的執著,讓我們在救人中把那個執著去掉,從而提高上來,建立自己的威德。我從小到大,從參加工作到退休基本上是在讚揚聲中過來的,很少有人說過我、批評過我,更沒有人罵過我,我的父母都沒罵過我,這樣潛意識中自然就有愛面子、不讓人說、自以為是的心,通過警察的呵斥、叫罵不就是利用這種形式在去這種心嗎?這種心去的乾淨不乾淨?這不就是考驗嗎?所以說救人的過程也是修自己的過程,也是檢驗自己心性修的扎不紮實的過程。

4、平台講真相要達到良好效果,一定要學好法,發好正念,這是前提。同時要不斷總結自己撥打電話的得失利弊,特別要注意吸收借鑑其他同修撥打的長處彌補自己的不足,豐富自己的撥打經驗。每個人都有自己的長處,都要學習借鑑,這樣就能不斷的提高自己的撥打效果。

5、平時要多積累講真相的基本素材,比如從《九評共產黨》《共產主義的終極目的》中,從明慧網、大紀元、新唐人媒體中摘錄匯集各種真相資料、數字、分析等,這樣到講真相需要時就可以做到旁徵博引,舉一反三,從各種不同的角度和不同的方面揭穿中共的謊言和欺騙,使民眾明白真相。比如說:《明慧網》報導江西南昌警察綁架87歲的秦嘉英老人;《大紀元》《新唐人》曾報導:2017年大陸有一萬多富豪高官家屬移民海外;還報導朱鎔基說他也經常看新聞聯播,是看他們怎麼胡說八道的;還報導過溫家寶在一次中共會議上指著周永康斥責說:不打麻藥,活摘器官,這是人幹的事嗎?這些內容我都摘錄下來,幫助我撥打中揭露中共的謊言和邪惡本質。

當然在撥打中還存在著許多不足,很多地方有待提升。比如有一次給一個610主任打電話沒打好;一次給一個110接警的女警打電話沒打好,都被對方有所帶動,效果不好。這兩個電話記憶深刻。

最後以師尊的法與同修們共勉:

《法正乾坤》
慈悲能溶天地春
正念可救世中人 (《洪吟》(二))

叩謝師尊
謝謝同修

合十

添加新評論

今日頭版

海外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