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正念震攝邪惡救度眾生

台灣大法弟子


【正見網2019年01月12日】

慈悲偉大的師父好,各位同修好:

我是二零零三年得法的弟子,得法前身患多種疾病,無法外出工作。剛上完九天班,在煉第五套功法時,師父就替我拿掉了心臟里很不好的東西,從此以後我就能外出工作了。那時我對大法的超常,內心感到無比的震撼。

起初由於我業力大又不懂得怎麼修練,只是從感性上認識大法,只知道大法好,要多救人,那時對我心性的考驗是相當大的。先生常常在我講真相時干擾我,讓我打不了電話。後來有同修告訴我,每一個考驗都是為了讓我提升,是幫我祛病、幫我長功的。漸漸的,我碰到問題就會找同修交流了,但同修直接指出我的不足時,我感覺自己很沒面子感到很羞愧。但是為了讓自己真正悟道,慢慢的就能夠接受了。過了一段時間,當同修指出我的不足時能欣然接受了,我知道是師父幫我拿掉了一層愛面子的心。

反觀自己修了十幾年了,可還有很多執著心沒去掉,有些自己意識到了,但都沒有從根本上去除。我發覺自己的思想業很重,常常頭腦反應出一堆事情,才意識到那是自己的思想業。雖然也背過《轉法輪(卷二)》里的<佛性>,知道那是思想業在起作用,可是當我忙於常人工作、學法又很少時,反映出的狀態幾乎和常人一樣。

最近我被干擾很大,不在法上修,考驗一個接一個,於是我開始重視學法。有天晚上我開始背<佛性>,第二天醒來後頭腦里映出一段法「所以他講『身、口、意』他所講的修身,那就是不去做壞事,修口那就是不說話,修意那就是連想都不想。 」(《《轉法輪》<修口>),後來我把<修口>看了好幾遍,裡面的一段法讓我非常觸動,「宗教中把業劃分為善業和惡業兩種,不管善業也好,惡業也好,用佛家的空、道家的無來講都不應該做,所以他講我什麼都不做了。因為看不見事物的因緣關係,就是這個事到底是好事還是壞事,存在著哪些因緣關係。一般的修煉者沒有那麼高的層次,看不到這些東西,所以就怕表面上是好事,一做說不定是壞事。所以他就儘量的講無為,他什麼都不做,這樣就避免他再造業。 」現在我對「無為」有更深一層的認識。現在我對於反映到大腦中的思想業都能及時看到並否定,因為修好的那面隔開了,所以不明白的一面就得多學法加強自己的主意識,排除思想業的干擾。

在利益方面,我仔細向內找,有愛占別人便宜的心。買菜時,時常覺得這個菜貴那個肉貴,因為孩子上大學每個月要給生活費,要繳房租和支付生活開銷,資金方面很緊張。同修告訴我:修大法了,修煉道路已經改變了,錢是夠用的。可我就是常常擔心錢不夠用。我深挖自己,覺的自己信師信法不夠才會把「擔心」這個有形的東西抓著不放。買東西既使買貴了也應該不動心,也不會白白失去金錢,因為身上的黑色物質會轉變為白色物質,我的主意識不強時就會被這些觀念控制著而不自知,我也知道失與得的關係,為什麼就這麼難去除?我意識到是我根深蒂固的觀念在起作用,觀念來了及時否定,就會慢慢看淡這些東西,這也是一個修的過程。我真的為我這些放不下的執著心感到著急,正法都快結束了,還這麼多執著不肯去掉。我現在必須把自己的時間安排的很好,才能學好法,使自己提升的更快。

台灣有很多講真相反迫害的項目,我也參與其中。現在整體的環境在改變,很多公檢法人員明白了真相,謾罵的也沒像以前那麼瘋狂了,但是還是有很多不理性的。為什麼會罵呢?他們真的是不明真相,如果這些公檢法人員知道他迫害法輪功學員自己要去償還這些罪業,他們也不敢這麼瘋狂的迫害大法弟子,這場迫害也不會這麼殘酷。在他們謾罵的或有不理性的表現時,其實是他的壞思想被邪靈操控了。

有一次我遇到一位眾生,他說法輪功是X教,我告訴他們公安部公布的14種邪教中沒有法輪功。我講了邪黨自1949年竊取中國政權以來的暴力專政和殺人歷史,講它在各種運動中對文化精英和好人的迫害,講邪黨歷來的所謂領導人所犯下的罪惡是怎樣違背我們中國五千年的傳統文化的。講到這裡他不吭聲了,靜靜的聽我講真相。我明白這個時候它背後的共產邪靈不再操控他了,他明白的一面清醒了。我悟到了師父在《洪吟二》<留意>中寫的「一路征塵一路風萬惡除盡萬眾生」的一層意思,是指滅盡眾生背後的邪惡的同時,其本性的一面也在清醒。接下來我再講大法的美好,並根據情況講其他的真相。

遇到眾生謾罵時,我會說:「你明白的那一面傷心的看著你被共產邪靈控制著罵,我真為你著急,共產黨宣揚的無神論讓你不相信善惡有報,讓你們去迫害大法弟子,如果你知道迫害大法弟子,你自己以後要去償還這些罪業,相信你也不會去迫害。您不相信神的存在,您在入黨團隊的時候舉著拳頭宣誓說要為它奮鬥終身,如果您不信神為何還要發這樣的毒誓?您說不信神,那我們在婚喪喜慶時為何要選個黃道吉日趨吉避凶?您表面上說不信神,可您的行為是相信有神的存在的。」

當其明白的一面清醒了,我繼續講大法的美好、天安門自焚偽案,然後給翻牆軟體和追查國際的聯繫方式。最後我說你知道這個千古罪人江澤民發動了對法輪功的迫害使多少家庭破碎,多少人被判刑勞教、被酷刑折磨至死、法輪功學員還被活摘器官,有些迫害法輪功的高官已被判無期徒刑,都等著最後一天江澤民送上審判台。您今天能聽到真相又能清醒過來,今後你一定要將功贖罪,暗中幫助法輪功學員,你才會有美好的未來。他答應了。我為這生命能明白真相而感到欣慰。

遇到要錢才願意三退的,我說:「我可以理解你,因為中國有那麼多的貪官,貪走了我們的財富,老百姓生活是很苦的。共產黨不務農、不經商、不搞科研項目,還掌握著老百姓的生殺大權。共產黨歷次整人運動使八千萬中國人非正常死亡,現在還大量的活摘自己同胞的器官。中國人不是講善惡有報嗎?共產黨幹了那麼多壞事,老天爺會清算的,到時候壞人遭淘汰、只留下好人,賢能的人會來領導我們中國,那時候我們中國人就有福了。」聽了我講這些,有些人願意三退了,真的清醒了。

每一通電話都是正邪交戰,每一個 響鈴都是震攝邪惡的力量,我們是在跟舊勢力搶人。如今正法已到了最後,現在的時間是師父用巨大的承受延續下來的,因為我們的修煉還沒達到標準,救度的眾生還太少。

 我意識到自己平常還是沒有抓緊時間學法、講真相。 有時候沒做什麼事情,時間一下子就過去了。我現在最需要的是安排好時間,如果自己抓緊時間,那怕是10分鐘也可以打電話或學《洪吟》。希望在正法的最後自己能更加精進,不辜負師父的慈悲苦度。

如有不當之處,請同修慈悲指正。謝謝師父,謝謝同修。

添加新評論

今日頭版

海外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