執著手機的危害與應對(一)

小蓮

【正見新聞網2019年02月10日】

看了今年的神韻晚會最後一個節目,感慨很深,現代意識所造成的變異,讓人們處在重重危機之中。而手機是一個非常明顯的表現。

在節目中讓人啞然失笑的兩組鏡頭:一對戀人拿著手機挽著手走路,女孩鬆開手去自拍,男孩獨自走,走走順勢挽上了另一位沉迷於手機的男孩;兩人一起走了一小段路,後來男孩的女友拍照回來,才提醒男孩,男孩才知道自己挽錯人了;另外一個男孩撞車後,猛烈的摔到在地上,他沒有考慮身體怎樣,第一反應是看手機有沒有摔壞。

在國內電視台有句推廣手機的廣告詞:現在人手裡如果三五分鐘沒有手機就會感到手足無措。……

按說手機普及到今天不到二十年的時間,從3G網絡到4G網絡到現在時間更短,這在很短的時間裡人們(尤其是年輕人)的思想逐漸的被其完全控制。人們走路上班等一有時間就開始擺弄手機。人們成了手機的奴隸。

在社會上因為擺弄手機而引發的各類交通以及安全事故層出不窮。因為長時間的擺弄手機嚴重影響青少年的身心健康。

仔細想想,這種干擾絕不僅僅是一個表面科學所造成的那麼簡單。從修煉角度而言,是邪惡的生命利用人的喜好,來控制人,為其邪惡輸送能量,最後毀滅人的一種表現。這絕不是危言聳聽!

從有人類開始的幾千年當中,在神的護佑下,人們都不斷的豐富著自己的娛樂活動,在手機出現之前,人們從來沒覺得自己過得不充實。記得我小的時候,因為家窮沒有買過一件電動玩具,幾乎都是就地取材。當時村裡面小孩也多,大家玩投壺,捉迷藏等等,大冬天我們在外面一玩玩到半夜,也不覺得冷。在玩中鍛鍊了體質,增長了智慧。

而玩手機是我們的思維交給它去擺布,自己陷入其中,欲罷不能。自己成了手機的俘虜。這是絕對不應該的。

同時人們沉迷於手機是宇宙中邪惡設的一個毀人的圈套,讓人們的思想完全被手機控制,對於真相更加淡漠的狀態。

那麼作為大法弟子而言,我們都要明白這種情況出現也絕不是簡單的。是不是與我們自身也有一定的關係?如果我們都能面對這類誘惑堅決抵制,不給邪惡直接和變相逞凶的機會,那一切都會成為假象,都會得到改觀。生命都是為法而來的嘛!

反過來說,如果大法弟子本身陷在其中不亦樂乎,那邪惡更會瘋狂的干擾。

同時因為中國邪黨發動這場迫害,手機、身份證等等都成為其監控和迫害的工具。那麼在監控技術日益完善,監控力度日益加大的情況下,作為大法弟子還要更加努力的講好真相,這種情況怎麼辦?

我個人覺得,首先應該徹底去掉對手機等各類通信軟體和網絡的執著。多學會面對面的交流。執著於「手機、軟體交流」其實就是加持外星、邪惡生命。這道理是明擺著的。

傳統的學法、交流方式是我們永遠要堅持的。哪怕是與親友交流也是如此。手機和各類通訊軟體能不用,就絕對不用。

這是前提,然後再清除外部對我們的監控,包括用電話救人的方式。

這些監控,無論其技術有多麼的高精尖,但都是人造的,背後都有外星或者邪惡生命控制的,都是要被法正的一部份。所以面對龐大的各類監控體系,我們真的需要展現大法賦予我們的神的力量。

比如現在要想進入高檔小區發資料是越來越難,不但是進去不容易,而且因為那些地方到處是監控,發資料放在門旁或者粘在門上,一大早就被打掃衛生的給收去了,資源造成了莫大的浪費,還給我們造成很大的安全隱患。

針對這種情況怎麼辦?人就不救了嗎?不是這樣。咱前文不是說了嗎,這些都是人造的,人造的就會有漏洞。而這種漏洞就靠我們能否用真念來對待了。

當一個大法弟子做什麼事不執著自我,也不想證實自我的時候,在做什麼的時候,如果能保持一種低調和「隱身」的狀態,我想,同時清除一切干擾我們證實法救度眾生的監控設備以及背後的一切生命與因素,那我想很多奇蹟都會出現的。網上這類例子也很多,限於篇幅我們就不一一列舉。

面對現在各類監控有著愈演愈烈的趨勢,尤其是大數據、刷臉技術的應用等等,我們不能總是陷入「技術上」怎麼躲、怎麼隱蔽的思維當中。那樣最終我們會被逼得無路可退。

我覺得我們首先對這些根本不執著,不用,從自身不給邪惡輸送能量,然後正念對待,徹底清除來自現代科學所造成的這一系列的干擾。也只有這樣,才能為眾生開創一個得救的環境,才能不辜負眾生的囑託。

最後對還在沉迷於微信、電報能即時通信軟體的同修們說一句:我們本身修的好壞是我們個人修煉的問題,我們在此時此刻不應該成為邪惡的擋箭牌了,不要再幫助邪惡迫害我們、迫害眾生了,不要再與邪惡坑瀣一氣、同流合污了。

說明:這是一個系列,與同修們探討一下手機(包括及時通訊軟的危害與監控的應對方式。本文先做個總括。

添加新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