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心書寫真相信的點滴體會

大陸大法弟子


【正見網2019年03月28日】

我是上班族,平時很少出去面對面講真相,即使遇到有緣人,也因為不經常講而開不了口,錯失了好多機緣,自己過後也很痛心。看到其他同修講真相講的那麼好,自己也很羨慕,但就是很難突破。

我始終在尋找適合自己講真相的項目。因為工作比較輕閒,我就在工作不忙時擠時間寫真相信。開始時我給在外地工作的同學寫,能聯繫上的同學我都給寫。一次同學聚會時,有好幾個同學告訴我,猜到了信是我寫的(因擔心信被別人看到,所以我沒有署真名),我又簡單的給她們講一些真相之後,她們都選擇了三退(退出黨、團、隊無神論組織),並高興的接受了我贈送的護身符。還有我原來工作單位的同事,他們接到我親手寫的真相信後有的還傳給親人看。一次我回原工作單位辦事,一個男同事悄悄告訴我,知道信是我寫的,還說:寫的真好,謝謝你。沒用我再多講什麼,他們夫妻二人都自願同意退出邪黨無神論組織。還有我的一位同鄉,我知道他的工作單位,好多年前曾給他寫過一封真相信。一次在公交車上偶遇,他小聲告訴我:信寫的真好,尤其是那個字,隸書體的,看了非常舒心。

本地兩位同修的夢對我也有一定的啟發。一是家人同修夢見我有一個圓柱形筆筒,上面有好多支筆,但筆筒的底部有果皮、果核、紙屑等垃圾,同修把筆抓在手裡,把裡面的垃圾倒了出去。另一個同修夢見師父去了他家,並告訴他:你去給我找三百篇體會,十首詩來(指我們本地同修寫的)。同修想:我也沒有啊!除非去找某某(指我),她能有點兒體會。這些都更增加了我寫好真相信的信心。

去年年末,看到同修的交流文章,建議給獄中同修郵寄賀卡,我選擇了寫信,因為我知道每一封信都是獄警先看到。後來我就搜集明慧網上的每日大陸綜合消息,看上面的迫害信息中提供的迫害人地址、姓名,給他們寫信。因為這樣的真相信都是寫給直接參與迫害大法弟子的公、檢、法及社區人員的,寫這些信的過程中暴露了我很多的私心,這也成了一個剜心透骨去執著的過程,現在回想起來,剛開始時的一些想法有點兒可笑。

因為是寫給警察的,以前的一些負面教訓不停在腦中閃現:曾有同修因給警察寫真相信,被查出筆體而被非法關押的;還有因留在信紙的上指紋被查出而被非法迫害的。於是開始給這些人寫信時還真有些顧慮,寫完之後還用軟紙擦拭,並儘量變換著筆體。儘管表面的字意也是本著善心為他們著想,但字裡行間卻透著些許的怨恨與恐嚇,自己還美其名曰:這叫軟中帶硬。

隨著不斷的學法、背法,認識到擺正做事的基點很重要,現在寫出的真相信自己都感覺純淨了許多。以前是為了自己三件事不能落下而寫真相信,現在是希望喚醒那些還在參與迫害的生命而寫真相信。基點擺正之後,寫信時明顯感覺到師尊的加持。有時提筆之前並沒有明確的思路,但下筆之後卻感覺思路清晰,平時想不到的,在信中卻一氣呵成,語言凝練,乾淨利落,自己寫完之後再次瀏覽時,都有些驚訝。有時自己看信時,都深深的感受到師尊對眾生的慈悲,甚至感動的落淚,因為沒有師尊的加持,弟子根本就寫不出那麼純善的語言。還有一個變化,就是剛開始寫信時,第一頁字跡很工整,寫到最後就不是那麼工整了,我認識到是急躁心,去掉急躁心之後,再寫出的信第一頁和最後一頁字跡基本上沒有什麼區別了。

隨著寫真相信的增多,剛開始時的怕心、憤憤不平的心、怨恨心、嚇唬威脅人的心、追求結果希望儘快釋放被非法關押同修的心,基本上被善心、慈悲心取代了,感覺是發自內心的為收到真相信的人著想了。有時也會懶惰,有時間也不願拿起筆,有時拿筆的手臂又麻又痛,但我始終堅持手寫。最近看到同修的體會,她給警察送真相信時,因為是列印的,那個警察連看也沒看就直接扔在垃圾桶里,還說同修不尊敬人等。我更加認識到手寫真相信的重要性。

點滴粗淺體悟,不當之處請同修慈悲指正。

添加新評論

今日頭版

大陸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