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命的歡歌

湖北大法弟子 楚禾(化 名)


【正見網2019年04月21日】

     ——兩個普通生命的神奇故事

五.一三法輪大法日,是載歌載舞普天同慶同頌的盛大節日。眾大法弟子與眾神眾生感恩師尊的浩蕩佛恩,感恩法輪大法的無邊法力及福澤恩賜。法輪大法之於眾生猶如陽光雨露之於萬物。眾生用鮮花來祝福她,用淚水和激情來感恩她,用文字與音樂來謳歌她……

教授:不幸中的萬幸

我有一個朋友,退休前是某大學歷史系主任、教授。去年突然遭遇不幸:腦幹出血昏迷不醒,住院搶救。

那天我去看他,是他剛從重症監護室轉到普通病房不久。人雖然醒過來了,但口不能言,四肢不能動。醫生說能醒過來非常不易,出血點稍偏一點就永遠醒不過來了。治療、恢復過程漫長,不要希望短期內會有明顯變化,或許不會有變化,除非神跡出現。如果病情反覆,非常危險。

離開時看他兩眼滿含淚水,我不免心生憐憫和痛惜。突然師父的法快速從腦中閃過:「正法中我不計一切眾生過往之過,只見眾生在正法中對大法的態度。」 (《精進要旨三》〈向世間轉輪〉)我頓時明白,朋友必定生命無憂,恢復也會很快。因為他在關乎生命存留與否的重大問題上有過正確的選擇。

那年,江澤民發動迫害法輪功,我因不放棄修煉再次遭綁架被關押在看守所48天。出來時天昏地暗,曾經擁有的幸福及美好蕩然無存,親情被扭曲,友情遭貶值,到處是白眼和冷漠。正是此時,這位朋友義無反顧的邀我到他兼任主編的一家省級雜誌社工作,並讓我承擔有關的重要職責。

從此,我們工作在一處,吃住於一家。整整六年,我就在這種穩定的環境中工作、修煉,做著一個大法修煉者應該做的一切。而他作為歷史教授,對中共醜惡歷史及獨裁暴政自然心知肚明洞若觀火,在了解大法明白真相的基礎上,對我的修煉十分理解和支持。

常說人在做,天在看。如今朋友生命有難,我相信神會護佑他的。

我再次去看望他,他已出院在家,坐在輪椅上,吃飯靠人喂,說話含混不清,斷斷續續,但目能視,耳能聽。我知道此時的他,對往日十分信仰的現代科學已大失所望,心中急盼此時要真有一個救人於危難的神仙出現該多好。我告訴他:現代醫學竭盡全力也只能給你治到這個程度,維持現狀直至生命的終結,這就是目前醫生在努力做的。以前談話中你我都多次涉及過這個話題,其實人類不止科學這一條路,還有一條更好的路,回歸傳統的路,返本歸真、絕處逢生的路,法輪大法修煉者走的就是這樣一條路。法輪大法是佛法,是來救度眾生的,哪怕不修煉的人,只要常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就能逢凶化吉,遇難呈祥。許多重症病人甚至癌症患者通過誠心敬念這九字真言,身體很快得到康復。你從現在開始,在心裡反覆默念這九個字,誠心誠意的念,念的越多越好,念出聲來更好。你相信到什麼程度,身體就恢復到什麼程度。你能不能做到?他望著我,鄭重點了點頭。

我又拿出護身符,交給他家人代為保管好,並叮囑其家人同念那上面的九個字,效果會更好。

一個月後,我給他打電話,是他自己接的。我問:能接聽電話了?他說:是。能下地走動嗎?靠拐杖,能慢慢走。是照我告訴的辦法在做嗎?當然。身體變化明顯嗎?天天在變。我大聲鼓勵他:好!繼續下去,不要停頓!他連聲說:好,好。

三個多月後,他打電話給我,語調歡快,吐詞清晰,說由家人攙扶可以下樓了,能夠在校園散步了,還能夠逛逛超市了……生命的喜悅溢於言表。

我想神跡已經初顯,生命已從迷塵中甦醒,更大的奇蹟還在後面。

妹夫:擺脫死神糾纏的選擇

我妹夫五十多歲,小學沒讀完就隨父母在田地里幹些力所能及的農活。到與我妹妹成家時,已是十八般農活樣樣精通的地道莊稼漢了。他們憑著雙手和吃苦耐勞,在這塊古老的土地上建家立業,生兒育女。後來,兒女大了,開支多了,收入少了,只得棄田外出打工或做點熟食生意,拼拼搏搏,維持著這個家。再後來,就厄運當頭了。

有一天,妹夫突然轟然倒地,口吐白沫,大小便失禁,昏死過去。妹妹嚇的大哭,手足無措,不知如何救治,又不能離開,默默守護在那兒。半個多小時後妹夫才手腳抽動,慢慢甦醒過來。從此家無寧日,妹妹整日提心弔膽,形影不離陪伴著丈夫,生怕他哪一天倒地不再醒來,這天就真要塌了。雖然多次找鎮裡、市里醫生看過,甚至找省里協和醫院的專家們會診過,可就是查不出病因。錢沒少花,藥沒少吃,可妹夫發病越來越頻繁,昏死的時間越來越長。妹妹一家已到了山窮水盡、束手待斃的地步。

其實,十多年前我就把法輪大法的基本真相講訴給了他們,將「常念法輪大法好,危難來時命能保」的福音傳播給了他們。或許,那時他們年輕力壯為生計奔波,以為生命的災難很遙遠而無暇顧及;或許,他們受「無神論」毒害太深而信神的底線太低而當作了耳邊風;或許因懾服於邪惡的打壓淫威而違心的迴避。總之他們因忘記了大法的福音致使死神無休無止的糾纏與肆虐。

當他們走投無路時,我再次向他們講真相,傳福音,反覆叮囑一定要牢記「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這是救人性命的九字真言,誠心誦念,奇蹟就會出現。事隔不久,妹妹說,哥,他要跟你學功。於是,我們約好時間相見。

那天我們在老家相聚。我們給妹夫請了大法寶書《轉法輪》,帶去了播放煉功音樂的播放器和裝有師父教功錄像視頻的手機存儲卡。先演示了五套功法,再逐套教他,待學個五成熟時就行了,讓他以後對照錄像去學煉、熟練。這時我發現房間站了不少人,我知道他們都想看看這神秘的法輪功究竟是怎麼個煉法,現在他們看到了,明白了,放心了,原來被政府視為洪水猛獸的功法只是幾個平和的動作,並非什麼殺人放火的勾當。妹妹笑了,八十多歲的老母親也笑了。

妹妹一家和我們相距很遠,出於安全平時幾乎不聯繫。今年新年給妹妹打電話,問及妹夫情況,妹妹說自從那年跟你學了功,那病就像被剪刀一下剪斷了,五年來沒發一次。謝謝你們師父救了他的命。說到這妹妹哽咽無語。

師父的洪大慈悲,人間的語言無法形容;師父佛恩浩蕩,無疆無界。

僅以此文敬獻給世界法輪大法日暨師父六十七歲華誕。

 

添加新評論

今日頭版

大陸文集

大法真相專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