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尋法:鯨海奇緣

石方行


【正見網2019年06月03日】

本來從這篇開始我就打算寫發生在日本的尋法故事,但看到前幾日明慧網發表的《RFA:儘管受到打壓 法輪功在北韓傳播》一文,決定對朝鮮半島周圍發生的尋法故事再補上一篇。因為本文的內容涉及到一點日本的人和事,所以也算作寫發生在日本尋法故事的一個過渡。

「鯨海」是古時中國人對現在「日本海」的稱呼。地質學家稱這裡原來屬於「內陸湖」,後來因為連接日本列島的大陸橋塌陷之後,這裡才與外面的水域相連。

從地圖上看,這片海域與中國的吉林省是非常近的。從歷史上來說,中國人在過去漫長的歷史長河中均可直接進入這片海域,而不必經過他國。為什麼說這句,因為我要表達的是,中華文明的成果也會直接輻射到這裡。換句話說,鯨海的海洋文化也會直接影響附近的居民,尤其是現今的吉林地區。

很多人非常注重陸地上的文明,而對於海洋文明卻很容易忽略。這裡說的海洋文明不僅是指在海島上的古文明,更是側重於誕生在海洋中的古文明。

鯨海,在神造就的初始時期,就有很高的文明程度的生命的存在,當時地上還不適合這茬人生存。這裡的文明都是在海洋里,後來隨著地殼的變動,這裡也是幾經興衰。不但如此,這裡也是正神護法看護的重點,因為在歷史的將來(今天)要在吉林洪傳讓眾生真正得救的大法,這裡是北太平洋體系生命進出吉林的必要通道,為了保證將來傳法的安全,這裡成為正神護法的重要「崗哨」。

很多人會想,如果北太平洋的體系的生命想進入吉林,從空中走不就行了嗎?幹嘛非得從鯨海走呢?其實空中和水域包括陸地,看似物體存在狀態不同(氣態、液態、固態)都是有一定範圍和界限的,不同區域都是被不同的神封住的,在人間表面看不出什麼異樣,但不同區域對神而言作用和意義是有很大區別的。人常說:「一方水土,養一方人」就是這個道理。

從板塊構造學說來看,日本沿岸屬於環太平洋地震帶的前沿,而中國東北和朝鮮半島也有地震但不頻繁。此處的日本海在地質學上起到了一個緩衝的作用。

 「地震」表面上於地球內部作用引起,其實一切都是神在控制,大的震級對地表影響巨大,同時也會影響人類的生物圈及文明成果等等。鯨海的出現給大法在吉林長春的傳播帶來了一個緩衝區,奠定了文明的保障。如果環太平洋地震帶的前沿直接位於吉林的位置上,那這一地區在歷史上頻繁發生地震,那很多的因素就無法鋪墊好,會給在這裡傳法帶來很大的阻力。

這是概括的說了鯨海的作用和意義。很多人也許對於有些細節還是不太明白,那咱就通過下面這個尋法故事了解一些細節。

在朝鮮新羅時代,有一個人(婉寧)從吉林到朝鮮半島的新羅國做生意,在這裡他遇到了一個當官的(茹順),兩個人談得很投機,有一次到海邊去玩,在這裡他們又遇到一位來自日本的少年(美智),三人聊得很開心,在交談中都談到了一點:他們的父母都喜歡女孩,見出生的都是男孩,就給他們起了很女孩化的名字,都希望他們能恭謙柔順(他們父母都認為只有這樣的人一生才能平安、順利)。當說出這個共通點之後,三人更成了無話不談的朋友。

有一天三人乘船下海,看見海上美麗的景色不知不覺之間,駛離岸邊很遠了。婉寧有些餓了,就提議,咱先不要劃了,讓船自己行駛一會吧,我們吃點飯喝點酒。於是他們三人把船槳放在一邊,開始吃起飯來。

也許受洋流的影響,船在他們吃飯喝酒的時候,又向海內走了很遠很遠。岸邊簡直看不到了。不一會兒陰雲密布,狂風颳起,他們見狀趕緊拿起漿拚命的劃,但此時已經分不清東南西北。大浪拍打著小船,不一會船被打翻、打碎,三人都落到了水裡,但幸好,三人都會水,他們抱著破碎的船板,在颶風的吹拂下漂流著。

過了好久颶風終於停了下來,他們被島刮到海中的一個小島上。這座小島很小,但很溫馨,鳥語花香,很美麗。

他們在這裡著一小塊向陽的地方好好躺了一下,因為他們早已筋疲力盡了。更不可思議的是這裡發生了九點多級地震,瞬間小島傾覆,他們都被震暈了過去,落到了海里不知有多長的時間,當他們再睜開眼睛發現魚和一些生長在海底的植物怎麼都在自己的頭上(此時海里有些渾濁,算是地震之後還沒有完全恢復的景象)?他們站起身來看還是如此。

很多的海底生物甚至不怕人,體型也很大,對他們還很友好。婉寧別看此時是男身,可是生性有一種小孩的調皮性格。他伸手抱住一隻游過來的魚問:「這是哪裡?」沒想到魚兒竟然說話了:「這是海底,一會神會來見你們。」說完搖著尾巴慢慢遊走了。

他們三人知道是海底,卻沒想到自己怎麼沒有被海水嗆著,還能自由的呼吸和行走,這是怎麼回事?他們也想不明白。「既然我們想不明白為什麼,那我們就好好在這裡看看。」美智提議道。「我們先找點吃的吧,大夥都餓壞了。」茹順說。

於是三人沿著海底慢慢的走動,看哪裡有吃的。在尋找的過程中,婉寧的鼻子似乎聞到一種食物的香味,於是大家沿著香味走過去。走到近前發現香味是從一個海底山洞中散發出來的。他們進去一看,裡面不大,正中擺著一個方桌,上面有三個人的飯食。他們不管是不是給他們準備的,趕緊過去坐下,三下兩下就把桌子上的飯菜都吃光了。吃完飯正要起身,門口進來三個道人打扮的人,手裡都拿著拂塵。年長一些的道人說,你們三個把我們的飯吃光了,你們說怎麼辦吧?三人心裡有些驚懼,因為畢竟沒有得到別人的允許而吃了人家的飯。他們趕緊上前施禮賠罪。另外一位道長(悟真)笑著說:「你們不必緊張,他(年長道長)在與你們開玩笑。」

此時那位年長的道長說:「你們隨我來」。只見山洞後面的石壁上應聲開了一個月牙門,大家跟著進去了。到了裡面之後,婉寧他們三個才發現這裡簡直如同仙境一般。瓊樓玉宇、奇花異草,鳳鳥珍禽、玉女仙童什麼都有。

年長道人帶著大家來到蓮花亭上,這座亭子是蓮花做的,可以自動開合,每人坐在蓮瓣裡邊,露珠從蓮瓣頂部悄然落入口中,那真是美妙無比。不但如此,蓮花瓣裡面其實也是一個無比美妙的境界。他們三人哪裡見識過這等殊勝與美妙的景象。都驚訝的了不得。

三位道長微笑著看著他們,良久,那位年長的道長對他們說:「我讓颶風和地震把你們帶到這裡來,你們可知道為什麼嗎?」他們婉寧他們三人都搖頭表示不知道。

年長道長說:「其實你們來人間是為了完成一種重大的使命而來,原有的一切都需要徹底的更新了,為了此時創世的主佛將來要到人間傳法,救度宇宙蒼生。你們的責任就是要告訴你周圍的人,到時候不要落下。先把眾生得救的法緣種下,將來再接上。」

道長在說的過程中也運用神通,將三人的記憶不同程度的打開,婉寧明白了自己原來是天界的一個金剛杵,因為蒙上的塵埃或可叫不夠那麼純清了,而且同時看到天體出現問題,而發願下來;茹順見到自己從前是天界的介於菩薩與仙女之間的神,身著輕薄羅沙,頭戴美麗的頭飾,有些印度民族的形像,遇到一位佛家覺者(釋迦牟尼佛),在佛陀的點化下下走,為的是在人間的將來來得這萬古難遇的真法;而美智是很高層次的天上的海里中的海神形像,金盔金甲非常威武。在其所在海域發生巨變的時候,遇到創世主佛,在主佛的慈悲感召下,決定隨主佛下走,來人間完成救度眾生的使命。

這裡面如果要細寫的話,每個人都可以寫長長的一篇,但限於篇幅就不能寫的那麼詳細,只能如上概括的說了一點點。

當他們三人明白了自己為什麼來到人間的時候,就如同恍然大悟一般,張口就問:「那主佛將來身在何處?你們誰知道?」年長的道長一指另外一位年輕的道長(悟玄):「這個你來告訴他們吧。」悟玄道長說:「將來創世的主佛要在這附近傳大法,為了避免邪惡的生命干擾,上天派我們駐守在這片海域。這片海域在我們這一茬已經是第好幾代了。這裡有很多很高境界的神在這裡,時間一長,這裡也變得很豐富了。不同的神都有不同特點的宮殿和表現狀態,他們也經常在一起聚會,研究一下怎麼更好的履行使命,也很熱鬧。」

美智說:「那這片海域有一面是群島(日本列島),這裡似乎不可能是傳法的地方,因為很狹小,半島也有點施展不開,要想救度更多的眾生,那就得是大陸。」當他剛說到這裡,茹順突然叫到:「半島靠大陸的邊上有一座神山(長白山)是不是在那附近呢?」年長道長說:「悟性還不錯。」婉寧搶著說:「那肯定是距離那座神山不遠的地方。」

此時茹順若有所思的說:「地方是找差不多了,可是主佛傳法有什麼特點呢?」經他這樣一說,大家有陷入沉思。幾位道長也不知細情。

婉寧說:「我想起來了,我們在海底怎麼沒有被水淹呢?還是照樣能自由呼吸,這是為什麼?」悟真大笑著說:「因為你們已經被下一個罩子,你們自己卻看不見,所以呼吸之類的沒有進水的現象,如同在地面上一樣。」

關於主佛傳法的特點的問題,年長道長說,你們留在這裡一段時間,我們再找其他的神仙問問。

就這樣他們在這裡逗留了下來,道長們帶著他們去其他神仙的宮殿串門,也使得他們結識了更多的神仙朋友,當然也見識了更多神的殊勝與美妙。

最後他們在管理這片海域的那位負責的神那裡找到了一點線索:創世主來傳大法,所救度的不僅是道家的人還會有佛家的眾生,是真正的普度眾生。救度的範圍會很大。這使他們明白:到時候不管生命有著什麼樣的歷史背景與特點包括不同民族、種族、地域等等,都能得到創世主佛的親自傳度。

他們三人在這裡總共呆了三年左右的時間,後來就被道人們送回到朝鮮半島上了,他們相約各自回去把這段奇緣說給周圍的人聽,告訴大家將來在人間會有讓所有眾生都能得法的修煉方法傳出,到時候讓大家別錯過機緣。

婉寧回到吉林把自己所遇到的奇緣一說,當地人都倍感興奮,覺得生命終於有救了;美智回到日本(瀨戶內海沿岸)把自己的經歷對當地人說了,當地人更加崇尚中原文化,都已了解中原文化為榮。這些都為今朝得到創世主的親自傳度奠定了很好的基礎。

茹順回到新羅國之後,就把自己的這番經歷一說,他周圍的人們都表示無論吃多少苦,都要在將來得到那曠古難遇的大法。後來這些人中的很多人今生轉生在北韓。雖然吃盡苦頭,但心裡那份歸真的希望未曾泯滅,只要時機一成熟,他們就會真正的踏上回歸的旅程。從本文開頭所提的那則報導就說明了這一點。

婉寧今生轉生在河北,也歷經了很多的迫害,但願其一切安好;茹順轉生在南韓的首爾(漢城),美智轉生在日本的東京。

這正是:

為賞海景遇颶風
小舟翻覆海島傾
巧遇奇緣海底游
明白來由濟蒼生

添加新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