紀實小小說:神醫英子

珍惜


【正見網2019年06月27日】

〈慶春澤•恩〉

東苑殘紅,
錦雲布遠,
筱竹滴翠蔭蔭。
天降甘霖,
木葉盛頌恩深。
群芳難挽嬌顏駐,
念仙人、
駕鶴靈禽。
游八荒,
五嶽三山,
笑古談今。

良宵海誓鴛鴦散,
入土棺材冷,
寒月星辰。
萬世悠悠,
回家道真難尋。
天公悄降通神路,
法輪功、
向善修心。
健康身,
良母賢妻,
不必他尋。

親愛的朋友,在紛亂的人世中,你聽說或經歷過「附體」的現象嗎?對這種事兒,你相信這是真的嗎?

還有一件現在很多人都在探討的事兒:人是不是都有前世今生?都存在輪迴轉世?因果報應呢?您認為這事兒存在嗎?

有一個人可以用看得見摸得著的真人真事,證實這些事兒都是真實存在的!

這個人就是英子(化名)醫生。

一、「附體」原來是這樣

今年年初的一天,(其實文章成於好多年前)英子醫生的診室,來了一個從市精神病院轉來的小學生患者。
這個九歲的小男孩,在精神病醫院住院一週,吃什麼吐什麼,每天胡言亂語,他說的話,誰也聽不懂。
家長見醫院把孩子的病越治越重,就離開醫院,到英子醫生這兒,做做心理諮詢試一試。

英子是心理科的醫師,自從醫以來,還未曾接治過這麼重症的患兒。她所診治的小患者僅限於生活中略現異態的少兒,根本談不上精神疾病。患兒的家長心裡明白,兒童醫院的大夫根本治不了孩子的病,到此就是撞大運來的。有病亂投醫嘛。

英子醫生的本意也真想向外推,因為她有充足理由拒絕接診。思想組成語言,將要脫口而出的當下,她驀然想起自己曾向師父許下的「從靈魂深處救人」的承諾!思想立即發生了質的轉變。她在默念:這孩子是奔我來的,就是來聽真相的,是來得救的!我不能排斥他!這時她的潛意識中充滿了慈愛,她預感到,這孩子會有一個好的結果。

雖然信心十足,但在如何入手治療上,英子還在高速的思維中。因為這畢竟是初次面對這樣的患者。她把患兒和其父母一起請進診室。那就先「望」診吧。孩子一進診室,就不願坐到英子的近前,不知為何顧盼中流露出的都是慌恐的神色。望去形態委頓,印堂灰暗,唇色蒼白。

英子和顏悅色的問孩子:「你在家裡怎麼總說別人聽不懂的話呀?你說的話,你自己知道是什麼意思嗎?」孩子瞥了英子醫生一眼,無語。英子又問:「你是不是也不知道自己說的是啥?」孩子還是不回答,並開始低頭,不再看英子。

英子問其父母:「你們家信了什麼沒有?」其母道:「我家供了保家仙(就是狐狸精、黃鼠狼精)。」在敘述孩子的得病和治療情況時說,曾給孩子請過算命的,也請過跳大神的,也喝過咒符水什麼的,但就是病不見好。特別到醫院後而且越來越重,現在無緣無故吃什麼吐什麼,已經危及孩子的生命了。

英子聽完傾訴,已大致明白病因了~中邪。她知道自己的科學專業技能,根本就治不了此孩的「病」。這時英子的頭腦中升騰出一個詞:「附體」!這個詞一展現,英子的治療方案頓時清晰。

英子問小患者道:「你說說,你知道的法輪功好嗎?」那孩子立即朗聲回答道:「我們老師告訴了,說不好,讓我們見著就舉報到派出所!」從其它問話的不理不睬,到這句問話的清晰問答,甚至還帶有威脅的意味,英子更加明悉了這孩子的病根之所在。

英子對其家三口道:「孩子的反常病狀,可能來自你們信的「保家仙」,還有其它更深原因。你們的信奉,給了這些東西滋養機會。它們附在你家孩子的身上,就是要採集孩子的精華要修煉出人形,還向你們全家索要它想要的東西,它讓孩子接受對法輪大法負面的抵毀、誣陷,以保護它自身的安全。現在宇宙在正法,這些邪惡的生命都在清除之列。但這個邪惡的生命最懼怕的就是法輪大法,它還怕你們全家尤其是孩子,拋棄它、排斥它。你們全家若能接受法輪大法真善忍,樹立起對大法的正念,能從心裡喊出法輪大法真善忍好的時候,哪個邪惡的東西就不敢在你們家孩子身上呆了,孩子的病就會好!」

此父母都同意了三退,(退出黨團隊解除加入中共時為其獻身的誓言)但那孩子不退。因為大人早看穿了共產黨的邪惡騙人本質,所以它們只能忽悠學生,拚命灌輸無神論進化論愛黨愛國。他的父母反覆的勸說,英子在一旁用修煉人的正念神通相助,十分鐘後小傢伙也同意退出了少先隊。孩子臉上驚懼的神色,當即退下去了很多,孩童的善良天性開始回歸,在神態上表現出來正常來,沒有了先前獸類的古怪眼神。孩子的父母立即感受到了孩子的細微變化,媽媽眼含熱淚把孩子擁入懷中。

整整一個上午,英子和這一家三口做到了心的交流,患兒的父母從心裡接受了大法真善忍,感恩大法師父的救度。
一家子要走的時候,英子醫生送給孩子一個U盤。盤內存的內容有「我們從哪裡來」、「珍貴的歷史記錄」、「你可以有美好的未來」及其他一些講真相,救眾生的資料。孩子接過U盤,臉上蕩漾著甜甜的微笑。其父道:「回去我們全家一起看。」仨人走了以後,沒有按英子的囑咐,回來複診。遺憾的失去了聯繫。

英子因為修煉的原因,掌握的超常法理知識多,而醫院的醫生其實是實證科學,只是普通所謂科學家知道的那點事,所以根本不知附體是怎麼回事,那點井底蛙見理論差點把孩子治死。因為西醫非常的淺白,連我們三維空間都沒有突破,可是其它空間的不好的生命卻時常來控制人類。而傳統中醫就有專門治這類事的,比如「鬼門十三針」等專門扎附體低靈之類的。

傳統中醫來源道家修煉,修煉者可以打開天目,當今醫學叫作松果體,發現松果體與眼睛結構完全相同,經功力能量加持後,比顯微鏡還高級還看的清。還能看到其他空間情況,整個傳統神學的科技全靠這隻眼睛。脈絡穴位就是天目看見的,它存在於微觀身體上,所以解剖屍體沒有。(詳情請看《轉法輪》第二講「關於天目的問題」)所以傳統科技非常發達超過當今實證科學。

可今天馬列共產邪教控制的中醫院是偽中醫,精華全部剔除,稱為唯心主義,中共一邊破壞中醫,造就一群不懂中醫的來行醫,然後另一夥方舟子何祚庥之敗類們又大罵中醫。它們對宗教也是這麼破壞的,讓黨員共產邪教徒們冒充和尚方丈道士牧師主教,貪污腐敗斂財淫亂,然後另一伙人在報紙電視媒體上大罵宗教,從內部來破壞更陰毒。

英子醫生很想知道小男孩的身體及精神狀態,一直過了三個月後,才有了答案。

二、 「輪迴」是真的啊!

一天,一位六十多歲的老婦,進了診室,見面寒暄後,有點激動道:「有個孩子得了精神病,醫院治不了的怪病,差點被他們治死,到你這兒,一分錢沒花,還不用吃藥,看看U盤上的電視就治好了……這個孩子住在縣城裡……。」

英子立刻知道她說的就是那個被低靈附體的小男孩,忙問孩子的現狀,那婦女道:「那孩子回家沒幾天,就能正常上學了,啥事兒都沒了。我也是為我家孫子的病來問路的。我們這個孩子也是,咋整都不行。孩子得的是怪病,上學在校門口,就是咋說也不進校門!問他為啥?他說進學校就有人要殺他!家裡家外的人都說,這孩子所說的一切都是胡言亂語,根本沒人相信的!孩子曠課已經很長時間了。他的爸爸、媽媽也是愁的不行!」

英子一聽,上一個孩子是自己思想迷迷糊糊,被低靈操控;這個孩子主意識清楚,還知道保命。她自己也萌生了對奇異之事一探究竟,乃至讓其真相大白,並再救一人的希望。

次日早上,頭一個進入英子門診室的人,就是昨天的那位老婦,身後跟著一個戴眼鏡的少年與其父母。少年進了門診室之後,瞅了英子一眼,低頭坐在椅子上,一聲不吭。
英子開始向少年問診:「你為什麼不上學啊?!」「因為學校內很危險。」「為什麼危險?」「因為有人告訴我,有人要殺我。」其父怒道:「又犯精神病了,我咋沒聽見?」「我沒精神病。」「你病的實在不清!」少年基本上再不回應。一邊的媽媽著急了,就主動介紹孩子的「病情」。但總體上和老婦說的差不多。

有著二十多年接觸少兒病患經歷的英子心裡明白,要想從根本上解決問題,必須和孩子單獨接觸。孩子本來也不小了,都是中學生了,什麼都能說清的。讓孩子心靈中能感受到安全和信任的時候,那就是孩子暢所欲言的時刻。

英子把孩子一人留在診室,改變和患者隔桌交談的方式,採取和少年促膝交心的方式,倆人都坐在小長椅上,開始了她從醫路上,第一次對「奇異」的診療過程。

英子用母親的心態和語氣道:「孩子,你放心吧!你家的親人都與我說了你的情況。你說的那些話,講的那些事兒,她們不相信,認為奇怪。但是阿姨和她們的認識不同,我看了很多高層次上的書《轉法輪》。我知道,宇宙是許多時空組成的,在人類生存的這個星球上,有很多人看不到、摸不著,是很神奇,而且是解釋不了的,但都是真實存在的現象。你就放心和我說,我不會覺的你荒唐的、離奇的。」 人靠的近,心也貼的近了。少年很內向,給人很靦腆的感覺。他說話的時候,兩眼不瞅人,只看著自己眼前有限的空間。

英子向孩子提出的第一個問題就是:「你在學校門口看到什麼了,是什麼原因讓你不進學校,甚至還逃學呢?」 一石激起千層浪。英子那透著慈悲的真誠呵護他的心,打開了少年長期固守的藩籬。對父母都不肯講的話,一鼓腦的向英子無保留的傾訴出來。

少年道:「一年前,早晨去上學,在即將進入學校大門的那一刻。有聲音在我耳邊說,你不能進去!有危險!話音是來自一把『古劍』,是男人的聲音。

這把古劍在我四歲上幼兒園的時候,第一次出現。那天,我被大一點的小朋友給推倒了,腦袋就撞到暖氣片上,很疼,我就哭了。當時就是此音在我耳邊安慰,不要緊的,磕不壞的,別哭了,跟小朋友去玩吧!

從那天開始,這個聲音就一直伴隨著我,我能看見他,多數是古劍的形像飄在半空中;有時是古代將軍的形像,穿著盔甲;有時是古代俠女的形像。我能感覺到他們的心理狀態,他們的形像不同,但都是關心愛護我的。不管哪個形像出現,我的心裡就感覺有了靠山,有了安全感。也是從那個時候開始,我能看見許多別人看不見的東西。比如說,在家裡吃飯的時候,在餐桌我的位置的上方,有一條路,是通到寺廟去的,這一景象經常出現。我和爸爸媽媽說,他們就說我瞎扯,我就再也不說了。

但古劍不是總出現。可一旦我出現困難的時候,他一定會出現。我小學畢業時,出門後沒了錢,離家又很遠。沒錢坐公車,急得我團團轉的那一刻,一個聲音在我耳邊說,你去前邊那個肯德基,進去往裡走,在距洗手間最近的那小餐桌,有一位抱小孩的阿姨,你去找她幫助你吧!我立即照辦。果然一個抱嬰兒的女士,笑盈盈的坐在那裡。
我向她行個禮,說阿姨,你能借給我一塊錢嗎?那阿姨什麼話都沒說,面含微笑的給了我一元錢。我又行禮致謝。」

聽到此英子完全明白了,正如她從法中理解到的,今天百分之九十多的世人生命是從高層空間,來人間得法重新修煉來的,身邊都有護法,看護他們主的安全(非原話)。但是極少數直接顯現的。看樣這個孩子天目鎖的不牢。正因為今天生命太珍貴,來源層次高,所以雖然道德敗壞,環境污染這麼嚴重還長壽的原因。

轉回話題,少年說到這兒,敘述停頓了一下,神情專注的道:「阿姨,你剛才和我說的那些話,我知道你是大法弟子,否則,常人是說不出那些話來的!阿姨,我也聽媽媽讀過《轉法輪》,看過師父的《廣州講法》。我能看見媽媽看不見的東西,我家現在還供著師父的法像,我有時也磕頭上香。但我現在已有好幾年不學法,不煉功了,我在一個離家較遠的重點中學讀書,媽媽每天上學、放學接送我,就為我忙了,我看她也受我的拖累了。」

英子聽到這兒,心中也生出一股熱流激動,脫口而出道:「天哪!你是大法小弟子!」 少年接口道:「是的。我更小的時候,很多阿姨也這麼叫我。」 英子心中升起了一種鎮定和自信的感覺。

英子用尋求答案的微笑凝視著少年。少年會意,他心裡明白,今天到這位好阿姨這兒來對了,阿姨問啥就說啥吧:「去年春天一個周三的早晨,我下車奔校門走去,在離校門十來米遠的時候,古劍出現了。古劍發聲說,你不能進去!你不能進去!聲音很大,又很嚴厲!我那天就真的沒敢進校門。晚上爸爸就知道了,把我狠狠的教訓了一頓!古劍每天都重複著同一句話,你不能進去!我堅信古劍的話,不管誰怎麼說、勸,我就是不進學校,不進課堂。

因此我和父母的關係搞的極其緊張。爸爸好幾次要揍我,挨罵已是常事兒了。我說的真實原因他們根本就不相信。
那天,爸爸急眼了,硬拽著我進了學校,課間上廁所的時候,後背上被猛擊一下,我感覺是被推倒了,我趕緊站了起來,卻看到自己的肉體還趴在地上。我站在自己的身體的邊上,我轉目一看,有四個手執短兵器的古代將士站在我的四周,他們都穿著鎧甲,有拿劍的,有拿大刀的,有拿錘的,他們的胸前都帶著虎頭護心鏡。

在那一瞬間,我才真的明白了,古劍為什麼不讓我到學校里去,因為那四個將士,曾在某一世他們是我的部下,全都被我給殺了。他們是在特定的時間、場合,向我討債、索命來了,把我元神逼出肉身的,就是使錘的那個將軍」。

少年說到這兒,神態莊重起來,語速也降慢了。他緩緩道:「在那一世,我是一個大將軍,是三軍統帥。在一次征戰中,雙方都拼殺的很厲害,最後我軍取得了優勢。
對方有八百人和我提出,只要不殺他們,他們就歸降。我答應了他們的條件,他們就都降了。我部取得了最後的勝利。

但過了一段時間,我對這八百人不放心,我不遵守承諾,用了一招借刀殺人之計。把這些降兵降將派到一處險地,被敵軍圍住。我不派兵救援,導致他們都戰死沙場、全軍覆沒。此戰之後,我的這四個部下,對我背信棄義的行為極為不滿,四人密約,私下棄營逃走了。後來這四人又被我抓了回來,我把他們按叛將全部處死,以儆效尤。那一世我真的不是好人。今天他們來,即是為他們自己,也是為那八百怨魂索命債來了!

他們四人聚攏向前,擒拿我的時刻,一道金光閃亮,古劍的光罩住了我。古劍發出了振聾發聵的呼喊,你們不能動他!你們不能動他!!他雖然在人間犯罪,但他曾經是很高天上的王,他下到人間有重大使命的。人間這些恩怨早在更高神的預料之中,好比你跳入糞坑一定會粘髒一回事。那四人在古劍的威懾聲中開始變小,很快就沒了蹤影。

很快聽到救護車進了校園,我感到古劍的光向我聚攏了,瞬間我感到了後背的巨疼,我不禁呻吟幾聲,很快又不疼了。那時我的元神(靈魂)已經回到肉身中來了,躺在救護車上,旁邊是幾個老師和同學。校醫驚喜的說,你可算醒過來了!

到醫院也沒查出什麼病來,我也沒住醫院觀察,當天我就回了家。從那天開始我就再沒到學校去,爸爸媽媽也不再逼我上學了。到現在已快一年了。我在家呆著的時候,感覺到是最平靜最安全的。」

英子問:「你怎麼理解你在學校遇到的這件事呢?」 少年道:「殺人償命欠債還錢嘛。我前世殺死了那麼多的生命,人家向我索命來了。」 英子道:「這個問題你怎麼解決呢?」 少年很明確的答道:「我解決不了!」

英子心裡清楚,這孩子原來生命中安排好的程序,明顯的發生了改變。人生軌跡變了,但事兒還沒有一個明確的結果!冥冥中是誰在幫他?誰能有這麼大的法力呢?!

英子又想起少年認可自己是大法小弟子的話題。問:「你是大法小弟子的時候,你那時的故事還記的嗎?」 少年頓時臉上出現興奮的色彩:「我和媽媽到劉奶奶家去聽大家讀法,還和媽媽一起晚上出去到各樓送光碟,小本本啥的,我還往汽車窗上塞神韻的光碟呢!但是在給我的英語老師送神韻光碟時出事了。看著挺靚麗、溫和的小老師,她卻把我給舉報了。區610的人到學校來找我,然後找我媽,我爸爸是檢察院的,他把這件事兒給擺平了。

我知道,這件事兒對媽媽的干擾挺嚴重的,從那事兒後,我和所有大法真相資料無緣了,劉奶奶家也不去了。我就光忙著學習、考試了。」

這時,英子看到少年眼中流露出委屈和無奈。英子似乎看到了少年那顆晶瑩剔透的心,大腦里也越來越清晰的映出了「診療」方案。「病」看到這個程度,根子上的問題,就必須昭示與少年緊密相關的所有人了。英子把少年的媽媽、爸爸請進診室內。

英子從同是大法修煉人的角度,剖析了少年的「病態」。
用同修間探討切磋的方式和心態對少年的媽媽道:「你也是大法修煉人,對孩子身上發生的生命狀態怎麼看呢?那個保護孩子的生命是誰?那不就是孩子來源世界的護法神嗎。

我的理解是,按照善惡有報、因果輪迴的關係看,這是宇宙中更高層次的神佛在掌控著孩子的生命,看似偶然,實則必然。孩子本身完全能說的清的遭遇,完全證明了人是有靈魂的,是在輪迴中延續著生命。孩子在生命輪迴中的因果淵源也是神佛精心安排好的。他在生命輪迴中多少次被索命償還業債,我們不得而知。

表面看是從他幼年時就出現了保護他的生命(那把古劍)。可到關鍵時刻,古劍只能讓孩子迴避,因為他的層次有限無法化解歷史的命債。可是欠命必須還這是天理。」 這時英子帶著興奮的語氣道:「但這令人沮喪的局面沒有出現。我請問大姐,你學了這麼久的大法,還不明白嗎?為什麼孩子在你家就是安全的?那索命的為什麼進不去你家?」 少年的媽媽懵懵的笑著,根本沒有要回答問話的表示。

英子舒緩而堅定的道:「我個人的看法是,因為他是大法小弟子!他的人生之路師父早就給他重新安排好了。孩子學過法,還能夠與你去講真相、救眾生,師父早早就管他了,這孩子是來得法的生命啊!而從孩子身上發起的,一件件讓你們全家深受煎熬,為解決這個難題的各種付出,都是給你們一個認識法的過程!你們母子都是大法的修煉人,師父對弟子的慈悲護佑,其力度、效果是超出我們任何想像的!我們有的只能是發自肺腑的感恩!叩謝!」

其母懷著急迫的心態問英子:「你快說,怎麼找啊?」 英子道:「用師父善解一切怨緣的法,就可以化解。

少年媽媽道:「我好像學過這段法,但不知道怎麼用。」 英子當即就背誦從《二零零四年紐約國際法會講法》中關於「善解」那一段法。隨後英子拿出一張潔白的紙,把恩師的法旨端端正正,一筆不苟的書寫下來。寫完了,捧起來要送給少年的媽媽。少年搶先接了過來,饑渴的看著,很快他的雙眸中湧出了喜極而泣的淚花。

英子對少年道:「你把這段法背下來,要懷著虔誠感恩的心誦讀。」少年愉悅的連聲應答,神情和進診室時的他,判若天壤。看到孩子的巨變,少年的父母也如釋重負,喜盈盈的連聲向英子道謝。英子叮囑道:「師父保護的是真修者,所以你與孩子還得好好學法修煉,按真善忍做好人提高道德,如果你不是修煉人,師父也不能保護你的孩子,因為欠債就得還那是天理。」

一家三口笑逐顏開的離開了醫院。他們付出的只是門診掛號費。兩週後,少年的媽媽來電話,孩子上學了,三個月後再來電話:孩子在班裡期末考試進了前十五名。

註:本文根據《明慧網》真實修煉人心得交流文章改編而成。

添加新評論

今日頭版

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