紀實小小說:從惡女人到賢惠媳

珍惜


【正見網2019年08月12日】

在常人中,秦珊是個極傲強的女人,得理不讓人,人送外號:「惡物」。

她和婆母的關係處的十分緊張,成天為雞毛蒜皮的小事叮叮噹噹,三天一小吵、五天一大鬧;和小姑子瞪眼磨牙,也是常事兒,弄的家庭很不和睦。

更為鄰里視為笑談的是:和小叔子死捶連打,鬧的不可開交。當時丈夫承海在大隊跑公差,也時常為此弄的很沒面子。

有誰想像,象她這樣的人在修煉了法輪功真善忍之後,換了新面孔,漸漸的變成了一個讓人難以置信的賢惠媳婦。

一、得法後的道德變化

九八年秦珊修煉大法後,她始終記著師父的話按真善忍做一個好人,在家裡也好、在社會上也好都體現出一個好人來。

婆母有病期間,秦珊是三個孩子的母親,家務重,經濟緊張。丈夫承海在開車,經營的不好,又加上他愛吃好喝,進飯店比進出家門還勤,可想而知,這錢是很難掙到的。

但在照顧婆母以及婆母住院治病花錢上,她是用師父的這段話來約束自己的:「在各種環境中都得對別人好,與人為善,何況你的親人。對誰也一樣,對父母、對兒女都好,處處考慮別人,這個心就不是自私的了,都是慈善之心,是慈悲。」(《轉法輪》)

她反思自己以前和婆母的恩恩怨怨都是自己不好,如今她有病在床,咱當兒媳婦的就應該盡孝,把她照顧好。
自己除了照顧好三個孩子,還要照顧她的衣食起居,再累再忙,從不怨一聲;治病花錢都主動擔大頭,不和弟弟、弟媳、小姑子爭出多出少。

婆母病危期間,秦珊發現她枕頭下面壓著五千元錢,第一時間把這錢送給弟媳。

弟媳感動的道:「老婆子還有私房錢?咱們還都不知道,擱別人還不私吞了,大嫂,你咋不留下呢?」

秦珊道:「我是煉修人,師父教我們按真善忍做好人,我是不能那樣做的。婆婆留下了嗎?她什麼能帶走?爭來爭去帶走的多是損了德造下了罪業。」

不久婆母去世,埋葬後收的禮金有一萬七千元,分帳的時候,弟媳說她的人情多,留一萬,給了秦珊七千,珊也沒作聲,還有那五千私房錢也沒提也不問。

秦珊不提,可普通人承海卻憋了氣,埋怨道:「妯娌之間,你咋不爭呢,任她尖刻?跟她干!這是欺負人!」

秦珊道:「我是大法修煉人,得按師父要求的提高道德,她是常人她要的我們不求,我們得到的是常人想得都得不到的。」

承海不理解,道:「憨女人,不會爭!」秦珊一笑了之。

二、酷刑面前生死無懼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後,大貪污犯賣國賊江澤民與馬列共產邪教傾全國之力打壓法輪功,電視上天天放毒,栽贓污衊師父,毒害世人。

秦珊決定進京依法上訪,為師父討公道。

九九年底,她和同修一起到了北京,在廣場打出了某某廠工人要為大法師父討回公道的橫幅。結果被抓,送回本地看守所。廠領導惱怒至極,為脫淨干係,立即做出了開除秦珊的決定。

在看守所里,不管邪惡如何變換手法問訊、恫嚇,都絲毫動搖不了她對大法的堅定信念。
她的回答一直都是:「這麼好的功法上哪找去,一煉到底。」
因為丈夫承海是大隊幹部,覺的妻子給他丟了臉,向公安表態:要回家治妻子,治不服妻子他改姓。
結果承海真的對妻子拷打和逼問,但是都沒有使珊屈服。
他說妻子太犟,把珊送回娘家,叫娘家人治她。
她被關到妹妹家,鎖在一間屋裡,生怕跑出去再上北京告狀。
馬列共產邪教歷次運動都是逼家人整家人,這就是中共破壞家庭危害社會的鐵證。
因為共匪的邪惡政策把婆家、娘家、單位都株連上了。

上了年紀的父母軟硬辦法都施了,逼問珊一句話:只要向公安寫個保證不煉了,他們就不追究了,咱們這裡里外外幾十口人都給連上了。

秦珊拉起跪地的父母道:「父母從小教我做好人,我都在心裡記著。我們的師父就是教我們按真善忍做好人,而且是更好的人,這犯了哪家王法了?

共產黨說法輪功修煉者你們去賣淫嫖娼都不管,學法輪功做好人就不行。這共產黨干什麼?是不是流氓邪教集團!」
他們見女兒說的有道理,也就不管了。

二零零二年,本地公安又以莫須有的罪名抓了秦珊和多位同修關進看守所,要她招出所知道的法輪功修煉人員名單及其作為,遭到拒絕。

惡人為了避開耳目,把她和幾個同修拉到一個遠離縣城的野外護林房裡,在這裡演繹了一場妄想屈打成招的慘劇。
大家看看共產邪教多邪惡。

酷刑之一:就是把雙手、雙腳分別用手銬和腳鐐銬住,把頭塞進褲襠里,五折並一,用粗棍硬串臂彎和腿彎,一惡徒看著表,夠十分鐘就即停,若不停就會使人窒息。

據說有多少刑事犯為此而屈打成招。馬列邪教高破案率就是這麼出來的。

酷刑之二:就是二十四小時輪番拷問,不叫人睡覺的車輪戰術。

但秦珊都嚴厲的警告警察:「對好人用酷刑是犯天法,天會懲治你們的!有多少參與迫害的官員警察撞車得重病暴死的,家人出事的。」

在看守所里,她們不配合邪惡,照樣背《論語》、背師父的經文,照樣煉功,並向同監室的犯人講述大法的美好,揭露江氏集團栽贓陷害法輪功、不叫當好人等事實真相。

眾犯人看到這些大法弟子的所作所為,都很感動。

有一個殺人犯泣不成聲的道:「若早知有這麼好的功法,俺也修煉真善忍做好人的話,也不至於走到殺人這條路上!」

秦珊道:「馬列共產邪教就是有意破壞人們道德,宣揚無神論進化論,不讓人相信善惡有報。人不信報應什麼壞事不敢幹哪!一邊教你學壞,一邊給你修監獄抓勞工榨取勞動成果,美其名曰教育你,還有比馬列邪教更陰損的嗎?」

犯人們終於知道是共產黨破壞了社會道德,到今天老人都不敢扶的地步了,哪朝也沒壞到這份上。

為了抑制迫害,同修們集體絕食抗議非法迫害。邪惡害怕極了,一車拉了六位同修強送省城勞教所。

結果到勞教所搞體檢,說個個身患重病。有的血壓高到二百二十,有的當場流鼻血,心電圖檢查,說秦珊有嚴重心臟病,需趕緊住院治療,快送走不要。

勞教所不接,當天夜裡又返回本地看守所。

同監室的犯人都道:「這法輪功奇了,早上說咋去咋回,還真的咋去咋回啦,你說奇不奇。」

對秦珊這個軟硬不吃的人,惡警更是惱透了。沒隔多久,又把她送到市拘留所,妄想叫市公安往省城送。

當他們得知秦珊上次沒送成的原因後道:「這是縣裡在踢皮球,想把她推給咱們,若出了生命責任讓咱們背黑鍋,咱們也不管。」趕緊打電話叫縣裡來接。縣國安只好又把珊拉回。

秦珊警告他們道:「你們這樣折騰人,把人整死了要負人命責任的,不准造謠說是自殺。」邪惡沒轍了,通知家人病保了。他們許多人也知道共產黨卸磨殺驢。

《九評》發表後,秦珊就一直堅持面對面講真相勸三退。

但由於自己法沒學好,個人修煉跟不上,只知道做事,善心不夠,結果被惡人告到公安。

那年夏天,邪惡又對秦珊動了大幹戈。它們首先擺出了一個大陣勢:多輛警車呼叫著開到街道上,幾十個警察氣勢洶洶,把整條街都給堵了。

幾個惡徒闖進其家,不由分說,硬要押珊上車。

秦珊這時心發一念:死都不隨邪惡走。誰知此念一出,她立時一陣眩暈,倒在地上不省人事。

珊的女兒抱著孩子被攆出門外,一看倒地的母親,上前質問共匪:「我媽犯了什麼罪?殺人了還是放火了?你們還講理不講理,人成這樣誰負責!?」

街上的人也怒目而視,紛紛罵著:
「共產黨不干正事,貪官黑社會不抓,偷孩子他們不管,專門欺負老娘們。」
「確實是共匪,人家外國怎麼都支持百姓鍊氣功健身,共產黨怎麼就不讓。」
「就是不讓大夥信別人,都得信共產黨信馬列!」
「什麼馬啊驢啊!我就不信共產黨!信共產黨倒大霉!」。

邪惡慌了道:「你們先救人吧」,然後招呼著驅車跑了。

三、一家人其樂融融

由於多次受到迫害,前些年家裡人對秦珊修煉法輪功一直很牴觸。

承海雖知妻子學大法變好了,但現在人很世俗,很注重現實,他總認為妻子是個直腸子的人,沒有三回九轉,跟共產邪教較勁沒有好果子吃。

把妻子看的很緊,不讓和其他同修接觸,不准妻子隨便出門,他道:「孩子們一個個都長大成人了,面子也不好說,還說今天被抓、明天被關的,披黃皮的人(指公安,以前是黃制服)到誰家誰晦氣。」所以共匪把其家庭環境搞的一團糟。

承海成天嗜酒如命,脾氣暴躁,一看見秦珊就發火,好多次大打出手。

有一次他指著妻子的鼻尖道:「你自私的很,這些年你看看給家裡整的,里里外外不安心,你想想他們都承受的了嗎?你還煉功人呢,給你們師父丟臉!」

這話無疑象晴天霹靂把珊擊醒了:這不是師父借他的嘴在點化自己嗎?好長時間了,她都沒有好好的學法了,和同修們也沒接觸。抱著自己的觀念,想哪做哪,自認為是好事就做,其實許多都不在法上。自己敢於站出來維護自身合法權益這都是對的,維護大法名譽都是對的,但是在個人修養方面,沒有按大法弟子真善忍的標準來要求自己。
結果好多事做的不象樣子,自己還覺的自己沒怕心。常人不理解,罵自己是精神不正常,自己反說人家有問題。

在師父的點化下,同修找到秦珊道:「不能光幹事不學法。不按法的要求做,就是走了舊勢力安排的路。要參加集體學法,按師父說的,修好自己是第一位的。」又給她送來了《精進要旨》和新經文。

此時對秦珊來說,這無疑是久旱的禾苗逢甘露!夜深人靜了,丈夫熟睡之後,她悄悄的拿起書,躲在隔間小屋裡,把燈光遮起來學法。

師父的話象重錘猛敲著她的心:「作為大法弟子來講,你們的修煉是第一位的,因為如果你修不好,你完成不了你要做的事情;如果你修不好,那救人的力度也就沒有那麼大。如果修的再差一點,那看問題想問題的方式都是用常人的思想、常人的想法,那就更糟了。」(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十一》〈大法弟子必須學法〉 )

秦珊捫心自問:我天天靜心學法了嗎?我實修自己了嗎?我會向內找嗎?我配做正法時期的大法弟子嗎?我是在證實法還是在證實自己?一連串的自問一時還找不出個答案來。

在一次集體學法交流中,師父又借同修的嘴點醒了她的困惑:要修好自己必須改變人的觀念,不斷的改變不好的家庭修煉環境,理智、智慧、平穩的做好三件事,把自己溶於法中。

隨著學法的不斷深入,秦珊的心裡也越來越亮堂了。

她找出了自己在馬列共產邪教無神論黨文化毒害下形成的習慣性思維執著,把迫害看成是人對人的迫害,因此帶著強烈的怨恨心、爭鬥心去做事,而不是用大法的大慈悲心去做,用馬列的毒去反馬列,不但救不了人,還把許多事給搞砸了。

秦珊決定要從自己的一言一行做起,馬列共產邪教極力破壞傳統道德,不讓人仁義禮智信三從四德,讓女人強硬,鬥公婆鬥丈夫。

四九年前的中國女人,被全世界稱頌為溫柔賢惠,全被馬列邪教給破壞了。

對脾氣暴躁的丈夫,她做到了「打不還手,罵不還口」(《轉法輪》),無微不至的關心他、照顧他,讓他感到大法弟子的慈悲、善良。

秦珊心裡只存一念:既然咱倆有緣,你就是為法來的,我就要救你。

珊的行為感動了他,承海說了一次真心話:「我心裡知道你們法輪功都是好人,我是你男人,我能看不見嗎?就是鐵石心腸也被你軟化了。

只是共產黨太邪,歷來整誰手軟過?我當過幹部我能不知道嗎!它說雞蛋是樹上長著,你就只能跟著它說是,順著它過去就行了,考究不了個名堂。

這樣吧,我知道你們勸退是好心,你看怎樣把我這個黨員給退了,啥名都行,咋辦咋好。」(勸三退就是退出中共黨團隊組織,解除加入中共時為它獻身的誓言,天滅中共時,不被它連累)

丈夫態度的改變,無疑給家庭帶來了陽光,一大家子也沒怎麼說,都改變了態度。

那個很是尖刻的弟媳在某公司上班,她逢人就說法輪大法好,我嫂子煉了法輪功,人變的可好了,過去說話多凶啊,現在可賢惠了,仁義德道的;家庭利益不爭不要,一大家子有事了,都是人家多擔待,不叫任何人吃虧,總是樂呵呵的想別人好。並告訴小車司機出車就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幸福平安,還幫秦珊勸人退出中共黨團員過。

秦珊的妹夫是黨員,原先勸他三退,死活都說不醒,還說難聽話。珊這一變,心性道德昇華後,承海一退,也沒費口舌他也就退黨了。

外甥女研究生畢業,在大學任教,那可是有知識的人,過年回來探親,也被秦珊這拙嘴笨舌的人給勸退了。
她明白,這都是大法的威力。

承海原先在安裝隊做的活,要不來的工錢都解決了,結不了的帳都結了;兒子辦的小商業門市開的也很紅火,一大家子裡里外外其樂融融。

秦珊知道這都是修大法帶來的福份,也是師父給自己開創的一個穩定寬鬆的修煉環境。

註:本文根據《明慧網》真實修煉人心得交流文章改編而成。

 

添加新評論

今日頭版

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