鍾輅論命

吉光羽 整理


【正見網2019年08月24日】

鍾輅(生卒年無考),唐代學者,是「定命論」與「輪迴」學說的堅決主張者。唐文宗太和年間(827—836年),他擔任崇文館校書郎。職業輕閒,他常有閒暇,與博聞識廣者共處,徵集奇聞異事;尤對前定之事,倍加關注,反覆弄清來龍去脈,然後記錄之。遂於太和年間,撰成《前定錄》一卷,收錄人在生前天定之事,二十三則,以筆記實錄的體裁寫成。

他在思想上融「定命」與「運命」於一體,認為貴賤貧富、生死壽夭等等,是上蒼註定的,前世、今生、來世的循環輪轉,也是註定的,不可改變的;他勸戒人們不要在命定之外,再作任何追求,「庶達識之士,知其不誣;而奔競之徒,亦足以自警。」下面介紹鍾輅寫的兩篇文章:

一、鄭相如和鄭虔的遭遇,是前世註定

鍾輅《前定錄•鄭虔》記載:

開元二十五年,鄭虔作廣文館博士,有一個名叫鄭相如的人,年紀有50多歲了,從隴右來京城,參加明經科的考試。他以侄子的身份拜訪鄭虔。鄭虔沒有用特別的禮節招待他。過幾天,他又來拜訪,鄭虔像上次一樣招待他。鄭相如於是對鄭虔說:「叔父!你很了解我的才能嗎?孔夫子說過:『那些能繼承周禮的人,即使過了百代,也會被人了解、懷念。』我差不多已經達到了這個水平。但假如在在孔門弟子中,還不敢和顏回相比;如果說到子夏這些人,我就沒什麼好謙讓的!」鄭虔聽了這話,十分驚訝,便堅持細問,考查,驗證鄭相如說的話,他確實對答如流,深刻精要,果然不假!於是,鄭虔關起門來,連續幾天,和他交談。

鄭虔對他說:「你有這樣的水平,為什麼不早來應科舉之試,而要等到這麼大的年歲?」

鄭相如說:「命中注定,我明年才當成名,之所以沒早些來應試,就是時候還沒到啊。」

鄭虔問:「你命中應當做什麼官呢?」他回答說:以後七年,我會被提拔授職做衢州信安縣的縣尉,俸滿即死。」

鄭虔又問:「我的後事,你可以說給我聽聽嗎?」

他答:「從現在起,過五年,國家當改年號;再過十五年,幽薊地區,將發生大亂,天下有奸賊造反。叔父你那時,會被叛賊侮辱自己的名節。假如你能忠誠國家,就可以免於處死,而只被貶官外調。若不加檢點、注意,那後果就不堪設想了。」
    
第二年春,鄭相如果然考取了明經。以後七年,調到衢州信安縣做縣尉。赴任前,他同鄭虔作永遠的訣別,流淚離開了。

過了三年,有衢州監察使來京,鄭虔向他詢問鄭相如還在不在?對方回答說:「他離任後幾個月,就突然去世,葬在千佛寺附近。」

到開元二十九年,朝廷改年號為天寶;天寶十五年,安祿山在洛陽叛亂,派偽署西京留守張通儒,到達長安京城,把朝廷官員,驅趕到洛陽就職,鄭虔被派到東平偽署,任水部郎中。他想起鄭相如的預言,便假裝得了中風病,害怕該市的長官,來侮辱自己,暗地裡卻寫奏章上述肅宗。肅宗即位於靈武,率部平定了洛陽後,便命令御史台三司,追查接受叛賊的封命之臣的罪責。鄭虔因心不向叛賊,只是被貶遷做台州司戶,一直到老死。鄭虔很感謝鄭相如早年的提醒,得以善後。

鄭相如和鄭虔的遭遇,和他們的互相交往,都是前世註定了的。    

二、官場沉浮,乃係前定

鍾輅《前定錄•裴諝》記載:
 
「我(鍾輅)在開元七年,辭去河南府文館,來到大梁。陸仕佳在那裡,擔任浚儀尉,我前去問候他。陸仕佳宅里,當時來的客人中,有陳留尉李揆,還有開封主簿崔器。正在吃飯的時候,又來了一個以前在襄州做功曹參軍的房安禹。在場的客人,聽說他(房安禹)很會看相,皆請他給自己看。

房安禹沒辦法謙讓,先對陸仕佳說:『你的官職,會更換一次,十三年後而亡。』

接著對崔器說:『你從現在往後的二十年中,會擔任州府的長官,職位顯赫,但卻沒有實際可幹的事務,而且壽命很長。』

接著又對李揆說:『你今年將名聲達到最尊貴,十三年之中,官位累積至宰相,但以後二十年,會被免官失意,不知道其中的原故。』

最後,他對我(鍾輅)說:「今後,你會歷任要職,但不會做到將相一級,你會活到八十歲。』」
 
「說完要走之際,房安禹私下裡對我說;『過一會兒,我有事託付與你,希望你到我的住處來一趟。』房安禹回去以後,我馬上就跟著去了他那裡,他跟我談話就很親密了:『你後二十八年,將從正郎遷作江南郡守,我第二年會有一個兒子,到那時候,他命中注定會當你所管的郡里的一員官吏。你到那裡三天,我便囑咐他去拜訪你。然而這個孩子命薄,不能得到豐厚的俸祿,希望你給他十千以下的俸祿。(錢拿多了會害他早死!)」

陸仕佳後來授命改作監察御史,直到老死。崔器後來作司農丞。肅宗在靈武的時候,他因對答簡策,很稱聖上的旨意,便一下子升官至大司農的職位。等到重回長安,連續幾次奉命出使。但最後十餘年中,終究都沒到分曹治事的官署供職。李揆當年(房安禹相命那一年)就授封右拾遺的官職,以後逐漸加官做至宰相。但後來,與別人不合,被放逐南中。二十年後,擔任國子祭酒,參加吐蕃會盟,奉使要出發的時候,他去世了。這些情況,跟房安禹當初講的一樣。房安禹在開元二十一年中了進士,升官至南陽縣令。」

官場上的大官小吏,人士繁雜,各有沉浮,五花八門,但無論是誰,皆有其命,且系前定。

(出自《聖哲論命》一書)

添加新評論

今日頭版

人物

神傳文化網專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