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尋法:蓬萊海市

石方行


【正見網2019年10月12日】

說起山東的蓬萊,人們第一反應就會覺得這裡是仙境,是高山流水遇知音的地方,也是秦始皇、漢武帝尋仙訪道之地和八仙過海之所在,更是以海市蜃樓而聞名的地方。

現今受現代科學影響,人們來到蓬萊的時候,看著海邊的美景心曠神怡,即便真的看到了海市蜃樓(特指那種不是我們這個空間顯像出來的,是人們在人間找不到「參照物」的那種),只是覺得難得與驚異,不再有神聖的感覺。古代的正史,如《史記》中記載的神仙事情,人們也就當作了傳說,莞爾一笑過之,不再真的相信。

其實古代的人所看到的與現代人所看到的事情是有一個空間差異的。也就是說在道德普遍很高尚的時期,人們最起碼會看到比人更有些能力的生命(或者叫做神),而且神也經常在人們面前顯現出來,這在古代文獻記錄中是很多的;而現代人完全受現代科學和無神論的封閉,所見到的都是最為表面這層空間,而且神看到人都不相信神,甚至經常做著褻瀆神靈的事情,那麼神也就越來越少的顯現了。

其實海市蜃樓這個現象令很多人迷惑不解,如果說能夠把表面空間有的人物、房屋、山脈等等都倒映在半空中,這可以用是一種「光學現象」解釋的通。若是這個表面空間沒有的風景和人物出現在半空中,那用光學中的任何一種說法(反射、折射、全反射等)都解釋不通了。在海洋中出現的幽靈船、幽靈島現象也是如此。

很多人就把這個現象稱作「神秘現象」。其實在法輪大法創始人李洪志大師的著作《法輪大法 瑞士法會講法》中對此有明確解釋:「人們都把海市蜃樓說成是一種大氣的折射,那是現在科學解釋不了的一種自圓其說,沒有任何道理。其實就是另外空間的真實體現。」

我們看看蓬萊所處的位置,正好是黃海與渤海交界之地,蓬萊與遼寧大連旅順口區老鐵山連線正好是黃渤海的分界線。表面上是兩個大海的分界線,而實質上是兩位海龍王不同轄地的分界。兩種海水在分界線處顏色分明,不相混淆,堪稱奇觀。

蓬萊作為上天安排的另外空間景象顯現的一扇門戶,自然會被人記錄在書(《山海經》等)中,而且會被帝王(秦始皇、漢武帝)實踐,彰顯後世。後來人如果慕名而來,到這裡尋訪神仙,如果有緣者自會得到上天的眷顧。

本文要說的尋法故事就發生在蓬萊。

北宋時期,慕容飄雪和上官鴻鵠,分別來自西南和西北,她們個性比較像,都有很好的武藝和男孩子那般勇毅與豪爽。長大了,父母、親戚給她們介紹對像,她們都覺得不滿意,覺得最好能在中土找個相中的。於是她們二人不約而同來到了東京汴梁城(開封府),並在一個酒館中相遇。慕容飄雪那種洒脫和上官鴻鵠那開闊的胸襟讓兩人頓覺相見恨晚,又聊到出來遊走的初衷,更是覺得志趣相投。她倆都是豪爽之人,再加上穿著打扮都是外族人的形像,很是惹人注意。當時有個當差的正好也在這裡吃酒,聽她們的談話覺得兩個女孩很有個性,於是回去找府尹商量,看能否幫她們物色個對像。當時的開封府府尹正好是包拯。

包拯,可以說在中土是家喻戶曉的名字,是清官的化身。以鐵面無私而著稱。其實真實的包拯不但是清官,而且是位很熱心的人,他有一個很要好的道人。此人很有能力。民間傳說包拯有個「陰陽枕」,白天可以斷人間的官司,晚上可以斷陰間的官司。這個事情其實說明包公擁有不一般的能力。而這種能力其實就來自於那位道人。其實包公身邊的公孫先生也不是一般的人。這方面暫且就說這些。

當那位官差把在酒館遇到的事情對包公說了。包公一聽心腸就開始「熱」起來了,正好此時那位道人也在。包公說:「想我大宋,海外藩國(不說明某國,是為了避免該國人們產生民族主義情緒。這在中國的正史中是有明確記錄的。粗通文史的人都會知曉。)的女人都曾遠道而來找中土之人借種,而今西南夷(用到是西漢王朝的說法)和西域之女又來中土尋郎君,可想我大宋……」話還未說完,那位道人就截住包公的話茬:「不是大宋有德那麼簡單,將來這方土地還得經過血與火的洗刷(指的是『靖康之恥』)其實這些人現在不遠千里都願意往中土跑,從根本上說是因為將來這裡要有一件震撼宇宙的大事發生。」包公想想說:「我記得有一次在去陰曹地府辦事,當時閻王就曾對我說過:別看現在這些小鬼們比較忙活,在將來有一階段小鬼會稍事休息一下,然後更忙了。當時我就問閻王為什麼?閻王說,如果將來有誰來人間傳讓眾生真正得救的大法,那得法的那些人,即便是在歷史上做過什麼壞事,小鬼們也懲罰不了他們了。如果出現當政的人迫害這些修行佛法的人,那他們自然會下地獄,不但如此,那些隨從的,跟隨迫害佛法的人跑的,也都會落到如此下場。所以我(閻王)才對小鬼們說,到時候該休息的時候一定要好好的休息,休息好了,該幹活就要多幹活。

當時我沒覺得太吃驚,因為我其實也能知道一些關於自己的事情,但你這樣一說要出現震驚宇宙的的事情,我看問題就顯得更大了。」道人神秘的一笑,岔開話題說:「大人,我看應該找來個女道友出去看看她們吧。」包公同意了。道人開始用咒語喚來一位女道人,對女道人說:「目前有兩位外族女孩與你有宿世因緣,你去看看她們吧。」女道人說:「那好吧。」

慕容飄雪和上官鴻鵠吃完酒之後,就一同回到客棧。剛要休息,女道人敲門進屋。她倆開始覺得奇怪,怎麼會遇到女道人?!女道人也不客氣,進來之後找個凳子坐下來,就問她們倆:「聽說你們不遠千里萬里到這裡為了找如意郎君,你們能告訴我究竟是為什麼嗎?難道在當地找不到如意的?」慕容飄雪和上官鴻鵠再豪爽,但她們都是女孩子,聽了女道人的話,不免滿臉通紅,慕容飄雪小聲的說:「聽說這裡的男人好,不像我們那裡的男人比較粗野。」上官鴻鵠壓低了聲音說:「聽說這裡的男人認識字多,會寫上好的詩詞歌賦。」聽了她倆這番話,女道人笑得都有些岔氣了。笑過之後隨之收起了笑臉,嚴肅的對她們說:「如果你們相信我的話,今生你們與好男人無緣!所以你們趕快打消來中土找好男人的想法!」她倆一聽還不服氣,甚至完全拋開了女孩的嬌羞的心態:「怎麼會與好男人無緣?中土這麼大,論我們的美貌和技能,難道就沒有一個好男人相中我們?」女道人看她們有些著急了就慢慢的說:「好男人是有,可是都駕馭不了你們,所以你們也別試著去『害』那些好男人,他們還給中土別的女子留著哪!」這話讓她倆更不解了。女道士見狀安慰她倆:「其實我是說你倆今生有更好的安排。別看表面上你們因為要找個好對像而來中土,可是陰差陽錯,你們要遇到一件有意思的事情。你們想不想知道?」她倆一聽,來了興趣了,於是讓女道人說下去。「明天你們如果願意的話,就跟我一起去蓬萊,到那裡看看說不定會遇到什麼事情。你們先休息一夜,明早跟我動身去蓬萊。」說完女道人不等她們回答就離開了。

第二天她們跟女道人一起啟程去蓬萊。她們經過河南省的濮陽,經山東北部的石谷、聊城、高唐、德州、濱州、昌邑、棲霞最後到達蓬萊。上官鴻鵠問女道人:「為什麼要走這條路?」女道人說:「這一路上與我們曾經有緣的人很多。而目前走別的路線,也許距離比較近,但是就遇不到這麼多的有緣的人。這些都是將來對我們很有意義的人。所以緣份一定要在此時連上。」這些我們都不必細說。一路上女道人從道家的角度跟她們說了人生的意義和一些道家修煉故事。她們對人生和修煉有了更深的認識。

咱們長話短說,這一天她們終於來到了蓬萊,正巧趕上下雨,不一會兒雨過天晴,天上有一道美麗的彩虹。本來這條彩虹很「正常」的懸掛在天邊,可是女道人口中開始念咒,彩虹忽而變做一條龍、忽而變做一隻鳳凰,甚至變做一隻大雁,忽上忽下的飛舞著,這下子讓她倆和周圍的人看得目瞪口呆。過了半天大家才回過神來,再找女道人卻找不到了,女道人早已帶著她倆躲進一個偏僻的小屋裡去了。進到小屋內,女道人說:「我就是想讓你們看看生命還可以更好的活著,這比找個如意郎君可有意思多了。」她倆此時找對像的想法都很淡、很淡了,聽女道人這樣調侃她們,都不好意思起來。

在這裡女道人教她們打坐修行。把一些道家的東西傳授給她們,因為她們根基很好,領悟的也很快,經過大約半年的時間一些基礎的東西已經鋪墊的差不多了。有一天女道人對她倆說:「現在我帶你們見見世面去吧。」她倆不解,覺得我們從那很遠的地方來中土和從東京汴梁來到這裡,這些不都是見世面的表現嗎?還要見怎樣的世面哪?」女道人看出她們的狐疑,但也沒有正面回答,只是在前面走,她倆充滿了好奇也隨後跟著。當走到蓬萊海邊的時候,天空中出現了當時世間沒有的景致——海市蜃樓,女道人語氣急促:「快跟我來!」她倆一聽,緊跟著女道人的腳步,一下子飛也似的進到了另外的時空形式當中,(這也是女道人教給她們道家修煉方法的原因,那裡完全用平常人的身體結構是去不了的,必須得具備一定的修煉素質。)在這裡她倆看什麼都非常的新奇,因為那裡的東西沒有一樣她們見過。更有意思的是,這裡的東西還能與她們溝通上。這樣她們在女道人的帶領下來到一個亭子裡坐了下來。在這裡女道人還是念動咒語,這個亭子自己慢慢的起空,慢慢的飛了起來,讓她倆好好領略一下這裡的山川地貌與風土神采。那真是:

仙氣十足神光顯
山川大河盡收攬
祥雲四海飄無盡
天女婀娜仙姿展……

用人間的詞彙是無法描繪出那裡的美妙和神聖。(這裡空間層次並不高,但已經比人間的一切美好的多得多了。)

正在她們盡情的包攬仙界神韻之時,從天上飄過來一位道家的神仙和一位佛家的神仙,道家的神仙長得有一點像我們所見過的壽星模樣,但不是壽星,而是另外一位神;佛家的神長得很慈悲,耳垂很大。

首先道家的那位神開口說:「慕容飄雪,你知道你們為什麼能來到這裡嗎?」她們兩位一見立即上前施禮,聆聽神的教誨。那位道家的神繼續說:「拿你來說,你從前負責比現在美好無數倍的天體宇宙,在那層宇宙之內,你是展現佛法為那層生命開創的多姿多彩為特點的。所以在你所在境界中,不用太多變化,本身就十分的豐富。在漫長的歲月中你和那一層次的眾生快樂的在一起。接下來你和上官鴻鵠所遇到的問題有點類似,這裡就先不說了。至於說你們也是因為機緣所致才來到了這裡。」說著那位道人拿出一隻玉鐲,接著說:「慕容飄雪,你將與玉有緣,只是這份緣你們在不同空間與人間的歷史中會經常遇到,但在主佛傳大法的最後階段中,你們會再次相遇,但能怎麼把握就看你自己了。」說完這些,也不管慕容飄雪聽明白與否,這位道人轉向那位佛家的神:「你說說上官鴻鵠的事情吧。」那位佛家的神沒有用口說,而是用他的神通(佛家大手印的形式展現):「上官鴻鵠所在的是一個無比高的境界,她在那裡負責在事關那層宇宙天體的純淨程度和法理展現的重大問題。有一次,她發現有一位物質形狀的生命出現了偏移和敗壞,這一下子讓她很吃驚,這種吃驚就如同女人第一次看到自己長了一根白髮一般,非常的震驚,覺得這種兆頭是非常可怕的。她就極力的清除這種變異。當時這些清理完畢了,眾生也鬆了一口氣。可是不久這個境界中又出現了變異,而且更多、更大,她就不斷的歸正和清理,好一階段,但以後的變異和敗壞更大,她也越來越發現自己真的是力不從心,但見到眾神眾生出現敗壞,她又本能的清理,但效果是越來越弱,此時她的心情正如法輪大法創始人李洪志大師在《洪吟五》「歸」中說的:「滿天神佛束手望絕淚」。此時她真切的體會到神的「絕望」是一種什麼心情!要知道覺得自己在這個境界中曾經無所不能,可是現在又都什麼都做不了,那種巨大的落差足以讓神自毀!就在她無奈躊躇之際,從天外飄來幾縷清音,接著數朵祥雲從天而降,慈悲的主佛降臨到那個境界之中,天樂齊鳴,各種天女散出多種美妙的花朵,她自然帶著廣大的眾神一起下拜,主佛慈悲的說:因為你的慈悲感動了上天,我也恰好經過這裡,宇宙都發生了變異了,所以你們原本很有神通的神都神不起來了。這一切都要徹底的改變和扭轉。你們可以隨我一起下走,最後在人間你們到洪傳大法的時候當我的弟子,我會在人間徹底扭轉這一切(以人間為基礎連帶著整個宇宙的因素),但你們可要想好,下走意味著迷,不斷的迷住本性,更加神不起來了。有可能在迷中做壞了壞事,也許因為如此永遠的都回不來了。

她一想在這裡也解決不了這層眾生和宇宙的問題,那還不如隨著主佛下走,最起碼還有機會。即便是在真的在無名的迷中做了什麼,甚至永遠也無法回來了,但那種機率(這是現代的詞,就說這個意思)不會很大,得度的機會還是有的。而且自己畢竟在這個層次中遇到主佛,那就憑這份機緣,自己在下走和人間得度的機會就會很大。因為神都明白機緣不是簡單的,一種機緣一旦形成,那種神的力量自然就會加載在其中,會發揮很大作用的。這個就如同我們傳統文化中所說月下老人給一對(在人間的)男女的腳上拴上紅線一般,無論兩個人的階層、年齡和距離有著怎樣的不同,最終都會在一起的。在天上與主佛相遇機緣的力量,要遠比這種姻緣要大的不知道有多少倍……總而言之,她是帶著對主佛無比純淨的正信下來,在下面的層次也遇到很多的神(註:其中的一位神今生成了她的丈夫。)當然在下走過程中也有神因為幹了大壞事而被銷毀的現象存在。

在下面的層次,她也遇到很多屈辱和痛苦的事情,有的時候也做了一些壞事。但因為她心懷對主佛無比的正信,主佛都幫她把所造下的不好的物質因素去掉。她也更加堅定的追隨主佛……

當上官鴻鵠看到這一幕,早已是淚流滿面;慕容飄雪也不例外。當她倆回頭再找這一道一佛的時候,他們早已隱去了。她倆回頭望女道人,上官鴻鵠問:「我們到底為什麼能來到這裡並能知道這些過去的事情?難道都是因為當初我們跟主佛親自結過緣嗎?主佛才安排其他的神在某個時間點和某個時空中找到我們?」

不等女道人回答,慕容飄雪接著問:「那些都是我們過去的事情,今朝和以後的事情是怎樣的呢?」女道人一笑:「看完這些你們還想今生在中土找個好男人嗎?」她倆都搖頭。女道人說:「你們都是悟性很好的人,主佛為了安排與之結緣的生命在將來傳大法之時能夠真正的得法,真是費了很多的心血,也調用了很相當大範圍的力量。」看著她倆非常認真的在聽,女道人繼續說:「其實今生我的那位月老道友沒有給你們安排姻緣,就是想讓你們清淨的修行一生,為將來做個鋪墊。將來在主佛真正要傳法的時代,你們如果想找對像,你們就去找。」然後回頭對上官鴻鵠說:「你到時候要演繹出修煉人對婚姻的真情真愛來!這是你的責任。因為到時候很多修煉人在這方面會做的不是那麼完美,你一定要完善這件事,給將來留下恢宏的見證。」回頭對慕容飄雪說:「你到時候會出生在殷實的家庭中,也會遇到很多的誘惑,感情方面你自己選,記住一定要選擇對你修行有好處的,否則就不要選。任何時候都不要忘記你的責任!」女道人說完帶著她們到這個境界中吃了一些她們從來沒吃過的東西,然後就帶她們回到這個時空中來了。

回來之後,上官鴻鵠對女道人說:「那主佛將來在什麼時候傳大法呢?」女道人一笑:「等到人們都把蓬萊仙境當成故事而不當作真實的存在的時候。換句話說是當執政政者開始大規模的批判神以後、百姓們在物慾橫流的時代不信神的時候。」

最後她倆問女道人:她倆之間她倆與她(女道人)之間究竟是怎樣的一種緣呢?女道人神秘的回答:「法緣,以後這些你們自己就知道了,或者你們將來如果有緣等到主佛來人間傳大法時再見面的時候自會有人告訴你們。要記得:『你們再見面時才有人告訴你們,你們那生沒有見面之前是不許,也不能說的。』」

後來她倆被女道人帶著在黃海的一座海島中修行,直至那生結束。在這個過程中女道人與她們倆曾經一起回到開封府,見過包拯和那位道人,她倆都對包拯的熱心表示感謝。包拯還在自謙:「我沒有給你找到如意郎君,卻找來道人引導你們修道,真是……」說完大家一起大笑了起來……

今朝,當中共邪黨篡政之後不久開始大規模的批判宗教,嚴酷打壓信仰,後來雖然在經濟上開放,但因為沒有信仰的支撐,全民一切向錢看,人們普遍的都把歷史上對神和神跡的記載當作了傳說和故事。甚至把信神當作自己求得發財、求子的手段了。法輪大法在這個時間段洪傳於世。大法的傳出如同春雨一般滋潤著人們的心田,讓人們真正明白了人生的意義。在大法在中傳世的短短几年中,學煉人數達到上億,而且涉及到社會的各個階層。

慕容飄雪出生在西南,家境很好,大學畢業之後屬於那種白領階層,經常在大公司任重要職務,面對著各種誘惑,她都能潔身自好的做好。曾經在中共邪黨鎮壓法輪功以後的第二年,二十五歲的她因為受別人的牽連而被中共邪黨非法抓捕過一次,此後一直與父母流離在外,多年以來在證實法中儘自己所能做著自己該做的一切。感情上一直處於慎重選擇的範疇。後來遇到一枚玉,和這枚玉成就了一段難得法緣(而非姻緣)。因為彼此都抱著一顆純淨的心,使之這份法緣變得越來越神聖。因為都是無求於對方的什麼,在任何時候也依然用正念對待對方,……在此希望她以後做的更好,完成歷史賦予的使命與責任。

上官鴻鵠,今生出生在工人家庭,上學的時候學習成績出眾,但因為高考過程中有一科因為休克而發揮失常(零分)而考到一所普通大學,在這裡遇到她的真命天子,兩人一起演繹了讓人盪氣迴腸的真愛。這種真愛,在現代社會都是少見的。有一次在因修煉法輪大法被非法抓捕後,她跟警察聊起自己幸福的婚姻時,她說:「能夠配得上談真情真愛的只有我們!……」一席話讓警察聽得都佩服的五體投地,警察甚至說:「回家我得讓我老婆好好煉這個功,你們這個功真是太好了。」同時也讓受電視宣傳(不要家庭、不照顧孩子等等)誤解的警察真正明白了修煉人究竟是用怎樣的一種心態對待他人的!她丈夫今生雖然不修,但對大法非常的支持。當然上官鴻鵠今生與丈夫經濟條件都十分的優越,她與慕容飄雪都在比較高的階層中證實著大法的美好與神聖。

這正是:
女孩中土尋伴侶
開封酒館偶相聚
道人開示明真理
蓬萊仙境奇緣遇

添加新評論

今日頭版

生命探索

文明新見專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