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尋法:公主桃核

石方行


【正見網2019年07月16日】

說起北京的紫禁城,天下人都知道這是中國古代社會最後最輝煌的地方。如果說北京作為遼、金和元明清的都城,而紫禁城就成為都城的中心,是整個政權的政治與文化的核心。

現在的紫禁城是明成祖在元朝皇帝的皇宮基礎上建造的。紫禁城主要是明清帝王及后妃的居所。

紫禁城的建造基本上是按照中華傳統文化中的「天人合一」的理念建造的。這一點可以參看正見網和大紀元新聞網上相關文章,咱在正文故事中只是略作披露。

紫禁城自從建成之後,也經過很多次火災與兵亂,很多部份也多次重建。

2016年的一次暴雨中,故宮的排水系統發揮了極好的優勢,而走出故宮卻是另一番景象。(詳見正見網《北京暴雨故宮未積水 600年排水系統受誇讚》一文)

說到明成祖,我們順便聊一下建文帝。建文帝當政的時候,施行仁政愛民的政策,後來因為削藩,從而引起靖康之變,才有明成祖朱棣的當政。關於在這場政變更迭中建文帝的下落,歷史上一直是迷。

其實建文帝的一個副元神是一位佛陀。所以他在世上比較仁慈。至於說失去江山,這也是歷史早有安排的事情。劇本排好了,到某個時刻就這麼演繹。因為有了靖難之役,北京才成為真正意義上的全國性的首都和中心。當初元朝時作為首都,一方面時間比較短,另一方面元朝畢竟是蒙古人所建立的,那在廣大漢人心中對這個首都的認同程度很有限。而且當時的北京發展程度有限。雖然在《馬可.波羅遊記》中把北京描寫的如天堂一般,那是將北京與西域或者歐洲的一些城邦國比較。當時北京與江南的富庶城市無法比的。還有一點這裡也涉及文化問題,蒙古文化與漢文化,雖然都是中華文化不可缺少的一部分,但作為都城而言以哪部分文化為主留給今天的人,這也是神安排好了的。包括滿清入主中原,滿族文化中其實也容著蒙古的文化,在清朝時期被統治者帶到紫禁城。

寫到這裡我突然看到一種景象:滿清的滿蒙文化位於東北,在北京因為大明一朝也融入了漢文化的先進、成熟的特點,經過二三百年在北京紫禁城的不斷融合,這不正好像征了中華神傳文化的未來走向嘛!這也預示著,來自東北的聖人會把中華文化(包括漢、滿、蒙等一切其他兄弟民族的文化)都融在一起,再造輝煌嘛!

如果說軒轅黃帝開創了五千年中華神傳文化,並在與炎帝、蚩尤等部落的交戰中促進了民族融合,並成為中土境內各民族的始祖,那當延續兩千多年的王朝時代落幕的時候,這個最後王朝自然會有著大一統的特點,民族融合、疆土廣大,而且會來自東北。為什麼會來自東北?因為下一步的歷史大戲會在東北這歷史上開發較晚換句話說,就是有開發潛力的地方來演繹。而台灣成了中華神傳文化精華的避難所。

從這個角度來看日本在東北侵華最終導致中共首先在東北做大,最終在文化和行政上殖民了中土。這個很好理解,執政者用外來的「馬恩列斯」西方共產邪惡主義理論來指導中土上的事情,那不算殖民是什麼?

東北是大清的發祥地,日本侵華的基地,和中共最先殖民之地,更是法輪大法的發祥地。期間的一切正面負面的表現,都是為今天傳大法所用的。

話題不往遠說。在南京陷落的時候,宮內大火,建文帝化妝出走,這本身也是在其他的神護衛著,出家修行。明成祖當時也不相信建文帝會死,所以後來派三寶太監鄭和下西洋,目地之一就是尋找建文帝。另外一個目地揚大明國威。根本目地是讓所到的國家仰慕於中土的文化,為了將來創世主能更好的認識在中土所洪傳的救度眾生的大法。在這個過程中,中土人士除了與所到相關國家、部落進行商業、文化交往之外,其實少數人也必然因故與當地人通婚,繁衍,讓中華文化四處紮根,讓那裡的人們與中華文化結下更深的救度之緣。

說到建文帝,咱再簡略的說說順治皇帝。順治皇帝是滿清入主中原的第一位皇帝,雄才大略,據說還能堪輿地理,為自己和後人選定風水好的陵墓(清東陵),後來因為一位妃子的逝去而鬱鬱寡歡,人們說他為情所困,其實根本不是那麼回事。他在妃子去世之後很難過這是事實,這只是他在還前生所欠下的情債而已。還完之後,他也沒什麼牽掛的了。後來有人說他最終出家,有人說他在紫禁城去世。其實那位妃子的英年早逝,是給順治一個提醒:人間無常。他真正的設身處地的感受到這些的時候,他已經徹悟人生。

人們總是對修煉有很大誤解,覺得一個人在人生當中遇到很大的挫折,才會在僧道的環境中尋求精神上的安慰。其實根本不是那樣。人世中的所謂挫折只是一種「引子」而激發出生命心底那種佛性,從而踏上尋求真理之路。

滿清的皇族一般都信佛,都有很好的佛緣,順治的來源和悟性都很高,當他看到這一切真的都是無常的時候,他也就順勢走入了修行。而作為大清皇室而言,一位皇帝連皇位都不要了,要出家修行,這面子上也過不去,有損於皇家的威嚴,所以只能說順治駕崩在紫禁城。

要寫正文之前,咱先說說漢武帝的一段故事作為「引子」。在一本叫做《漢武帝內傳》的古書中記述了,西王母從崑崙山到漢武帝的宮殿,擺下宴席,後來甚至請漢武帝吃桃的事情,「……又命侍女索桃,須臾,以鎜盛桃七枚,大如鴨子,形圓,色青,以呈王母。母以四枚與帝,自食三桃。桃之甘美,口有盈味。帝食輒錄核。母曰:『何謂?』帝曰:『欲種之耳。』母曰:『此桃三千歲一生實耳,中夏地薄,種之不生如何!』帝乃止。」這段不用翻成白話,一般人都能看懂。作者是借著西王母的口說出仙桃不一般的生長經歷。這還沒完。漢武帝雖然沒有把桃核留著種,但看來還是留作紀念了。後據《宛委余編》記載:「洪武時,出元代內庫所藏蟠桃核,長五寸,廣四寸七分,上刻『西王母賜食武帝蟠桃於承華殿』十四字。」這據說是西王母或者與西王母有關事跡的最後一次出場。在以後就沒有關於西王母和其事跡的記錄了。

為什麼要引用這兩段古籍中的記載?因為我今天要把這個桃核的故事「續述」一番。

在明朝有一位修行不嫁的公主,這位公主是明朝第七任皇帝景帝的女兒,後人不知她生卒時間,只知道她沒有嫁人而走入修行。我們今天就說說她的故事。

這位公主自從出生就與別人不同,別的孩子都是錦衣玉食,而她對這些都不喜歡,就喜歡清靜。當時有個老僕人經常照顧她。老僕人經常給她說古代的一些修行的故事。當時宮裡其實也比較亂,皇帝經常忙於政務,國家也處於危機之中。她不管這些,從小只是想一心修行。別的也不多想。後來聽說內府庫中有西王母曾經贈給漢武帝的桃核(數枚),她想拿出一枚來看看。開始父皇不答應,後來經不住她再三懇求,也就答應下來。當她把一枚桃核拿在手中的時候,無意中對桃核說:「西王母你在哪裡呀?我現在也想修行!」沒想到桃核那裡竟然傳導過來一個小童子的聲音:「我這裡是西域的崑崙山,我們這個群體裡現在有一百二十人修行(不是說整個崑崙山只有這些人修行)。最年長的八十多歲,我是最小的今年六歲。」公主開始有些吃驚,抬頭望望四周的宮女和太監,她們似乎都沒有聽見這個聲音。她想也許我與桃核有緣,而別人是聽不到的。於是將桃核拿到自己的房間裡,關上門,拿出桃核與對方說話(用思想,不用嘴)。公主想,還是讓年歲大一些的修行人說吧,他能懂的事情多一些。於是對桃核說:「讓那位年歲最長的修行人跟我聊聊吧。」那邊就出現一位老修行者的聲音「你想知道什麼?」公主好奇,就問:「那個小修行人說,你們這裡有一百二十人在修行,你說說他們的名字好嗎?」那位修道人說:「你找筆墨。」公主找來筆墨,那位年歲最長的修道人就把那一百二十人的名字一一說出。公主邊寫邊吃驚,在名字中竟然有兩三個與自己認識的人重名!末了對方叮囑公主,「莫忘來世的使命!」說完聲音就隱去了。

公主多次想拿出桃核並再與之對話,對方卻不再應答。公主無奈,只好自己靜靜的思考,並尋找修行之法。

說來也奇怪,自從公主拿著桃核與崑崙山的修行人溝通之後,不久她就能看到別人看不到的景象和知道一些事情的因由。
比如在皇宮遊走之際,看到從南方運來的高檔木材,她就能看到這種木材是什麼樣的神安排的,有著什麼樣的特點;一座大殿從地基到房檐、迴廊、屏風等等都是天上哪裡的風格的表現,以及某些能工巧匠在建造的過程中,哪些神仙給予的智慧。再看一間間宮殿內的各種裝飾、桌椅板凳、屏風家具,包括陶瓷、刺繡等等無不蘊含著神的智慧。有一次看到各種雕琢的龍的圖案,她的眼前甚至出現了各種龍的聚會畫面:各種形態的龍在一起宴飲,有的跳舞助興,有的甚至還能舞劍,從此她明白龍和龍是不一樣的長像和能力以及職責都是有區別的。而人間一些工匠在神的安排下做出了這些「工藝品」(泛指紫禁城中的一切人造物)在表面上都是符合中華傳統的天人合一的思想與理念。

望著這些琳琅滿目的一切,公主想:神安排這一切究竟是為了什麼,難道只是讓人們敬畏神的智慧和能力,有沒有更深的意義?她因為此事問了很多人,包括一些宮裡的有名的道士。但都沒有得到滿意的答覆。直到有一天,南方進貢過來一些珍奇水果。皇帝賞給王室成員都嘗一嘗。當這位公主拿在手裡的時候,不經意的看到這樣一幕:一位偉大的神手裡拿著幾枚種子,一邊說:你們下到人間一定要堅持等到創世主來人間傳大法這一天,到時候你們也有救了。一邊將這些種子撒到人間。在人間這些種子在成長的過程中也受當時環境和氣候及病、蟲、野獸等等因素的限定,長得很費力,但它們銘記著那位神仙的話,頑強的活著,後來人們逐漸認識它們的果實吃起來非常美味,也是進貢、送人的佳品,於是開始讓這種果實傳遍四方。因為它們本身帶有很大的靈氣,在與食客結緣的過程中,如果真的遇到有緣者或者悟性好的生命,就能明白它們所傳遞的信息和意義。公主就有幸成為其中的一個。

當公主明白這一切的時候,明白了,原來一切都是為將來創世主在人間傳大法而鋪路。那問題又來了,怎麼跟創世主結緣呢?到時候怎麼才能找到創世主呢?她又是在床上輾轉反側,百思不得其解。

後來遇到一個不相干的人在她面前走過的時候,經常念叨:「身在福中不知福」,一共有好幾次。她開始沒覺得什麼,後來突然想明白了:我現在身在創世主開創的文化環境氛圍中,保持對這種神傳文化的崇敬與仰慕,這本身不就是在與創世主結緣嗎?我幹嘛非得向外面去找呀?當明白了這一切,她的眼前西王母似乎出現了,並對她說:「當年為了點化漢武帝,而在他面前顯現,並留下桃核,綿延後面的緣份,今朝用桃核連接上與公主之間的緣份,真的很不容易的。待到將來你(公主)一定會得到創世主的親自傳度,而且就會在北京。而且因為這茬明朝人到時候會轉生到別國,你(公主)將來也會在別國為自己的親人呼籲、奔走。」公主想多問問細節,西王母含笑隱去。

這位公主明白了這些就下決心修行,為將來真正得到創世主的親自傳度而多奠定文化和機緣吧。

今朝公主的父親成為法輪大法創始人去北京傳法的早期學員之一,後來成為義務聯繫人之一。九九年七月隨著江某某裹挾著中共邪黨迫害大法之後,她父親也被非法重判,此時她在美國,開始為父親、為中國大陸被迫害的法輪大法學員奔走呼籲。後來過了十六年他父親被放出,但在臨走出國門時被禁止出境,不知現在父女是否在海外團聚。但願她的父親現在一切安好。

這正是:
修行善緣桃核牽
榮華富貴不入眼
一心只為歸真赴
今朝得法兌前願!

添加新評論

今日頭版

生命探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