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尋法:渤海法緣

石方行


【正見網2019年10月08日】

唐朝的李白曾經有詩云:

朝辭白帝彩雲間
千里江陵一日還
兩岸猿聲啼不住
輕舟已過萬重山

這首詩的名字叫《早發白帝城》是李白在被流放夜郎國的途中遇赦回返時寫的。根據《新唐書.李白傳》中記載:「李白,字太白,興聖皇帝九世孫。其先隋末以罪徙西域,神龍初,遁還,客巴西。」(譯成白話:李白,字太白,興聖皇帝(西梁皇帝李局)第九代孫。他的祖先於隋朝末年因罪被流放到西域。神龍(705—707)初年,他的父輩從西域逃回來,客居於巴西(在今四川江油)。)李白的一生也是不得志,也被流放過。從以上記載我們可以看出李白與「流放」二字還是很有緣份的。

在《舊唐書》和《新唐書》中都記載了李白讓唐玄宗的寵臣高力士脫靴的事情。這段故事在明朝馮夢龍的筆下(《警世通言》中「李謫仙醉草嚇蠻書」),就被演繹成李白因為東北的渤海國呈上一份國書,而滿朝文武無人能識,而李白為了壓制渤海國使臣的囂張氣焰,讓貴妃捧墨,高力士脫靴,然而正因為如此,李白隨後也被排擠出京城,四處周遊,後來因為受別人的事情受到了牽連,而被朝廷流放,在途中被赦免。

李白的一生雖然不得志,但在這份壓抑和苦難中,他依舊保持那種本性的高潔,不與世俗同流合污,寫下了太多的千古名篇。晚年時也許對人生看得更透徹,喜歡參悟「黃老」(道家、修道)方面的學問。

李白對於中華神傳文化方面的貢獻是非常大的,他被人稱作「謫仙」,自稱「青蓮居士」。他寫的很多詩篇都是站在更高境界看問題。而不是我們能用簡單的用比喻、修辭之類的說法能帶過的。為什麼人們常說:「李白鬥酒詩百篇」?修行人都明白,當李白用酒將主意識麻醉之後,副意識開始起作用。而且因為李白是上天有意安排其在人間起到在文化上的某一方面引領作用的。所以他才會在酒後寫出那麼多的清麗華章。

咱們前文說了李白與流放很有緣份,其實在歷史上很有名氣的如蘇東坡也是被流放過,在流放的過程中身心雖然受到很大的傷害,但那種高貴的靈魂卻在這個過程中得到熔煉和升騰。李白遇赦寫下《早發白帝城》,蘇東坡在流放黃州時寫下《前赤壁賦》、《後赤壁賦》等,這些都被後人當作瑰寶一直傳頌著。其實後人很多時候願意吟詠這些詩詞歌賦,但往往忽略了作者遭受苦難時能寫出這些詩詞的心路的歷程。

中亞的碎葉被稱作李白的故鄉,流放與李白的一生息息相關,因為生命高潔,不容於流俗只好寄情于山水,正因為這樣才在中華文化史上留下濃重的一筆。也許正因為李白有著這樣的狂放不羈,明朝馮夢龍才把與東北的渤海國緣份跟李白「牽」上。(因為此事不見正史,只見故事傳說中,所以牽字加上了引號。)帶著中亞西域的因素連上中土的山水,並接上東北的緣份,以及他「謫仙」的身份與修行向道的愛好等等,這一連串因素都聚集在李白一人身上,讓其用那秀口吐出半個盛唐(化用台灣余光中的詩句),在讓後世的人們在吟詠他的詩句時,不經意的受到這些因素的影響,從而得到啟迪。

渤海國是唐朝時期東北的一個藩屬國家,極盛時期包括現在的黑龍江省(部份)、吉林省、遼寧省(部份)、濱海邊疆區(即烏蘇里江以東的南半部,現歸俄羅斯管轄)以及朝鮮半島的部份地區。存在了二百多年,後來被契丹所滅。

被契丹所滅之後,國都東京城,因為處於平原加之被放一把大火,不久以後就淡出歷史了。在遼之後的金國,在這裡建了一座石佛寺,到了清朝時期,只有石佛寺中的石佛還在(只是佛頭一度落地,後來人們又將其再度安上),其它的都因年久失修而變得斷壁殘垣。這裡也成為流放之地。

在清朝,「寧古塔」三個字是滿朝大臣最為心驚膽戰的地方。誰要被發配到這裡那不僅是意味著多遭多少罪的問題,而且要與荒蠻打交道,這是對於處於文明社會的人是極其痛苦的。

按照清朝張縉彥所寫的《寧古塔山水記》中說:「(寧安附近)郭東四五里有山曰白石崖,土人所云上陽哈達也。隔河望之,若白堊畫墁,其嵯岈欹折,殊少秀色,遊人每每阻水不至,憩沙岸上。岸多柳株雜樹,夏秋青蔭可愛,涼風拂拂,河下多魚鱉,釣者垂竿舉網,日集其下。至冬水腹堅,褰裳可渡,層雪平鋪,恍如在玉砌上行。以木結架,謂之冰車,人牛可引。抵崖逼視之,則斷岸千尺,怪石嶙峋,前所見如白堊畫墁者,皆山之□(註:原文脫字)空處,草木不長,千百年風雨所剝蝕,濯濯然也。杳冥深郁,亂石相撐。攀藤棘,取徑而上,及半有大石三,方如矩,平如砥,可坐三五人,在北二石,相去尺有咫,南一石約五步外。時僕人具酒食,二三同游,各據一石,僕人撥藤刺傳盞,心意曠然,不知其塵凡間也。仰視山巔,青茸如蒿者,長不徑尺,歷歷可指數。」在該文中作者也提到了石佛寺的殘破和東京城(今渤海鎮)當時留下來的遺蹟。當然更提到了現在寧安市周圍的其它地方。

根據後來學者的考證,白石崖那附近是被流放文人們宴飲吟詩常去的地方。

白石崖沿著牡丹江上游的紅石崖,完全是紅土和紅石頭構成的一段山丘。這與邊上的黑土地形成了鮮明的對比。而附近的玄武湖、上官地這是傳說中的清朝有階層人遊覽和向朝廷貢米的地方。

紅石崖與沿江下面的白石崖,這一紅一白形成的對比異常強烈。因為修行人知道,紅石頭和白石頭來源是截然不同的。

(對此有興趣的朋友可以查閱《法輪大法 美國西部法會講法》)然而這種不同卻都由牡丹江聯繫著,最終注入黑龍江。

本文中的兩位主人公因為被流放東北的寧古塔,而遇到奇緣的故事。也是通過這個故事來詮釋與豐富一下流放二字的內涵。遇到苦難並不可怕,可怕的是心生絕望。在最苦的時候如果能夠保持心中的那份善良本性,當機緣一到,一切都會峰迴路轉的。所要講述的尋法故事就發生在東京城(今渤海鎮)。

在清朝乾隆時期,有兩位江南人士受到別人的牽連,一同被流放到寧古塔地區。「寧古塔」這個地名是音譯,而不是當地有塔。

這兩個人我們分別叫做有志,當時年齡四十五左右和有才,當時年齡三十左右。他們都屬於江南的文人,弱不禁風,平時願意寫寫詩文、和同道中人飲宴一番。後來只是因為與一個人要好,而在那個人受文字獄瓜葛時,他們也被牽連進去。最後一同被流放到寧古塔。

他們是冬天到的這裡,因為當時天氣非常的冷,還下著鵝毛大雪,把他們簡直快要凍死了。那種精神與身體上的痛苦讓他們實在是受不了。精神都處在崩潰的邊緣,幸好有個叫做清風的當地人暗地幫助他們度過了這一難關。

清風是一位當地的佃戶,也不認識字,為人豪爽仗義。在第二年的春暖花開的日子裡,有志和有才那時與看守他們的人混的比較熟了,就跟看守說好出去兩天。看守也同意了。於是在清風的帶領下有志和有才他們一起去了寧古塔周邊的地區。當他們看到當初渤海國的都城早已面目全非時,心生無常之念,覺得人間一切都是無常的,無論怎麼輝煌都有敗落的一天;當看到石佛時,他們心生喜悅,覺得人應該具有更大的智慧才能看清人間的苦難。

當他們正要往出走的時候遇到一位美麗、十歲左右的小女孩,這位小女孩對他們三個說:「我昨天夢到紅石崖那裡好像有個神仙,那位神仙讓我來石佛這裡找到三個來看石佛的人,要將這三個人帶到紅石崖那裡去,她有話要說。」清風就問小女孩家在哪裡住。小女孩只是含糊的說距離這裡三五里的路程,不遠。小女孩就將他們三位帶到紅石崖附近,這裡當時只有幾戶人家,他們找到一戶人家,進屋說明原委那戶人家將他們留了下來。第二天開始天就下起了大雨,他們從房間裡面向江面望去,一時間江水都是紅的,此時的牡丹江就如同血管一樣。大雨下了五天五夜才逐漸停了下來。這一天,他們正在屋裡吃飯,從外面來了一位中年婦人。這位婦人看上去與當地人的裝束都不一樣,似乎有種仙氣。小女孩看到她時,立刻就說:「你是我夢中遇到的仙人吧?」那婦人一笑,沒有直接回答小女孩的話,而是看著他們三位,說:「你們三人一起來到這裡都是機緣所致,來自江南的兩位你們也不要總覺得受別人的牽連而心生怨恨,這裡冬天雖然很冷,但夏天是很好過的。你們一定要用樂觀的心態來對待這一切的。」說完婦人就準備離開。小女孩聞聽立刻拉住婦人的手說:「您讓我把他們三人找來就是為了對他們說這些嗎?」婦人順手將小女孩抱在懷裡,並舉過頭頂,笑著說:「他們三個將來需要你去說服的!」「我去說服?」小女孩更是不解。婦人說:「今天就是先跟你們見個面,以後有機會你們去白石崖那裡,到時候我會把真正要說的話跟你們說。」

咱們長話短說,又過了一些時日,小女孩和他們三個一起來到白石崖。在這裡他們遇到一位身著華麗衣裝的貴婦人。那位貴婦人見他們走過來了,迎上前去,笑著說:「我已經等你們半天了。」小女孩很吃驚,「原來是您!您怎麼打扮成這個樣子?」有志更說:「在我的印象中神仙應該是不食人間煙火的,而您穿的非常華貴,究竟是為了什麼?」有才覺得有志說話有點唐突,就婉轉一下說:「您這樣打扮難道有什麼更深的意義嗎?」女神依舊笑著說:「這也是為了你們…..這些將來你們就知道了。」清風見女神在這方面不願意多說,就轉移了話題:「您不是想告訴我們什麼事情嗎?」女神聞聽把笑容止住,立刻變得嚴肅起來:「你們因為與造就這裡的神有緣,而我算作這個時期在這裡『值班』的神,我受那位神所託,同時與其他神合作,安排你們其中的兩位南方人來到這裡,雖然你們在被流放的過程中和在這之後受了很多的苦和羞辱,但你們如果知道此行會遇到我以及了解自己生命目地之所在的時候,就不會難過了。我上次讓你們放下怨恨,是因為我看到在你們心裡有那種怨氣的時候,是不能告訴你們真相的。所以我才那樣要求你們。這次我看你們心中那股怨氣在上次出遊和回去的過程中放下了大半,我才來這裡告訴你們從前的經歷。

清風和有志,你倆在天上原本都是神將,但你們屬於不同境界的,身穿神盔非常的威武;有才,你在一定層次是那個境界的主神,同時也管理那一層天體的物質豐富狀態的神。因為在同等層次也有很多不同天國世界。這就好比我們大清王朝的各個部份,每個部分都有官員管理,這些部份又是大清的一個部份。因為宇宙時間太漫長了,時間一長生命和物質就出現了敗壞,你們也看到了這一情況,想挽救那一層宇宙和眾生於危難,但深感力不從心。在躊躇的時候,來自更高層次的神給你們傳遞過了一個重大消息:宇宙創世的主佛要經過不同層次最後下到人間開始傳法,正法。你們聞聽此事都很高興,雖然那時沒有見過創世的主佛什麼樣子,但你們堅信你們只要找到他自己和這一層次的眾生就能夠得救,後來你們紛紛下走,在不同層次中,也不斷的打聽主佛下走和在人間傳法的消息。雖然只打聽到一些蛛絲馬跡,但就憑這些你們抱有極大的信心。來到人間你們也不斷的轉生成帝王將相以及強盜商賈和貧民百姓,你們做了很多好事,但也做了很多的壞事。今朝你們有兩個比較有文采,但卻被流放到這裡;另外那個為人仗義,卻比較貧困。這些都是前緣所致。我要告訴你們的是,在此時你們一定不要忘記你們來人間的願望:追尋主佛。其實包括上次咱們看到的紅石崖和現在的白石崖包括石佛,也都是為法來的,這種分布就是對比,讓人們讚嘆天地之奇妙的時候,敬畏天地,保持心中那份對上天以及神佛的嚮往與敬仰。人選擇哪方面是人的選擇,但上天安排的絕對是公平的。」聽到這裡小女孩打斷女神的話:「您說了他們半天,但卻沒有一句提到我,您也說說我從前的經歷好嗎?」女神聞聽面露笑意,把小女孩抱在懷裡:「你的經歷太多的我這個層次的並不能知道,我只知道更高境界的神讓我給你託夢,讓你把他們三個從石佛寺帶過來,將來你要得到主佛的親自傳度之後也一定要跟他們三個說。這就是我說的到時候你跟他們說的意思。」

清風著急的說:「您說了這麼多,今生我們怎麼尋找才能找到這位傳法的主佛呢?」女神說:「其實尋找有多種形式,等待也是一種尋找。你們今生只要保持這份正念,並留心打聽,該遇到的就會遇到了,即便是不遇到也沒有關係,那將來也會遇到。將來的選擇權還是在你們自己。說完女神就將華麗的外衣和貴重首飾各脫(取)下一件來給了有才和小女孩並叮囑:」這些會驗證將來的修行方式。記住一定不要迷在其中,一定要從中走的出來!」一席話說的他們摸不著頭腦。但也沒有深問。說完女神就消失不見了。

又過了大約半年左右,小女孩又夢到石佛放光。於是找到有才,此時清風和有志他們出去做些別的事情。小女孩和有才二人一起來到了石佛那裡,他們給石佛敬香,叩頭。心中虔誠的希望石佛能指點他們找到創世的主佛。當他們抬起頭都看到石佛的面前似乎有個螢幕,螢幕上顯現出小女孩與有才之間的緣份,有天上的、有在人間的,善緣占大多數,那生小女孩因為壽命較短,再過兩年就得結束,所以沒有安排與有才有太多的交集。而將來他們在主佛傳法的時代,他們是以夫妻名義一同走那條人成神之路的。

看完這些小女孩很感慨,有才也有些無奈,只能勸小女孩要好好保重。小女孩含著眼淚說:「將來你不要忘記神和上天的安排。」有才也重重的點點頭。

在以後的日子裡小女孩和清風、有志、有才他們三個都在不停的尋找,但得不到什麼有價值的消息。兩年後小女孩病重,他們三個和小女孩的父母用獨輪車將女孩推到紅石崖邊,與算作與這方的山水做個道別。小女孩當時的願望就是,自己在將來得法的那一生,一定要眷顧這方土地。此時在江面上倒映出出的雲影顯現出「南」、「長存」的字樣。雖然很不規範,但可以依稀辨認。女孩看到這些,輕聲的說:「也許神已經給我們開示了將來主佛傳法地的方向和地名。到時候我們一定要一起好好珍惜。」說完含著笑意閉上了雙眼。有才、有志和清風他們雖然知道小女孩此生就是這樣走的,但當真正面對她的死亡時還是非常悲痛。過了好半天,清風說:「我們不要過於悲傷了,生死都是天定,是人力無法為之的事情。我們看到這些,一定在將來遇到主佛在人間洪傳大法的時刻好好修。最起碼我們也一定要做到有正念,這樣也不辜負與小女孩的一段奇緣。」大家也漸漸的止住了悲聲,與小女孩的父母一道將她埋好,立上墓碑。然後返回住所去了。……

今生,小女孩早已得法,清風、有志、有才沒有得法。小女孩在得法之後自然的把大法的真相與美好講給了清風和有志、有才他們。他們對大法都很有正念,特別是有志和有才二人竭盡全力的幫助修煉人。當初清風幫助有志和有才二人,今生倒過來了,清風成了他們幫助的對像。而當初的小女孩和有才二人,今生成為夫妻,在大學時屬於一見鍾情的那種。不但如此,有才今生承傳著神給予的技能,成為他們領域的佼佼者,「小女孩」自然生活的很好。這也印證了女神在臨別時給他們貴重物品的前兆,其實也暗示他們將來要在有錢有地位的環境中走出一條人成神之路。

因為有一天我偶然的遇到有才的元神在與之溝通的時候,有才說,很多事情不要寫的過於明了和詳細,因為現在處在中共邪黨的迫害時期,我也是考慮到這一點,在有些細節上做了一定的處理。所以懇請讀者朋友能理解、見諒。

這正是:
千里流放遇奇緣
魔難歷盡光明顯
紅白石崖神開示
今朝珍惜攜手還!

 

添加新評論

今日頭版

生命探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