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尋法:婉約江浙

石方行


【正見網2019年11月04日】

有詩云:

月落烏啼霜滿天
江楓漁火對愁眠
姑蘇城外寒山寺
夜半鐘聲到客船
(《楓橋夜泊》【唐】張繼)

有詩又云:
水光瀲灩晴方好
山色空濛雨亦奇
欲把西湖比西子
淡妝濃抹總相宜
(《飲湖上初晴後雨》【宋】蘇軾)

蘇州與西湖成了江南水鄉的代稱,經過歷代文人墨客的渲染,這裡也成為後來人尋夢的理想所在。(因為很多人都是讀古詩長大的,成年之後,總想追尋一下詩中所描繪的意境,體會一下詩人當時的心境。而這種追尋就如同尋夢一般,其實也是在對童年自己的一份追憶。)

提起江蘇、浙江,人們自然就會聯想到雅致的蘇州園林、美麗的絲綢,怡人的西子湖畔,煙花三月的揚州以及有著六朝古都之稱的南京和同里、周莊等江南古鎮。這裡因為氣候濕潤,河道縱橫,一直是「魚米之鄉」。這裡也是出美女的地方。從這個角度和意義來說,江南是神有意造就的繁華之所。上海的繁榮雖然始於近代,但是市鎮的興起是始於南宋時期。

江南是以柔美聞名,正好與黃河文明中的剛毅共同構築中華文明的完整表現。

歷史上會稽(山名,在浙江中部,是錢塘江支流浦陽江與曹娥江的分水嶺,見《辭海》1980年版p316頁)因大禹而聞名天下,而後又因越王勾踐而增添了新的內涵;淮安(淮陰)因為(秦漢)韓信與(明)吳承恩、(近代)關天培而聞名於世;(浙江杭州)西湖因為白居易和蘇東坡,(江蘇蘇州)楓橋與寒山寺因為張繼而名滿四方;上海(徐匯區華涇鎮)因為黃道婆(宋末元初著名紡織家、技術改革家,清朝時被尊為布業的始祖。)而被後人牢記;而南京,除了作為偏安江南的朝廷的首都之外,附近的秦淮河洋溢著一派金粉之氣,夫子廟更是奠定儒家文化的恢弘。

寧波不但因藏書樓「天一閣」而聞名遐邇,也是歷史名人薈萃之地,更是河姆渡遺址與古越窯所在地。聞名四方的淮揚菜發源地就在江蘇的淮安及揚州一帶。而在江浙一帶的歷史文化名人除了我們以上提到的還有:徐福、劉邦、唐伯虎、金聖歎、黃宗羲等等。我們不必一一列舉。

古詩有云:「南朝四百八十寺,多少樓台煙雨中。」(《江南春》【唐】杜牧)從此名句中我們可以看出在公元420—¬589這段時間內宋齊梁陳幾個朝代時期對於信仰的弘揚,這之後就是隋唐時期——中國歷史上(大一統之後)的第二次輝煌。(第一次是在秦漢時期)。

很多人說江南人民風柔弱,待人謙和。其實這與那方水土給人奠定的性格特點有直接關係。一切都是那麼的自然、富足,人們也不必去為衣食爭奪。但當有外來因素涉入的時候,江南人的血性也不是白給的,比如明朝時期蘇州人因為不滿東西兩廠特務的盤剝而舉行的暴動;以及明末秦淮諸艷與文人學士一起對暴虐政府的抗爭,柳如是和錢謙益與李香君以及董小宛與冒襄故事流傳至今。以及後來清兵與「揚州」與「嘉定」人之間的衝突。(「揚州十日」,「嘉定三屠」兩處均因抗清,城破之後,百姓受到清軍血洗。)

幾年前我遇到幾個江蘇朋友,在與他們聊天的時候,他們說:「我們那裡的人不和北方人一樣,我們那裡的人你看罵的聲音很高,但人卻越走越遠;不像北方的人動不動就伸手(打人)。」這也許也能從一個側面反映出那裡的人性格的一個側面。

人都說這裡的桃花太艷、流水太清、小吃太甜,也有人把這裡比喻成中華文化的後花園。當在朝廷中做官做得太膩了或者被貶了,回到這裡,找一座小鎮,留一彎清水,悄然住下,建上雅致的宅院,享受著良辰美景、櫓聲陣陣……

其實這一切的環境與人文因素也同樣是創世主早就安排好了的,也同樣是為眾生得法而奠定基礎的。

本文就寫一位名叫子照的廚師在江南的尋法之路。他那時的足跡走遍今天的江蘇、浙江與上海。

在清朝中期他出生於南京的郊外,在這裡他從小就聽說了晚明時期的才子與名妓們為國為民的故事。從這些故事中他也明白無論什麼職業,只要想為國為民就能做出一番大事業。後來他在逐漸的成長過程中,也先後遇到幾位私塾先生,這幾位先生都有一個共同的特點:善於烹飪。同時也總把古代名相伊尹的事跡說給他聽,告訴他哪怕是學會烹飪的本事,到時候也照樣能治國安邦。他在這個環境中不斷的被薰陶著。

後來他在十五六歲的時候,來到揚州與淮安一帶,在淮安的一座酒樓里,他遇到了這裡的大廚,在與大廚聊天的時候,大廚說:「其實做什麼菜,用什麼料和做法不是最為重要的,最重要的是心態。『民以食為天』,也就是人們把吃的看成是最為重要的。我們對顧客抱著最為尊敬、謙卑的心來對待的時候,加上適合於這裡人們的飲食習慣,自然就會得到食客的認可。」

在這裡他呆了兩個月左右吧。本來想早一些走,可是不巧天下起了連綿細雨,他也就滯留在這裡了。有一天,他因為沒啥事想休息一下,結果,在睡夢中被一位身子很長的、長著白鬍子的老者引導到一座大殿之上,在這裡他看到有一位廚師正在做菜,這位廚師與人間的廚師不同,他做菜不用刀,而是用類似女人頭上的簪子那種東西將食材一划拉,食材就自動變成片狀、條狀或者丁狀等各種形狀,調料也很簡單只有幾樣。(不能明寫,請讀者原諒)食材多種多樣,但幾乎都是素的,肉類的幾乎沒有。

每幾種食材的組合加上調料及烹飪,都能顯現出很是厚重的內涵。生命食用之後對生命的哪些部分有著怎樣好的影響,甚至達到生命境地的提升。這是他以前所不知道的。

不但如此,他看到當這位廚師用哪些食材在組合的過程中,神顯現出該食材是哪位神怎樣安排其來到那裡做了植物,是被什麼樣的生命發現和怎樣發現其能食用的等等。

通過看到這一景象讓他明白,食材都是不同種類的能量物質,不同食材的合理組合,會對生命有著很關鍵的影響。那麼在很多人一起吃飯的時候,怎樣搭配,這不簡單是交際問題,而是涉及到一個人生命進程的重要環節。(註:《資治通鑑》中記載的漢朝皇帝去哪位大臣家吃飯,這意味著皇帝恩寵大臣的一種方式。那此時的菜就得合乎皇帝的口味。在古代還有「二桃殺三士」等等與吃有關的故事。其實反過來說,某個特殊的人吃了什麼菜符合了自己的口味,這不簡單是刺激味蕾的問題,而是將對方與自己某些方面的緣份之線連上的問題。人在某一時間段之內,家庭和社會等等環境中會有著怎樣的境遇,這些因素都是緣份,有善的緣份或者惡的緣份促成的,通過一些人間的表現,待人接物,促成現在的「因」,而奠定今後的「果」。吃可口的食物只是其中的一種表現。)

後來他看到在大殿上有很多宋朝時期裝束的人在吃飯,他也走過去,走到一位文人裝束的人身邊坐下,此時正好有個空座,碗筷擺在那裡。他先對大家施了一禮,然後坐下開吃。在吃的過程中,他發現所有的菜入口即化,這些食物吃了之後,不但神清氣爽,人簡直可以飛了起來。正在他體會這裡食物的妙處的時候,身邊的那位文人裝束的人笑著說:「將來你到杭州嘗嘗肘子吧。這裡是沒有的。」大家又聊了一會別的,後來這位廚師從裡間走出,對大家說:「我們今天對這位將來用烹飪的方式奠定和開創人類文化者演繹了做菜的精髓,時間到了,大家也該回去了。」說完所有景象全消失了。此時他急忙問:「為什麼對我演繹呢?」但四周包括大殿都消失不見了。他著急的喊了起來,結果醒來,發現原來是一場夢。但剛才在夢中所品嘗的美食的能量依舊記憶猶新。

帶著這種對夢的追尋,他開始細心學習淮揚菜,那真是風雨不誤,遇到再多的挫折也不氣餒,在這個過程中不但練就了他一身本事,在心性的磨鍊中也是突出的。

有一次從京城來一個當官的,在這裡專門點當地名吃,那時不巧,這店裡的大師傅有事不在,只好他這個毛頭小伙上灶了,結果菜做得本身沒啥問題,關鍵是菜名犯了這位官爺的忌諱,結果這位官爺不樂意了,找來老闆爭辯一通,老闆只好讓他到別處學徒去了。

後來他來到揚州、鎮江和蘇州,在距離太湖不遠的崑山(崑曲的發源地),他在這裡聽到了美食崑山燠(音:玉,四聲)鴨的故事。(大意:宋朝的黃勝永是一個孝子,當時開個不景氣的小酒店,後來他母親生病了,郎中讓慢慢調理。同時也讓他經營野味。後來遇到風水先生,告訴他家裡風水有問題,他為了鄰居,只好把自家窗戶堵上,而沒有拆鄰居的牆,後來買賣好了一些。有一天來了一個乞丐,這個乞丐要吃要喝還要野味,吃完了說沒錢,他也沒有生氣,結果這個乞丐給他一個煮鴨子的菜方,結果他按照這個方煮鴨子,把他母親的病一點點的調理好了,他的生意也逐漸的好了。後來才知道這個乞丐原來是呂洞賓扮的。)通過這個故事讓他明白了很多菜的做法其實都是神仙傳的。但同時他心裡的又一個疑問產生了:「神傳這些究竟是為什麼呢?」

在蘇州他遊覽了很多園林建築,讓他在做菜上受到了很多的啟發。因為蘇州園林建築都非常的雅致、細膩、別具一格,又渾然一體。他在這裡一座中等酒店呆了三年多吧。在這段時間他更加了解了蘇州的風土人情,在做菜的功夫和內涵上大有長進。後來他有一次在太湖邊上遊玩的時候,遇到一位老者,這位老者給他講述了為什麼江蘇、浙江以及附近的省份湖泊眾多?這些都是上天的有意安排,這些湖泊起到了蓄水的作用,只要人們合理的利用好,沿岸的居民就不會受到大旱大澇之苦。又談到當初黃河奪淮入海的因由,這麼大的事情不是黃河改道那麼簡單,而是要把原有的海岸線向海中推移從而增加文明抵禦來自海洋災害的陸上空間。其實這些都是表面上的原因。更深的原因是陸地在某個時間段有多大的範圍,養活多少人,都是有定數的。這些人在開創文明的同時要奠定將來得法的基礎。

他前段聽的比較明白,最後一句就不太明白了。然而此時老者的身影已經在太湖的湖面上漸行漸遠。他仍然不放棄,大聲追問,最後一句是什麼意思。遠處只飄過來兩個字:「肘子。」他開始想這哪跟哪呀!後來當他回想起自己從前在淮安時所做過的那個夢,一下子想起來了,到西湖去看看,也許能得到一些啟示。

他想到此,就回去向那家酒店老闆和大廚辭行,表示要去西湖看看。

過了一個月左右他經過現今的周莊、同里、甪直以及上海地界,來到杭州,在西湖邊上,先是遊覽了蘇堤和白堤和其它美景,然後參觀了岳飛墓,最後在一座酒家中品嘗了東坡肘子。並請當地人講述了這道「東坡肘子」的來歷。當他看到當地人展示蘇東坡的畫像的時候,一下子想起來在那個夢境中,自己竟是坐在蘇東坡的邊上!後來他信步遊覽錢塘江,在那裡遇到錢塘潮,那真是蔚為壯觀。讓他感到不可思議的是,在他觀看錢塘潮的時候,在湧起的潮水中宛若一副動態的歷史畫一般:從前他是身著鎧甲的神將,看護著一個美麗宏大的宮殿,後來這座宮殿的主人經歷了很多事情,需要下到低層次上來,走到宮殿門口時和他告別,結果他不忍心與宮殿的主人分開,就結伴而來,經過層層尋找終於在一個境界中見到一位天神拿著聖旨狀的捲軸,讓他們看,他們知道這下子與創世主之間的緣份終於結下了,他們更加堅定與放心的向更低的層次中來,直到人間。

在人間他也轉生過多少次,有的時候會讓創世主找到,有的時候機緣差一點就沒有遇上……但無論怎樣他都抱著真心去等待,等待將來創世主在人間傳大法的那一天……

他看到這一幕的時候頓時明白了,原來自己的生生世世都在為等創世主在人間傳大法呀!那從前自己那兩個疑問(即神仙做菜的夢境為什麼對自己演示和太湖老者所說的那段話的最後一句「這些人在開創文明的同時要奠定將來得法的基礎。」)也就有答案了。

當看完這些,他在當地的一家酒店從實習做起,一直做到主廚,這一呆就是十六年。廚藝被他練就的如火純清。後來他又聽說在台州附近的雁盪山中有神仙,他更想與神多接觸一些,以便知道關於創世主更多的情況。於是他來到了雁盪山腳下。在這裡一座小酒店喝酒的時候,聽旁邊的食客嘀咕:這裡的肘子沒有西湖邊上的肘子做得地道。他一聽來了精神頭了,就說:「如果二位真想吃地道的『東坡肘子』我在這裡就可以給你們做,只要這裡的老闆同意就行。」於是這兩位食客跟老闆說了此事,老闆就讓他做了這道菜,兩位食客吃了感覺很滿意。老闆就問他還會做什麼菜,他將自己會做的菜都一一說出來了。老闆一聽很高興,就把他留在這裡當主廚。

沒啥事的時候他逢人就打聽雁盪山中那位神仙在哪裡,長得什麼樣。結果很多人都沒見過,只是聽說。

有一天這裡來了一位美麗的少女,這位少女簡直是天生麗質,美若天仙。來到這裡坐下來,就要「天長地久」,他一聽這個菜名自己連聽都沒有聽過,如果不做吧,怕老闆不高興,做吧又怕不和少女的口味,思來想去左右為難。後來他琢磨這位少女說的菜名,索性乾脆用食材做一座山的樣子,然後用另外的食材雕成大雁的形狀,而大雁做俯衝狀(這裡也寓意著與大龍湫瀑布互相輝映,雁盪山大龍湫瀑布落差197米,為中國之最。)當他把這道菜端上來的時候,少女先是一愣,然後問他,這道菜怎麼解釋呢?他坦然的說:「當初我在淮安偶得一夢,夢見神仙教我做菜,我吃了神仙做的菜頓覺神清氣爽,從此我就非常嚮往神仙,並想身體力行去成為神仙。後來我在太湖遇到一位老者,在錢塘江看到一幕關於我因何而來的景象,我就想神仙肯定能知道並理解我渴求見到神仙的心情,我也明白其實人與社會上的一切都是為了將來創世主洪傳大法而奠定基礎的。今日聽您要這道菜,就讓我想起自己從前的經歷。這座山就是雁盪山,聽說山上有大雁並有一個非常大的瀑布,大雁俯衝瀑布是為了與瀑布的水流同在,水從山上可以落下,最終也會回到天上;大雁也是,可以落到地上,但也可以飛到天上,那從這個角度來說大雁和大山與水不是詮釋『天長地久』的最好物象嗎?」

少女聽著聽著笑了,笑得是那樣的開心,笑完之後,說:「我們師父真的沒有看錯你,覺得你的確在將來能是創世主的合格弟子。」說完少女就消失了。他開始因為沒有見到神仙甚至這位神秘少女的來路都不知曉,而有些失望,後來想想人需要懂得知足,求法也是,知道這些也就行了,別的都隨緣吧。

今朝子照還是以廚藝見長,後來來到海外,同樣把中華美食文化廣傳四方。當然是以法輪大法修煉者的身份來做此事的。

這正是:
秦淮河畔過童年
淮安夢遇神仙點
太湖錢塘明前緣
今朝神路廚藝伴

添加新評論

今日頭版

生命探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