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尋法:贛江鄱陽

石方行


【正見網2019年11月07日】

江西省,因公元733年唐玄宗設立江南西道而得名。本省最大的河流是贛江,鄱陽湖是中國最大的淡水湖。廬山、滕王閣和龍虎山、三清山及婺源、景德鎮等都是文化內涵積澱很厚重的地方。

在我的記憶中李白的《望廬山瀑布》一詩,是我背過的最早的一首,那年我好像是三歲左右。當時天剛下完大雨,母親帶我出去玩,看見地面上的水都往池塘中流淌,於是就當著六七個大孩子的面背出這首詩。記得當時很多孩子都很吃驚。因為在當時的農村家長文化水平一般都很低,幾乎沒有教小孩子背詩的。這一幕即便是過去幾十年了,但還是記憶猶新。後來我上學了,看到王勃寫的《滕王閣序》中的名句:「落霞與孤婺齊飛,秋水共長天一色。」也是感同身受,久久不忘。縱然明知道滕王閣早已是幾經滄桑,原來的建築早已不復存在,現今的建築,只是仿造而已。

當讀到白居易的《大林寺桃花》和蘇軾的《題西林壁》也是很感動。這些也許是我與廬山和滕王閣等地在冥冥中有一份緣份在牽著的緣故吧。

因為我後來不太想多寫自己輪迴中的故事,免得讓讀者看起來特點比較單一和局限,所以我後來就把自己的故事「雪藏」起來,多寫一些別人的故事。今天我們就寫寫兩位南宋時期的人在江西的尋法故事。

李皓家住廬山腳下,高旭家住江西南邊龍南的九連山地區。他們二人都是非常精明的人,他倆在二十三歲的時候,都聽說景德鎮的瓷器非常名貴,都想去那裡弄些瓷器賣點錢。於是他們就從各自的家鄉出發,不約而同的來到了景德鎮。在這裡買瓷器的時候認識了。

他們在一起聊天覺得很投緣,於是逐漸的就成了無話不談的朋友。有一次他們倆在參觀一座正在燒制瓷器的窯爐的時候,這家姓孟的老闆對他們說:「前幾日一位僧人路過這裡告訴我,說最近會有兩位分別來自廬山和九連山的人到這裡,你留他們在此小住幾日,我還要辦些事情,你們一起等我回來,我有話對他們說。」他倆一聽覺得奇怪:一個僧人有啥話對我們做買賣的人說呢!奇怪歸奇怪,但他倆還是在這裡住了幾日。在這幾日中他們走訪了很多景德鎮各個窯爐,對瓷器文化進行了全面的了解。

南宋時期海運很發達,景德鎮的瓷器外運的很多,他們也從與來往客商的接觸中得知了很多海外的情況。

有一天他們回到那家窯爐,孟老闆說:「那位僧人昨日回來了,看你們不在,就留下一句話,某個月圓之日,廬山牯嶺上見。他倆一聽覺得:月圓是說晚上,那「之日」是白天,也就是說月亮最圓最圓的那天晚上的前一天或者第二天的某一時刻。僧人也許是考驗我們?想當年秦漢時期的張良年輕的時候就受到過這等「待遇」,而後得到了智慧。(故事請見《史記.留侯世家》)他倆一算計時間離最近的月圓之日還有十天左右,趕緊拿著一些瓷器,趕往廬山牯嶺。

到了廬山的牯嶺,他們在最近的「月圓之日」前後,沒有見到僧人,於是又連續等了好幾個「月圓之日」。話說到了另外一個月圓的前一天早上,雨突然下的非常的大。山里下雨與平地下雨是不一樣的,尤其是下大雨的時候,簡直會讓人不寒而慄。他們臨時所搭建的草棚早已被風散,後來只好找一處凹進去一點的山岩,在那裡總算站住腳。

後來天氣逐漸的晴了,晚霞很美麗,遠眺著前面滔滔東去的長江水,和近觀廬山上的雲霧,李浩有些感慨:「賺多少錢都是為了餬口養家,然而一切都是那麼的變幻莫測。」高旭說:「我們老家就在贛江的上源,小的時候聽大人們說那裡如果扔下去一隻小木船(玩具),就會隨著江水飄到鄱陽湖,入長江,最後飄向大海。當時我覺得世界真的很大,一直想出來走走,見見世面。不知今日能否見到那位僧人。也許剛才下著那麼大的雨,他也不會來了。」

話音剛落,他倆忽然聽邊上有人說:「誰說我不會來了?」他倆尋聲望去,只見一位老僧站在那裡。他倆趕緊過來施禮,那位老僧說:「你們二位都很精明,如果今生以販賣瓷器為業會賺很多錢,但是你們也會因為有錢而遭受一些厄運。」李浩說:「那我們應該怎樣做?請您指點迷津。」老僧說:「生活與餬口有多種方式,你們可以將燒瓷器的手藝學會,用教徒弟的方式賺錢,這樣你們生活上能夠得到保證的同時,也能避免將來遭受的厄運。只是這樣賺的錢就不會那麼多。」高旭說:「這樣倒也挺好,但是您為什麼要告訴我們這些?」老僧手捻佛珠沉吟了一會兒說:「我讓你們這樣做是在為了廣結善緣的同時在等一份真正得度的機緣。生命都是因為在原有的境界中變得不好了,才逐漸來到人間的。創世的主神不忍心生命處在這樣一個不好的境地,所以將要來到人間告訴人們如何真正走向回歸之路。你們與那位創世的主神曾經很有緣份,今生你們要通過努力來將這份機緣牽的牢靠一些。我曾經在一個境界中答應過你們,將來幫你們找創世的主神。所以緣份到了的時候,我才出現。這場大雨也是把你們從前的業障清洗了很多,讓你們今後遇到問題的時候,更有智慧。你們今生一定要牢記:只教人手藝,別參與陶瓷的買賣之中,否則雖然賺錢但性命難保。」說完老僧又跟他們在廬山玩了幾天,然後告辭而去。

當老僧走了之後,他倆回味著老僧的話,將信將疑,但又覺得老僧與他們今生萍水相逢沒有理由欺騙。於是他倆又回到景德鎮,到了孟老闆的窯爐那裡。他們把事情原委都一一說清,孟老闆也很爽快,找來燒窯的師傅,讓這位師傅教給他們燒窯的手藝。

因為他們對陶瓷曾經做過一番詳細的了解,算得上有點基礎,經過這位師傅的精心點撥,他倆燒窯的手藝進步的很快。在燒窯的過程中他們也對於陶瓷的各種特點進一步熟悉。

有一次望著燒出的一批精美的陶器,他倆都很高興。正在高興的時候,好像陶瓷那裡發出悅耳的聲音:「我們很精美,這都是神的造化。」他倆開始吃了一驚,後來想想也是,一切都是神的造化。既然是神的造化,我們也要好好的珍惜,在以後的日子裡,他們學習燒窯手藝的時候,帶上一份崇敬的心情來做,這樣一來,他們的智慧也逐漸的在打開,手藝也就很短的時間內學成了。

學成之後,他們去了附近的很多窯爐實習,繼續豐富自己的經驗和閱歷,也結識了很多朋友,這些朋友中有窯工,也有販賣瓷器的商人。在這個過程中就有人邀他們去做販售瓷器的買賣,均被他倆拒絕了。

後來他倆開始開班教授徒弟怎樣燒瓷器,因為那時很多人都聽說他倆燒瓷器的手藝很好,慕名而來學的人絡繹不絕。

有一天,一個徒弟說:「我家住在龍虎山,那裡風景很好,希望兩位師父有時間過去遊玩一番;另外一個說自己的一位親屬在梅嶺(滕王閣附近),那裡風光也很好。……他倆在閒暇時,也就隨著徒弟的指引來到了這些地方。每到一處他倆都覺得這些地方都是神的造化,很多地方都是鬼斧神工。有一次他們遊覽過了三清山,到了龍虎山,高旭就說:「看這裡的景象真是修行人隱居之理想所在。」李浩說:「說不定我們還能有緣見到隱居在這裡的修行人呢!」他倆那次隨身帶了三個徒弟,三個徒弟聽著他們的對話,都笑了,那意思是:「怎麼可能遇到呢?」不一會這裡來了一個小孩,邊走邊唱著童謠似的歌:「走來走去呀,山里最好;隱身呀隱身,這裡最妙;打水呀打水,最為逍遙…….」他倆聞聽趕忙上前,問道:「你可知這裡有修行的隱士嗎?能否引領我們一見?」小孩說:「我有師父和師叔、師伯和師姑不知你們想見哪一位?」他倆其中一位弟子說:「當然想見你的師伯了?」(因為他覺得小孩的師伯肯定是修行境界方面是最高的。)小孩說:「不巧,我師伯前日剛出去遊歷。」高旭說:「那就引見一下你的師父好嗎?」小孩依舊搖頭,說:「我師父正在閉關修行。」「那就見見你的師叔吧?」另外一位徒弟說。「也不行,我師叔正在與我師姑聊天,不便打擾。」李浩聽到這裡覺得眼前這個小孩似乎有故意為難他們的意思,就說:「那我們就在這裡等待吧。你的那些長輩們什麼時候有時間,麻煩你過來告訴我們一聲,無論多長時間我們都可以等待。」小孩說:「那好吧,我回去告訴我的長輩們。」說完打完水,依舊唱著童謠回去了。他們在這裡開始了等待。

開始倒沒有什麼,可是過了很長時間也沒人過來告知(那幾位修行隱士有時間見他們),後來高旭說:「我們要不然就在這裡建窯燒土,多練習手藝,以免手藝荒廢了。」因為他們比較有人脈,就從景德鎮附近運來陶土,在這裡燒制。因為他們的陶器都很有創意,燒制的手藝又好,雖然數量不多,但深得客商們的喜愛。在練習燒陶手藝的同時,錢也賺了一些。

又過了一兩年,這裡不知從哪裡來了一群盜賊,來到這裡不但將他們的錢財搶去,連窯爐都毀掉了。這下子讓他們的生活陷入困境。就在這個時候,來了幾位陌生的非常有錢的販賣瓷器的老闆,希望帶李浩他們走,一起販賣瓷器,同時也讓李浩們幫助鑑定瓷器的好壞。說著就拿出很多的錢財放在那裡。開始他倆真的有些動心了。後來因為想起那位老僧的囑咐而有些猶豫。那幾位老闆見狀,說:「我們把這些錢財先放這裡,給你們三天考慮時間,過三天,如果你們不同意的話,我們將拿走這些東西。」當客商們走了之後,三個徒弟圍了上來打開那些裝著錢財的袋子,都說應該和那幾位老闆一起做,這等的好事上哪裡找去。李浩想想覺得此事很蹊蹺,便和高旭與三個徒弟坐了下來商量,若有所思的說:「你們看,咱們到這裡本來是為了遊玩,卻遇到那個小孩,咱答應人家在這裡等他的長輩們有時間的話,就來告知咱們,咱首先是不能失約。同時咱們在這裡建窯爐,也是為了在這期間生活而已。而且從前那位老僧曾經嚴肅的告誡過我:一定不要參與販賣陶瓷的買賣,否則性命不保。所以我看咱還是老老實實在這裡呆著吧。」大家想想李浩說的也很有道理。三天之後,那幾位老闆來了,問他們的想法,他們都說不想離開,又把事情的原委一一說明。一位老闆笑著說:「你們看看這個錢袋子裡裝的是什麼?」於是把錢袋子裡的東西都倒出來,大家一看,原來是修行方面的古書。正在李浩、高旭他們不解其意的時候,另外一位老闆說:「我們幾個就是你們要見的人。如果你們選擇了參與販售瓷器的事情,幾年之後會有一次劫數,到那時你們真的會有性命之憂。我們將修行的古書變成錢財,就是想試試你們,看看修行的心誠與否?」這時高旭說:「聽那個小孩說他還有師姑,他師姑怎麼沒有見到。」另外一位「老闆」說:「這兩日山上有客人,她在陪客人。」李浩說:「那我們一起回山上,看看你們的居所怎麼樣?」其中一位說,那你們閉上眼睛,無論聽到什麼響動都不要睜開眼。等我讓你們睜眼的時候才可以。
他們都順從的閉上了眼睛,只聽周圍風聲呼嘯,鳥獸齊鳴,過了一會的功夫,那位讓他們睜開了雙眼,他們才睜開。

當他們睜開雙眼才發現,他們已經到了修行隱士們的居所處。

這時那個小孩跑了過來,說:「我的師伯、師父、師叔都說你們很誠心,才讓你們來到這裡的,否則一般人是無法進來的。」

李浩和高旭他們幾個從新對幾位修行隱士見禮,希望他們能把修行方面的東西傳給他們,還有對於創世的主神將要下來洪傳大法的事情也請他們明示。這幾位修行隱士還未等說話,從裡面走出一位女道人,這位女道人說:「剛才我與一位玉帝身邊的上仙聊了半天,也就沒去接你們過來。我聽那位上仙說:將來創世的主神會出生在東北,以普通人的形像出現,到那時不用出家,不用進到深山當隱士,就可以修行,只要嚴格遵從創世的主神的教導就可以了。」小孩的師伯說:「到那時你們就可以做販售瓷器的生意,也不會有性命之憂了。」高旭說:「也許當那時候我們也無心做買賣了,干點什麼別的事情能夠餬口就足以了。」小孩的師叔說:「你們到時候怎麼選擇是你們自己的事情,但是據我們知道創世的主神那時允許人們做大買賣。」這時小孩的師父說:「到時候,也許他們二位神就不給他們做買賣的智慧了呢也許會給些別的。當然這些都是後話了,一切都看機緣和需要而安排。」……

李浩和高旭他們五人在這裡呆了二十多年吧,幾位修行人也將很多修行的方法教給了他們。讓他們在修行上明白了很多。後來他們在鄱陽湖邊遇到湖神,這位湖神說:「這座湖泊有很多的秘密,也是可以通向另外時空和地表下面空間的通道,這座通道會陰差陽錯的顯現。所以這裡會有一些看似詭異的事情發生。同時這裡也有一位很特別的神在管理著。誰要惹惱了這位神,那可就有苦果可嘗了。這也算做長江體系的生命。也同樣是為創世的主神而奠定文化基礎的。」(見【注】)他們聞聽受到的震撼不小。同時也更深刻的明白其實人間的一切都是為了創世主神將來傳大法做鋪墊的……

今生李浩和高旭雖然都沒有得法,但通過和大法弟子的接觸,都能正確認識大法。這一點也很難得。

這正是:
廬山牯嶺高僧勸
景德鎮中手藝練
龍虎山下惜道緣
今朝聞法出正念

註:關於鄱陽湖的沉船之謎的記錄:「千百年來,老爺廟水域沉船事件從未間斷過,一年之中沉十艘八艘不足為奇。近代以來,有資料記載的沉船事件就有千餘起。」(引自:《人類未解之謎新探索 神奇的奇聞趣事》P130頁 朝華出版社)

添加新評論

今日頭版

生命探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