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落髮想到的

大陸大法弟子 玉宇微


【正見網2020年01月21日】

今年,我的兩個侄女都說,怎麼頭髮掉的好厲害呀!我起初不以為然,順口說:「秋冬時節,樹葉枯黃掉落了,人的頭髮也有掉落和生長,新陳代謝唄!」我以為孩子長大了,開始注意形像,知道愛美了。後來我也發現自己的頭髮比往年掉的多,剛開始就想掉就掉唄,隨其自然。

今天在衛生間裡梳頭,我才明白一個理,古人說「春生夏長,秋收冬藏」,中醫由此提出要順應四季來保健養生,這是中華民族的傳統文化。但是這是人的理,我當初沒有意識到,承認了四季變化與人體的對應,不就是沒有從根本上突破人的觀念嗎?不就是還在承認人的生老病死的規律嗎?我一驚,這個千百年來骨子裡形成的人的理論就像牛皮糖一樣,長期粘附在思想深處,自己都可以習以為常,家裡人也沒意識到有什麼不妥,我立刻在心中說:「師父,我錯了。」之後,我發正念清除這些物質,歸正自己的一思一念。有一陣子,感覺到胸口處象有許多塊壘狀的硬物梗在那裡,堵的發疼。當我決定提筆寫出與家人同修們的一些文字後,這些狀態也隨著發正念的次數增加而消失。

(一)

在我們這個小城市,隨著生態旅遊的興起,有不少人開始養蓮藕,夏日觀花冬日吃藕。去年冬天,母親買回一些藕,二妹夫在去皮切開後,發現有兩個裡面有淤泥,這是第一次出現這種情況。我聞聲趕來清洗,一邊和母親說,以後注意看兩頭的藕節,完整的就可以買。我想如果洗不乾淨,只能扔掉。站在水池邊,我自言自語:「這不是偶然的,一定是師父在點化我們!這是叫我悟什麼呢?」我思考著,慢慢就明白了:冬日在藕田裡采藕是件辛苦活,稍不注意,藕弄斷了,就有淤泥灌入,影響銷售品質。我們在十惡毒世中修煉大法,就像在淤泥中生長的荷花,超凡脫俗,出淤泥而不染。到了收穫季節,一定要歸正修煉人的一思一念,否則在一旁虎視眈眈的邪惡就如淤泥一樣,一見有漏就鑽空子,給修煉人造成損失和破壞。

(二)

小侄女課餘有空時,會去看大法真相資料,讀一讀《轉法輪》。我們提醒她常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九字真言,一定會開智開慧的,她答應了。上學期她的成績明顯提高不少,連她媽媽三妹都驚訝不已。

三妹性子急,對孩子很嚴厲,又打又罵的事情經常發生,家裡人沒少為這事說她。母親直接把《轉法輪》翻開,讓她看:「有人管孩子也發火,簡直吵翻了天,你管孩子也用不著那樣,你自己不要真正動氣,你要理智一些教育孩子,才能真正的把孩子教育好。小事都過不去,就發脾氣,還想長功啊。」(《轉法輪》)三妹有時會說孩子有丟三落四,說假話等等毛病,讓他氣上腦門才忍不住的。我說:「孩子是你這個家裡最辛苦的人,從早到晚連軸轉,除了讀書還有要一直堅持的古箏、英語興趣班,難免會忘記一些事。你當媽媽的不可以好好提醒,非得凶神惡煞的喊叫呀?!再說了,孩子是大人的一面鏡子,你也要找找自己,別老盯著別人。」

小侄女問過我:「姨媽,我媽媽怎麼不像你這樣呢?」我明白她的意思,笑了:「因為姨媽不是你媽媽,沒有壓力和想法,所以心態平和。你媽媽現在認識到讀書成績不好,將來在生活中會有困難。她一心望女成鳳,所以她會著急上火。你要理解她,她做的過分的地方,我們會給她指出來。你要有不對的地方,也要自己改好。」她說:「我有時看媽媽發火,就想我要忍忍忍,不要頂嘴。」

小侄女私底下告訴我,她經常做一些相同的夢,比如她走在沙漠裡,知道自己是那個古老國家的法老,她在某處經常被鬼魅追殺等。她和三妹都是家中直接可以雙盤的人。我告訴她,我們都是為法而來的,在下走的過程中,在人世間輪迴轉世中都有一些深刻的記憶,在將來會夢到或者看到。

她和我一起發正念,我才知道她天目可以看見,她說,看見我穿著黃衣服通體透亮的坐在她身邊,實際上屋裡關著燈,我穿著藍色夏裝。還看到一隻大蜘蛛落下來,看到過三隻眼的小怪物、漂亮女鬼在被銷毀前,站到她面前來面目猙獰的嚇唬她。她很穩,沒有害怕。我告訴她,關於天目的事不要隨便和不修煉的人說,也不要顯示,隨其自然。這也是師父在鼓勵大家,別看你是一個小孩,但是師父在法中講過:「大法弟子的正念是有威力的」(《法輪大法 精進要旨二》- 大法弟子的正念是有威力的)。後來遇到老師在課堂上污衊大法和師父,她就在下面靜靜的發正念,很快老師就不說了。我建議她,「不管遇到誰污衊大法和師父,你就對著他發正念,剷除他身後操縱的一切邪惡因素,這是師父給你除惡的機會。」

(三)

我兒子夭折時,是「天安門自焚」偽案發生後的半個月時間,多重壓力和謠言席捲而來。我明白師父在《轉法輪》中闡述的法理:「生生世世你的兒女有多少,也數不清。哪個是你母親,哪個是你兒女,兩眼一閉誰也不認識誰,你欠下的業照樣還。人在迷中,就放不下這個東西。」真正魔難來時,那真是剜心透骨的難受啊!有一天我躺在床上昏昏欲睡,突然間有一隻溫熱的小手放在我額頭上,我一愣,立馬清醒了,堅決要放下兒女親情。

二妹夫說,最後送別我兒子的前晚,他要二妹第二天早上十點鐘打電話給他,叫醒他。結果,聽到電話鈴響,他很困,又翻身沉沉睡去。他感覺到床邊有個小孩使勁的搖晃床,搖了好一陣子,見他一直不起床,就沒動靜了。

三妹有一次來陪我,姐妹倆睡在臥室大床上。半夜裡,三妹清楚的看到一個小天使全身泛著白色的輝光,從空中徐徐落下,在她頭邊的床頭柜上玩了十多分鐘。她有點害怕,蒙上被子偷偷的看。後來她搖醒我,說了這個奇異的事。我很平靜,說那個床頭櫃是兒子生前最愛爬坐到上面玩耍的地方,剛才我夢到他和我們在床上睡覺呢!說明他在某個天國世界做小天使,讓我們不必牽掛。

(四)

小侄子很小就迷上了手機,才三歲多的孩子經常抱著個蘋果5x在看,還說什麼「我有微信」。我們都說手機對孩子影響太壞,儘量少讓他玩,帶著他玩別的玩具。

某天,三妹有事,讓我一個人帶兩個孩子。姐弟倆也乖,玩夠了就上床睡覺,小侄子把手機扣在肚皮上不撒手。我試著拿過一次,他又睜開眼睛哭鬧著不讓拿走,只好作罷。待他熟睡了,我們剛關燈躺下不到三分鐘,他突然又哭又叫的。我們趕忙起身問他怎麼回事,他哭著說:「我看到一個男人。」等他平靜下來後,他又說:「我剛才看到一個男人,我不認識他,我好怕他。」我百思不得其解。小侄女輕聲問他一些問題,後來她說:「弟弟說那個男人穿著藍色的衣服,我問他是不是高高帥帥的,弟弟說是的。我想他看到的是師父。」我趕緊從手機上百度出師父的照片,讓他來辨認,最後他指著師父年輕時穿黑西裝的一張近照,說:「就是他」。小侄女說:「這是師父,你不用怕呀!」我也明白了,問他:「師父是不是說你不要玩手機了?!這樣子對身體不好。」他不吱聲。一會兒他站在床中間認真的說:「以後我不做壞事了,我不欺負小朋友了,這樣太危險了!」說完,還用手抹了一把額頭。小侄女忍不住笑道:「弟弟正兒八經說話的樣子,好可愛呀!」我說:「弟弟雖然小,也是為法而來,所以師父一直看護著他。」

第二天,小侄兒見到三妹,還記得說:「媽媽,昨天晚上我夢到一個男人,他是好人,他叫我不要玩手機了。」

(五)

我當初沒有跟上「訴江」的正法進程,後來通過學法,逐漸明白了,決定補上。在同修的幫助下,我和母親一起寫訴狀。

在我寫完訴狀的那晚,夢裡我看到一塊肉色的物質下,有許多黑色的東西快速從裡面衝出,順著薄如絲襪狀的管道急速逃竄。我聽到許多人驚呼:「是蚯蚓。」「不,是蛇!」我看清楚了,我說:「是螞蟻。」話音剛落,只見身後一隻巨手化為刀,連揮三次,把這條管道及螞蟻截斷消滅了。同時聽到師父的聲音:「是的,是螞蟻」。當我們明白法理,做對了,走正了修煉的路,師父會為我們去掉另外空間一切不好的東西。

還有一次,我夢到自己象蜘蛛人一樣,順著摩天大樓的玻璃幕牆外的梯子往上爬,突然看到一個男人衝到我面前,滿臉殺氣,伸手準備抱住我往樓下摔去,打算一起同歸於盡。我雙手緊抓著梯子,驚的目瞪口呆,無法動彈。這時,他的身後出現了一個更加高大偉岸的中年男人,後者長嘯一聲,重拳出擊,打得前者毫無招架之力,然後把他拋到了樓下。我低頭去看,發現樓下一片黑暗,不知道自己在多高的樓房上,往上看也是看不到梯子有多長,我穩住心神,又繼續往上攀爬。

倘若離開了師尊的悄然而護,我們連自身性命都難保。唯有緊隨師父的正法進程,珍惜與家人同修的法緣,互相鼓勵一道前行,才能兌現各自史前的誓約。

叩謝師尊的慈悲苦度!

謝謝同修!合十!

添加新評論

今日頭版

大陸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