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尋法:緣系天涯

石方行


【正見網2020年02月01日】

今天是大年初二,首先向法輪大法創始人李洪志先生拜年,向所有有緣人拜年!祝大家新年快樂!
今天在華人傳統中是出嫁的女兒帶著丈夫和孩子回娘家的日子,是一個闔家團圓的日子。

在中華傳統文化中非常看重文化的承傳與團圓。圓圓滿滿、繼往開來嘛!在這個日子出生的人,似乎更會有著回家的概念。(詳見去年我寫的《輪迴紀實:大年初二》)。而今年,因為受武漢新型肺炎疫情的影響,很多城市逐漸的封城,並禁止人員流動。這下子,很多家庭就無法在過年的時候團圓了。現在疫情鬧得人心惶惶的。

本來我想把本文作為本系列的最後一篇,所以就沒有著急寫。但從目前大陸形勢來看,為了讓更多的人能從中明白真相、渡過這場新型肺炎疫情,我不得不把本文提前寫出來了。

此時此刻,平時的賺錢多少、官位多高,似乎都不重要了,生命才是最可貴的。我想生活在疫區的同胞們,肯定會有那種被遺棄、被流放的感覺。

其實通過這個事件完全能看出中共邪黨的官員究竟是怎樣對待受難的百姓的。他們掩蓋、隱瞞疫情,在粉飾太平,一如既往的拒絕意識形態不同的國家的援助,甚至在網上壓制、封殺不同的聲音。其實縱觀中共篡政七十年,它對全體中國人民和傳統文化所犯下罪行,足矣證明中共邪黨才是這一切災難的真正源頭!

它讓人們不信神佛,打壓信神佛的民眾,對傳統文化肆意的摧毀,尤其是用極為慘烈的方式打壓以「真善忍」為準則的法輪大法修煉者。這樣會招致一系列的天懲。武漢新型肺炎疫情就是其中之一,以前的薩斯、非洲豬瘟等等事件都是如此。羅馬帝國的皇帝因為迫害基督徒,而招致多次大瘟疫就是例證。

很多人會想,迫害法輪大法信仰者的人都是當權者,那為何受懲罰的是百姓們?因為百姓們容忍邪黨的迫害,百姓們從各個方面主動或被動的為邪黨迫害輸血。也就是邪黨利用手中的權力裹挾了全體中國人民參與了迫害。

上天有好生之德,從迫害開始的那一天法輪大法修煉者就不斷的用各種方式告訴世人真相,又有多少人能夠真正的明辨是非呢?歷次出現的大範圍的流行性疾病都是在警示人,不要聽信邪黨的謊言,真正害人者恰恰是邪黨。所以在災難面前,認清這一點非常的重要!

武漢,因地理位置重要成為中國大陸南北交通重要的樞紐。在法輪大法洪傳的當年這裡不但修煉的人數眾多,也成為大法書籍與音像資料的出版和集散地,後來中共黨魁江XX出於一己之私,開始鎮壓法輪大法之後,武漢也成為重災區。這裡也成為集中燒毀大法書籍與音像資料最多的地區,這令天地與神佛震怒的事情不會幹完就完事了,而且在過去的二十年當中武漢也成為迫害大法弟子嚴重的地區。

什麼事情都不是偶然的,都會有前因與後果的。但針對此事,我想神佛是慈悲的,在大災難面前,只要生命對大法還能有正念,還能在災難面前誠心的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退出邪黨的黨團隊組織,那自會渡過劫難。機緣有限,希望還想保命的人們三思一下。

今年的十一月底,我一個人踏上了海南之旅,在飛機起飛的那一刻,想起了十一年前,剛認識的慕容飄雪曾經對我說:「哥哥不會天涯孤獨到最後的」。想到這裡我暗笑,這次我真的是稱得上一個人「浪跡天涯」了!而且是今生第一次孤身一人走的這麼遠。到了三亞天已經黑了,找一家小旅館住下,第二天我乘坐「天涯海角號」列車去目的地。

當我一個人在工作的地方呆著的時候,聽一些過往的路人用手機放著我們大陸人都熟悉的歌曲《走天涯》和一首帶著濃厚西域風情的歌曲《我的樓蘭》,當天涯的「滄桑感」與樓蘭的「悲壯感」,融到一起的時候,我頓時感受到心靈受到莫大的衝撞與共鳴。記得有一天早上兩點多,當我想到《我的樓蘭》中的兩句歌詞,(「誰與美人共浴沙河互為一天地」,「誰與美人共枕夕陽長醉兩千年」,註:樓蘭古國這裡被比作了美人)眼淚流了足有半個多小時。

天亮之後,我到院子裡給橘子樹澆水,去年開婆羅花的那盆(我在《輪迴紀實:海南聖花》中提到過)沒有被旱死,另外一盆因為缺水而死了。即便是死了我從來的第一天就開始給它澆水,結果我這次出來看,這盆橘子樹又從根部冒出綠綠的小芽。看到這新冒的小芽,我又哭了。當時心裡非常的感慨:

一個生命歷盡滄桑來到人間,雖然在今生轉生成一株橘子樹,但同樣是抱著與創世主在人間同在,被救度的堅貞信念而來。在前一階段停水一個月的時間裡,主幹雖然耗盡了水份,但根依舊頑強的活著,直到一個能夠讀懂它的修煉人的到來,他沒有因為它的主幹乾枯而放棄給它水份,依舊如常給它的澆水。它吸收了水份,再一次的英姿勃發,展現出生命的頑強與綠意,向天地間展現被創世主救度的信心與意志。從這盆橘子樹我們就可以看出,一個生命歷經多少磨難都不可怕,可怕的是失去被救度的信心從而被後天的觀念所左右,善良的本性被功利迷失。只要我們堅守心底那份純真與善良,無論多久,我們都會最終等來被救度的機緣,從而讓生命獲得真正的重生!

我在工作的地方呆了二十來天之後,上官姐姐還有另一位姐姐一起開車過來,過了幾天我們一行三人去了天涯海角公園。

在那裡我聽一位有著家鄉口音的老人在海邊的沙灘上念叨:「天涯海角我都來過了,沒有什麼遺憾的了。」

在那裡我看到了「天涯」、「海角」與「南天一柱」 石。當看到「天涯」與「南天一柱」石的時候,我驚奇的發現,原來這兩塊大石頭本身各是一條通向另外不同空間的通道呀!這是我以前沒想到的。這也許就是實地考察的好處,能發現更多、意想不到的秘密。

在過去人們把「天涯海角」當作「極遠」與「苦寒」之地的代稱,提起「天涯」二字就會充滿了無盡的滄桑與荒涼之感。如果我們把上文提到的樓蘭古國的經歷立體著看,那就會發現一個生命也好一次文明也罷在輝煌的時候,因為不守道德、不遵守那一層次的法則,自然就會被上天懲罰,但生命都有佛性在,哪怕是剩下斷壁殘垣,或者淪落天涯與人間,依舊在期盼著能夠讀懂他們的生命到來,一切都是為了等待能夠救度他們的神——創世主的出現。(樓蘭的事情我會在後續的文章中專門寫一篇,這裡先不細說。)

在海南的一個多月的時間裡,無論走在哪裡我都讓與我有緣的生命記住法輪大法好。也見到了從來沒有見過的各種動植物,尤其是鳥類。

千百年來,在中華子民的心裡一直都在奠定著「天涯海角」的滄桑感,根本目地就是讓神的子民明白這裡(人間)就是流放之地,在這裡經過吃苦,保持心中的那份善良,等待創世主的救贖。

千百年來人們在等待,各種預言和祖輩的傳說中都流傳著這樣的說法,今朝當法輪大法橫空出世的時候,人們一下子就明白這正是自己所要尋求的。這樣一來學者日眾。在磨難中希望廣大的大陸同胞都要好好的思索一下。如果法輪大法真的如中共宣傳的那樣不堪,那為什麼全世界有那麼多的人在學?而且很多都是精英?

更多的話題不遠說,本文只說四位女子在天涯海角尋法的經歷。

在清朝的初期,有一天這裡來了十多位大明王朝的遺民,他們不願意臣服於大清,就來到海南島避難。來到這裡不久就剩下四個女人。夏瑞七十多歲,春雨六十多歲,秋意五十多歲,寒雪三十來歲。

因為夏瑞年歲最大,身體行動不便,寒雪就找來一根粗樹枝讓她當拄棍。後來她們受一部分黎族人的欺負,吃了很多的苦。還好她們幸遇三位善良的黎族老人輾轉把她們送到天涯海角附近。因為這裡人當時比較少,她們在這裡很安全。

有一次她們非常的渴,這時從椰樹上掉下來一枚椰子,這枚椰子正好掉在地上一個有著尖頭的樹枝上,一下子椰汁就流出來了。大家從此就知道樹上掉下來的椰子該怎么喝汁了。

有一天秋意在一個椰林里發現很多的椰子,把大家招呼過來,當大家都過來之後,春雨在一個石頭後面找到一把刀。當她想要切開椰子的時候,突然聽一株大椰樹的上方似乎在說話:「你們幾個讓我把話說完你們再切開椰子好嗎?」寒雪趕緊說:「您是何方神聖?到這裡來有何指教?」只聽那個聲音說:「其實我是管理椰樹的神靈,椰樹別看長在這裡,其實也是一個系統,在不同空間都有不同的展現。」當他說到這裡時,一隻美麗的鳥(長得非常特別,嘴象過去那種老式鑰匙一般,長長的。)飛過來也附和說:「椰子如此,鳥和其它的也都不例外。」管理椰樹的神靈繼續說:「我們長久的在此生活著,其實我們一直在等與創世主有緣的生命能過來,到時候會把我們的心願講給他們。今朝你們來了。我也就代表這裡的所有生物把我們的心願說出來:那就是在中土的邊際還有一群生命在等待,等待創世主洪傳大法的一天,從而被救度。為了能夠在今朝轉生在地上,我們都是歷經了無數的苦難。因為對於這茫茫宇宙來說地球實在太小太小,而想來的生命是非常多的。因為我們連人體都沒機緣得到,只好轉生成椰樹或其它的動植物。但雖然我們沒有得到人體,但我們對創世主(能夠救度我們)的信心未變!」

這時年長的夏瑞說:「那我們怎麼能找到創世主,從而把你們的心願轉達到呢?」那位管理椰樹的神靈說:「你們過幾天就會遇到一些神奇的事情,到時候你們自然知道怎麼做。其實你們也和我們一樣,只不過你們得到了人體,比我們更幸運。」春雨說:「您的意思是說我們也同樣是吃了很多的苦,為了尋找創世主而來的嗎?」寒雪搶著說:「那肯定是了,是吧,神靈?」神靈笑了,在一旁不動聲色的秋意若有所思的說:「在大明王朝沒有被滅之前,我是一個很大的官夫人,有一次聽手下的丫鬟們在傳唱一種順口溜:『明向道,民向道,道迢迢,迢迢道,誰是真道誰是假道,末劫之時便知曉。』我問那些丫鬟,這些是從哪裡聽來的?她們說是在一集市上聽一個老婆子說的,她們覺得好玩,就跟著念叨起來。今天聽到神靈這樣一說,我覺得我們肯定也應該尋找創世主,這樣我們才能在此時結下緣份,從而在創世主在人間洪傳大法的時候從而被救度。」

神靈說:「其實那個老婆子也是去告訴你們這些消息了,她也是一位了不起的神,只是當時化作一位老婆子而已。看來你的悟性還行。你們就去找吧。我們之間的緣份就這些了。」說完神靈就隱去了。那隻美麗的鳥也說:「你們找到之後別忘記告訴我們一聲。」說完也飛走了。

過了幾天,她們又在其它地方遇到十來個椰子,她們看有些椰子好像與眾不同,她們就分頭找,結果找出四個椰子上有著淡淡的痕跡,上面分別寫著:天、涯、海、角幾個字。

她們想:「神仙用這幾個字是在點化我們到哪裡找創世主嗎?天涯海角到底是哪裡呢?」還是秋意見多識廣說:「天涯是天邊、地的盡頭,也就是海邊;海角,那意味著海邊有諸多石頭的地方。」說到此,突然從地上冒出土地神。土地神驚訝的說:「看來你們這裡真有悟性好的人呀!」寒雪見到土地神樂壞了,趕緊過去問:「土地爺爺,能告訴我們天涯海角具體在哪裡嗎?」土地神笑著說:「我正好與管理天涯海角的那位神是朋友,讓他帶你們去好了。」說完土地神,拿法器一指,一位神出現了。這位神看到她們笑著說:「我也一直在等你們。我要對你們說的是,要知道我們從古到今以致將來所給人奠定的天涯海角文化的根本目地,是讓人們明白人間不是家,真正的家在天上,而且人間有生老病死以及各種不如意的事情存在,從而讓人們尋找讓生命真正回歸的方法。將來這裡會來很多人,悟性好的都能通過這番風景明白生命的意義,從而開啟尋找法的旅程。悟性不好的那也只能是遊玩一番而已。你們到時候得到創世主的親自傳度的時候一定要努力,要記得我對你們說過的這番話。」

寒雪著急地說:「快告訴我們怎麼去好嗎?」那位神說:「我馬上帶你們過去。」說完她們就出現在一堆海邊巨石邊上了。神對她們指著後來刻有的「天涯」和「南天一柱」字樣的石頭說:「你們兩人一組用右手分別摸著這兩塊石頭,聽到風聲不要睜開眼睛,等有神讓你們睜開眼睛時你們再睜開。說完神就消失了。」

春雨和秋意一組,右手放在南天一柱石上,寒雪為了照顧夏瑞而選擇和她一組,她們同樣伸出右手,放在天涯石上。她們都閉上了眼睛,不一會只聽風聲從耳畔響起,不一會她們兩組人分別到了不同的空間。

先說春雨和秋意,到了那個空間之後,感覺有人給她們分別披上了一件衣服,然後聽到有個聲音說:「你們可以睜開眼睛了。她倆睜開眼睛一看,原來這裡是一個大的殿堂,一位神威嚴的坐在當中。她倆因為從來沒有見過這場面,趕緊雙膝跪倒行禮。那位神微笑著讓她們起來,這時春雨和秋意都無意中看了看自己身上,原來是多了一件非常漂亮的仙衣。看著她們喜歡的樣子,那位神慈悲的說:「因為你們有人身,高境界中一切(包括生命)都是有能量的,都會對你們人體造成干擾,所以來到這裡給你們分別穿一件仙衣,這樣就能夠不造成對你們身體的傷害,同時又會讓你們聽懂這裡的語言。

那位神說:「你們分別在天上與人間和創世主都結下了非常大的緣份,在未來的歲月中你們也要共同經歷一些事情,哪怕在創世主在人間洪傳大法的那一時期,也要一同去面對很多事情。你們到時候經歷與性格還有生命的來源與承負等等方方面面都有不一樣的地方,但一定要互相扶持,都不要固守自己從前的東西,一定要配合好。」

秋意著急的說:「那您告訴我們創世主在哪裡才能找到呢?」那位神說:「你們先別著急,也很巧,我知道創世主很快就能路過這裡,你們先在這裡好好四處看看。」她們就被其他的神帶領著遊覽這個境界。這些咱先都按下不表。

再說說夏瑞和寒雪,她倆進入到一個充滿著能量的空間,這裡的一切都是由各種光構成的。她們到這裡也被神下上一個光罩,然後她們通過這種光罩再看外面,才能看到物體與生命存在的形態。

這裡的神也告訴她們,天涯海角這裡的一切是當年神在開創(更高境界的)天地的時候就有意造就,後來被神安排在這裡的,再後來一位造人的女神選了幾塊石頭經過仔細的「加工」,使之更適合於能量的溝通。

中土將來是一個洪傳大法的地方,那麼這裡的一切都是為此事而奠定的。因為人間有相生相剋的理,在那裡還有很多不好的空間通道,那些通道中經常有魔鬼和其它不好的生命來往。

這裡與春雨、秋意她們去的空間構成了中土與另外空間好的生命與能量進出的通道。當然這種通道在中土附近有很多,但性質和作用是不同的。」

這時寒雪說:「我們在哪裡可以見到創世主呀?」有位神說:「一會兒你們會看到春雨和秋意她們,你們四個一起會見到創世主。」她們也同樣在這裡參觀了很多地方,最後被這裡的神送到春雨和秋意所在的空間中,當她們四個再見面的時候,很開心的互相問候,當然夏瑞和寒雪到了那個空間,原來的光罩自然消失,取而代之的也是身著仙衣。

她們一同遊覽了一會兒,只聽那位神說:「創世主駕臨了。」只見這個層次華光大顯,創世主以無限的威儀的狀態展現出來,眾神都跪在地上,恭迎創世主。

創世主慈悲的看著大家,慢慢的說:「你們一定要做好自己應該做的。將來也許會出現很多的困難,你們都一定要堅守自己的初衷,完成好歷史使命。」寒雪等創世主說完,趕緊把管理椰樹的那位神靈的心願轉達了,而創世主聽完後,又安排了很多其它方面的事情就離開了。

她們四個也被送回來了,在送回來之前,那位送她們的神語重心長的說:「你們能夠有機緣在這裡見到創世主,這種機緣實在是太稀有和難得了,你們回去之後一定要好好的珍惜。你們互相之間一定要配合好。自我的東西不能太強。你們緣份雖然系在天涯海角,但你們到時候一定要想著整個中土甚至整個紅塵中的眾生!切記切記!」……

今生,寒雪雖然與她們三人相距遙遠,配合較少,但大家的心都是連在一起的。春雨和秋意二人工作在一起。春雨在工作中任勞任怨,勤勤懇懇。夏瑞一生吃了無數的苦。在最後的煎熬期間,春雨和秋意(當時還有別的修行人)盡己所能的照顧,在此替夏瑞謝謝她們。夏瑞多年前曾經跟天邊的寒雪通過一次電話,通完電話說:「我覺得一份失散多年的緣份這下子接上了。」

海南,在法輪大法洪傳的時期,逐漸的成為國際上有錢人的「銷金窟」,各種大老闆、名人都聚集在海南,天涯海角公園也成為時尚年輕人拍攝婚紗攝影的地方。在這滾滾的名利場中,有多少人能真正明白「天涯海角」文化的真意呢?希望有緣看到本文的讀者朋友都能思考一下,生命的意義究竟是為何?同時時值武漢新型肺炎瘟疫在大陸肆虐,希望大陸同胞都能看到中共邪黨的真面目,放下觀念與成見,看一看法輪大法的真相,明辨是非,大難時,保命最重要。誠念九字真言(「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也不搭什麼。天佑同胞!神佑中華!

在過年的時候,本來寒雪(沁香)寫一首詩祝法輪大法創始人李洪志先生過年好,因為本文屬於賀歲性質的,那我就轉引過來,表達一下眾生的感恩心情。

回天門
大法弟子:沁香
茫茫天數早註定,
往事輪迴皆有因。
輾轉反側想不明,
偉大師尊開示清。
前塵都是排演戲,
重造乾坤我和你。
師尊揮手轉法輪,
末世考驗看眾生。
千辛萬苦口婆心,
利劍嘴吐真相聽。
再回首誓約叮嚀,
仍努力救人不停。
真善忍牢記於心,
眾弟子前途光明。
執著攔路迷混沌,
大法開啟見天門。
末劫之時驚定魂,
亂世泥潭莫昏沉。
緊隨師尊快救人,
兌現誓約回天門。

說明:1,「天涯」石刻是清朝雍正年間(1727年)崖州知州程哲所刻。「海角」石刻是民國抗戰期間瓊崖守備司令王毅所刻。「南天一柱」石刻是清朝宣統元年(1909年)崖州知州范雲梯所刻。
2,南天一柱石的傳說:「它是共工怒撞不周山,天柱折,地維絕」的「天柱」一截,被派到這裡來獨撐南天。我在寫本文「南天一柱」等石頭的來歷的時候,絕對不知道還有這樣一個傳說。看來很多「傳說」也絕不是「傳說」那麼簡單。
3,本文是借用幾位主人公的名字中有春、夏、秋、冬的意蘊,表達全體神的子民曾經的類似經歷。望君珍惜。

添加新評論

今日頭版

生命探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