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尋法:雲海奇松

石方行


【正見網2019年11月08日】

安徽因曾經是古皖國所在地,所以簡稱「皖」。境內有長江和淮河與新安江流經。本省古代代表文化是徽文化、桐城派、建安文學、理學等等。黃梅戲和徽劇等非常有名。滁州因為距離朱元璋的故鄉鳳陽較近,也就一併成了歷史文化名城。北宋時期文學家歐陽修寫的《醉翁亭記》中的醉翁亭就在這裡。池州青陽的九華山被稱為地藏菩薩的道場。最具有特色就是黃山,這座名山具有著泰山般雄偉、華山般險峻、衡山般煙雲、廬山般瀑布、峨眉山般秀麗更以奇松、怪石、雲海、溫泉四絕而聞名於世。憑藉著「四絕」而號稱天下第一山,素有「五嶽歸來不看山,黃山歸來不看岳」等美譽。不但如此,黃山市也有西遞、宏村等有著幾百年歷史的古村落。 在這裡也能感受到濃厚的徽州文化。黃山毛峰和祁門紅茶很有名,獼猴桃也很好吃。

關於黃山山名的來歷,據說與軒轅黃帝在神仙的點化下來此修煉並乘龍飛升有關。也許這就是神造就黃山集群山之美於一身的緣故吧。

今天我們要說一位來自鳳陽唱花鼓的小女孩與領養她的老爺爺一起從鳳陽出發北上宿州,經亳州、阜陽、六安再經巢湖,過長江,繞九華山來到黃山、以及途經西遞、宏村的尋法經歷。(老爺爺沒有走完「全程」。)

本文的主人公我們叫她山杏。她出生在清朝時期,是鳳陽人。在她八歲的時候,父母先後去世,後來被一位唱花鼓的老爺爺收留,她也學著跟老爺爺唱花鼓四處謀生。開始她們北上宿州,在那裡起初掙了一點錢,後來老爺爺病的很厲害。被一位來自亳州的好心人接到了家鄉,在那裡,那位好心人找來郎中把老爺爺的病醫治好了。那一年她十五歲。按說苦難的日子應該過去了,可是好景不長,這位好心人因為被別人的事情牽連,無法讓她們爺倆繼續在那裡居住,而給了她們一些盤纏,讓她們另謀生路。她們爺孫兩個再一次外出遊盪。此時山杏的花鼓唱的更好聽了。她們一起來到阜陽,在一個大的鎮子裡賣唱,暫住在一座四處漏風透雨的破房子裡,但天公偏不作美,多日來一直下著連綿細雨。來看的人很少,不但如此,甚至過來一群叫花子,趁她們爺倆不注意,把所有的錢都偷走了。這下子,爺倆更犯愁生計了。

一連五天她們爺倆都沒吃東西了,在第六天早上天放晴了。人們陸陸續續都出來了。山杏疲憊的拉起老爺爺的手,從破房子中走出,踉踉蹌蹌來到人群中,開始唱花鼓。唱了一小會的功夫,山杏和老爺爺因為實在是餓的不行了,就都昏倒在人群中了。

這個時候來一群人,為首的是一個惡少,他看山杏雖然滿臉灰塵,但還不失清秀,就連忙讓手下人找來熱水和吃的東西給山杏和老爺爺,不一會山杏和老爺爺緩醒過來了。看到他們跪地叩頭連連稱謝。惡少說:「看你們在街上賣唱能賺幾個錢,乾脆跟我回去,給我當小妾吧。」說著就示意手下人將山杏和老爺爺推推搡搡的往家帶。山杏和老爺爺都不同意,一邊喊救命,一邊跟他們理論。

正在這時,有一位持扇的中年人踱著方步,不慌不忙的走了過來。見此情形,把扇子一合,對惡少說:「兄弟,要娶妾也得花錢買才對呀,哪有光天化日之下明搶的道理!」惡少聞聽很生氣,就讓手下打這位中年人。周圍的人見狀馬上閃出一塊空地,大家在周圍看熱鬧。只見這位中年人把扇子瀟洒的打開,穩穩的坐在中間空地上。示意那些要打架的人「來吧」。那些人揮動拳腳一起過來打他,結果他紋絲不動,依舊在那裡扇扇子。幾個人就是靠不了近前。惡少一看急了,親自出手,甚至找到一個很粗的棒子過來打他。結果,當棒子眼看馬上就要落在那人的頭上時,停住了。惡少的身體一下子僵持在那裡動不了了。這時惡少才知道遇到高人了。他的手下都跪地求饒,惡少由於動身體不了,也只好告饒。此時周圍的人看到這一幕都高興的鼓起掌來。那位中年人一笑,說:「那好吧,你們都回家去吧。」此話一出,惡少身體能動了,帶著手下灰溜溜的跑了。

山杏和老爺爺走過來,跪在地上謝過中年人。中年人把她們一一扶起,告訴她們賣唱的日子不好過,讓她們經過六安去到巢湖邊上,看能不能找點事情來做以期度日。說完拿出一點錢給了她們祖孫倆。周圍人看到這一幕也紛紛慷慨解囊,拿出錢和衣物來幫助她們爺孫倆。

當她們對大家的幫助一一都表示過感謝之後,再找那位中年人已經不知去向。

有好心人勸她們,去巢湖邊上吧,看看能否找點別的事情來做。這樣賣唱也不是辦法。

於是她們爺孫二人經過六安,來到了今天屬於合肥市(地級行政區)的巢湖。在這裡她們遇到了以打漁為業的一家人。這家人很善良,看她們爺孫倆可憐,就收留了她們。在這裡她們幫著打漁。

這家人對她們都很好,真的把她們當作親人來看待。她們在這裡一呆就是四年。後來老爺爺因為年歲太大而故去了,山杏此時也二十來歲了。那個時候二十來歲的女孩子該找婆家了。這家人沒有孩子,就四處給山杏找對像,但物色了好幾個都感覺不滿意,此事就暫時擱下了。

有一次山杏與這家的男女主人一起下水打漁,開始網撒下去,沒撈到什麼,後來一網下去,撈上來一條特大銀魚。因巢湖產銀魚,本來大一點也沒有什麼,但這條不但大,顏色還與別的銀魚有些不同。她們見撈到了大銀魚都很高興,覺得這條能賣個好價錢。可是還沒有高興完,就聽銀魚說話了:「你們如果能善待於我,我有一個秘密要告訴你們。」本來在湖邊的人都知道什麼都有靈性,但這次聽銀魚用人的語言說話,還是吃驚不小。

男主人順勢就問:「我們可以放你回湖裡,你有什麼秘密就說吧。」銀魚說:「你們如果有機緣去黃山看看。說不定在那裡你們就知道為什麼今生會在這裡以打漁為生。」女主人有些不願意了,順手將這隻銀魚扔到湖裡去了,一邊扔一邊說:「這也算秘密?我們也不想知道為什麼今生在這裡打漁。也沒有必要!」說完就奮力的與男主人撐船到湖的別處撒網去了。

這一幕看的山杏腦海中有些空白,不知怎麼辦。過了一會兒她想起了那位打惡少一幫人的中年人,讓她和老爺爺來這裡,表面上是為了找點事情干,來餬口,可是在這裡卻遇到這樣的事。是不是那位中年人早就知道而故意不明說呢?要知道他可是一位不露相的高人。……

這些想法雖有,但山杏也沒有對主人夫婦提起,日子還是這樣一天天的過。直到有一天主人家來了一位客人,男主人在與客人閒聊的時候,聊到軒轅黃帝在黃山修行圓滿乘龍飛升的故事的時候,她意識到該去黃山看看了。過了半個月,她跟主人說要去黃山看看。主人說:「你一個大姑娘,獨自一人去不怕有壞人嗎?」山杏說:「那我就女扮男裝,扮作乞丐,這樣也無人注意。」女主人看她真的想去,也就勉強同意了。

她帶上一點行裝和盤纏扮作一個男乞丐拄著一個棍子就上路了。咱長話短說,一路上在渡過長江和繞過九華山的時候,都有貴人幫忙。這一日,她來到了黃山腳下。因為一路上很辛苦,在這裡她想休息兩日再登臨黃山。可是在這裡小住的時候,遇到那位手持扇子的中年人,兩人一見面都很高興,覺得真是有緣。山杏也把自己後來的經歷都一一說了,那位中年人一直微笑著聽著,仿佛這一切他都知道似的。

末了,中年人說:「那你什麼時候登臨黃山呀?」她說:「想等兩日,先好好的休息一下。」中年人說:「要不你跟我去西遞和宏村看看,看看那裡的古村落,這對於登臨黃山還是很有好處的。」她本來感到很勞累,不想去,但又一想中年人畢竟救過自己和老爺爺,也不好駁他的面子,於是就答應了。

在這些古村落的遊歷中,中年人給她講了什麼叫順應自然,並說這些古村落都會在將來留到創世的主神將來在人間洪傳大法的時期,讓當時很大一部份不再相信神,不再有對天地敬畏的人看看古人是如何保持「人與上天和諧共處」的理念的。(宏村是牛形村落和人工水系的布局以及宏村與西遞建築結構的精巧入畫。)雖然第一次聽到這些,讓她自己覺得奇怪的是自己並沒有感到吃驚,仿佛在冥冥中她就感受到會在將來有一位神會下世拯救眾生似的。中年人看她依舊平靜的聽著反倒有點吃驚了:「為什麼你還這麼淡定?」不知怎的山杏悠悠的說:「我父母走的早,後來我與一位素不相識的老爺爺相依為命,這麼多年也經歷了很多事情,通過這些事,我也明白,肯定這些都為將來的一件什麼事情而作鋪墊和安排。否則我就不會遇到這些了。」…..正在山杏這樣說著,中年人突然打斷她的話,說:「我還有些事情需要先行離開,你自己去登黃山吧,一路保重。」說完中年人頭也不回的走了。

於是山杏就再一次來到了黃山腳下,她走過黃山大門,經逍遙溪,來到了溫泉,在這裡她遇到一位鶴髮童顏的老者,老者對她說:「黃山的溫泉與別處都不一樣,因為黃山集中土天下群山之美於一身,溫泉更是別具一格。這裡的一切都是神仙所造。又經軒轅黃帝之手而為人用。否則人只能在外面遠遠的看著,不會在山中領悟神仙境界的美妙與殊勝。」她若有所思的點頭,在這裡呆了兩天,好好體驗一下溫泉的效果,然後繼續前走。

經慈光閣、天都峰、鯽魚背來到了迎客松處,這一路很是崎嶇坎坷與驚險,很多都是前海的著名景點。在這裡已經能看到很多奇妙的雲氣了。在迎客松處山杏覺得應該在這裡好好的休息一下,於是她望著迎客松小憩一下,但這下子她睡著了,在睡夢中,夢到自己來到迎客松的身邊,迎客松對她的來到表示歡迎,並說,自己從前是天上的一顆極其高大茂盛的樹,那簡直是頂天立地的,很多的神仙都願意在它的下邊休息,聚集和召開法會,後來聽說創世的主神要下到人間洪傳讓生命真正得救的大法,很多神仙都想隨著創世的主神一起下走,它也想來,因為前緣,它在這裡依舊成為一棵樹,但是極具靈性。山杏有些調皮的問:「那在這裡都當了一棵樹了,那什麼時候才能回去呀?因為我知道樹能活很長時間的。」迎客松說:「我肯定得見證創世的主神來到人間洪傳大法那個時代之後,需要我回去我自然就回去了。」當聽到迎客松說這番話的時候,女孩似乎有些著急的想問點別的什麼,這一著急醒來了。

當她看到這時天色將晚,就找個地方休息一夜,準備第二天登蓮花峰。到了第二天她登上了蓮花峰,看見那美麗的雲海,和佛光,這讓她增長了很多的見識。看到那殊勝景象的時候,一個聲音告訴她,有人在光明頂等你。於是她找到光明頂,並努力的攀登到了上面。

在這上面她呆了一小會的功夫,就聽見漫天的鼓樂齊奏,神仙們在雲海中顯現出來了。這時那位中年人也來到她的近前,這片美麗而神奇的雲海也隨之移動過來,她也非常自然的隨著來到這漫漫雲海之中,與神仙們一起感受一下神仙的生活。同時神仙們也帶她去黃山另外境界中對應的部份好好看看。讓她明白其實人間的很多事物不僅有在人間的表現,還有在另外境界的表現。同時也結識了很多在黃山不同高度、不同山峰、山谷、溪瀑等等地方的修煉人。

那真是快樂與幸福,無法用任何人的語言和文字形容的了的。過了好一會神仙們都隱去了,中年人又和山杏回到光明頂,此時山杏問中年人:「你究竟是誰?為什麼總幫我?」中年人沒有直接回答她的話,而是說:「你只要知道你從前和今生都是為將來等創世的主神洪傳大法作為基礎和鋪墊就行了,我是誰不重要,因為我們彼此真的有非常大的緣份。」說完又帶著山杏游遍了黃山其他的著名的山峰。在分手的時候,叮囑山杏一定要在今後與創世的主神緣份再次接上的時候,好好努力,千萬不要懈怠。……

今生,山杏得法之後從安徽走向了海外,在海外盡心盡力做著自己該做的。

添加新評論

今日頭版

生命探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