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尋法:珠江船影

石方行


【正見網2020年01月20日】

廣東,地處嶺南,古時這裡有個南越國。春秋時期屬於百越地,秦置南海等三郡,兩漢設交州(交趾部)等3州,唐置嶺南道,宋設廣東、西兩路,元置廣東、海北、海南三道,明設廣東布政司,清設廣東省。(資料請見:《中國地圖分省地圖冊 廣東》中國地圖出版社)

在唐宋元時期,廣州成為中國對外貿易的主要港口之一。唐宋時期,廣州成為中國第一大港,到了明清時期,廣州港成為對外貿易的唯一大港。近代(1840年)開始以後,屈辱與輝煌交叉在在這方土地上演繹著。香港和澳門,主要由於近代因貿易而引起的戰爭而被人重視。後來也由於其優越的地理位置,成為國際上重要的貿易樞紐和博彩業集中的地方。

位於韶關市曲江的南華寺是六祖慧能在此弘揚禪宗的所在地,寺內供奉六祖慧能真身等,始建於南北朝時期。

在林語堂先生寫的《蘇東坡傳》中對蘇東坡被貶到惠州有著這類的記述:他因為想在惠州安家,就在「河東四十尺高的一座小山的頂上蓋房子,離歸善城的城牆很近。」但房子還未完工,她的紅顏知己、第三任夫人朝雲去世,給他的打擊很大。「蘇東坡把她安葬在城西豐湖邊的小山鄰上,離一座佛塔和幾個寺院不遠。墳墓之後,山溪落下如瀑布,水流入湖中。墳墓在一個隱僻的所在,山坡分數條崗棱自高而下,猶如衣裳的折紋。墓後是一片大松林。站在墓旁可以看西方山嶺後的塔尖,往左右兩三里,有幾座大寺院,遊客可聽見黃昏的鐘聲與稷稷的松濤。鄰近寺院的僧人籌款在墓上修了一座亭子,用以紀念朝雲。」 「埋葬了三天之後,在八月初六,夜裡風狂雨暴。第二天,農人看見墓旁有巨大的足跡。大家相信是有佛來伴她同往西方樂土去了。八月九日,夜裡要念經超渡亡魂。在典禮開始之前,蘇東坡和兒子一同去細看那巨大的足跡。」(引號內文字均出自《蘇東坡傳》林語堂著)引述這麼多和蘇東坡在惠州有關的文句,就是想突出:一位在中華文化史上寫上濃重一筆的人物與惠州這方土地與人和相關的神之間的緣份。

還有一位南宋末年的人物文天祥,因為對抗元朝被俘虜,在珠江口的伶仃洋(現名)處寫出了千古名篇《過零丁洋》,其中最後兩句「人生自古誰無死 留取丹心照汗青」鼓舞了一代又一代的中國人。

廣東也是客家人集中的地方同時也是僑鄉,開平的碉樓與村落就成了這類文化的代表,珠三角地區也是中國經濟最為發達的地區之一。

本文要寫一位名叫朱明的人在中國近代時期,從梅州、經潮州、揭陽過惠州,經香港、澳門、廣州、佛山、開平、陽江到湛江、徐聞的尋法故事。

朱明當時是一位小老闆,在梅州經營著茶葉和水果生意。生意時好時壞。朱明也經常為其發愁。有一天,外邊下著濛濛細雨,他的店鋪中來了一個人,這個人一進來就說,想買惠州產的沙田柚和荔枝。朱明拿出這兩樣水果,讓他挑選,他看看說這都不是正宗的而且也不新鮮了。然後又看看他這裡的其它水果和茶葉,說:這些都不是很正宗,然後就走了。

朱明愣了半天,想:既然說我這裡很多東西不正宗,那我就去原產地看看吧。於是他先來到揭陽,在產炒茶和青皮梨和烏葉荔枝的地方仔細觀察了當地的環境和在規範的生產模式下原汁原味的茶和水果。有一次朱明在與農人聊天的時候,該農人說:「我聽我祖上的人說,這些作物也是非常有靈性的,只要我們都善待於它們,它們才會給我們一個好的回報。」當這位農人摘下一串荔枝的時候,驚訝的說:「這個荔枝仿佛在跟我說,它成熟了,該回報於我了。」朱明聽著這些也深受啟發。

後來他來到了惠州,在這裡他拜訪了原來蘇東坡住過的地方,了解了很多蘇東坡來到這裡的軼事;也品嘗到了正宗的沙田柚和鎮隆荔枝感覺上真是不一樣。就口味不一樣的問題,他請教了當地的老人。那位老人說:「即便是物種相同(沒有雜交或串種),不同的土質和水質的澆灌下出產出來的水果口味自然不一樣。更何況有些物種已經不那麼純了,這樣吃起來味道更不一樣了。

正說到這裡,這時有個道士模樣的人走了過來,看到他們在聊水果的口味,就微笑著說:「吃水果和做人很多時候也很類似。水果有各種口味,人也一樣,生命特點各有不同,但無論生命有著怎樣的不同,一定要記住一點,一切都是為了一件神聖的事情來的。生命因為以前變得不夠好了,才來到人間的。更高層的生命看到這些,希望生命能夠走過被毀滅的劫數,從而要在將來傳法給生命一個回去的機會。生命只有與這位將來來人間傳法的高層覺者結下緣份,將來被其救度的可能性就大。」朱明聞聽很吃驚,馬上說:「那我在哪裡能找到這位覺者?」「沿著海邊附近看看吧。」道士說。

於是朱明就正式的踏上尋找那位將來在人間傳大法覺者的旅程。他先來到香港,這時的香港英國人很多,他也是對英國的事情比較好奇,想找一位英國人了解一下其國的情況,於是就通過當地人就找來其比較熟悉的一位英國人,算得上是「中國通」,他們在一處茶館裡聊了起來。

當大家一起聊到英國人所信奉的基督教和女王的情況,朱明就把此行的目地是找到一位將來在人間洪傳大法的覺者說了出來。怎料那位「中國通」忽然驚訝的說:「我來中國前曾經做過一個夢,夢中神指點我,讓我到中國尋找一位可以真正救度我的神!聽你這麼一說,看來這位將來在人間傳法的覺者所傳的大法肯定是世界性的!不然我信奉的神不會這樣指點我。」朱明聽了也很驚訝。

後來朱明來到澳門,在這裡他遇到兩位葡萄牙人,在與這兩個人通過翻譯聊天的時候,沒想到這兩個人也說:「中國別看現在是比較落後和飽受其辱,這些都是為將來做準備的。我們在乘船渡海過來在接近中國領海時,我們看到一陣黑色的濃煙過後,霞光大顯,天空中似有一尊巨神在閃動。我們覺得將來中國人走過這一劫,肯定會有後福的。」

朱明逆珠江口來到了廣州與佛山,這裡在當時經濟很發達,他也品嘗了當地的水果。覺得有的水果吃起來很好吃,有的就不行。於是就把自己去揭陽和惠州的經驗跟老闆分享一些。同時也把自己前來尋法的經歷和過程都說了。沒想到老闆看他這般熱心,也把自己小的時候,一位僧人曾經對他說的一番話說了出來:「將來會有一位聖者在東北洪傳大法,到時候人們也會在這裡見到他,到時候一定要好好的珍惜。」朱明就問:「那位僧人說沒說,那是什麼時候?」「僧人沒有明說。」老闆說。

在珠江邊朱明望著漸行漸遠的船影心中很受觸動:多少人在這紅塵慾海中載著沉重的負擔來來回回;又有多少人能在這無邊的慾海中醒來;當讓生命真正得到解脫的大法開始洪傳之時,又有多少人能乘風破浪輕舟快航,駛離這茫茫苦海直達解脫的彼岸呢?!

他後來來到了開平,尋訪到這裡僑胞鄉情比較濃烈。他拜訪了幾戶,這幾戶的家人都在海外謀生,有的幾年回來一次,但在通信和見面的過程中都懇切的表達了濃烈的思鄉之心。有一戶在海外的人回來甚至說:「我夢到將來在這裡會是一位層次很高的人洪傳大法的地方。所以我與這方土地的緣份之線有一定要牽的更牢固才行。」

在陽江的海陵島,他遇到了一位來南海做客的神仙,這位神仙給他講了當地一些山河事物的由來,也提到了將來會有一位覺者來人間洪傳大法的事情。

他經過茂名來到了湛江,在湛江的東海島,他正巧遇到一位漁人剛打撈出一隻大龍蝦。這隻大龍蝦可憐的望著他。他拿出錢來,將這隻龍蝦從漁人手裡買下,然後放生了。天黑之後,他回到了旅店裡。不一會有一位老人過來敲門。這位老人見到他就倒身下拜感謝他的救命之恩。他感覺莫名其妙,就問老人為何要這樣?老人說自己是龍蝦之王,白天不小心被漁人打撈上岸,幸好被他所救。並說,為了報答他的救命之恩,可以滿足他的一個願望。他想想就說:「那你能告訴我將來在人間洪傳大法的覺者會在什麼時間開始洪傳好嗎?」

這位龍蝦之王想了想說:「將來會有覺者在人間洪傳大法的事情,在海神中也都在流傳,在我們其它水族中也聽到一些,但知道的不是很詳細。」說著他忽然想起了什麼,馬上補充說:「你去徐聞,到瓊州海峽邊上,到那裡問問一位海神,看他知不知道。因為據我所知,這位海神曾經與其他海神一起聊過這些事。」

朱明聞聽立即在第二天趕往位於徐聞的瓊州海峽邊上,從下陽鎮經前山、龍堂到海安鎮,這些地方都沒有遇到那位海神。儘管這樣他還是不放棄,就從海安鎮一路向西,一直走到角尾鄉。在這裡也是一路打聽,但人們卻都說沒有見過那位海神。因為如果找不到那位海神,那位將來在人間什麼時候開始洪傳大法,這個疑團或者說是謎團,似乎就無法破解。

也是因為朱明實在想解開這個謎底,他一直在堅持尋找著,但當走到角尾鄉的時候他實在是太疲勞了,當走到海邊的時候,躺在海邊一處風小的地方睡著了。在睡夢中發現自己被一團海霧所籠罩,逐漸的自己被這團海霧席捲著走到了海中。奇怪的是,來到海中,身下就是奔騰咆哮的海水,他卻沒有掉下去。正在他感到奇怪的時候,一位海神出現了。這位海神對朱明說:「我這些日子出門了,昨天才回來就聽說了你在找我。」朱明就問海神:「您知道將來有位覺者會在什麼時候開始在人間洪傳大法呀?」那位海神說:「過一百年左右吧,等到在和平時期當時的執政者對一幫年輕人開槍過後吧。」朱明還想細問一些什麼,那位海神卻說:「時間已到,你該回去了。」於是就又把他送回海邊了。……

今朝中共執政者一九八九年六月四日對在天安門廣場請願的學生們開槍之後,在一九九零年一月一日,法輪大法創始人李洪志先生寫下了一首《願》:

茫茫天地我看小
浩瀚蒼穹是誰造
乾坤之外更無垠
為了洪願傳大道

(引自法輪大法創始人李洪志先生著作:《洪吟》)

並於一九九二年五月將法輪大法洪傳於世。短短數年,學者上億,現在洪傳世界五大洲,一百多個國家和地區。

今生朱明早已得法。現居香港。

這正是:
梅州茶果緣線牽
珠江之上望影船
道士點化海神幫
徐聞瓊州解迷團

添加新評論

今日頭版

生命探索

文明新見專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