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尋法:黃州武當

石方行


【正見網2020年02月10日】

我們小時候都背誦過古詩,其中唐代詩人李白的一首《送孟浩然之廣陵》相信所有的人都耳熟能詳:

故人西辭黃鶴樓,
煙花三月下揚州。
孤帆遠影碧空盡,
唯見長江天際流。

人們在吟詠這首古詩的時候,肯定在腦海中會想像出一座佇立在長江邊上的一座樓宇上,兩位大詩人在推杯換盞之後,在此分別的場景,想必都是令我們神往的。其實我們因為喜歡才背這些古詩文的時候,無意中把作者和作者筆下的人與事包括物,都當作一份精神上的寄託或者是家園。如有機會,就會默默的到實地尋訪,與其說是追夢,還不如說這是對我們從前(童年)自己的一種踏訪。這就是千百年來大批的人們對充滿歷史與人文氣息的地方「慕名而來」的緣故。這就是神傳文化的力量,即便是過了多少年、多少代骨子裡的那份依戀與追尋也割捨不斷。

黃鶴樓舊址位於今天的湖北的武漢市,建於三國時期的公元223年,現在的建築是1985年重建的。其實關於黃鶴樓,還有很多其他文人在詩中都有提到,如唐朝另外一位詩人崔顥寫過著名的《黃鶴樓》。

而黃州(位於黃岡市),熟悉中華文化史的人都知道,當年蘇東坡經歷「烏台詩案」之後,幾乎帶著一個流放的身份而來,當時這裡很貧瘠、荒涼,但充滿著樸實,而恰恰是這些看似極為「簡陋」的地域因素,卻對蘇東坡產生重大影響:他在這裡反思自己,成熟了自己,與僧人和道士結緣,「東坡」這個他耕作的小田地,從此華麗的成為他名字的一部分,伴隨著他直到地老天荒。在這裡他寫下了膾炙人口的千古名篇:《前赤壁賦》、《後赤壁賦》和《念奴嬌.赤壁懷古》等等。也就是說這位文化巨人是帶著一身的傷來到這裡,在這裡他有緣接觸到了能夠療傷的良藥,這不要緊,真正徹底激發了這位文化巨人的內心深處所蘊涵的豪氣與瑰麗的力量,為了讓其真正開創一段輝煌的文化史起到了鋪墊和催化作用。當然這些都是神有意的安排,管理這方水土的諸神都功不可沒,甚至包括那些鄉野間的村夫、走卒。

說到那位與蘇東坡結緣的道士,後來在蘇東坡調離這裡不久就因受傷故去,本來已是入土之人,後來有人竟然聲稱還見過他,有求真兒的人挖開他的墓,發現只有一隻手杖,兩塊脛骨,而屍體卻不見了。(關於蘇東坡在黃州的經歷詳見《蘇東坡傳》林語堂著,第15章到第18章)修煉界的人都明白,對於修煉有素的人來說,那是一種「屍解」的障眼法。

說到文化和歷史,我們不能不提及南陽郡和赤壁,這兩個地名在《三國演義》中都是出人才和發生大事件的地方,而與之關聯的人物情節也是《三國演義》的高潮部份。這些不必細說懂點歷史和文化的人都明白。

湖北還有個神農架,這是上古中華文化文化奠基者神農氏嘗百草的地方,這裡因為原始森林茂密,也出現「野人「等神秘現象;而武當山,是大巴山脈東段分支,海拔約1000米,主峰天柱峰海拔1621.1米,峰頂建有金殿,相傳有東漢陰長生、晉謝允、唐呂洞賓、明張三丰等人修道的地方,成為修行人嚮往之地。而孝感與那位「賣身葬父」的孝子董永有關。秭歸,是屈原的故里。在湖北地界,歷史人文因素非常多,限於篇幅我們不能一一列舉。

以上極為簡單的說了點湖北的歷史與人文事跡,那麼我們就要說說現在所發生在武漢的熱點問題:目前源於武漢的「新型冠狀病毒」已經肆虐全球,在大陸感染人數早已破萬。而且每日在最少上千例或幾千例的增加。說到疫情,我們先簡要說說發生在湖北地界歷史上可以說是改變中國歷史的兩次:

「莽末,天下連歲災蝗,盜寇蜂起。地皇三年,南陽饑荒,……宛人以圖讖說光武云:『劉氏復起,李氏為輔。』光武初不敢當,……天下方亂,遂與定謀。……」(引自《二十四史 後漢書》「光武帝紀第一 上」中華書局版p2頁)

「公至赤壁,與備戰,不利。於是大疫,吏士多死者,乃引軍還。」(引自《二十四史 三國志》「魏書 武帝紀第一」中華書局版p22頁,兩處引文中的「公」均指:曹操。「備」自然指的是劉備。)

王莽用欺騙的方式篡漢,但漢朝還是有天命,天垂異象,人們揭竿而起,劉秀(即後來的「光武帝」)光復漢室,延續國統。

曹操就不那麼幸運了,在赤壁一戰中,劉備放把火加上曹操軍中出現瘟疫,導致曹操大敗而撤軍。因曹操在赤壁一戰中大傷元氣,而後劉備的蜀漢政權在益州(四川)建立。三國鼎立的局面就此形成。而上天用這段歷史重點詮釋了一個「義」字,給後人留下。也就是說一場瘟疫可以改變一段歷史,這就是天象變化的威力。

這次武漢的疫情蔓延迅速,或可稱得上改變當代中國歷史的拐點,能改變到什麼程度,有興趣的讀者們都會拭目以待。

很多人會想為何這次疫情會發生在武漢?我上次在《天涯尋法:緣系天涯》一篇中說的緣由,這裡對大法弟子的迫害很是嚴酷,當時限於篇幅沒有舉例,在本文中我們就試舉兩例:

明慧網報導,二零零一年四月十八日,白果鎮法輪功學員王華君被打得奄奄一息後,被喪心病狂的歹徒拖到金橋廣場的政府門前活活燒死,然後向圍觀的群眾公布說是「自焚」!另外,他們還把白果鎮的兩名大法學員綁在摩托車後跟著跑。這些暴徒真是人性喪盡!(節選自:明慧二零零一年六月二十一日報導:《湖北省麻城市白果鎮暴徒害死三名大法學員》)

無獨有偶:二零零八年明慧網曾經刊登這樣一本小冊子《永不凋謝的蓮花》記述了湖北省赤壁市的職能部門對一位叫做劉曉蓮老人慘無人道的迫害,先是在看守所進行酷刑虐待,然後是打毒針,然後是「五馬分屍」,我們看看文中部分的記述:「他們叫四個外勞抓住老人的四肢,鄧所長抓住她的頭,這樣五個人就變成了「五匹馬」,五個人各自一起用力猛拉,當時老人的小便處撕開了,全身骨骼一連串響,全部脫節,耳邊聽見惡警們哈哈大笑,狼心狗肺的惡警們瘋狂把法輪功學員的生命當成他們的玩意兒,玩得「開心」,亂鬨鬨中,辦公室里的人都出來看熱鬧,有好多人也上來參與,先前「五匹馬」還抬著老人,其他人輪班用50斤重的鐵鏈腳鐐,懸空硬打、軟打老人孱弱的身體, 幾乎打了一天,將老人的全身骨頭幾乎都打斷了,巨大的痛苦中,太婆昏死過去……。

也不知過了多久,太婆緩緩甦醒,鄧所長見她沒死,又想出一個惡毒念頭,他說太婆的脖子(被他們拉得)太長了不好看,他把太婆的頭抓著,用力一塞……,可憐太婆,又死過去了……。」在後續的明慧報導中稱:二零零八年十月二十六日下午,劉曉蓮含冤離世,終年六十八歲。劉曉蓮剛一去世,赤壁市「610」就電話祝賀:赤壁鎮成功了。

王華君、劉曉蓮與其他被中共邪黨用各種方式致死的法輪大法修煉者一樣,她們沒有違反什麼法律,也沒做過任何危害社會與百姓的事情。只是因為她們堅持信仰「真善忍」做好人!

如果一個社會長期處在一種以迫害好人為榮的治理環境下,那會給當地的民眾和自身帶來無盡的災禍。

看看武漢和周圍的當下,哪個不是人人自危!不但是武漢及湖北,此時的全球民眾陷入日益嚴重的恐慌之中,在此危難之際,即便是在過去的二十年當中,中共邪黨的職能部門對大法弟子採取了太多的慘無人道的措施,普通百姓對大法弟子都採取歧視、排擠的態度,但大法弟子秉承著師父的要求,一心救人,在大難之中他們現在早已全力的在把大法的福音講給眾生!特別是在中國大陸疫情流行的地區,法輪大法弟子盡己所能、全力以赴的在抓緊時間救人,向可貴的同胞們講述真相。希望廣大的大陸同胞,都能認清邪黨,記住法輪大法好!

世人呀,你們可要知道善待他人就是善待於我們自己!神目如電,遇到事情都要三思,不要把那份僅有的良知泯滅!望君珍重。

下面就寫寫劉曉蓮老人(這裡簡稱:曉蓮)與一位叫俊秀的男孩在湖北省的尋法經歷。

在南宋中期,俊秀是今天的湖北紅安人,十歲的時候父母雙亡,他一個人流浪在外。在流落到黃州的時候,遇到曉蓮,當時曉蓮年近五十歲。曉蓮看他可憐,就收留了他。他們倆就相依為命。

曉蓮原本是大家閨秀,對文學十分的熱愛,後來家道中落,加上中年喪夫,一個人也很困苦。

在閒暇時,曉蓮就教給俊秀認字和說一些文學典故。因為(北宋的)蘇東坡在這裡非常的有名氣,曉蓮就對俊秀說了很多蘇東坡在這裡時的趣聞軼事。

有一天晚上,曉蓮正跟俊秀在說蘇東坡的故事,突然感覺門沒有開,一個帶著光影的人穿門而入,這個人一來就說:「你總是給孩子說蘇東坡的故事,今兒我受蘇東坡之託,讓你們去武當山找一種讓生命達到真正解脫的辦法。」說完吟唱著《念奴嬌.赤壁懷古》就離開了。娘倆聞聽一下子傻了眼,面面相覷,不知所措。過了半天曉蓮對俊秀說:「看來這位是神人,我們明天收拾一下東西,後天就啟程吧。

娘倆除了日用的必須品之外還帶了蘇東坡的幾本書,算作紀念。

他們從黃州沿著長江,經武漢來到夷陵,從這裡北上,來到神農架。因為這裡都是茂密的森林,他們不小心迷路了。

在這裡他們呆了許多天,糧食眼看要吃沒了。這時俊秀說:「媽媽,咱娘倆葬身在這叢林裡不要緊,但我們無法完成那位神人的囑託了。」說完俊秀開始哭了起來。俊秀一哭,曉蓮想起自己五十多年的坎坷經歷也開始哭了起來。後來陰雨連綿,她們都病倒了。就在他們覺得要不行了的時候,一位老者出現了。這位老者先找來一種葉子,用水煮了之後,給她們喝下去,然後帶著他們到一個茅草棚中歇息幾日。

他們被搭救之後,就問那位老人的姓名,老人說:「不用問我是誰,這裡過幾日會來幾位特別的人。你們倆與他們有緣,不妨在這裡等著吧。」

過了幾日,老人來叫他們,他們隨著老人來到一個樹木較少而視野開闊的地方,這裡有幾位身著仙衣的神仙。老者笑道:「這是第一批來的,是你們傳說中的八仙。」只見這幾位也是各顯神通,弄得場面非常的熱鬧。不一會兒,玉帝來了,其他的各路神仙也陸續到齊了。神仙們在這裡聚會所談的事情我不能明說,只說與尋法有關的。他們娘倆看著非常入神,俊秀看罷多時,牽著曉蓮的衣角小聲說:「媽媽,我們不妨過去問問神仙們,那位讓我們去武當山的神說的事情吧。」曉蓮一聽立刻走過去,帶著俊秀向神仙們行禮,然後,問:「我們娘倆一同來到這裡是為了去武當山尋找讓我們真正解脫的方法。怎樣才能找到?諸位神仙請給我們指條路。」玉帝說:「此事事關重大,將來創世主要來人間傳法,生命只有得到才能達到真正的解脫。你們去武當山,是因為你們與那裡的一切有緣……」這番話聽得娘倆一頭霧水,不明所以。但也不好意思多問。

過了不一會兒神仙們開完會幾乎都回去了。他們娘倆本來很失望的往回走,剛走兩步,一位小神(長得如小孩一般)過來遞給曉蓮一份帛書(就是寫在紗布、絲綢上的文字),曉蓮打開一看,上面有幾行文字:

神農引導遇神仙
探尋真法步履艱
武當妙處太子坡
得法真修返家園

(註:「太子坡「是武當山一處著名聖地)

看完這幾行字,俊秀非常高興,將小神抱起來,高高的舉過頭頂。而小神在俊秀的頭頂突然起空,飛到半空,說:「我的使命完成了,你們保重。」說完就飛走了。

曉蓮又看幾遍這幾行字,再看完的時候,卻發現他們又進入這帛書之中了,正當他們感覺有些不知所措的時候,那位搭救她們的老者出現了。曉蓮見狀,馬上走過去施禮:「您是不是神農大帝呀?」老人一笑:「是呀,因為我們有緣,所以我才在這裡遇到你們。在歷史上你們知道我曾經開創了一段文化,這也是受創世主所託(註:這種「所託」,不簡單是託付之意,還有其他涵義現在不能明說。)在這一地區,其實是很多上古諸神聚集的地方。因為他們還在看護著中華文明的根基。他們有他們的使命和責任。」說完,神農大帝就帶著他們看看呆在這裡的上古神仙。這下子她們一下子增長了很多的見識。

咱長話短說,一路上她們又是經過艱苦跋涉,一同來到武當山的太子坡,在這裡她們遇到了一位修道人,這位修道人對她們講述了自己知道的關於創世主將來在人間傳法的情況:「將來創世主會以平民的身份出現,用一種最為普通的方式開始傳法。」說完這些,這位修道人帶著她們遊覽了武當山各個地方,也見到了各種修煉人。與那些人也都成為朋友。在與那些人聊天的時候得知,武當山其實不僅是一座山,而是一位神仙刻意用自己的生命造就的道家修行之地,上通道家天體體系。在這裡修行的人,如果真的有機緣悟道修煉的精髓,那境界可真不一般。但不真修者,即便是在這裡坐上一輩子,上萬年也沒用。這裡有很多道家修煉的各種精髓的東西,就看生命的誠心和有無機緣能得到。因為這些在表面上是看不出來的。

有一天,俊秀出於好奇的問那位修道人:「告訴我們來這裡找尋讓生命達到真正解脫的方法的神,曾經有一句話:受蘇東坡之託。難道蘇東坡到現在還活著或者他成仙了?」那位修道人說:「蘇東坡也沒活著,也沒成神,因為他的事情非常重大,所以不好對你們直說。蘇東坡因為從前也與你們有緣,你們今生還喜歡吟詠蘇東坡的詩詞,那從前的因素也就會起作用。那位神仙這樣一說,你們才會相信他,從而來找尋讓生命真正得救的方法。對了,曉蓮你此生在黃州喜歡吟詠蘇東坡的詩詞,那麼這份機緣會促成你將來在真正的赤壁,成就你的人成神之路。那是很苦的一段路。你怕不怕?」曉蓮當時就說:「無論吃多大的苦,我也不會怕。」而俊秀,因為你在這個過程中『道』的因素奠定很多,在將來得法之後,婚姻之路也許會很坎坷。到時候你怕不怕?」俊秀也說「無妨。」後來娘倆在武當山上與那群修道人一同修行,直至終老。

今生曉蓮就在赤壁市就如同前文中描述的,在邪黨迫害大法弟子的時期里遭受了非常大的迫害,最終被迫害致死。

俊秀,今生因為前緣所致,從小喜歡神仙的故事,尤其是八仙們的經歷;他婚姻之路非常坎坷,但即便是這樣也阻擋不了他堅定的走在神的路上。

這正是:
落魄黃州善緣鑄
神仙點化東坡囑
行經森林神農處
緣結武當走神路

說明:1,限於篇幅,本文尋法部份寫的比較概括與簡略,請讀者們見諒。
2,三峽部分因為橫跨重慶和湖北,寫到重慶的時候單獨寫。

 

添加新評論

今日頭版

生命探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