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幫同修的過程中修自己

中國大陸 復一新


【正見網2020年06月25日】

偶爾聽說一老同修身體受到嚴重干擾,已經大半年不能自理。我打聽到了詳細地址,想與老同修共同闖關:

第一次、我按地址來到了老同修家。自報姓名說明了來意。當我和老同修只說了幾句話後,同修的兒子聽出了我是學大法的。一反常態,與此同時大吵大嚷的對我嚷了起來:並說我馬上可以打電話報警,送你到公安。當時面對突入而來的考驗,我沒動心。我心裡發正念,剷除同修兒子另外空間一切邪惡亂鬼共產邪靈。同修兒子訴說了老同修因為講真相救人給家庭帶來的邪惡迫害,兒子為了老同修幾次被罰款。使他對大法產生了誤解。他一直發泄了半個多小時後才慢慢的緩和下來。我看到他有點緩和,我就給他講大法真相,我說:這麼多年來,我們學大法的都是一些什麼樣的人,這你都清楚,我們都是些心地善良的好人,你媽媽講真相救人,只不過是為了讓世上能多一個好人。是中共太壞了,迫害好人。不怪我們這些學大法的人。我又對他講了,我學大法後,大法在我身上發生的神奇故事。同時我又對他兒子說:我說你看,咱倆個不認不識的,我今天能來看你媽媽,面對你對我大吵大嚷,我不動聲色。如果不是學大法的人誰能做到呢?這時同修的兒子,慢慢的消除了對大法的誤解。對我說:大姨,對不起,我不該剛才對你那樣。我說:沒什麼,只要你能理解我們就行了。同時我又給他兒子講了,大法在全世界洪傳的形勢,大法只有在中國才遭到不公的對待。我們大法弟子遭受中共的邪惡迫害,十幾年了,為什麼還這麼堅持著呢?因為我們都是大法的受益者,我們不能忘恩負義,做對不起我們良心的事啊!我們學大法的沒有違法,沒有危害社會,我們只做對世人對社會有利的事情,這是人人有目共睹的。希望你能支持你媽媽繼續堅持學法煉功,早一天能夠自理,讓你這個孝順兒子早一天輕鬆下來。最後我說:我每個星期來一次,陪你媽媽一起學法好嗎?他兒子說:好的。謝謝大姨,最後還熱情的將我送至樓下門外。

第二次、我來到同修家,先跟同修交流。同修當時的實際情況是:同修口口聲聲說自己得的是「糖尿病」。並且還吃對「糖尿病」人有利的食物。我聽了後沒有直接說同修不應該。我對同修說:我們師父在《轉法輪》中不是反覆講過,煉功人沒有病嗎?師父不是在我們開始修煉時,就給我們淨化身體了嗎?我們修煉二十多年了,咱們怎麼還會有病呢?今天你身體出現的不都是假象嗎?它不是病。我們修煉人沒有病。師父教誨我們:「在你身上發生的這個病業的反應是過關,表現上一定是病業的狀態,絕不會是神得病的反應。」 [1]我們必須轉變觀念。堅信煉功人沒有病的信念。經過交流,同修有了一點正念,開始否定自己不是病,是師父給消業。

第三次、因為我有事,我到外地住了一段時間。回來後我第三次到了同修的家。

當我來到同修自己的臥室裡一看:地上是厚厚的一層灰和同修身上掉下的頭髮、皮屑;床單上弄滿了一片片血跡和厚厚的皮屑。同修說:她被開水燙腳了,天天掉皮、流血。把床單弄得很髒。我說:沒事。可我是個從小愛乾淨的人,從來還沒有遇到過這樣的環境呢。我想:這不也是對我心性的一次考驗嗎?我心裡想:這個讓我遇到決不是偶然的,這肯定是對著我「嫌髒」的心來的。今天我就修去它,不要它。想到這裡,我很坦然,簡單的打掃了一遍,我雙盤著腿就坐在了滿是血跡的床單上了。然後我們開始交流。

可同修明顯表現出:主意識不夠強,當我面對同修,同修不敢抬頭看我,我讓她抬頭看著我,可同修的眼睛不看我,只看窗外。一會兒說:窗外有一個汽車。一會兒又說:外邊下大雪了。一會兒又說:外邊有個人……。我心裡發正念清理同修另外空間的邪惡亂鬼和共產邪靈。呼喚同修的主元神,加持同修的正念。一個小時後,同修的眼睛正常了,主意識強了,能自己主宰自己了。

然後我們一起學習了師父關於對「病業」的一些講法。還學習了師父關於過心性關的講法。隨著學法,同修的正念也越來越強,當我們學到:「修煉就是向內找,對與不對都找自己,修就是修去人的心。」【1】和「必須做到誰說都行,有就改無就注意,你能夠面對批評、指責不動心你就是在提高。」【1】時,同修說:我沒聽師父的話,沒做到能聽批評的話,光愛聽好話,不會向內找自己的問題錯誤,不修心性啊!前幾天還和兒媳鬧矛盾,鬧自殺呢!是師父保護了我,沒有自殺成功。我說:師父講過自殺是殺生嗎?你怎麼這麼做呢?同修說:是啊!我好糊塗啊!今後不會再出現這種不在法上的事情了。我一定聽師父的話,好好修自己,提高心性,做好師父讓做的三件事。

第四次、在去同修家前,我在家裡提前準備了兩塊抹布(一干一濕),到同修家後,我先用濕抹布將同修的床周圍和地面還有兩張桌子全部擦了一遍,再用干抹布擦了一遍。做的過程中心裡很坦然,一點嫌髒的感覺都沒有。這樣一打掃後,乾淨了許多,我們學法環境也好了很多。我和同修一起發了一點的正念,就開始學法。

這次我們重點學了《精進要旨》中師父在修心性方面的法。通過學習師父的講法,同修的悟性在提高。同修對我說:自己這次被舊勢力鑽空子的原因就是自己平日在修煉中守不住心性,錯把做事當修煉,遇事不向內找修自己,因此,到現在與家人的關係還很不好,經常與兒子發生爭吵。以後在修心性上下功夫,決心從兒子這裡守心性開始。

第五次、這次去同修家,我在家裡備好了一個精緻的一盒子。因為上一次,我在幫同修打掃衛生時,發現同修的大法書放在大衣櫥裡的一個抽屜裡,感到有點不太敬法,因為衣櫥裡很亂,內衣內褲什麼都有。我告訴同修,要做到敬師敬法,千萬不能讓舊勢力抓住我們不敬師的把柄鑽空子。同修對此也很接受。

因為上一次我用MP3錄製了明慧關於闖「病業關」的交流文章讓同修聽。同修聽了後增加了正念,她自己在不能站的情況下,坐著開始煉功。那天同修伸出左手讓我看,她的五個手指都是勾著的,一點都伸不開。我拉著同修的手說:同修這不是你的手,你是煉功人,煉功人的手怎麼能這樣呢?否定它。這都是假象,這不是你的手!你說:我自己的手是個好手,是能伸開的。師父一定會幫你的。然後,我和同修一起完整的學完了《精進要旨》。

第六次、因為空間隔了一個節日---陽曆年。半月後我來到同修家裡,這次同修家裡完全變了樣子。床上兒媳給換上了新床單,地面、桌面都打掃得乾乾淨淨。讓人看了心裡有一種說不出的高興。我再也不用從家裡帶抹布了。我心裡謝謝師父的慈悲呵護,讓弟子有了一個乾淨的學法場所。這個事情也充分說明了一個問題,師父講的法中,講到相由心生的法,這可是真理啊!

我們坐下後發完一點正念,開始學法。那天是同修的六十六歲生日,家裡還有七八個客人,同修趕緊吃了點飯後就離開了酒席。從同修的言行中看到了同修在精進。學完法後,我們進行了簡單的交流。同修說:今天她又沒守住心性,使家裡再一次發生了「戰爭」。她兒子動手打了她兒媳,還打了拉仗的妹妹和同修的妹妹。老同修心裡很難受。看到同修的樣子,我跟她交流了師父關於情中的講法。師父教誨我們:「你知道這一世你們是一家人,你知道前一世你們不是一家人嗎?你知道她這輩子是你妻子,下輩子說不定給誰當妻子?這一輩子是你的孩子,你知道上一輩子他是誰的孩子?」【1】通過學習師父的講法,同修說:我一定要放下人世間的這個情,以前就是因為守不住心性,自己對兒女的情太重了,家裡人對我修煉干擾很大,我一定要突破它。

第七次、當我敲開同修的家門,他兒子對我說:同修到她女兒家了。他要去叫回同修來。我對他兒子說:你說清地址就行了,我自己去找她。我按他兒子給我的地址,沒找到同修。我就又回到了同修的兒子的家門口,從新敲開了門,對她兒子說明了情況,他兒子又打電話給她妹妹,讓她妹妹到樓下接我。我對同修的兒子說:謝謝,我一定會找到你媽媽的。我又一次來到同修女兒家樓下等著。

那天,刮著北風飄著干雪花,真的有點冷,我來來回回的在這兩家跑了兩個來回,心裡有點發急。我想這一定是師父安排去掉我怕冷的心和急躁心的。對,我就要去掉這兩顆人心。我決不上舊勢力的當,心裡發著正念,破除舊勢力的干擾,今天我一定要見到同修。我正這樣想著,同修的女兒下樓來接我了,我終於見到了同修。

同修說:她忘記那天是星期二了。我說:沒事。這也是師父安排的,是去我的急躁心。我一定要好好把握,不上舊勢力的當,遇到的好事壞事都是好事,都不是偶然,我們都找自己的人心,修去存在的人心,就能破除舊勢力的干擾。

那天,我們就在同修女兒家學法。學了兩個小時的法後,我們開始交流。同修說:我現在能守住心性了,她說:前兩天,她兒子手指著她的頭對她發火,她都忍住了,閉著嘴將嘴唇都快咬破了。但就是不發火。當她兒子指著她的頭,說要給她掰掰刺時,同修不但沒發火,反而找自己,找出自己身上很多問題來,當她找自己的問題時候,她兒子也緩和下來了。這個關闖過來了。她還說:她能站著做抱輪前兩個動作了。我鼓勵她:堅持下來,一定會完成五套功法的。這時同修伸出了不能打勾的左手給我看。同修那麻木無知覺的手伸直了。看到後:我興奮、高興。大法太神奇了,師父太慈悲、偉大了。我們一起合十!謝謝師父!

那天,同修在我一直看著的情況下,一步步自己雙手握著樓杆從女兒家的四樓下到了底樓。看到同修離奇式的變化,我心裡酸酸的、甜甜的,太感謝慈悲的恩師了。

第八次、也就是黃曆臘月十七日,也是我最後一次去同修家。這一天,我倆一起總結了,在這兩個多月的時間裡,我們共同闖關的一些心得。同修的狀態很好,同修給我講述了二十一年裡修煉路上的故事:她說:一次警察把她綁架到派出所,將她靠在暖氣片上,她提出要上廁所,警察不給開手銬,同修就對警察說:你們不給我開,我就撞牆自殺,說完就真的撞牆。嚇的警察趕快給她打開了手銬。等從廁所回來,她一下就撞在牆上了,當時就暈過去了。嚇得警察再也不敢給她戴手銬了。給她了自由。後來警察怕出事,很快將她放回家了。

出來後跟其他同修交流,同修們都認為她很有正念。她自己也沾沾自喜,認為自己很有正念。她還交流了,她跟家人、同修、朋友發生矛盾,都會用死來嚇唬對方,使對方妥協,最後達到了自己所要的。她曾拿著刀自殺過、坐在兒子的車上想從車上跳下摔死等等。儘管在人這層面上,嚇壞了常人,暫時獲取了自己想要的。可這哪是煉功人的行為。

針對同修的種種表現。我談了自己的看法。我說:同修,在人的理這,看來好像你是很勇敢,可是咱們用法來對照一下,大法中讓我們這樣對待常人嗎?我們本身修的就是真善忍,我們怎麼能做這麼過激的事情呢?如果常人看到我們學大法的會用死對待人和事,人家誰敢學大法呢?再說:在處理與同修和家人問題上,咱們更不能用那些過激的行為。遇到問題向內找,找自己的問題,不能一味的向外看,問題都是別人的,這哪是咱們修煉人的行為呢?經過一番交流,同修找出了自己過去存在的一些問題,找出了這次被舊勢力鑽空子的真正原因,她說:過去她一直認為自己修得好,很精進,救人的事情做得特別好。她將自己居住的很大的小區,挨家挨戶講了真相,也都給三退了。一直到自己的腿不能正常走路時,還推著車子到集上發真相材料救人。反覆被警察綁架,在派出所裡給所有的警察都講了真相辦了三退。錯把做事當成了修煉,沒有達到靜心學法,用法來指導修煉。就是因為這些原因,讓舊勢力鑽了空子,一直將同修迫害的最後不能走路,上不去樓,最後不能進食。被家人強迫送進了醫院,在醫院裡住了一個多月,回家後不能自理半年多。眼睛被迫害的不能看大法的書。身體近一年不能盤腿。

通過這兩個多月,我和同修一起學法交流,同修的心性提高的很快,身體變化的也很大。眼睛由我倆見面時看人像看一根木頭到現在看人能看到人的五官了;由左手五指握拳伸不開到現在五指能伸直了,還能雙手握住樓把上下樓梯了;由不能盤腿到現在雙盤煉功達到四十分鐘了;由不能站立到現在能站著四套功法全部煉完;四個整點正念同修能一個不落的發。同修又回復到了精進狀態了。

同修還說:現在兒子指責她,她能守住心性了。她會向內找修自己了。過去跟誰都是爭來鬥去的,不守心性,總認為自己比別人好,修煉中總認為自己比同修們修得好。現在,我再看看自己比比同修,看到同修們修的都比我好。她還說:自己以後要時時守心性,遇到問題向內找。達到要靜心學法,口不離師父的法,平日裡心裡默念九字真言和正法口訣,背誦師父《洪吟》(三) 中的<誰是誰非>,不跟任何人爭對錯,就好好修自己。最後,同修說:我終於會修自己了;我終於知道什麼是修煉了;還對我說:我不能再生出依賴同修的心了,如果明年你有事就不需要再來陪我了,我會按師父的要求做的,修好自己,做好三件事。謝謝師父的慈悲!也謝謝同修無私的幫助!

兩個多月的時間,八次與同修一起學法交流,我和同修在這過程中,都修去了很多人心,我們都在法上找到了自己的不足,特別是自己也借鑑於同修的不足,我也從中找出自己的很多不足,修去了我的急躁心、愛乾淨、自以為是、愛看別人的不足、背後議論人的黨文化、做事走極端、面子心、顯示心、心直口快、不修口等很多人心。我也非常感謝師父,給我安排了這麼一個去人心的機會。也謝謝老同修的直面表現,讓我從中學到了對人或事都應該以純善對待,符合大法的要求。今後,我會更加精進修好自己,做好三件事。兌現自己的史前誓約!

這是我與老同修闖心性關中的一些片段,寫出來希望更多的同修,能用自己在修煉中的慈悲,與難中的同修共同學法修煉中,會提高自己的心性,修掉很多人心。謝謝過關的同修!

個人認識,不正之處請指正!謝謝!

註:
[1]、李洪志師父的著作:《洛杉磯市法會講法》

 

添加新評論

今日頭版

大陸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