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一位著名女預言家看預言的真實性(二十二):預言家與尖端科學

李正


【正見網2005年05月21日】

安德魯・哈利(Andrew Haley)是美國一位著名的外層空間宇航權威,他的著作有「火箭技術與空間探索」和「太空利用法規與政府」。他當時是國際宇航聯盟的總顧問和美國航空與宇航協會的顧問。

1953年5月14日,珍妮・迪克遜在美國NBC電視台的一個現場直播電視節目中預言道,俄國人將要在四年後發射世界上第一顆人造衛星(參閱本系列(十一)「關於蘇俄的重要預言」)。

哈利聽到這一消息後,便向歐洲的科學家們詢問俄國的有關空間計劃,但卻沒有結果。兩年後,在哥本哈根參加國際宇航聯盟的會議時,蘇聯代表團告訴哈利,他們確實在搞這樣的空間項目。

他回到華盛頓後就給珍妮打電話,想獲得更多的細節。珍妮所能告訴他的就是,她「看」到俄國發射了世界上第一顆人造衛星,樣子象一個銀色的球體,當它飛回俄國時,變成了一隻鴿子,並把它的爪子插入一個光頭的頭皮內,那個光頭就是當時的俄國領導人。後來,當哈利作為美國觀察員去德國、比利時、義大利和法國參加宇航和飛彈會議時,或者到印度的新德裡參加聯合國科教文組織的大會時,或者擔任美國火箭協會會長及其空間飛行委員會主席時,他的腦子裡一直裝著珍妮給他的這些信息。

1957年,當俄國發射衛星一號時,安德魯・哈利是最先向珍妮打電話表示祝賀的人之一,祝賀她四年前就準確的預言了這一重大事件。哈利一直繼續向珍妮傳遞一次又一次的資訊,並最終決定召開一個有珍妮參加的科學家小組會議。

1963年8月14日,一些在科學上訓練有素的科學家在美國華盛頓召開了一個旨在探究超感官認知的會議。除了哈利和珍妮・迪克遜夫婦外,參加會議的還有威廉・布魯斯特(William Brewster),他是沃爾特・裡德陸軍醫院裡搞研究的物理學家;詹姆斯・曬納爾(James Shiner),他是美國航天航空局高級研究和技術辦公室裡生物技術與人類研究處處長助理;雷吉斯・裡森曼博士(Dr. F. Regis Riesenman),他是著名的精神病學者。

珍妮・迪克遜在與此有關的科學和技術上的訓練,大體上和幼兒園裡的小孩子差不多。然而,當她在觀看影像時,這種對某一學科背景知識的缺乏,絲毫也沒顯出對她的深刻理解有任何干擾。她這種奇特能力在這次會議中得到了充分的表現。

「小組裡的科學家們對迪克遜女士的影像進行了嚴格的考查--它們是怎樣到她這裡來的,她怎樣解釋它們,以及她是否還有其它影像與外層空間有關」,哈利回憶道,「而那天會議上最有趣的事情是,除了我自己以外,珍妮・迪克遜在火箭方面比屋子裡任何其他人都知道得多。」

裡森曼博士則說道:「毫無問題,她的能力是真的。儘管她一生中可能從來沒有讀過一篇這方面的文章,但她說起話來卻知識豐富得令人驚訝。」

由於科學家們顯得非常熱切的想要知道更多的美蘇空間競賽的未來情況,珍妮同意在當天晚上就火箭問題作一次入定觀察。上床就寢後,她說,一個影像在黑暗中沖她而來,使得臥室都明亮起來。「我看到一個就像衛星那樣的銀色球體從俄國升起來,並進入一枚強大的飛彈中,飛彈向著左方圍繞著地球飛行。突然間,它改換了路線,向著反方向飛行。在它的下面,美國本來到處都燈火通明,但是當飛彈改變方向時,我國的燈光完全熄滅了,把我們完全留在黑暗中。我把它解釋為:俄國有了一種秘密飛彈,對這種飛彈我們還沒有反飛彈飛彈。它是如此的厲害,可以使我們的通訊系統和照明系統完全癱瘓,它還能使我們的飛機的飛行陷入巨大的混亂中。」珍妮還確信,俄國在1963年秋天就已經發展了這種武器,「並且準備讓我們的政府知道他們有這種東西,以便迫使我們按他們的條件和他們進行交易,但這件事會因甘迺迪總統的遇刺而受到干擾。」

1963年10月6日,也就是看到那個影像後七個星期,珍妮在約翰尼・卡森(Johnny Carson)的「今晚」電視節目中就那種武器對美國觀眾發出了警告。她還在事前對哈利和裡森曼博士作了細節性的描述。

1963年11月1日,蘇聯發射了一顆無人駕駛的衛星,名叫「巴爾約特1號」。這顆衛星遵照地上無線電信號的指示而作出一系列改變飛行軌道的表演。蘇聯的公告描述了它在太空中「複雜的飛行特技」,而一份俄國軍方的出版物則說:「我們新的操作靈敏的宇宙飛船,聽從來自地上的無線電命令,乖乖的先轉向一邊,然後再轉向另一邊,向上猛升,向下俯衝,在太空中不斷改變著它的位置。」這樣聽起來就很象珍妮預見的那種怪異而可怕的衛星了。

1964年1月28日,美國人獲悉,他們的一架 T39 飛機在東德被打下來了。三位機上人員全部遇難。經過一番調查以後,美國空軍宣稱:「事情很清楚,那架 T39 當時正遭遇到通訊困難,因為自從14:30 以後,它就沒有對任何無線電通訊作出過反應;並且它也遇到了導航上的問題,很明顯,當時飛行員並不知道他已經誤入了蘇聯的區域。」

不到兩個月之後,美國的一架 IB66 飛機又在東德被打下來了。這一回,美國空軍只是宣布說,那架飛機「由於導航錯誤而進入了東德」,並說有一架身份不明的戰鬥機從這架飛機旁邊飛過,整個事件在毫無警告的情形下就產生了。

以上事件中的通訊失靈和導航錯誤是否就是來自珍妮幾個月前預見的那種奇怪的新發明呢?由於美國和共產世界之間的冷戰,兩架飛機誤入敵空的神秘事件是高級機密,其真實情況可能在許多年中都不會被揭示出來。但哈利說:「如果蘇聯人確實找到了一種辦法去返轉磁場方向,那麼任何事情,包括迪克遜女士預言的那種美國與其飛機之間的通訊中斷,都是可能發生的。」

值得一提的是,當1963年10月6日,珍妮在約翰尼・卡森(Johnny Carson)的「今晚」電視節目中就那種武器對美國觀眾發出了警告後,她的一位在五角大樓(美國國防部)工作的朋友,前眾議員柯雅・魯特森(Coya Knutson)女士便打電話告訴她說:「珍妮,你把這座大樓弄了個天翻地覆。這裡的每一個人都想知道,你從哪裡得到了你在約翰尼・卡森的電視節目中的那些信息。」後來,柯雅把珍妮預言的俄國衛星可以切斷我們的通訊系統的事告訴了參議員休伯特・漢弗萊(Hubert Humphrey),漢弗萊回答道:「相當一段時間以來,我們一直在擔心著的就是這樣一種發展。」

添加新評論

今日頭版

西方預言

正見專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