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一位著名女預言家看預言的真實性(一):序言

李正


【正見網2005年01月04日】

序言

珍妮・狄克遜(Jeane Dixon, 1918年1月3日 -- 1997年1月25日) 是二十世紀美國著名的占星家(astrologer)和特異功能者(psychic)。她對許多重大事件的準確無誤的預言為她贏得了國際聲譽。包括美國總統在內的各國政治家、社會名流和商界要人都曾積極尋求她的建議,許多外國名人情願放棄白宮的私人宴會而與她約見。

可以說,自從有了人類就有了預言,因為預言的能力是人人都具備的天賦,而不是後天學來的技巧。然而,大多數人和越來越多的人失去了預言的能力,這確實與人們後天的社會活動有著十分密切的關係。

當一種能力成為極少數人的專利、而又超越了絕大多數人的理解能力時,其真實性就會受到懷疑。況且,人們不太相信預言的真實性也有其客觀的因素:過去的許多預言往往措辭含混、模稜兩可,加上年代久遠而帶來的語言障礙,為人們留下了多種解釋的可能;有些預言不但需要作者的背景知識,而且要用到某些特殊的理論(如道家的《周易》)才能得到圓滿的解釋,而這些理論本身就不易被一般人理解和接受;有些預言的寫法則明顯的流露出預言者們當時心中的猶豫、顧慮和隨之而來的閃爍其詞。

然而,和那些預言相比,狄克遜女士的預言具有完全不同的特點:

1. 古代某些預言家怕自己的預言泄漏了天機,因此想方設法的遮遮掩掩;而狄克遜女士始終相信自己的預言是上帝交託給她的責任,因此儘量說得清楚、連許多細節都和盤托出,這就使她的預言沒有任何第二種解釋的可能;

2. 在已知的著名預言家中,狄克遜女士是距我們時代最近的現代人,她完全使用現代英語,不產生任何語言障礙的問題;她所預言的事也是大家都知道的、感興趣的,甚至與自己切身利益相關的,因而更引起人們對其真實性的強烈關注;

3.她的預言用不著任何高深知識和理論作基礎,人人都能很容易的理解她的描述和解釋;

4.更為可貴的是,她不但將自己所預言事件的細節全盤托出,而且把自己獲得預言的各種不同方式和細節都交代得清清楚楚,甚至於指出哪些預言是不可更改的、哪些預言是可以通過努力去改變的。這不但使閱讀她的預言的讀者有了更多的思考空間和咀嚼的餘味,而且給了深入思考和研究預言的讀者們許多寶貴的信息。

由於以上原因,許多對預言的存在性持懷疑態度的人發現,他們用以質疑和反對預言的存在性的理由在狄克遜女士的預言面前不起作用了。我們可以肯定的說,除了哪些蠻不講理、無意於真理而只想爭輸贏的人外,任何稍有理智的人在看了我們選載的狄克遜女士的預言後,都會放下心來相信預言的真實存在。不但如此,當你一旦明白了預言是一種真實存在、而且是每個人原來都具備的能力時,你可能就會發現周圍的人群中就有好些可以偶爾言中未來事件的人,只不過他們的預言能力可能還沒有達到預言家的程度罷了。

著名的預言家也有預言不兌現的時候,而且可能遠遠不止一次。狄克遜女士的有些預言也沒有兌現。但這絲毫不影響她著名預言家的身份,更不影響預言存在的真實性,因為我們說「預言是真實存在的」時,只要我們找到哪怕是一個「真實的預言」,那就足夠了。這叫做「存在性證明」。比方說,一個短跑名將在一次比賽中跑出了100米9秒8的新記錄,我們就會說「他能跑100米9秒8」,但不會苛求他任何時候拔腿一跑就能那樣快,更不會因為他以後再也沒有跑過那樣快就取消他創下的記錄。同樣的,我們不能苛求每一個預言家的每一個預言都能兌現才承認他是預言家,或者才承認預言是真實的存在。

其實,正如狄克遜女士所說,有些預言本身是可以改變的。如果在作出預言後,當事人努力去避免其兌現,就可能會得到不同的後果,因而使原來的預言落空。比如,在狄克遜女士在預言了羅伯特・甘迺迪將要被刺後,想盡辦法通過許多政界熟人去通知他,但他始終不願聽,最終為自己的固執付出了生命的代價。如果當時有人成功的阻止了他,狄克遜女士最初的預言也就落空了(而這正是狄克遜女士最希望的後果)。又因為得到預言的方式有多種,預言家在解釋自己所得信息時偶爾也會誤解,等到事件發生後才發現自己是誤解了信息,而事情的後果並未改變。這件事情遠非讀者想的那樣簡單,當你認真的一步步的去研究預言的本質時,你就可能對其複雜性獲得深刻的理解。

為了讓讀者對預言的真實性、存在性有一個明確、可信的答案,我們將從狄克遜女士的眾多預言中選載一部份作為例子推薦給讀者,而且儘可能把每一則預言的相關信息也指出來。比如,何時作出預言,何時預言兌現,獲得預言的方式,預言的性質(可不可以改變),等等。

親愛的讀者,預祝您在閱讀這些預言後獲得對人生和社會中這一重要現象的理解和反思,從而為自己的生命進程作出更美好的選擇:因為人的一生既是確定的,同時在一定程度上又是可以改變的!

添加新評論

今日頭版

西方預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