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一位著名女預言家看預言的真實性(三):羅伯特・甘迺迪之死

李正


【正見網2005年01月15日】

羅伯特・甘迺迪(Robert F Kennedy, 1925-1968),美國前總統約翰・甘迺迪的弟弟,1964年當選為紐約州參議員。1968年6月初,他剛贏得了民主黨加利福尼亞預選的勝利,便於6月5日早晨在洛杉磯一家旅館內遭到槍擊而死亡。

1967年9月13日,迪克遜女士終於感到急不可待的要當面告知參議員羅伯特・甘迺迪,他的生命有危險。她選擇了「太平洋戰爭日記」一書的作者詹姆斯・華黑(James Fahey) 作她的使者去見羅伯特,試圖安排一次她和參議員的會面,因為詹姆斯既是甘迺迪一家的密友,又是迪克遜女士的好友。

詹姆斯・華黑事後回憶道:「1967年9月13日,我偶然去首都並順便去看望珍妮。『吉姆(詹姆斯的暱稱),你得給我辦件事』,她說,口氣中帶著急迫的味道。『我得會見參議員羅伯特・甘迺迪,此事特別重要。我有一本我親自簽名的我的書送給他。當你給他書時,請告訴他,我必須見他,和他談一件最重大的事情……我希望他能理解』。我去博比(羅伯特的暱稱)那兒時,受到照例的接待。『吉姆,很高興見到你!』他微笑著。『有什麼特別的事我可以為你作嗎?』『是的,博比,有一件事。珍妮・迪克遜要我把她這本簽名的書送給你,她說她想見你。她讓我告訴你這件事!』他轉過身去,然後停下來,他的頭慢慢的低下去,直到他的眼睛盯住他前面的地板。在一個短暫的瞬間,我以為他要回答我了,但完全沒那事,沉默是唯一可以感覺得到的反應。過了好一會兒,我打破了屋子裡死一樣的寂靜:『我得走了,博比。我和德克薩斯州的參議員拉爾夫・雅波洛還有一個約見。』『代我向他問好,吉姆』,他柔和的說,『謝謝你順道來訪……』回到珍妮的辦公室後,我把羅伯特・甘迺迪的反應告訴了她。她看上去很失望,但沒有發表任何意見。在同一年稍晚的時候,我寫了一封信給他,再次告訴他,我認為他應該與珍妮・迪克遜建立聯繫。我還建議說,此事可以非正式的進行。但博比一直沒有回話!」

1968年1月,在佛羅裡達州的邁阿密海灘(Miami Beach)召開了一個由「肯塔基炸雞」行業的股東們和特許代表們參加的會議。迪克遜女士在會上講話後照例詢問聽眾有什麼特別的問題。「羅伯特・甘迺迪會成為美國總統嗎?」一位股東問道。她的回答是直接了當而又無條件的:「不,他永遠不會成為美國總統。」當晚有十多個與會者去了迪克遜女士的住處,其中的弗蘭克・卡拉漢(Frank Callahan)問她:「你能肯定羅伯特・甘迺迪永遠作不成總統嗎?」「是的,卡拉漢先生。他將在今年六月於加利福尼亞被暗殺。」

1968年3月4日,詹姆斯・華黑又和甘迺迪參議員有過一次會面。他回憶道:「當我在珍妮丈夫的房間裡等待她時,隨手拿起一張報紙。闖入我眼帘的首先是鮑勃・E杜克(Bob Duke)1968年2月20日的專欄文章。『華盛頓的預言家珍妮・迪克遜星期一晚上在這兒告訴被她強烈吸引的5千多名聽眾說,美國參議員羅伯特・甘迺迪將永遠不會當選總統。』她為什麼說他永遠不會成為總統呢?他還沒有參與競選啊!第二天早上當我見到博比時,我沒有提起報上的事。我給他一個從波士頓順便買來的聖・帕特裡克(St. Patrick)小飾版,它的一面是聖・帕特裡克,另一面是一首三行詩。博比讀著那首詩:

『在魔王知道你死亡
之前半小時
希望你已進天堂。』

當他的眼睛尾隨著那些單詞時,他的手顫抖著,但我希望的微笑始終沒有出現。他沒有說話。事實上,他的反應與我告訴他珍妮・迪克遜想見他時的反應很相似:他只是盯著它。當他最後抬起頭來看我時,他的眼睛裡顯出悲哀和憂鬱。那次會見一週後,我又見到他。但這回他正在電視上宣布他競選總統的決定。整個事情已經很清楚了:珍妮・迪克遜急於要見他,他對我的禮物上小詩的反應,他眼中悲哀的表情……我變得恐懼起來,並尋求辦法與他聯繫,要告訴他:他決不會成功的……

1968年5月27日,來了一個機會。我去戴維・鮑爾斯(Dave Powers)的辦公室拜訪了他。他原是甘迺迪總統的一個白宮助理。我想請他去敦促博比與珍妮會面。『戴維』,我嚴肅的說,『我有個消息會讓你驚倒。它關係到羅伯特・甘迺迪和珍妮・迪克遜。我知道你打算和瓊(Joan)以及尤妮斯・甘迺迪(Eunice Kennedy) 去愛爾蘭參加甘迺迪總統花園的獻贈典禮。你能否告訴瓊,我認為她應該組織一次小型家庭會議,邀請珍妮,因為她必須和羅伯特談話?』『想告訴我什麼事嗎?』他問。『不能,戴維,……但願我能告訴你。』『好吧,我會告訴她。』下一次我見到戴維是7月5日,謀殺事件後的一個月。當我問起那件事時,他說他當時事太多,把它忘了。」

羅伯特・甘迺迪被刺的恐懼一直伴隨著迪克遜女士。1968年3月29日,當她在德克薩斯州的福特・沃斯的一次慶祝早餐上講話的前後,她又對陪伴她的米婭・懷特海(Mia Whitehead)、歡迎委員會的成員們以及德克薩斯州參議員約翰・托爾(John Tower)的妻子預言了羅伯特之死。「當他在加利福尼亞時,他會被槍殺」,她感情衝動的說。

1968年4月4日,珍妮告訴她的朋友,阿拉巴馬州的已故眾議員弗蘭克・博依金(Frank Boykin)和奧克羅・博伊金(Ocllo Boykin),馬丁・路德・金將會被槍殺,緊接著就是羅伯特・甘迺迪。弗蘭克回憶道:「我們在華盛頓旅館共進午餐時,珍妮一口氣預言了馬金・路德・金之死和羅伯特・甘迺迪之死,我並未感到驚訝。我試圖告誡他,但他不聽。珍妮反覆告訴我:博比要出事。他不聽任何人的話,只顧自己干。他父親喬・甘迺迪是我最好的朋友之一,不久前打電話給我,『弗蘭克,想法抓住博比,試試看你能對他作點什麼』。『喬』,我說,『你知道我對他什麼也幹不了,他不聽!』『我知道』,他絕望而不甘心的說,『那你看能否找到霍華德・史密斯(Howard Smith)去和他談』。於是我打電話給眾議員史密斯,他和博比作了一次長談。」

1968年5月28日,珍妮確實意識到,死亡正在最後的、不可避免的降臨到羅伯特的頭上。那一天,在洛杉磯大使旅館的大舞廳裡,珍妮在會議上講話後請聽眾提問題。「博比將成為美國總統嗎?」一位女士問道,聽眾正緊張的等著答案。「不,他不會。他永遠不會成為美國總統」,她平靜的回答,「因為就在這個旅館內將有一個慘案發生」。會後,她又對(退伍軍人組織)美國軍團的官員喬治・梅恩斯和佛羅裡達州副州長的岳母瓊・賴特(June Wright)女士重複了這一預言。「你們覺得我們應該通知旅館的管理人員嗎?」珍妮問他們。「別這樣,珍妮!」梅恩斯回答說,顯然他身上發著抖,「博比・甘迺迪下周要在這裡講話,那只會給他們煩惱。」瓊・賴特不同意他的說法,嚴肅的決定努力和她的朋友羅斯・甘迺迪(Rose Kennedy)取得聯繫。羅斯是甘迺迪參議員的母親,那天晚上正呆在大使旅館內。後來瓊自己對珍妮說,她給羅斯・甘迺迪打了三次電話,留言請她回電話以便告訴她那個預言,但是甘迺迪女士忽視了那些電話,瓊・賴特沒能找到機會告誡她。

當他們一行人從廚房過道走出舞廳時,珍妮突然間感覺到了死亡……它到處瀰漫,以一切黑暗邪惡的東西充滿了過道。絕對的黑暗包圍了她,恐怖的暗流從四方向她靠近。她向後退縮,看上去一定象是被擊傷了,因為梅恩斯叫喊起來:「出什麼事啦,珍妮?出了什麼事?」他的聲音把珍妮帶回到現實中來。「羅伯特・甘迺迪……這就是他要被槍殺的地方,喬治!我看到他倒在地板上,渾身是血……」

與此預言有關的信息:

作出預言的時間:1967年9月13日或者以前
預言兌現的時間:1968年6月5日
預言的可信度:極高。知道和試圖改變這一預言的人太多了。
結果能否改變:可能。按照迪克遜女士的說法,不是神,而是人計劃了這次謀殺。

評註:雖然迪克遜女士和羅伯特・甘迺迪周圍的親友們作了許多努力來阻止這個預言的兌現,但都因羅伯特・甘迺迪自己置若罔聞而沒有起到絲毫作用。難怪迪克遜女士後來說到此事時曾經用過「他選擇了去死」這種不無怨憤的說法。

添加新評論

今日頭版

西方預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