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一位著名女預言家看預言的真實性(十八):甲殼蟲帶來煩惱

李正


【正見網2005年04月25日】

甲殼蟲樂隊(the Beatles,又譯作「披頭士樂隊」),20世紀50、60年代來自英國利物浦的一支由四個人組成的流行歌曲樂隊,曾經風靡一時,對當時美國的青少年一代影響特別大,以至於英語中產生了「甲殼蟲狂」(Beatlemania) 和「甲殼蟲現象」(Beatle phenomenon) 等新詞。

甲殼蟲樂隊,不但粉碎了無數個家中有青少年的美國家庭的寧靜,而且他們還漫不經心的給珍妮・迪克遜女士帶來一場空前的大混亂。

就像一般成年人一樣,珍妮對所謂的甲殼蟲現象只是略有所聞,也從來沒有對這四個留著拖把式頭髮的年青人進行過特異的靜坐(入定)觀察。因而,下述的事件就使她特別的意外和震驚。

1964年3月,全美國各地的電視評論員們、報章雜誌的作家們開始給珍妮打來長途電話,就一些報導的內容對她進行詢問,那些報導說,她預言了在8月裡,甲殼蟲樂隊的成員們要在一次飛機墜毀中身亡。

珍妮被這些問題搞糊塗了,只好回答說,她沒有作過任何一種關於甲殼蟲樂隊的預言。幾百個青少年,顯然是被傳說的她的預言嚇壞了,也相繼打來電話,其中許多人哭泣著乞求珍妮,想知道是否有什麼辦法可以保住甲殼蟲樂隊的命。緊接著,大袋大袋的郵件開始湧來,電話白日夜晚都在不停的響,使得珍妮簡直不能睡覺。電話和信件的泛濫如此嚴重的影響了珍妮的日常生活,以至於她不得不向她的朋友專欄作家露斯・蒙哥馬利尋求幫助。露絲建議說,珍妮可以靜坐入定觀察甲殼蟲樂隊,如果通過特異能力看到什麼結果,她可以寫一則報紙專欄文章,談一談珍妮對他們的真正的預言。珍妮果然作了。

1964年3月26日,露絲的專欄文章報導說,珍妮預見到,甲殼蟲樂隊會繼續成功,雖然他們中的一位「不久將要不幸的離開樂隊,並在後來感到後悔」。專欄文章還向甲殼蟲樂隊的歌迷們保證說,迪克遜女士預見到,四位歌手中沒有任何一位會遭遇到飛機失事或其它類型的暴死。

結果,這篇專欄文章又導致大量的感謝信件紛紛湧來,感謝珍妮給他們的「好消息」,並且維吉尼亞州和賓夕法尼亞州的幾個「甲殼蟲迷俱樂部」還深表感謝的把珍妮命名為他們的「年度最佳女士」。珍妮・迪克遜的辦公室相對的平靜下來了。

1964年8月底,來自倫敦、夏威夷和二十個大陸美國州的電話又把電話總機堵塞了。迪克遜女士是否真的預言了,四個甲殼蟲中的三個會在9月3日或4日遭遇悲劇性的死亡?

有個自稱是「甲殼蟲」喬治・哈裡森的姐姐、名叫露易絲・哈裡森・考德威爾的女士從依利諾斯州的本頓打來電話,說她的弟弟很擔心那個預言,不知道他們的樂隊是否應該取消此行。

珍妮又一次儘可能耐心的向打來電話的人保證,她只看到所有四個甲殼蟲都很健康。並且她總是要問他們,這個遙傳是從哪裡開始的?看起來沒有人知道。所能看到的就只是倫敦每日郵報上的一英寸高的大標題和幾種其它英文報紙報導的、據說是迪克遜女士的預言。

兩天後,當時正在英國的美國助理國務卿的代理人李・沃爾什給珍妮通過空郵寄來了幾張倫敦的報紙。上面所有文章都帶著美國的新聞電訊的電頭。由於一大群倫敦記者與甲殼蟲樂隊同行,我們只能設想:他們中的幾位決定,除了青少年們的尖叫聲所代表的反映外,還得用點什麼來使他們的報導更活潑一些。

評註:

成為一個聲名顯赫的預言家,並不象許多人想像的只遇到愉快和舒服的事情:人們的崇拜和傳揚,國內外重要人物客氣的接見和登門拜訪,國家某些特殊部門對相關信息的資訊與尋求,媒體時刻不離的追蹤和報導,預言受益者的終身感激,等等。本篇所載的就是一個出人意料的、只有大預言家才會遇到的麻煩。而且,讀過本篇以後,讀者自己也可能想像得到,在珍妮的生活中勢必還會有類似的事件發生。不錯,這裡所載的甲殼蟲事件只是許多類似例子中的一個,我們以後還可能以專題的形式向讀者作一些介紹。

添加新評論

今日頭版

西方預言

正見專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