治者修行(篇二):遭橫禍武吉求救 收徒兒子牙解難

張春雨 整理

【正見網2006年07月12日】

(八)

後來散宜生路過此處,見武吉大哭哀痛,於是問及情由,甚是同情。於是在文王面前替他求情,讓武吉先回家,為老母辦理送終的棺木衣物,柴米養身之費,待到秋後回來服刑,以正國法。

武吉出獄,飛奔回家,見母親倚門相望,母子相見,詳述前因,愈加傷痛悲哭一場。

說話間,武吉猛然想起一事,於是,就把怎麼見到姜子牙,怎麼和他開玩笑,怎麼被姜子牙說的要出人命災禍,一一道來,最後說,那老人說孩兒:「左眼青,右眼紅,今日必定打死人。」確確的那日打死了王相。我想那老人嘴極毒,想將起來可惡。」

其母問吉曰:「那老人姓甚名誰?」

武吉曰:「那老人姓姜名尚,道號飛熊。因他說出號來,孩兒故此笑他;他說出這樣破話。」

老母曰:「此老看相,莫非有先見之明?我兒!你還去求他救你,此老必是高人。」武吉聽了母命,收拾逕往來見子牙。

子牙一如既往的在直鉤垂釣。

聽罷武吉的求述,說這些都是天數,我有什麼辦法啊?武吉再三懇求跪下。子牙看他實在可憐,知道他日後必然大貴,於是說,你拜我為師,我方才能夠救你。武吉當然萬分情願,於是叩首拜師。

子牙曰:「你既為吾弟子,不得不救你。如今你速回到家,在你床前,隨你多長挖一坑塹,深四尺。你至黃昏時候,睡在坑內,叫你母親於你頭前點一盞燈,腳後點一盞燈;或米也可,或飯也可,抓兩把撒在你身上,放上些亂草,睡過一夜起來,只管去做生意,再無事了。」武吉聽了,領師父之命,回到家中,挖坑行事。

話說武吉回到家中,滿面喜容。母說:「我兒!你去求姜老爺此事如何?」武吉對母親 一一說了一遍。母親大喜,隨命武吉挖坑點燈不題。且說子牙三更時分,披髮仗劍,踏罡步鬥,掏抉結印,隨與武吉厭星。次日武吉來見子牙,口稱:「師父下拜。」子牙曰:「既拜吾為師,早晚聽吾教訓。打柴之事,非是長策;早起挑柴貨賣,到申時來談講兵法。方今紂王無道,天下反亂四百鎮諸侯。」武吉曰:「老師父!反了那四百鎮諸侯?」子牙曰:「反了東伯侯姜文煥,領兵四十萬,大戰遊魂關。南伯侯鄂順反了,領三十萬人馬,攻打三山關。我前日仰觀天象,見西岐不久刀兵四起!雜亂發生。此是用武之秋。上緊學藝,若能得功出仕,便是天子之臣,豈是打柴了事?古語云:『將相本無種,男兒當自強。』又曰:『學成文武藝,貨在帝王家。』也是你拜我一場。」武吉聽了師父之言,早晚上心不離子牙;精學武藝,講習韜略。

話說散宜生一日想起武吉之事,一去半載不來,宜生入內廷見文王啟奏曰:「武吉打死王相,臣因見彼有老母在家,無人侍養,奏過主公放武吉回家,辦其母棺木日用之費即來。豈意彼竟欺藐國法,今經半載不來領罪,此必狡猾之民。大王可驗先天數,以驗真實。」文王曰:「善。」隨取金錢占演凶吉。文王點首嘆曰:「武吉亦非猾民,因懼刑自投萬丈深潭而死。若論正法,亦非鬥毆殺人,乃是誤傷人民,罪不該死。彼反懼犯法身死,如武吉深為可憫。」嘆息良久,君臣各退。

添加新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