救世詩篇--徹解諾查丹瑪斯的《諸世紀》第五章: 中共邪惡在自掘的墳墓中覆滅

力千鈞

【正見網2008年06月14日】

第五章: 共產主義的罪惡

第九節:中共邪惡在自掘的墳墓中覆滅

這一節我們將講到《諸世紀》預言裡中共覆滅的情況。在本章的第一節我們已經提到了「天滅中共」的預言,從貴州亡黨石上顯示的「中國共產黨亡」的天意到《九評共產黨》的天書,《諸世紀》都作了準確的預言;在本章的其它章節裡,《諸世紀》也準確預言了從蘇聯共黨到中國共黨的罪惡歷史;任何邪惡勢力都逃不脫最後滅亡的命運,中共邪惡現在也在劫難逃,它現在就將在其自掘的墳墓中覆滅。

中共邪惡自掘的墳墓,其實就是本書前文中提到的中共邪惡為了讓更多人為它陪葬而設下的三個陷阱,這就是與北京奧運會,三峽大壩和北京國家大劇院有關的各種巨大的天災人禍。

我們過去講過,在這箇舊宇宙久遠的歷史中,安排了宇宙中最後時期的正邪大戰,這場正邪大戰在地面上的表現就是法輪大法洪傳普度過程中有良知的人們與中共邪惡的鬥爭;法輪大法的正法是宇宙「新生」的希望,而中共則是宇宙最後時期的邪惡之獸;宇宙中有一種干擾破壞法輪大法正法的「舊勢力」,我們知道,《聖經啟示錄》裡講撒旦也好,邪惡之獸也好,本來都是捆綁在無底坑裡的,到了一定時候故意被放出來的,人類在最後時期的各種災難也是安排好了的,包括最後的大淘汰要淘汰多大比例的人類和眾生,這些都是「舊勢力」安排;「舊勢力」讓邪惡勢力逞狂,讓它們認為不能被救度的人變壞和打上獸印,就是要在大淘汰中淘汰他們,當然那個邪惡之獸中共更是要被淘汰的對像。

時間一到,中共邪惡必然會被天滅,「天滅中共」是這個宇宙久遠的歷史安排早就決定好了的,那麼對於每一個中國人來講,怎麼樣在「天滅中共」之時能夠退出中共抹去獸印,就是性命攸關的事情。而歷史上「天滅中共」的時期就是現在這個時期。

「天滅中共」的一種原來設定的過程,就是在中共邪惡設下的三個陷阱的誘發下,通過一些巨大的天災人禍動搖中共的統治使其滅亡,而許許多多沒有退出中共抹去獸印的人們,也可能在這其中成為中共的殉葬品而被淘汰。

但是慈悲的法輪大法的師父李洪志先生完全不承認「舊勢力」的一切安排,法輪大法的正法是想讓人們有接觸大法的機會,通過同化大法來淨化人們的心靈,從而儘可能多的救度眾生,使被淘汰的人數儘可能的少;所以法輪大法弟子們在自身深受迫害的條件下,依然在不停努力,講真相,促退黨,爭取救度更多的生命。

可是,我們現在還在舊的宇宙之中,它在久遠歷史安排中的層層機制還在起著作用,而且中國人民對中共這個邪惡之獸的清醒認識還不夠,還存在著大量被打上了中共獸印的人們,那麼舊宇宙還是要啟動一些「淘汰機制」來處理,這就使得中共邪惡的陷阱有誘發天災人禍的機會。

我們以前分析過,《聖經啟示錄》裡那個「巴比倫的大城」就是北京,許多人也注意到了北京奧運會的主會場就叫「鳥巢」,正好和《聖經啟示錄》裡對「巴比倫的大城」的描述相一致,如此看來,北京奧運會很可能就是中共邪惡要誘發的第一個陷阱,在原定的北京奧運會前後也許將會有巨大的災難發生。本來中共邪惡的另一個陷阱---三峽大壩原計劃是2009年蓄水到最高水位,可是中共邪惡想要集中製造大量淘汰中國民眾的巨難,竟然把最高水位蓄水時間提前到2008年9月,因此2008年可能對許多人而言就是生死存亡的重要關頭了。

那麼現在對於個人而言,退黨是自救的最有效手段,因為「退黨」就是神對他的子民的旨意,就是上帝對他的子民的旨意;而要救北京,救中國,只有儘早解體中共才是辦法。


*被中共邪惡俘獲而死的奧運

第 9紀第 78首
英文:
The Greek lady of ugly beauty,
Made happy by countless suitors:
Transferred out to the Spanish realm,
Taken captive to die a miserable death
中文:
希臘的貴婦非常的美麗,
無數的追求者讓她得意;
等到交給了西班牙王國,
將被俘獲而死的悲悽。

這首詩預言了奧運歷史的不光彩的終結。

本詩第一句所講的「非常的美麗」的「希臘的貴婦」,指的就是起源於古希臘的奧林匹克運動會。古代奧運會從公元前776年到公元393年,每四年一屆,共歷經二百九十三屆;而現代的奧林匹克運動會也是在希臘雅典舉辦了第一屆,時間是1896年。現代歷史上的最後一次奧運會根據一些預言也許是2004年的希臘雅典奧運會,所以奧林匹克運動會起於希臘雅典如果也終於希臘雅典,本來就可能已經是個句號了。那麼,有人問,2008年的北京奧運會呢?根據過去歷史的安排,所謂的2008年的北京奧運會,只是由中共邪惡控制的為其邪惡背書的一次大災難而已,它的一切都是與古老的奧林匹克精神背道而馳的,它不是什麼「奧運會」,而只是一個「邪運會」,也不可能讓其成功地舉辦。

本詩第二句「無數的追求者讓她得意」,預言的是每屆現代奧運會的舉辦權都會有「無數的追求者」,有許多國家的城市申請,競爭非常激烈,這種「盛況」使得國際奧委會非常「得意」。

本詩的最後兩句「等到交給了西班牙王國,將被俘獲而死的悲悽。」,預言了現代奧運會在一定時候將被一種邪惡勢力「俘獲而死的悲悽」,由此可能終結了現代奧運的歷史。

這裡的「等到交給了西班牙王國」,只是表示某個時間以後,並不是說現代奧運終結在「西班牙王國」手裡,它有雙重意思:第一,1992年在西班牙的巴塞隆納舉辦了25屆夏季奧運會以後,中共開始了申辦奧運會的工作,並在第二年即1993年正式提出了北京申辦奧運會的申請,當時申辦的是2000年的奧運會,雖然北京當時沒有申辦成功,但是中共的確實是在西班牙奧運會後開始申辦奧運會;第二,國際奧委會的第七任主席是西班牙商人薩馬蘭奇,此人擔任國際奧委會主席達20年之久,中共就是在這個西班牙人任國際奧委會主席的最後一屆時間裡,從其手中取得了所謂2008年奧運會的舉辦權。

中共邪惡用欺騙的手段「俘獲」了奧運會,最終將導致國際奧林匹克運動悲慘的「死亡」,因為北京奧運會可能將給國際奧林匹克運動打上中共邪惡的獸印,一個被打上獸印的東西,如果不能及時把獸印抹去,就有可能在神的天遣中滅亡。

國際奧林匹克運動被中共邪惡俘獲而死,對於人類社會將是一個深刻的教訓;如果奧運會都被中共邪惡打上了獸印,每一個在國際上或商業上跟中共打交道的人,是不是都應該想一想自己也有可能被中共邪惡打上了獸印?如果這樣,趕快用行動及時把獸印抹去,在這個正邪大戰的最後時刻站在正義一邊,才能保住自己的未來。

中共在申辦奧運會時假惺惺的承諾改善中國的人權,就好像中共在奪取政權以前大力宣傳民主一樣,都是中共邪惡的欺騙手段,一旦權力到手就原形畢露,甚至於把奧運會做為加大對中國人民迫害的藉口,中國人民的人權因奧運會而更加惡化,奧運會成了中共的邪惡幫凶;如果國際奧委會為了自己的利益和面子,不及時終止中共邪惡對2008年奧運會的舉辦權,就也許有可能成為中共邪惡的陪葬品。


*奧運史上最大的醜聞

第6 紀第9 首
英文:
In the sacred temples scandals will be perpetrated,
They will be reckoned as honors and commendations:
Of one of whom they engrave medals of silver and of gold,
The end will be in very strange torments.
中文:
在聖殿裡醜聞將出現,
他們被認為是榮譽和讚美;
那些銘刻金牌和銀牌的人們,
結局將是非常奇怪的痛苦。

這首詩預言了在曾經的「奧林匹克聖殿裡」,將出現一個巨大的醜聞,這就是國際奧委會竟然把2008年的奧運會舉辦權交到了中共邪惡的手裡,而此舉有可能就葬送了國際奧林匹克運動,也可能葬送了那些在這個事件中沒有及時抹去中共邪惡獸印的有關人們的未來。

「奧林匹克」曾經如此神聖,那些從事這項和平事業的人們,「他們被認為是榮譽和讚美」,無論是國際奧委會和各國奧委會的成員,以及舉辦各種奧運活動的國家城市和團體,還是參加奧委會的運動員,都自己認為,也被別人認為是在從事一項光榮的事業;然而,曾幾何時,奧運也沾染了政治的陋習和商業的銅臭,最後竟然墮落到了被世界歷史上最邪惡的一個團體利用,為人類最邪惡的團體背書,竟然成了戴在邪惡之獸頭頂上的一個「桂冠」,這不但是「奧林匹克」的醜聞,也是「奧林匹克」的恥辱。

本詩後兩句「那些銘刻金牌和銀牌的人們,結局將是非常奇怪的痛苦。」,是預言了那些把2008年的奧運會舉辦權交給中共邪惡,以及所謂2008年北京奧運會的組織者甚至一些參加者,如果不能清醒地認識中共邪惡,其結局可能會是他們想不到的痛苦;「那些銘刻金牌和銀牌的人們」表面上是指設計製造及頒發奧運金牌和銀牌的人們,實際上是指那些在各層次上參與組織北京奧運會各種活動的人,如果他們最後不能清醒地認識中共邪惡,他們以為自己在做一件好事,實際上他們只是在為中共邪惡的一個慶典而忙碌著,他們不知不覺中成了中共邪惡的某種形式的幫凶,那麼他們的結局可能就是要為幫助邪惡而付出慘痛的代價,因為他們自己往往意識不到這一點,所以預言中用了「非常奇怪的痛苦」來形容其結局。要避免這種痛苦結局,就必須認清中共邪惡,抹掉獸印,退黨自救。

北京奧運必然失敗,這是歷史的安排,我在本書第一章就提到了「北京奧運會將會是中共的一個墳墓」,奉勸大家千萬離「北京奧運會」和「國家大劇院」這兩個墳墓遠點。


*奧運成為中共鎮壓的幫凶

第9 紀第60 首
英文:
Conflict Barbarian in the black Headdress,
Blood shed, Dalmatia to tremble:
Great Ishmael will set up his promontory,
Frogs to tremble Lusitania aid.
中文:
鬥爭中的野蠻人戴著黑髮,
血流遍地,達爾馬提亞在顫抖;
龐大的以賽馬利建起了它的山岬,
路西塔尼亞的幫助讓蛤蟆高興得發抖。

這首詩預言了,奧運在歷史的客觀上成了中共邪惡的一種幫凶,因為國際奧委會是在中共邪惡開始殘酷鎮壓代表著宇宙未來的唯一希望的法輪功以後,把2008年奧運會的舉辦權交給中共的,這實際上是在宇宙最後關頭的正邪大戰裡,公然為中共邪惡背書,站在了邪惡一邊,這其實就是國際奧林匹克運動可能會終結的真正原因。

本詩前兩句「鬥爭中的野蠻人戴著黑髮,血流遍地,達爾馬提亞在顫抖」,預言了開始於1999年的中共邪惡對法輪功的鎮壓非常殘酷。達爾馬提亞(Dalmatia)是歐洲東部的古老地區,屬於古伊利裡亞,現在是南斯拉夫地區,對於歐洲人而言,古伊利裡亞人是異族人;這裡是指代位於世界東方的中國,因為預言中的「野蠻人戴著黑髮」,說明這兒的「野蠻人」屬於黑頭髮的亞洲人,而南斯拉夫曾是東歐共產主義集團中所謂比較「獨立自主」的一個國家,所以這裡的「野蠻人」就是指代中共邪惡。「野蠻」的中共邪惡進行的鬥爭就是對大法弟子的殘酷鎮壓,這場鎮壓使得「血流遍地」,大地「在顫抖」。

第三句「龐大的以賽馬利建起了它的山岬」,是預言中共邪惡在迫害法輪功的時期裡建起了三峽大壩。「以賽馬利(Ishmael)」是聖經裡說的「社會公敵」,而在《諸世紀》預言裡中共邪惡是全人類的公敵(見本書第一章第六節第10紀第10首),所以稱之為「大以賽馬利(Great Ishmael)」,以賽馬利的「山岬」就是中共建造的三峽大壩。三峽大壩是中共邪惡為了讓更多人為它陪葬而設下的三個陷阱之一,我們在本書的第二章第六屆裡有詳細地論述,其中第6紀第79首的後兩句「他們將在群山間建起一個山岬,衝突產生,波河擴大,淹沒在波濤裡」預言了三峽大壩將會是長江中下游「淹沒在波濤裡」的元兇,而第8紀第85首進一步預言了可能發生在夜間的三峽大壩誘發的地震,有使得江漢平原成為澤國的危險。

本詩的第四句「路西塔尼亞的幫助讓蛤蟆高興得發抖」,就是預言了國際奧委會在2000年中共邪惡正在鎮壓法輪功的時候將2008年奧運舉辦權交給了中共,使得奧運在客觀上成了中共邪惡的一種幫凶,讓中共邪惡之首江蛤蟆一夥「高興得發抖」。「路西塔尼亞(Lusitania)」是古羅馬帝國的一個省,包括現在的葡萄牙和西班牙的一些地區,這裡的「路西塔尼亞的幫助」其實是指中共邪惡鎮壓法輪功後的兩件事情,一件是葡萄牙在1999年底把澳門地區歸還中國,這件事只是履行兩國以前的協議,但是邪惡之首江澤民覺得他能主持這種儀式很有面子;而另外一件事的性質就要嚴重得多,這就是在2000年國際奧委會主席,西班牙商人薩馬蘭奇宣布把2008年奧運會的主辦權交給了邪惡的中共,客觀上給了正在殘酷迫害法輪攻學員的中共邪惡以極大的支持,是一個讓身為全人類公敵的邪惡之獸,讓中共邪惡之首江蛤蟆一夥「高興得發抖」的巨大幫助,北京奧運甚至成了中共鎮壓法輪功學員,對全中國人民進行非人道迫害的「冠冕堂皇」的理由。

一個團體,一項運動,在宇宙最後關頭的正邪大戰裡,居然給邪惡一方提供了讓邪惡「高興得發抖的幫助」,如果不能及時糾正這種錯誤,那麼神在最後會怎麼對待它呢?


*四川大地震只是中共死亡陷阱的警示

第9紀第83首

日(或者地)的第二十,金牛座期間
大地將非常劇烈的震動,
將摧毀注滿的大劇院:
大地天空一片混濁昏天黑地,
不信神的人也燒香瞌頭拜佛禮祭。

這首詩我們在第一章第五節已經解釋過,預言的是在一個有大劇院的地方某年四五月會發生大地震,這個大劇院就是中共邪惡設下的三個陷阱之一------北京國家大劇院。

但是,我們在本書前文說過「有些預言在歷史上真正完全發生以前,往往會有與預言相近似的情況發生;如果把這首預言詩看成一個謎,它的正式解還沒發生或找到,但是它的近似解在歷史上卻已經發生了」(見本書第二章第五節)。所以我們提到過2003年12月26日的伊朗巴姆大地震是《諸世紀》預言第3紀第3首「亞洲深處的地震」的「近似解」,伊朗巴姆為裡氏6.6級,造成了近6萬人死亡,而當第3紀第3首預言的「亞洲深處的地震」真正發生的時候,可能地震烈度和人員傷亡也許都比伊朗巴姆地震大;我們在第二章第八節裡還提到了,2007年的希臘森林大火是《諸世紀》預言第 6紀第35 首的「近似解」,2007年夏天的希臘森林大火只燒了三個月,而預言的那場在同一地點發生的森林大火卻可能要燒5個月。

同樣,發生在2008年5月12日的四川大地震,雖然已經震動了全中國,造成了巨大的災害,但是它卻只是第9紀第83首的「近似解」,它發生的時間是在這首預言裡講的時間,即「在某年的金牛座期間,也就是4月20日到5月20日期間」,但是在地震發生的地點卻沒有一座大劇院;雖然,在地震兩三天以後,中共邪惡把整個地震災區作為他們所謂「抗震救災」的「做秀場地」,來掩飾他們知情不報,拖延救災以及錯誤的教育政策和偽劣的學校建築給人民生命財產帶來的巨大損失;但是,中共邪惡執迷不悟,竟然在地震災害發生時加大對法輪功的迫害,想以此來轉移視線;那麼,如果讓它們的邪惡再這麼延續下去,也許就可能會誘發以北京國家大劇院為地標的大地震,這場地震可能將比四川大地震還要強烈。

實際上,當初洛晉先生在其中文版的《諸世紀》翻譯中,對於第9紀第83首用了這樣一個標題:「某年五月十二日,大地震發生之時」,可是他在具體翻譯詩的第一句時說的是「當太陽來到托羅斯第二十天時」,如果他用了金牛座4月21日到5月20日期間的第二十天來準確計算的話,那麼應該是5月10日這一天發生地震才對,我並不知道其標題中的「五月十二日」是怎麼來的,因為從預言詩原文裡怎麼也不出這個結果,所以沒有採用他的說法,沒想到他竟然一語成讖,在2008年5月12日發生了四川大地震,成為本預言的「近似解」。

其實,今年的四川大地震是上天對於中國人民發出的強烈警示,它不僅僅警示了中共邪惡所埋設的一大陷阱,即警示以北京國家大劇院為地標的未來可能的大地震,它同時還對中共邪惡所埋設的其它兩大陷阱,即北京奧運會和三峽大壩地震,做出了強烈警示,就是用四川一震同時警示了中共邪惡所埋設的三大陷阱。

首先,這次四川地震可以算成是北京奧運陷阱引起的天災人禍的一部分,它發生在中共北京奧運倒計時的第八十八天,中共其實在地震發生前已經得到了四川省北川附近要發生地震的預報,可是中共邪惡為了所謂維持北京奧運前的穩定,竟然不講預報通知四川人民,反而把因為發現地震徵兆而對當地民眾要小心地震的提醒斥為謠言,結果讓數以萬計的生命死於中共謊言製造的人禍。

從地震原因的一種玄學解釋看,四川地震所在的龍門山斷層本來是安靜的,要幾千年才會有這麼大的錯動,這個錯動使得喜馬拉雅山抬升了高度,錯動的原因可能在於:中共頑固地非要在5月8日把它的「奧運邪火」傳遞到珠峰峰頂,並且對全世界宣揚它的「邪火」「征服了世界最高點」,這種邪惡的狂妄褻瀆了喜馬拉雅山脈這個世界最高的山脈,於是喜馬拉雅山憤而抬升,使得珠峰也隨之升高,從而改變了「世界最高點」的高度,把中共邪火所到達的高度拋到了後面。可是這個抬升運動卻引起了四川地震,而地震的根本原因可能在於中共北京奧運會的「奧運邪火」。

從地震原因的一種科學解釋看,岷江幹流上共有九個大型水電站大壩,其中紫坪鋪水庫一百五十六米高的壩體就坐落在都江堰與汶川縣交界處,這次地震第一震中映秀鎮恰恰位於紫坪鋪水庫的庫尾,在紫坪鋪以上還有八個大型水電站大壩,如映秀電站和太平驛電站,也都位於地震活動帶,這次四川汶川大地震,很有可能是這些水庫大壩誘發了壩區及其附近地正在孕育的大地震。這樣看來,四川地震的原因和《諸世紀》預言中所說的三峽大壩將來可能誘發的大地震完全類似,所以5月12日的四川大地震,同時也對預言中的三峽大地震作了強烈的警示。

*在奧運墳墓中埋葬中共

通過徹解《諸世紀》預言,我們認識到了中共邪惡的三大陷阱,通過觸發這三大陷阱所可能帶來的種種巨大的天災人禍,中共邪惡希望使許許多多人給它作殉葬品。對於我們大法弟子而言,我們要在這個宇宙最後的時期裡盡可救更多的人,因此我們不希望這些陷阱被觸發,因為每一個中共邪惡的陷阱都包含著一系列的天災人禍,我們真心希望中國人民能夠認識到中共的邪惡目的,從而有可能阻止中共邪惡觸發這些陷阱。如果可能的話,我們希望與三大陷阱有關的天災人禍一個都不發生,但是這就需要在北京奧運以前把迫害法輪功的中共邪惡勢力基本清除,讓法輪大法的偉大陣容堂堂正正的出現在奧運會場,如果真能這樣,那就是天大的好事;但是從目前的情況看,這樣的結果不太容易能達到。

那麼,中共邪惡的第一個陷阱有可能還是要被其觸發,這就是中共的北京奧運會所帶來的一系列天災人禍;其實它的前奏部分已經在發生之中,如年初的寒潮,中共邪惡對西藏人民的鎮壓,奧運火炬傳遞過程中各地的大車禍,如青島奧運宣傳火車的出軌相撞,還有四川大地震加上上萬次的餘震,全國各地可能的地震,手口足病的疫情,各地的暴雨洪水等等,這些只是個前奏,可能有更大的災難在後面。

《諸世紀》預言中也預言了北京奧運會前後的一些災難,但是在目前天機還不可泄露,我現在不能把它們寫出來,因為寫出來的話,中共會以它所謂 「人定勝天」的方法來「對抗」天災,而這些東西如果是天定的,那麼其強度就非要達到預定的效果,如果中共與之對抗,老天為了達到預定的效果就可能會加大災難的強度,這樣的話老百姓可能會更遭殃。另一方面,如果可能的話,我們希望以前定下的一些災難能夠有所改變,使善良的老百姓少受些難,如果說出這些難來,可能就會影響到改變的幾率。

但是不管怎樣,中共邪惡主導的奧運會是不可能成功的,必定要失敗,這樣中共就會走到了崩潰的邊緣,各個領域裡的各種崩潰效應都有可能出現,那麼中國人民和各種正義力量最好在這個時候加快行動來解體中共,否則中共邪惡的其它兩個陷阱也可能會被觸發,而那些災難對中國人民而言是更加毀滅性的;對於很多人而言,如果不在此時動手把中共埋葬,有可能自己就會被歷史埋葬。

大家都知道,法輪功學員在美國紐約遊行時打出的標語是「天滅中共,天佑中華」;「天滅中共」是一定的,中共這種邪惡從它殘酷迫害法輪功開始,就在這個宇宙中被眾神判了死刑;「天佑中華」是我們的願望,但是中國人民必須能分清楚什麼是中華,什麼是中共,與中共邪惡決裂,才能得到真正的「天佑」。

我以前說過:大家要記住一點:在舊宇宙最後時期那些種種淘汰生命的災難,都是舊宇宙自身的機制在起作用,而不是大法的正法要淘汰誰,包括我們所說的「天滅中共」,是中共自己對大法犯罪,舊宇宙就安排了要「天滅中共」來淘汰中共。

有人說,這麼多災難裡,為什麼總是老百姓先遭難呢?為什麼老天不直接把中共滅點呢?其實這也是法輪功學員提出「天滅中共,天佑中華」這種口號的原因,如果非要有災難,最好早點滅掉中共,讓老百姓少遭殃。可是呢,災難是宇宙的舊勢力安排的,在舊宇宙的種種發展機制中埋下了各種因素,你只要在舊宇宙之中你就很難把它們全改變過來。我以前也說過:舊宇宙不能自動更新是由於自身的局限造成的,比如對於宇宙的淨化,他們採取的辦法是「考驗和淘汰」,把不好的東西淘汰掉,這樣剩下的就比較乾淨;而法輪大法才能做到大法師父所講的「把你從生命的最微觀到表面,以至於任何生命的思想,都淨化。」。中共邪惡能夠瘋狂一個時期,也是舊勢力安排的結果,舊勢力安排了一個中共邪惡的目的,其實就是要利用這個邪惡來達到淘汰許多他們所認為不好的生命,就是說他們的目的不是只要淘汰中共邪惡,更主要是要利用中共邪惡來淘汰許多生命,也就含有許多老百姓,在他們過去的安排裡要淘汰相當大比例的生命,以此來完成他們所認為的「宇宙淨化」。

在舊勢力眼裡,甚至在舊宇宙的安排中,那些與中共邪惡相聯繫的生命,不管你加入過少先隊還是共青團,只要你曾經向中共宣過誓,不管是要做它的接班人還是後備軍,你都是被打上獸印的人,都可能是被淘汰的對像,這些種種災害就是針對要被淘汰的對像而來的。如果你不及時退黨可能就會有很大的危險性,退黨才能保命,這就是法輪功弟子為什麼要苦口婆心的勸大家退黨。

對於舊勢力的安排,慈悲的大法師尊不承認的,師尊的願望是儘可能救度所有的人;對於中共邪惡安排的讓更多人為它陪葬罪惡陷阱,大法師尊也是不承認的,希望眾生早日認清邪惡,少受損失,慈悲的師父早在2004年2月就為此寫下「神醒」一詩:

神醒

眾生快快醒
中原設陷阱
都是為法來
何故理不清

我們從大法師尊的慈悲呼喚中,可以看到大法師尊不但呼籲眾生快覺醒,早日認清邪惡使自己遠離被淘汰的命運。

在今後可能的災難中,凡是那些不想被淘汰,不想給中共陪葬的人,首先要及時退黨才能自保,萬一遇到危險,要非常誠心地默念或呼喊「法輪大法好」,雖然有句話叫「臨時抱佛腳」,可是如果你連「臨時抱佛腳」也想不起來,那就更沒希望了。以前,人們說觀音菩薩大慈大悲救苦救難,她怎麼救難呢?她是「尋聲救苦」;其實,現在的神佛慈悲救難,也是「尋聲救苦」,他們尋的什麼聲呢?就是五個字:法輪大法好。法輪大法是宇宙未來的唯一希望,能誠心說出「法輪大法好」,這個人就有未來。

有些人受中共毒害,不相信神佛;有些人認為中共控制了一切資源,只有中共才有能力救災,所以災難來了更要跟著中共,這種想法是很糊塗的。我們從四川大地震的實情中可以看到,中共在災難來臨時,只會掩蓋災情和無恥的做秀,當那些在震心地區的倖存的男女老少,在苦等一天沒有救援後,只好餓著肚子自己爬出了震心災區,而那些裝備精良的中共軍隊卻怎麼也進不去震心地區,還不如那些餓了兩天的老幼災民,人們對於這樣的政府和軍隊還能有什麼指望?其實政府和軍隊本來應該隸屬和服務於國家和人民的,中共邪惡卻只准他們為中共服務;將來可能的大災難接連來臨的時候,老天爺恐怕連作秀的機會都不會給中共,「天滅中共」的時候到了,有人還要跟著中共,其後果不是很明顯的嗎?

除了自救以外,有抱負的正義之士應該起來解體中共,我們中華民族的傳統裡面經常講要「救國救民」,現在的時刻其實就是中華民族最危難的時刻,此時就是最需要我們「救國救民」的時刻,如果有可能的話,我們最好在北京奧運的墳墓中儘快把中共邪惡解體,否則中共邪惡已經刻意把三峽大壩最高水位的蓄水時間提前到了今年,另外一個邪惡陷阱就會觸發。當然,今年老天爺也許會延長長江汛期,為我們解體中共的行動提供時間。

宇宙中的舊勢力在上層空間已經被法輪大法的正法洪勢所清除,但在人類空間,舊勢力安排的各種因素和機制還在起作用,有些已經成為舊宇宙歷史的一部分;可是,這個宇宙在最後時期的最最根本的安排卻只有一個,那就是法輪大法的正法必成,人們對法輪大法的態度決定了人們的未來;即使舊勢力的安排,當初也是出於他們自己認為的所謂「幫助正法」的願望;如果全中國的人民都能覺醒,都能與中共決裂,都能誠心發出「法輪大法好」的呼喊,那麼過去歷史上的一切安排都可以改變;法輪大法可以改變人類的命運,只要人類能真心相信大法。


*神將為被中共迫害的受難者復仇

第2紀第53首
英文:
The great plague of the maritime city
Will not cease until there be avenged the death
Of the just blood, condemned for a price without crime,
Of the great lady outraged by pretense.
中文:
海的城市大瘟疫,
不會停止,直到滿足那為了死者的復仇;
為無辜被害的正義之士的鮮血,
為因誣陷而被凌辱的貞潔婦女。

這首詩預言了在天滅中共的過程中,老天將為那些被中共奪取生命的受難者復仇,尤其是為那些被迫害致死的法輪功學員復仇,那些參與迫害的惡徒們將得到應有的報應。

第一句中的「海的城市」,我們在以前的相關預言裡說過,在《諸世紀》預言詩中,談到某個特指的海,很多情況下指的是北京的「中南海」,因此這裡「海的城市」,指的就是「中南海的城市」,它可能指「中南海」所在的北京,也可能指被中共控制的海濱城市,也可能泛指中共控制的城市;預言裡說這些城市將會發生大瘟疫。

第二句「不會停止,直到滿足那為了死者的復仇」,解釋了在瘟疫中,宇宙中眾神也在此時清理那些迫害法輪功迫害中國人民的中共惡徒,而且瘟疫的時間可能較長,「直到滿足那為了死者的復仇」。本詩的後兩句「為無辜被害的正義之士的鮮血,為因誣陷而被凌辱的貞潔婦女」,就是講中共邪惡在迫害法輪功學員迫害善良的中國人民的過程中所犯下的罪惡和血債。

「善有善報,惡有惡報」,這是宇宙的天理,中共邪惡在迫害法輪功的過程中犯下了諸如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這樣的彌天大罪,我們在本書第四章講到了許多迫害真相,相當部分是駭人聽聞的,那些參與迫害而不知悔改的人必將遭到天遣。

在《聖經啟示錄》裡,也提到過在最後的正邪大戰和最後的審判裡,神要給被邪惡迫害死的聖徒們伸冤報仇的事:其中6:9和6:10兩節寫道:「揭開第五印的時候,我看見在祭壇底下,有為神的道,並為作見證,被殺之人的靈魂大聲喊著說,聖潔真實的主阿,你不審判住在地上的人給我們伸流血的冤,要到幾時呢。」;在16:4到16:7的四節中寫道:「第三位天使把碗倒在江河與眾水的泉源裡,水就變成血了;我聽見掌管眾水的天使說,昔在今在的聖者阿,你這樣判斷是公義的;他們曾流聖徒與先知的血,現在你給他們血喝。這是他們所該受的;我又聽見祭壇中有聲音說,是的,主神,全能者阿,你的判斷義哉,誠哉。」。在《聖經啟示錄》第18章裡,還講了巴比倫大城的滅亡:「他們又把塵土撒在頭上,哭泣悲哀,喊著說,哀哉,哀哉,這大城阿。凡有船在海中的,都因他的珍寶成了富足。他在一時之間就便成了荒場。(18:19)」;「天哪,眾聖徒眾使徒眾先知阿,你們都要因他歡喜。因為神已經在他身上伸了你們的冤。(18:20)」;「有一位大力的天使舉起一塊石頭,好像大磨石,扔在海裡,說,巴比倫大城,也必這樣猛力的被扔下去,不能再見了。(18:21)」。

由此可見,《諸世紀》在本詩中所預言的神為「正義之士」和「貞潔婦女」 伸冤復仇,主要就是為被邪惡所害死的男女「眾 聖 徒」 復仇,而《聖經啟示錄》裡的「巴比倫大城」和《諸世紀》裡的「中南海的城市」是相關的。我在本書第一章第五節的結尾部分,已經詳細論述了「巴比倫大城」和中共及北京的關係,以及人們在災難中自保的方法,還有隻有早點解體中共才能救北京的結論;現在,本預言詩又具體預言了北京可能的大瘟疫,雖然在這裡只提及了大瘟疫的復仇作用,但是在另一方面它肯定也有舊勢力安排的大規模淘汰作用,那麼每一個還沒有退出中共抹去獸印的人,都可能會面臨被淘汰的危險,所以要想在未來的災難裡保住性命的人,一定要按神的旨意「退出中共抹去獸印」才行,而想要「救國救民」的志士也最好根據具體條件及早行動來解體中共。


*人民在災難中覺醒

第2紀第54首
法文:
Par gent estrange, & de Romains loingtaine,
Leur grand cité apres eau fort troublee :
Fille sans main, trop different domaine,
Prins, chef terreure n'auoit este riblee.
英文:
For strange people, and distant from the Romans
Their great city much troubled after water:
Daughter armless, domain too different,
Terror chief taken, unavoidable rebellion.
中文:
遠離羅馬,異國的人民,
洪水後的大城災難深重;
沒有武裝的兒女,來自許多不同的領域,
恐怖之首被抓,不可避免的反抗。

本詩後兩句的英文翻譯根據原文有所改動,第三句的前半句原來翻成了「Daughter handless」,意思是「沒有手的女兒」,結果把整首詩的意義搞的面目全非,這裡其實不能直譯為「handless」,而應該範圍「armless」,意思是「沒有武裝的,和平的」;第四句的原英文翻譯存在的問題,卻是沒有根據原文來直譯,這裡「chef terreure」應直譯為「Terror chief」,「auoit」就是「avoid」,而「riblee」就是「rebel」。

這首詩預言了中國人民在中共邪惡陷阱的巨難中終於覺醒了,許許多多「來自許多不同的領域」的民眾,他們手裡雖然沒有什麼武器,仍然起來反抗中共邪惡的統治,把中共邪惡的「恐怖之首」抓了起來。

本預言詩的表達的意思比較明確,就是災難中的人民,主要通過和平的抗爭,推翻了中共的邪惡統治。這裡的「大城」就是聖經中的「巴比倫大城」,也就是上文我們說的「中南海的城市」,而這裡的「恐怖之首」就是中共的邪惡之首,和中共那些迫害法輪功迫害中國人民的元兇;因為在《諸世紀》裡的「恐怖之首」就是指的中共和邪惡勢力的首領,比如在第2紀第30首裡,中共的邪惡之首就被稱為「人類的恐怖之星(terror of mankind)」,而在第10紀第72首裡則把當時出現的迫害法輪功的邪惡勢力稱為「恐怖大王(great King of Terror)」(見第一章第三節)。


*邪惡之首的下場

第9紀第76首
法文:
Auec le noir Rapax & sanguinaire,
Yssu du peaultre de l'inhumain Neron,
Emmy deux fleuues main gauche militaire,
Sera murtry par Ioyne chaulueron.
英文:
With the rapacious and blood-thirsty king,
Issued from the skin of the inhuman Nero:
Between two rivers military hand left,
He will be murdered by joining lime burner.

中文:
貪婪嗜血的國王,
源自非人的尼祿的皮囊,
兩河之間,軍隊不受掌握,
他將被投入火窯而死。

本詩的英文翻譯只是改動了三個詞,一個是第二句的「peaultre」,法文的「peaux」相當於英文的「skin」;另一詞是第四句的「chaulueron」,這個中古時期的法文有兩個意思,一個是「Baldy(禿子)」,一個是「lime burner(石灰窯)」,這裡採用第二個意思;第三個詞是第四句的「Ioyne」,古法文裡是「join(加入)」的意思。

這首詩預言了中共邪惡之首江澤民在中共滅亡時的下場。

本詩前兩句「貪婪嗜血的國王,源自非人的尼祿的皮囊」的就是邪惡之首江澤民,因為《諸世紀》第9紀第53首預言了「江澤民就是有著666獸數的新尼祿」,而第9紀第17首預言了「江澤民是歷史上第一個比尼祿還壞的傢伙」(見第一章第三節)。

本詩第三句中的「兩河之間」就是《聖經啟示錄》所講的古巴比倫的兩河流域,實際是指代現在的長江黃河流域,即是中國;而英文所說的「military hand left」,這裡的「left」根據預言意思不應是「左」的意思,而應是「離開」的意思,軍隊離開了江澤民,不管他了,預言了在全國人民在災難中覺醒而反抗中共邪惡的時候,軍隊中的許多人也覺醒了,中國軍隊不願再做黨衛軍來給中共陪葬,各地軍隊起義來聲援人民對中共邪惡的反抗。

本詩第四句說「他將被投入火窯而死」,預言了江澤民的下場。歐洲中世紀的「lime burner」,同時有兩個作用,除了煅燒石灰外,還要將石灰加水熟化,在中國石灰加水熟化是在石灰池裡完成的,生石灰投入石灰池會放出很大熱量,那情景就好像是《聖經》在最後的審判裡提到的「火湖」。

*驅逐中共,懲辦惡首

第9紀第46首
英文:
Be gone, flee from Toulouse ye red ones,
For the sacrifice to make expiation:
The chief cause of the evil under the shade of pumpkins:
Dead to strangle carnal prognostication.
中文:
滾吧,紅色的傢伙們,從土魯斯滾出去,
為了那些犧牲者們贖罪:
邪惡之首在南瓜的鬼影裡,
按預言死於肉體的絞殺。

這首詩預言了天滅中共後,在中華大地,中共邪靈的殘渣餘孽被清除,那些殘害人民的中共罪犯和中共邪惡的首領得到應有的懲罰。

本詩前兩句「滾吧,紅色的傢伙們,從土魯斯滾出去,為了那些犧牲者們贖罪」,預言了天滅中共後中共罪犯和儈子手們將被驅逐,接受正義的審判。這裡「紅色的傢伙們」指中共罪犯,「土魯斯」是法國的一個大城市,法國是諾查丹瑪斯的祖國,這裡是「我們的家園」的意思;把這兩句預言翻譯過來就是:「滾吧,中共罪犯們,從我們的家園滾出去,為那些被你們害死的犧牲者們贖罪」。我們知道,當年孫中山在國民革命提出的口號是「驅逐韃虜,恢復中華」,那麼這裡預言的就是「驅逐共魔,恢復中華」,它預示了一個沒有共產黨的新中國的誕生。

幾十年來,中共邪惡這個外來邪靈,霸占了中國的大好河山,綁架了中國純樸的人民,破壞了中國的傳統文化,害死了八千萬中華兒女,到了今天,天滅中共,中共邪惡受到應有懲罰的時候終於來到了。

本詩後兩句「邪惡之首在南瓜的鬼影裡,按預言死於肉體的絞殺」,再次從另一個角度預言了邪惡之首的下場。南瓜是西方鬼節裡的裝飾品,代表陰間,「邪惡之首在南瓜的鬼影裡」講的是邪惡之首江澤民因為迫害法輪功,他的邪靈早就被大法弟子的正念滅了好多次了,其靈魂早就被打下地獄了,只是他的肉身還被那些爛鬼們死撐著,妄想繼續作惡;到了天滅中共後,除了邪惡之首的靈魂在層層地獄裡「泡火湖」「下油鍋」以外,他的肉身也要受到人間的審判和懲罰,「按預言死於肉體的絞殺」,這就是宇宙中對邪惡最嚴厲的懲罰,叫做「形神全滅」。

本節講了《諸世紀》預言裡關於宇宙正邪大戰的一個重要部分:中共邪惡在自掘的墳墓中覆滅。這個預言的結果,關係到了許許多多中國人的命運,對每一個人而言,你是在天滅中共時期的各種災難中糊裡糊塗地給中共陪葬,還是能及時覺醒獲得新生,現在就是你選擇自己未來命運的時候;現在許多在中共統治下的人們,都不知不覺被中共不同程度地洗腦,被打上了獸印,如果不及時退黨抹去獸印,還像以前那樣糊裡糊塗地生活,也許可能就過不了現在的大災之年;每當一個天災人禍發生時,你要想一想,下一回你也許也可能碰上這些危險,你將靠什麼來保住自己的性命?你一定要記住兩點:和中共邪惡決裂,儘早退黨才能保自己的平安;誠心地默念或呼喊「法輪大法好」的真言,才能求得神佛的救應。

另外,中共埋下的三個邪惡陷阱,每一個都連帶著一系列的巨難,必須靠人們的覺醒和行動才能拆除。我們內心希望最好能在北京奧運前解體中共,我們應該向這個方向作最大努力;可是從目前情況看,我個人認為,也許能實現的最好的結果就是我在本節裡所寫的結果。慈悲的大法可以改變歷史的一切,可是前提是要有足夠的人心覺醒和改變,變得心向大法才行,就好像我在前文說的「尋聲救苦」,如果你連「法輪大法好」的心聲都不發出來,要神怎麼救你?而拆除邪惡陷阱,其實就是同時救大批人的命,那麼就可能需要有足夠多的人發出「法輪大法好」的心聲,有足夠多的人聽從大法師徒的勸告---退出中共抹去獸印。另外,要解體中共,在天滅中共的天意之下,還必須有人們的具體行動才行。

退黨自救保平安,解體中共救中國。

添加新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