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華典故:永州之鼠

雲開

【正見網2009年12月26日】

唐代著名文學家,被譽為唐宋八大家之一的柳宗元在他的作品集《柳河東集》中曾經記載了這樣一個故事。

湖南永州有一個人非常相信民間的一些說法,害怕觸犯禁忌,不管做什麼事,總要看吉不吉利。 這個人生在子年,屬相是鼠,於是他就很愛老鼠,對其萬分敬重。他還訂下了家規:不准養貓、狗,不准童僕打老鼠,要將老鼠好好保護起來。糧倉裡、庫房裡任憑老鼠橫行,全不過問。

於是老鼠們四下裡奔走相告,都來到這一家。結果這一家家裡的桌子、凳子、柜子全都被老鼠咬得殘缺不全。柜子裡面的衣服老鼠也不放過,東一個窟窿西一個洞,沒有一件是完整的。吃的食物大多都是老鼠吃剩下來的。到了夜裡,老鼠在屋裡東奔西跑,上竄下跳,「咯吱咯吱」的啃東西,還嘰嘰亂叫,弄得全家亂七八糟,吵得人覺也睡不著。白天老鼠都不歇著,跟人一塊兒出出進進、來來往往,放肆極了,儼然它們才是這家的主人。

過了幾年,這家人搬到別的地方去住了,這屋子換了主人。可是老鼠們絲毫不懂得收斂,還是鬧得特別厲害。新主人說:「可恨這幫老鼠,本來只應在黑暗中偷偷摸摸的過活,現在竟然如此囂張,為什麼鬧到了這一步,實在可惡!」於是,他們向人家借了好五、六隻貓,大門緊閉,把出路都用磚瓦堵死,還用水澆灌老鼠洞,又專門雇了些人來幫助捕殺老鼠。老鼠一下遭到了滅頂之災,死亡不計其數,屍體堆得像座小山。人們把鼠屍扔到偏僻的地方去,臭味過了好幾個月才消失。

故事裡前任主人縱容老鼠為惡,不料新主人一到,老鼠們便遭到了滅頂之災。因此後來人們常用「永州之鼠」來比喻被包庇、縱容的惡人,形容惡人們雖猖獗於一時,但一旦失去了靠山,就必然要倒霉。

現在共產邪黨非法統治中國大陸,眾多的貪官污吏、惡警及壞人們在邪黨的包庇、縱容和指使下橫行無忌、大肆傷害中國人民。特別是在邪黨對法輪功學員的迫害中,眾多的法輪功學員被邪黨及其爪牙們抄家、判刑,有的甚至於被活摘器官後焚屍滅跡。那些聽從邪黨命令的惡人們得意於一時,然而他們不知道他們扮演的正是「永州之鼠」這樣的角色啊。一旦邪黨滅亡,他們一定難逃懲罰,這也是其罪行的報應。

現在邪黨離其毀滅也已不遠,到09年底為止,宣布退出邪黨黨、團、隊組織的人數已超過6500萬。當年對法輪功學員發動迫害的罪魁江xx、羅x,已被阿根廷法院下令無論在阿根廷境內或是在國際上都要對其全面逮捕。明眼人一看就知道,邪黨氣數將盡。所有還在聽從邪黨命令迫害法輪功學員的人,如不停止迫害,到了邪黨滅亡之時一定會如「永州之鼠」一般遭到滅頂之災。

添加新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