見證父親的轉生

大陸大法弟子


【正見網2014年09月10日】

師尊在《休斯頓法會講法》中講:“如果年歲大的人由於某種原因真的沒能圓滿,如果百年之後臨終前發誓:我下次一定得修。那麼他會帶著法輪轉世,帶著修煉的東西轉世,接著前世修。”我父親的經歷證實了偉大而慈悲的師尊所講的都是真理。

一、父親的生前

我的父親是一位普通工人,得法時已經七十多歲了。他一生勤勞,心地善良。自修煉法輪大法後,勤於學法煉功。雖然修煉的時間不長,但在父親的身上卻發生了很多神奇的變化。他看每本大法書都是鮮艷而清澈的藍色。

在沒有修煉前,父親患有小腦萎縮,腿有嚴重皮膚病,皮膚病用各種藥物治療都無效,奇癢難忍,忍不了就用手撓,皮屑象雪花一樣下落,露出鮮紅的皮肉和淺粉色的點子。看了讓人心痛,痛癢得父親晝夜難安。家裡人十分焦急,又沒有辦法。

修煉不長時間,師尊就給父親淨化身體,父親的腿整日往外流水,冬天穿的棉褲都已浸透,父親感覺自己的腿好像啃過的雞腿一樣,只剩下骨頭。這樣持續一段時間後,父親多年醫治不癒的腿病全好了,腿的皮膚細嫩光亮,頭也不疼了。父親高興的天天給師尊燒香磕頭。從這以後父親修煉更加精進,每天抓緊時間學法煉功。身心感到從沒有過的輕鬆和舒暢,走起路來輕飄飄的,象風吹的一樣。以後父親又參加了某市舉辦的萬人大法會。不久又消了一次大業,當時父親騎著三輪車,母親坐在後面,走到十字路口右轉彎的時候(此處設一交通崗亭),在繞過交通崗不遠的地方,一輛又高又長的大卡車黑呼呼沖向三輪車,當時母親頭腦一片空白,父親感覺瞬間從三輪車上摔下來,重重摔在人行道上。當大卡車呼嘯而過的剎那間,母親看父親還坐在三輪車上。可是父親卻對母親說:“我被大卡車從三輪車上撞下來了,重重摔倒在人行道上,怎麼還坐在車上?”母親說:“你始終坐在車上。”

大卡車開出去幾十米遠後才停下來,從車上下來兩個人,朝父母走過來,父親向他們揮手示意,讓他們回去,嘴裡還說:“你們走吧,沒事。”再一看三輪車也騎不了了,就推著三輪車來到我家,我們一看右邊的車圈也瓢了,裡外帶裂了很長的大口子,車把芯子也斷了。車子撞成這樣,可是父母安全無恙。

師尊在《法輪大法 美國法會講法》<紐約座談會講法>中講:“其實你別以為撞一下你啥事都沒有,可是你真死掉一個你,是業力構成的你。而且身體上有你不好業力構成的思想,有心,有四肢,撞死了,可是它全是業力構成的。我們給你做了這麼大的好事,去掉了這麼大的業力,用它來償命,沒人做這個事情。就是因為你能修煉,我們才這樣做,等你們知道的時候,你們是無法感激我。”父親知道是師尊法身的保護,而且消了這麼大的業。真是從心裡感謝師尊的無量恩德。

由於父親一生生活、工作的大部分時間都是在邪黨管治下走過來的,受黨文化毒害很深,膽小怕事,尤其是對法理認識不清。1999年7.20邪黨發動迫害大法之後,父親未能堅持修煉大法,小腦萎縮的病再次復發,但是腿還依然細嫩光滑。父親在不清醒的狀態中又被邪門毒害,致使頭腦不清,雙腿不能行走,一切靠他人照料。當我回去照顧父親時,看到如此狀況,心裡十分難過,一位有緣得正法的生命,就這樣被邪黨給坑害了。為了喚醒父親,我讓父親聽師尊錄音磁帶或我給他讀大法書。父親清醒的時候,非常激動說:“我要修煉!我要跟師父走!”就是因為這來自真心的一念,奠定了父親日後轉生的基礎。照顧父親一段時間之後,因女兒在外地要生小孩,需要我去幫助。臨行前,我到父親的房裡與老人家辭行 。看見父親正在安詳的睡覺,就沒有叫醒父親,就這樣匆忙的離開了,沒有料到這竟是我與父親這一世的永別。

二、父親的轉生

女兒因臨產住進醫院。第三天上午,我接到了丈夫打來的電話,告知父親於當日凌晨過世,當時自己痛苦萬分。當天晚間孩子出生。師尊在《法輪大法 美國法會講法》<紐約座談會講法>中有一段法:“弟子問:主元神什麼時候進入……。 師:主元神進入的時候,一般都是在出生的前夕不長的時間。但是具體的時間不固定。也許他出生的前刻,也許他出生的很早,半個月,一個月,或者是更早,也都可能。”父親的主元神就是當天凌晨脫離了上世的身體,於同一天晚上又進入這世新生的身體。父親轉生的事實,證明輪迴轉世是千真萬確的客觀事實,決不是迷信。下面列舉一些例子以說明父親轉生的事實。

這孩子出生時,只是眼睛到處看,一點都不哭,看到他爸爸也不哭。當時護士說:“這孩子不哭,真乖!”但是,當把孩子放在車上,推到走廊時,這時孩子看到我,突然大哭起來。大概是因為孩子認出我是他女兒的緣故吧!我回到房間,發現孩子的相貌和眼神很象我的父親。

孩子出生前,我女兒做過一次夢,她看見她姥爺在安裝煤氣罐,可是煤氣管的一頭已經著火了,我女兒趕緊把她姥爺抱著救了出來。還有一次是孩子出生後我女兒坐月子期間,她夢見她姥爺穿著一件灰大褂向她走來,我女兒問:“姥爺你病好了嗎?”老人笑了,但滿口沒了牙齒,在女兒的臉上親了一下。女兒跟我聊天時說奇怪,怎麼做這樣的夢。我當時心裡有了一些數。因女兒是我父母帶大的,感情深厚。當時擔心女兒傷心而影響身體恢復,並沒有把父親去世的消息告訴她。

與此相吻合的是,孩子大概五周歲的時候,有一天正在床上蹦著玩,突然對我們說:“我是穿著黑衣服來的,背著一個大包袱,到了這裡我就成了現在這個樣子。”當時,孩子一邊做著手勢,一邊指著自己,非常可愛。

孩子一週歲後,非常喜歡看照片。每當看到我和丈夫、女兒以前的合影照片時,孩子就會哭起來,難過的不行。這種事情出現過多次。可是每次當孩子不哭時,我們再問孩子剛才為什麼哭?孩子卻矢口否認說,我沒有哭啊!因為孩子前一世的部分記憶並沒有鎖住,看照片使他想起來了,而哭完之後又回到現實中來了。

孩子生來就和我們的感情很深,後來由於我們和孩子住在一起,就使他能更多的回想起生前的事情來。有一天,我和丈夫帶孩子到外邊玩,這孩子突然對我們說:“我去過某某地方,在那裡累的我瞢瞢瞪瞪,整天忙啊、忙啊!後來又到了東北大姨姥家。”我和丈夫當時都驚呆了。事情原來是這樣的,我們當時在某某地方居住,生產了一些產品,由於產品質量問題,需要修整,所以父親就來我們這裡幫忙。當時確實很累,每天都沒有空閒時間。忙完之後,父親就回到居住在東北的我姐姐家(孩子稱我姐姐為大姨姥)。我們從來沒有與孩子談起這些事情,可見這是父親經歷過的事情,轉世後還留在記憶中。

一天,我和丈夫在床上躺著,孩子摟著我的脖子說,“這是我的小女兒,是我們家最能為別人辦事的女兒。我還有一個大女兒在大姨姥家。”(這世的他已把上世的大女兒稱為大姨姥)。有一次,孩子又開始說起前世之事,我突然問他,“你認識某某某嗎?”(某某某是我的母親)。沒想到孩子很爽快的回答:“認識啊,她是給我做飯的。”我又問他,某某某長的什麼樣子,回答說的長相和我母親一樣。

還有一次,孩子說:“我得回東北某某地方,那是我的家,某某(我弟弟)是我的兒子。”又有一次,孩子拿起一個小盒子放在耳朵上,裝作打電話的樣子說:“我得給某某(我弟弟)打電話,讓他好好照顧太姥姥(我母親)。”“喂,你是某某嗎?太姥姥有病了,你得照顧好太姥姥。”

我們的朋友來我們這裡玩,我丈夫問孩子,你認不認識他們?沒想到孩子很爽快的回答:“太認識了”,再問起家裡其他的人,他也說:“太認識了”。原來我父親生前對他們的印象都特別深。當我說起原來和我父親一起工作過的老同事的名字,他都說認識,可是如果在其間突然說一個他不認識的人的名字,他會答到:“這個人我不認識啊。”

孩子這一世也在大法中修煉。有一天,我丈夫對孩子說:“這本大法是一部天書……”,孩子聽到這,就激動的趴在桌子上,眼淚都快流出來了。我丈夫問孩子為什麼?他說,他看到這本大法書金光閃閃。我父親生前修煉時,看大法的書都是鮮艷而清澈的藍色,非常漂亮!孩子看到《精進要旨》這本書時,翻了翻說:“我買過這本書。”確實,我父親在剛修煉時,當時就請過這本書。

添加新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