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學不能證實大法 大法可以完全揭開宇宙奧秘

李有甫


【正見網2003年01月12日】

在陸續不斷地讀了一些做科學研究的大法修煉者對法輪大法修煉者的一些實驗論證之後,得知一些結果,說明了以下幾個方面的問題:

1. 法輪大法修煉者的細胞在分子水平的超常現象。
2. 這是目前科學研究的新高度,發現人體在生物學基因水平的變化,這是可以藉助儀器觀測到的。
3. 這種變化的產生,是由一種身心修煉的方法 -- 修煉法輪功而獲得的。這似乎是藉助於科學這個龐大的勢力開了口,在科學角度上肯定了法輪功對人類改善健康的作用。

我想就以上的情況談談個人在學法和正法修煉中產生的認識。不妥之處請指正。

在人類這一層次的眾生中,這一念是產生任何變化的根本原因。在目前科學所能認識的水平看,是從意識到物質的變化,似乎是從無形到有形的變化,而無形是更高層次的有形,意識是物質高一層次的形式。所以《轉法輪》中說:「其實精神和物質是一性的。」這是通過學法體會到的。物質越微觀,粒子越小,放射性越強,它的能量越大。而從物質上看,人所能控制的最強大的潛在能量是自己的正念,在一般人或修煉初期,則是自己的一念,也就是真正的心在想什麼。

目前可以用所謂科學的手段觀察到的思維狀態和人的意念活動一般是用腦電圖,而腦電圖所觀察到的人在集中思考進入有效的冷靜思維或入靜時,腦電圖由高頻率低振幅的快波趨向於低頻率高振幅的同步化活動。隨著入靜程度越深,腦電圖同步化程度越高。相反,當人在俗事的干擾下,焦慮緊張時,腦電圖呈去同步化,即無序狀態。如果去掉造成緊張焦慮的因素,去掉人的執著心,把人的慾望,名、利、情等日常干擾人心的因素去掉時,人就能夠入靜,就能夠漸入同步化的有序狀態。這裡順便提一點是腦電圖與中醫經絡學密切相關。我在以前的研究中證實了:任督二脈的經絡波與腦電圖額葉,頂枕葉同頻、同步,而左右前後顳葉和手足三陰三陽經脈同頻同步。其實這個證據說明了經絡是腦電圖(腦活動)在全身的對應展現,而中醫學把經絡的變化看成是人的健康的重要標誌,是「決死生,處百病,不可不通」的命脈運行。各種中藥、針灸穴位,無不通經達脈,使經脈循環往復,暢通無阻才能祛病健身。而這種經絡運行的健康狀態與腦電波的正常運行也就是人的意念的正確狀態(入靜)同時產生的,這是直接地說明了真正的健康從心裡的一念產生。

當然,這些也只不過在說明心靈的活動與健康的關係,在祛病健身這一層次而已。還可以說明元神到身體某一部位,就是某部位想問題這一事實。比如,到目前為止,有不少科學家可以用腦電圖和測謊儀觀察到人在想什麼。那麼,從經絡波上也可以觀察到人在想什麼,因為它和腦電波是同頻同步地變化著的。師父在《轉法輪》中講過:「如果元神在泥丸宮,那麼我們確實感到是大腦在思考問題,在發出信息;如果是在心,那麼確確實實感到是心在思考問題。」「如果……他跑到肚子上去,那麼會感到確實是肚子在想問題……」這是千真萬確,可以在丹田(肚子上)這個穴位上準確測到和前額同頻同步,最高振幅的經絡波。所以修煉講丹田的重要性,它又和心想什麼有著最直接的關係。

我本人在修大法之前做過這樣的實驗,寫過這樣的論文和書。當時我自己既是個研究員,也把自己當作一個實驗對像,以便更能了解煉功與實驗結果的關係。我知道:修煉的人,身體上的某些變化,用科學的方法是可以測到的。後來,我也想過,用科學的一些方法,證實法輪大法對人類是有好處的。但是,法輪大法不僅僅是為了人類的這些好處而傳的,能起到這樣的作用,給人帶來健康與祥和的環境。因為法輪大法是宇宙的法,一切宇宙、天體、大穹、佛、道、神與層層眾生都必須在大法中擺放自己的位置,這是科學無論如何也不能證明的。而且,對科學的過多依賴還會造成使人相信科學的驗證手段證實了的東西,而未證實的就不注意了。師父在《在歐洲法會上講法》說:「而科學這個宗教它是讓你從物質上發現一點兒東西,用這個引導你越來越信,最後讓你依賴它,越來越依賴它,發現這好像就是真理了。這個宗教是從物質上引導你到精神上相信;而一般的宗教是從精神上引導你對物質的真正認識,它是走了一個反的路,所以才不能被人識別。」我們在用科學的方法做那些實驗的時候,多半是對常人的,而真正得法真修的,都是想修煉而並不是看到科學證實了大法對人身體健康的好處來的。相反,這些科學實驗是給常人的,那麼常人是信科學的,我們必須和常人一樣地符合那套科學的信仰者們規定的方法和規範,即實驗驗證,邏輯推理和演繹,而這一切都必須是建立在物質(我們這個空間的物質)的基礎上的。所以,進入科學這個遊戲規則之後,相信物質的存在,不相信有神的存在這是科學最主要的規則,我們要跳進去,把自己的智慧束縛在裡邊嗎?那時候,「你要反科學,雖然它不會殺死你,會群起而攻之,誰都說你是迷信,誰都說你是可笑,它會把你從社會中貶得一錢不值。」(《在歐洲法會上講法》) 師父還說:「它不能證實神的存在,它也不知道人幹了壞事有報應。你講起來有神,它就說你迷信;你講起來有人做壞事會有報應,人做好事有好報,要想做一個好人就得重德,它就說你是異端邪說。實質上是這個科學在打擊人真正善良本質最好的一面。它不叫人重德,不叫人從善,叫人發泄一切慾望,破壞著人類生存的環境,破壞著人類的本性和人的規範。從這一點上看,這個科學又是個邪教。可是哪,它在人的這個空間當中提供了人的安逸,和人一時的舒服的假相。給人提供了一個人破壞自己後造成的一個假自由、假進步的條件,就使人更加相信它。可是在神來看,人的過分安逸和舒服並不是好事,會增加業力,積攢業力。消不掉業,最後下地獄,甚至於生命被銷毀。」當然,這是科學所起的不信神的作用,但是,師父也告訴弟子:「……你們該做你們的工作,你們去做,因為那是自上而下使現在整個社會都這樣了。大家也都是這樣維持著,我也不想去管,因為我度的是你們,目前不管它的事。我只是把它的真實情況告訴了人,告訴了修煉的人。」

就個人的認識,大法的事,也最好別過多地用科學來參與為好,那樣會走向什麼樣的遊戲規則和結果是可以悟到的,我們也可以理解為什麼愛因斯坦和牛頓最後都去信神的原因。

當然,我們一些做科學研究工作的大法弟子很想證實大法的好處,但是說到底,只會證明對人有健康,舒適,長壽,或不死的好處,而這個好處也許會引導人來修煉,而修煉人也常把生病、痛苦、死亡看作是消業,看作是好事,這是科學所不能理解的。而且這種好處幾乎別的氣功和太極拳也有,過去有很多疑難病練功好了,練太極拳好了。在過去20年裡,中國大陸數不清的科技界、醫務和體育界的人研究氣功,實驗數據令人刮目相看,書籍論文漢牛充棟,但是都不能說明氣功與真正修煉的關係,更不能證實佛、道、神的存在。而科學的一切驗證都是在做常人的工作,而不是在為大法做什麼,或是有什麼幫助,因為它永遠也不能證實大法對層層宇宙、層層空間和層層生命的更新和造就。

這是我們時刻都不能忘記的。

即使生物學的研究能證實修煉人在細胞、蛋白、脫氧核糖核酸等水平上的變化,也只是證明祛病健身而已,而其他的一些正傳氣功或宗教中修煉的人,尤其是主元神被麻醉之後副元神修煉的人也能有相似的變化,因為有的常人會說:法輪功可以改善健康,增強免疫功能,而其它的氣功、宗教修煉或太極拳也被證實有很多改善健康的作用,也不可能逐個對比。更何況,修煉的人有的人煉出的功和身體的細胞都被鎖著,也不能測驗對比。

我們從學法到向世人講清真相,和用正念救度眾生的修煉過程中,認識到宇宙的最高法理是在個人修煉和正法中、在救度眾生的慈悲中才能真正明白。師父在《博大》經文中指出「法輪大法的法理」時說:「而他博大精深的內涵只有修煉的人在不同的真修層次中才能體悟和展現出來,才能真正看到法是什麼。」

科學的方法,哲學範疇的研究,常人社會的任何常規手段都不能證實真正的法理。

當然,各項科學實驗所能證明的「祛病健身」這一層次的東西,是可以順著常人的執著,說明大法對人的健康有好處,這是被科學證明了的。當然只有這一點是不夠的,還必須說明法輪大法是使人做好人,做更好的人,超常的好人,會使整個社會人心向善,使人類道德水平提高,這是更重要的。

至於如何把握科學研究的作用,那就是我們修煉者自己認識的事情了。

(英文版:http://pureinsight.org/pi/articles/2003/2/17/1449.html

添加新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