盡掃蒙塵放光華

─ 再談否定舊勢力安排
大法弟子


【正見網2003年02月07日】

我看到今天明慧正見都登出《發生在另外空間的情況》,文章中說,「我們經常講否定舊勢力的安排,若沒有學好法,就不能從法上根本否定舊勢力。還有些殘餘邪惡未滅,也與大法弟子不能更大限度地否定舊勢力有關。很多時候,我們否定了舊勢力的部分,仍有超出目前仍未意識到的範圍等待我們否定。大法大得不可想像,只有在法上精進,才能超越舊勢力設定系統之外否定。」真是讓人感觸太深了!舊勢力經歷了漫長年代的重重安排,就像許多跨國公司一樣,從這個空間看它們是在做「全球運作(Global Operation)」的生死存亡之爭:剷除首惡之際的莫斯科人質事件、營救陳榮源先生之際的駐柬埔寨泰國使館被燒事件、營救李祥春之際的美國太空梭爆炸事件。而我們相當一部分學員還沉浸在個人修煉的思想意識裡。遇到事情習慣想我又做了什麼,別人認為我修得如何,我想做什麼,我有什麼執著,我認為需要如何做等等,「做而不求」嘛,我只要盡心就行了、「不執著」結果是好是壞,都圍繞著個人。而這件事在正法中意味著什麼,對全局的影響,大局需要什麼,自己怎麼做才能更好的配合大局,卻常常忘記。這是我們學員整體上很大的局限,需要儘快突破。突破了私心和觀念的局限,我們才能看得到更大範圍的大局。

很多學員已經做得相當好,可是我們往往疏於從法理上和全局的層面去理解他們。比如控告那幾個首惡之徒,系統、全面曝光邪惡,成立追查委員會等,這些事情都是做得極好,可是我們目前很多人只覺得這麼做也「應該」,卻不一定清楚地認識到從法理上好在哪裡。對於邪惡的曝光,也存在從表面上理解,僅僅認為因為是師父在經文裡明確說了。我理解,正法修煉,那就是用正法的需要去衡量一切。《走向圓滿》裡說的很清楚,舊勢力就是抓我們的執著來破壞我們,我們怕什麼來什麼、執著什麼破壞什麼。可是,人間敗類有著更多的、而且是無比邪惡的執著啊!邪惡舊勢力利用這些敗壞來達到目的,而我們就是要銷毀邪惡勢力手裡的武器和人間敗類的精神支柱:邪惡的執著。他們害怕曝光我們就給他曝光;害怕被告就告它;害怕沒退路就給它們看文革敗類的可恥下場;以為有庇護?讓它們知道法西斯的下場,公布起訴法律文件讓它們看到江魔頭已經是窮途末路!想保全自己嗎?停止迫害!在海外搞監聽監視,那就應該將之暴露在全世界人民的關注下。總之它們怕什麼給它們來什麼,那樣才能大量清除邪惡,制止他們的瘋狂。

而我們對常人講真象,也不是什麼執著都順應的,一個人正常的執著可以,而邪惡的執著就絕對不能順應而是要用正念將邪惡銷毀。他們離不開情,那麼就像《給未婚夫查爾斯-李的公開信》一樣,讓世人看到中國邪惡迫害的是人倫愛情;他們有歡喜心,那麼就告訴、展現給他們大法美好、修煉快樂,比如各地許多弟子的節目等;他們會生氣,就讓他們知道,中國邪惡鎮壓的下流。前一段明慧網有一篇《過家庭關的一些體會》我覺得就很精彩,對這種問題區別很清楚,處理得真是乾淨利落。

當然我們不能離開善來談論和對待,可是我們所說的善卻是法呀,並不是常人生活的準則。面對世人,我們需要的遠不是展示我們被迫害,而是迫害的邪惡;我們遠不是要人們知道我們的善良被打擊,而是打擊的惡毒;我們更不是要人們看到我們的掙扎和抗爭,而是我們對道德、對尊嚴、對全人類的捍衛!

這一段時間,我感覺很明顯,邪惡舊勢力在做最後的全球布局,儘管是垂死掙扎,儘管是無濟於事,可是它們得逞多少就是我們損失多少,就是我們的遺憾。就像中共流氓政府中的邪惡之徒挾持本國公民做人質要挾他國一樣惡毒,邪惡舊勢力一直在利用手裡操控的常人、甚至是跳不出個人的學員,在我們正法的進程中不斷地挑釁滋事,它們認為人間的一切也都是它們安排的、所以才有恃無恐囂張至極。這不但需要我們能夠站在整體、全局的角度看問題,處理很多事情,還需要我們能夠超越它們。如何突破?我想,跳出凡事思路圍繞自我的圈子,擺脫聽天由命、逆來順受的意識,堂堂正正地向內找、光明正大地提高。天上人間的一切、我們來掌控,人要怎麼樣、我們來決定。堂堂正正地把自己擺在「主掌天地正人道」的位置。要是都能這樣的話,什麼安排不安排、考驗不考驗,我想邪惡舊勢力早就完蛋了。

(英文版:http://pureinsight.org/pi/articles/2003/2/27/1479.html

添加新評論

今日頭版

海外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