仲夏夜之夢--- 英國的公審

沈江


【正見網2003年08月12日】

人物(按出場順序)

JZ:江XX,中國鎮壓法輪功首惡
法官和陪審團成員
證人一
證人二
證人三 (朱寶生)
證人四 (謝衛國)
證人五 (記者)
證人六 (偌絲瑪瑞)
證人七 (瑪瑞)
證人八(小弟子)


(敲鑼聲)

(JZ走進臥室,摳鼻子、梳頭、挖耳朵。)

JZ:啊哈!又在政治局會議上跟他們較量了一天。想奪我手中的權力?沒門兒!他們的如意算盤打得到不錯,可惜,沒人能把我扳倒。我不准任何人告訴我什麼可以做,什麼不可以做。他們告訴我不要在公眾面前摳鼻子、梳頭、挖耳朵,我偏要做給他們看。

(JZ 搔頭弄首,故做姿態,在鏡子前面自我欣賞。)

JZ:怎麼樣?太有風度,太優雅了!我會講外語,還會唱外國歌,我真是個天才啊!他們竟然拿掉了我的國家主席,可我還有軍隊,我永遠是最高的領袖,永遠至高無上,誰敢不聽我的話?「三個代表,真呀真是好!」哈哈哈,該睡覺了。

(JZ上床睡覺,在床上輾轉反側,唉聲嘆氣,發出各種聲音。)

(JZ進入夢幻之中,法官坐在審判桌旁,以及陪審團成員。)

(夢幻音樂)

JZ:怎麼回事兒?我這是在哪兒?

法官(坐在桌子後面,表情嚴肅,一字一頓地說):這裡是法庭,江XX,今天是你的審判日。

(JZ看上去很害怕,但仍強裝不可一世。)

JZ:什麼什麼?審判我?你有沒有搞錯?我是誰?你難道不知道嗎?我掌握著軍隊和法庭,你竟敢審判我!衛兵!衛兵!

(法官向前俯身警告JZ。)

法官:衛兵幫不了你的忙。這裡是道義法庭,審判的唯一根據就是事實。如果你沒做虧心事,你就用不著害怕。上天的法律絕對地公正,善惡自有公論。江XX,你因為迫害法輪功,被控犯有反人類罪和種族滅絕罪。你有什麼要辯護的嗎?

JZ:又是那些法輪功,還有他們的什麼「真、善、忍」,早該被消滅。想想看,這年頭還講什麼真話,這不是很蠢嗎?我要是照那個做,我能當得了中國的一把手嗎?

法官:江XX,原告說在1999年7月以前,中國政府曾經支持法輪功。數千萬人因煉功而祛病健身,為國家節省了數十億醫療費用。人們因相信真善忍而道德提升,中國社會變得越來越穩定了。這是不是事實?

JZ:那又怎麼樣?(自語)搞權術不出爾反爾能行嗎?

法官:儘管法輪功對社會的影響是好的,你卻利用一切媒體,每天24小時不停地詆毀法輪功,並聲稱要消滅一億無辜的法輪功學員。

JZ:如果他們放棄修煉,一切都聽我的,不就什麼事兒都沒了?他們為什麼不聽我的?我受不了他們不聽我的!

法官:他們多次試圖同你和政府和平對話,無數次地和平上訪……但你拒絕了,仍繼續系統地全面鎮壓法輪功。

JZ:那是!99年4・25事件朱熔基出盡了風頭,國際上都讚譽他,把我老江置於何地?

法官:在你的指揮下,成立了610辦公室,專門負責鎮壓法輪功。

JZ:不對,我只是以溫和的再教育方式,幫助那些誤入歧途的人。和風細雨地幫他們洗洗腦。

證人一:這是謊言!尊敬的法官,請允許我作證。我媽媽是位十分受人尊敬的醫生,她已經60多歲了。江澤民和610卻把她抓起來,進行精神和肉體上的折磨,試圖對她進行洗腦。這群暴徒竟然對年紀比她還大的婦女耍流氓!這樣的迫害,簡直令人難以相信。就在上個月,一個警察當著同監獄犯人的面,強姦了重慶大學的一位名叫魏星艷的女研究生。她不是唯一的受害者,多少無辜的婦女在這場迫害法輪功的運動中被強暴?!成百上千的人被江XX一夥謀殺掉?!

JZ:嗨,中國有十幾億人,死個千兒八百的算什麼?他們對我的政權造成了威脅,你知不知道?

證人二:尊敬的法官,我們每一位在這場鎮壓中受到迫害的人,以及我們的朋友、親人,都是江澤民殘暴本性的受害者和見證人。他們把我抓進勞教所,並恐嚇我的家人。我和我的女兒已經分開3年多了,她才只有7歲。我只是一個時裝設計師,我對你江XX有什麼威脅?!

朱寶生:你把我妹妹抓到勞教所做苦役。看守對她強行灌食。寶蓮對我和她周圍的每一個人都那麼好。我妹妹不是罪犯,她是我知道的最好的人之一。我們倆都煉法輪功,如果我回中國,你也會把我抓起來的,我怎麼能回去與家人團聚呢?江XX,你給我的家庭造成多麼大的災難!

謝衛國:這世界上成千上萬的人,以及我們的親人朋友都是你殘酷迫害的受害者和證人,你是抵賴不掉的。我是曼切斯特大學的博士,現在城市大學做科研。你把我的未婚妻抓進勞改營,恐嚇騷擾我的家人,我不明白,我們這樣老老實實做好人的普通百姓,對你有什麼威脅?

法官:江XX,你被控犯有酷刑、強姦和謀殺罪。你對此有什麼說的嗎?

JZ:我抗議,我什麼都沒幹。他們是在誹謗我! 煉法輪功的殺人又自焚,你沒看見電視報紙報導的嗎?

記者:江XX, 我是你操控媒體、進行謊言欺騙、 輿論造假的的見證人。你利用媒體詆毀一個完全沒有任何危害的群體,掀起對他們的仇恨。自編自演自焚醜劇。 直到今天你還在否認有任何法輪功學員被殺害,就像你仍然在試圖掩蓋SARS真相一樣。真是可笑!我知道這一切,因為我曾在CCTV新聞部工作。

法官:請解釋什麼是CCTV?

記者:CCTV是中國政府經營的中央電視台。1999年夏天迫害開始時,我在那裡工作。雖然我早已對歪曲事實的現象習以為常,但是這件事實在令我憤怒,也讓我驚醒。 那時有一個殺人犯被抓獲了,我們去採訪他的妻子。共產黨的頭頭讓她在鏡頭前說,她的丈夫因為修煉法輪功而殺了人。她說,她丈夫根本沒有煉過法輪功。但頭頭說:「就這樣說。」她只好這樣說了。還有很多很多這樣造假的新聞。我們就是這樣每日每日地、為了當權者的需要,被迫地編造著假新聞,還要美化他們。我就是因為受不了這些,才最終辭了職。

(法官敲一下槌。)

法官:江XX,你被控犯有蓄意捏造事實,誹謗法輪功的罪名。

JZ:那又怎麼樣?不講假話辦不成大事!

法官:你的話讓我對天安門自焚有了新的認識。那些人把自己燒死了。你說他們是法輪功學員,但沒有別人知道他們是誰。

(JZ顯得不安了片刻,然後又洋洋自得起來。)

JZ:我們現在是在英國嘛?不管怎麼樣,你沒有證據,因為多數知情者都已經被我整死了。真是棒極了!

偌絲瑪瑞:我是英國公民,去年我去北京旅遊,僅僅因為我是煉法輪功的,公安就闖進我的旅館,毫無任何理由的就把我抓起來並遣送回英國。你們這樣對待國際遊客,2008的奧運會還有人敢來嗎?

(JZ開始唱我的太陽, 醜態百出。)

JZ:等等,你是英國人呀,你一定喜歡聽「我的太陽」。

(另一個英國人瑪瑞不理睬江,開始說。)

瑪瑞:你把我的名字列入黑名單,許多國家有時會阻止我入境,或者把我驅逐出境。我是英國人,你有什麼權力這樣做?我沒有罪,你才是罪犯。看你對香港都幹了什麼,薩斯病和23條。我希望香港人不再忍受這一切。你要打算把所有的記者都投進監獄,讓某些敢於直言的人在夜間突然消失,就像你在北京所乾的一樣嗎?一旦中國和全世界人都知道了你手上沾滿了多少人的鮮血,拉關係、金錢賄賂和謊言就將再也不會幫你逃脫罪責了。

JZ:閉嘴!我聽不下去了,我不要聽了!

(小弟子上台舉手。)

小弟子: 我想說……

法官:你想說什麼?

小弟子(對JZ說): 我想知道我爸爸怎麼樣了?我的爸爸是一個記者,筆名叫和事佬。

JZ:哦,不可能的!

小弟子:為什麼不可能?就是你把他關進監獄的,因為他寫文章揭露真相。他是記者,他應該做的就是說真話。但你把他抓起來了。媽媽和我不得不躲起來。已經好久了。我希望我爸爸還安然無恙。我希望他能夠收到我的信。如果這裡有人去中國,能不能替我告訴爸爸,我非常想他?

(JZ開始發狂。)

JZ:你想拿一個小孩子來把我弄垮嗎?甭想!因為我不管什麼男孩子、女孩子還是其他什麼人。你聽見了嗎?我不管!我要3個月把法輪功徹底消滅,把他們從學校開除,讓他們失去工作,從經濟上搞垮,從名譽上搞臭他們。然後肉體消滅…… (哀鳴)可是快4年了,他們還在去天安門抗議。4年了,他們還在反抗。(充滿仇恨地)我恨法輪功。我恨你們所有人。啊---

(法官敲一下槌。)

法官:江xx,你不得無禮,不得擾亂法庭。否則罪上加罪。現在休庭,等待陪審團裁決。

(JZ被押解著,繞台上轉一圈,回到被告席。)

法官:現在,請陪審團宣讀裁決結果。

陪審團長:根據控方人證和確鑿的事實,陪審團裁定江XX犯有以下6條罪狀:1:酷刑折磨、強姦和謀殺罪。2:拆散成千上萬家庭,及種族滅絕罪。3:強行逮捕、非法關押無辜罪。4:編造謊言、散布仇恨、破壞人類道德規範罪。5:違反基本人權法,危及西方民主罪。6:製造和迫害外籍公民罪。

陪審團長:鑒於案犯犯罪性質極端惡劣,罪大惡極,受害者人數眾多,陪審團還特此通過一項決議,呼籲所有的人都站出來,共同把江XX推上良知、道義和法律的審判台。(宣讀決議)

法官:江XX,根據陪審團裁決,本法官現在判決如下:判江XX火刑加絞刑,立即執行。但是,你的罪業是永遠也償還不清的。

JZ被推向火堆,吊起來,黑舌頭伸出來。

JZ:啊,不!不!救命啊!

(幕布,夢境。)

(JZ躲在布後面,然後回到床上。)

(夢幻音樂)

(JZ醒過來。)

JZ:啊,不!啊,還好,是個夢! 好一個可怕的惡夢!真是太可怕了。

(法官的聲音從空中傳來,JZ驚恐萬狀。)

法官:江XX,審判你的時候就要到了。

JZ:天哪,這不是夢啊! 完啦!

(完。全體起立,鞠躬。)

添加新評論

今日頭版

劇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