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己

笑梅


【正見網2003年09月02日】

在我的理解中,知已就是有一個人能夠明白你心裡想的是什麼,能夠正確理解你說出話的真正含義; 同樣,你也能如此理解對方。知已可遇不可求,二人能夠成為知交也是緣份所定。 其實在一生中,可能遇到幾個類似知已的朋友,但志趣相投的範圍有大有小,如有的和你在家庭問題上的觀點相同,有的則在戀愛婚姻方面論調相投,有的是在教育兒女方面一致等等;如果這個人在人生觀以及信仰方面與你有著如此相同的志向,那麼這是你一生中遇到的最上成的知已了。

我認為自己是幸運的,竟有緣遇到了這樣的知已。與知已暢談的分分秒秒真是難以言表的美妙。當你話一出口,對方馬上深有感觸地說:「啊,這正是我要說的。」或者,當你表白自己的時候,對方輕輕地說:「其實你不說我也知道。」這樣的話我稱之為上等的精神食糧。

悅是我出國後遇到的第一位女同修。自從我們在一個社區中心相見之後,便成了莫逆之交。我甚至不知道這種友誼是怎麼發展起來的。事實上,真正的知已根本不需要特意去做什麼,不管分開多久,只要到一起,便二心相印,不謀而合。

修煉的道路是艱苦的,很多的時候需要同修助上一臂之力。人往往看別人清楚,看自己卻是很難。如果碰上一位不知深淺的人當頭來一通,自己嘴上不說,心裡並不服,還得需要時間緩緩勁兒再去靜心看自己。而有知已婉轉善意指出,便銘記心中,絕不肯再犯同樣的毛病。

有一次我告訴她,我為別人做了許多事,耽擱了自己的修煉時間。悅好像想起了什麼似的:「我記得有一個故事,不知你聽過沒有啊。說是從前有一個修煉人,他從年輕就想修煉。古時候修煉的人需要挖一個洞穴進去打坐,這個人自己剛挖好了一個洞, 一位長者來了,對他說:『年輕人啊,能不能把這個地方讓與我呀,我已經老了,恐怕沒有太多的時間修了,你來日方長,再挖一個也不遲。』修煉人說:『好吧,給你吧。』他接著又挖另一個洞,剛剛挖好,又被別人占去了,就這樣,他挖的修煉的洞總是給別人,到老了,他費了好大勁,為自己挖了一個,他想這一次可該好好修一修了。不料,剛挖好,一個小伙子來了,對他說:『嗨,老頭兒,瞧你這麼大歲數了,還能修嗎,不如讓我來修吧。』修煉人無可奈何地搖搖頭:『好吧,那你就進來吧。』他已經老了,沒有力氣為自己挖洞了,他看看自己為別人修好的洞穴,心中也很安慰。心裡想,看到這麼多人在自己挖的洞 裡修煉不也是一種幸福嗎?我何必去修呢?這時,一位長須長者顯現在他面前,微笑著對他說:『你已經圓滿了。』悅講完了接著說:「修煉不在於形式,而在於你那顆心,能修得在各種情況下都能為別人著想,其實心性已在那層次中了。」我會心地點著頭,心中的不快一掃而光。

知已之間互為忠實的傾聽者也是一種難言的妙處。多少次,我心中的鬱悶需要傾吐的時候,對方在電話那邊一聲不響地用心聽著,在我說的過程中,也看到了自己的問題所在,最後竟一語道破,同時聽到那邊噗嗤一笑,彼此心照不宣。

悅最近對我說:「我們兩個真的是談得來,其實我們都有缺點,只不過相互能夠包容。如果我們能以這樣的善心去對待其他的人就好了。」這正是我想說的。


(英文版:http://www.pureinsight.org/node/1868

添加新評論

今日頭版

文明新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