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營救平台救人中修煉提升

美國華盛頓大法弟子


【正見網2020年06月15日】

師尊好!
同修們好!

我來自中國吉林省,1997年7月,在我人生最低谷,走投無路的時候,妹妹拿給我一本雪梨講法,我一邊看一邊流淚,就像流浪了好久的孩子找到了家!我終於找到了人生真諦。而且,我以前患有的頸椎病,在我看書當天就好了,氣管炎,神經衰弱,車禍後遺症,煉功不到三個月全好了。我對未來充滿了希望。我努力去洪法。我想要是全世界都學大法,那這個世界該多好啊!

然而,自從1999年,中共栽贓陷害法輪功,我本著對政府的信任,4次進京上訪,我被非法綁架四次,非法關押在黑嘴子勞教所迫害,兩次4年多,經歷了各種酷刑和精神折磨。一次。一幫警察打的我快要死了,承受不了的時候,我心裡喊師父了,它們不打了,是師父又一次救了我。

在好心人幫助下,我於2006年逃到泰國,在泰國社區洪法,在景點和電話上講真相。當時聯合國移民官問我在海外是否有親戚朋友時,我說沒有了,只有一個師父在美國呢,2009年我被聯合國安置到了美國。

來到自由民主國家,全世界擺在面前,太多事要去做。於是配合同修,在國會、媒體大廈、廣播、電視、報紙、景點、工作場所等不同場合,講述我的故事和大法真相。在媒體拉廣告給華人講真相,在社區和商場教功,只要我有救人的願望師父就給機會,加持。

現在這場瘟疫使人能靜下來反思自己,靜下心來多學法、背法、發正念,去掉做事心,踏踏實實的修好自己才能達到更好的救人的目地。做任何事都以正法救人為大,圓融師父所要的就不會走錯路。大疫當前,呆在家裡,打電話救人就是非常好的辦法了。

我一直想打營救電話救人,很多干擾就是讓我拿不起來電話,看到武漢疫情爆發,看著那麼多人失去生命,國內同修大疫中救人卻被抓被迫害,心裡很難過也很著急,我開始參與撥打營救電話。

我以前打過真相電話,覺的看看新講稿就可以打了,可是沒那麼簡單,打一包案子一個電話都不接,我很苦惱。協調同修讓我融入營救平台,和大家一起集體學法,背法,集體煉功,在平台聽同修撥打後交流,覺的受益非淺,從同修身上我也看到了自己的差距和不足。

協調同修帶我一起打,一個電話打了無數遍,從鈴聲一響就開始讀講稿,直到念完整個講稿。整個過程大約得30分鐘,就是不放棄,就是要救你!第一次有了突破,使我的信心大增,同時我學習各類講稿,充實自己,慢慢有了接聽率。

在打電話過程中我突破了困魔的干擾,去掉了怕心,爭鬥心,怨恨心,情和安逸心。在營救電話組這個集體環境中,每天時間安排的很緊湊,很充實,覺的自己提升的很快。內心有種說不出的幸福感!

剛打電話時常常不接,心裡很沮喪,一到那個時間就睏了,我藉口休息幾分鐘,一躺就是兩個小時過去了,連發正念都錯過了,我知道上當了,就是干擾不讓你救人,就是自己的安逸心被鑽空子了,其實就是一念之差,第二天,到點了,困魔又來了,這是我救人的時間,我就不上你當!我洗把臉,活動活動,開始打電話,這次打到後半夜兩點多都沒困,接聽率還挺好,我知道是師父在鼓勵我。

記得剛開始拿起電話時,用「如臨大敵,嚴陣以待」來形容,一點都不為過,就怕自己打不好,對方一接就掛,我向內找,自己有怕心和怨恨心,「慈悲能溶天地春 正念可救世中人」(《洪吟二》),我發正念剷除它。有時遇到罵人的,我找自己,我有爭鬥心,不慈悲,我們的目的是救人不是在爭論啥問題,放下自己,當你真是為他著想時他就變了。慢慢電話打起來越來越自如,聽真相的人越來越多,好多人都能從牴觸大法真相到明白真相三退(退黨團隊)保平安。當然我們給公檢法這些邪黨迫害部門的人員打電話,主要是講清真相,不讓他們對大法犯罪,不以三退為目地。

一次給北京朝陽區安華西裏社區打電話,多次不接後,接通40秒。是個女的接的,挺橫,說:再說就抓你 !掛斷後再接12秒/4分12秒,我很想救她,誠心告訴她現在的處境很危險,參與迫害佛法,這場瘟疫就是衝著這些人來的。為什麼瘟疫從武漢開始,武漢電台台長趙至真受命製作了一部長達6小時的污衊法輪功的電視片,誤導民眾參與迫害法輪功。武漢是迫害法輪佛法的急先鋒!我講自焚、活摘,講大法洪傳世界;講今年5.13世界法輪大法日美國國會山莊升國旗祝賀李洪志師父生日,褒獎大法師父等。開始時她還要抓我,說我的IP位址她知道,聽著聽著態度好多了,最後還說美國有人權, 理解……聽了4分多鐘掛斷,再打不接了。

還有一個山東諸城國保警察的電話,接通後我說:喂,你好,告訴你一個躲過瘟疫的好辦法:誠念真善忍好,法輪大法好!退出中共黨團隊這個無神論組織,善待修法輪佛法的好人,願您和家人都平安健康。這種辦法救了無數的人哪!他說,我問你,沒有共產黨能有我們中國的繁榮嗎?我說我們中國五千年神傳文化,神州大地,歷朝歷代都沒有共產黨,大唐繁盛,萬國來朝拜中國,美國沒有共產黨,是世界發達先進國家,而共產黨是西來幽靈,信仰馬克思的撒旦魔鬼教,1921年來中國,毀掉五千年神傳文化,灌輸中共的假惡鬥無神論,不相信善惡有報,和平年代搞運動殺害八千萬中國人,從三反到迫害修佛法的法輪功,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販賣,上下分髒,導致人神共憤,這場瘟疫就是老天淘汰迫害法輪佛法的人和共產黨成員及跟它走在一起的為他站隊的人,現在是開始,更大的天懲還在後面呢!

我告訴他法輪功是什麼 ,迫害法輪功違法違憲,國際上30多個國家,以群體滅絕罪反人類罪告上法庭和希特勒同罪,天安們自焚是假的等等。他很博學,講中國歷史上如何不好,美國如何官商勾結等,我告訴他別相信共產黨的謊言,告訴他中共為啥封網?就是怕你們知道真相,沒人替他賣命,它就垮台了。我給他翻牆網站和追查主頁,給他講了中共獨裁,貪腐成風,落馬貪官現金用卡車拉,錢和家人移居海外,自己多國護照隨時逃跑,越大官越了解它,都不想成它的替罪羊。美國法治國家三權鼎立,民主自由。講了惡報的例子,講為啥瘟疫從武漢開始,等等。

他說,我比你知道的多,我是無神論者,我就相信科學。我又給他講了佛法是更高的科學,愛因斯坦的故事,紅眼石獅和諾亞方舟的故事。他給我說科學的東西,我根本不懂,我沒慌,當時我背《轉法輪》正好背到史前文化這部分,我就給他講了大洋底下的建築,秘魯國立大學博物館裡的石頭,南非加彭共和國的鈾礦是個大型核反應堆等,告訴他進化論是不對的,我還告訴他說,追查國際在全球設有網絡監視追蹤系統,你們做的事全在掌控之中,他向我核對他的信息,我說你上網看一下有沒有你和你同事的名字,他說我們侵犯他個人隱私權,我說中共拿百姓錢監控侵犯人權,我們是在制止犯罪,挽救生命。

我還講了大法洪傳全世界,得了3千多褒獎,今年美國世界法輪大法日升旗祝賀,給予褒獎信,他說你有第三方證明嗎?我說美國議員的信不是第三方的證明嗎?他馬上上網核對。

我說:做你這一行真的很不容易,現在你有多危險你知道嗎? 你們的工作本來是很神聖的,是保護百姓懲惡揚善的,可是卻被這個西來的邪靈欺騙,利用,迫害修佛法的好人,它是把咱們拉向審判台,拉向地獄呀!我們師父卻告訴我們不要怨恨公檢法的人,因為你們也是被欺騙的,讓我們給你們講真相救你們!我又鼓勵他一番,講岳飛留名千古,韓廣生退黨,釋放150名法輪功學員得福報,告訴他善待,保護法輪功學員,收集迫害罪證,在即將到來的大審判中給自己留退路。最後我說:姐真心希望你和你的家人都平安,都有好的未來。我幫他退出了黨團隊。他說好,還謝謝我。真相講了1小時40多分鐘。

我也參加了幾次專案撥打,目前吉林疫情嚴重,為了大規模清除殘餘的邪惡, 救度危難中的眾生,全球電話組近期舉行了對該地區集中講真相。吉林我的家鄉,看到這消息,心情激動,倍感親切,覺的太好了,特別這次撥打吉林長春專案,覺的能為家鄉出力很欣慰。

一通電話打的是吉林德惠市某檢察院的值班電話:是個女的接電話。我說找劉某某和許某某兩個檢察長,她說他倆都調走了,現在還沒有人選,我說謝謝你告訴我,那我就和你說吧,請你轉達他們,你這麼善良的女孩,姐真心的希望你能在危難時刻,誠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善待修法輪佛法的好人,有福分。一聽到法輪功三個字,嚇得急忙掛斷電話。我再打過去,我說:有件事得告訴你,不然我會後悔一輩子的,現在發生的大瘟疫無藥可醫,這才是開始,更大的災難在後面呢。讓她記住九字真言。並告訴她:你們是執法部門,千萬不要迫害法輪功!你翻遍所有法律沒有一個說法輪功違法的,憲法規定公民有信仰自由,在國際上迫害法輪功是群體滅絕罪、酷刑罪、反人類罪!和希特勒同罪,別給中共當替罪羊。我講訓誡大瘟疫的吹哨人李文亮的派出所所長和員警,執行「公務」淪為階下囚,成了中共的替罪羊。對方說她沒參與迫害。我說,你在這部門裡,沒迫害也不能逃脫干係。我舉二戰納粹的例子,讓她收集迫害證據。我還講今年5.13世界法輪大法日,美國政府升國旗祝賀,並給法輪功師父褒獎等,總共講了40多分鐘。

我的體會是,只有多學法背法,遇事向內找,站在法上,以救人為大,師父就會給智慧,就能救的了人。師父時時在我身邊,想啥師父都知道,協調人建議早晚都打電話,我想我晚上打就行了,晚上做夢,一個叫陳曦(晨夕)的同修和另一同修在從一個大卡車上往一個小卡車上裝東西,她管我叫北大荒,北大荒就是我們東北黑龍江的荒涼人煙稀少的地方,我醒來悟道,是師父點化我,救人太少了,早晚都要打電話救人!

感恩師尊呵護和點悟,弟子一定會努力多救人,我不想我的世界象北大荒那樣荒涼。

叩謝師恩!

添加新評論

今日頭版

大陸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