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世界上最幸福的生命

黑龍江省大法弟子小航


【正見網2020年12月26日】

我是一九九九年四月走進法輪大法修煉的。至今己有二十個年頭了。我剛剛得法不久,中共就迫不及待的發動了對法輪功學員瘋狂的迫害,在這場浩劫中經歷了風風雨雨、酸甜苦辣。現將我的經歷與讀者分享。

一、艱難長大

我出生在一個很貧困的人家。媽媽生了我們姊妹八個,六男兩女。媽媽告訴我,降生時我的體重才四斤多,不會哭。像個小貓崽,那時連飯都吃不飽,媽媽沒有奶,媽媽哭了,這孩子能養活嗎?我的命大,媽媽用雞蛋黃和小米湯硬把我養活了。我前面都是男孩,一下生了個女孩,媽爸和五個哥哥把我捧在手心裡,不管是哪個哥哥照看我時,只要我一哭,就會被爸爸打,生怕有個閃失。就是這樣也沒讓我感到生命的幸福,由於營養不良,我從小體弱多病,不大點就是個藥罐子,吃藥打針是家常便飯。我就這樣帶死不活的長大了。

我是個個性強勢、爭名奪利、性格清高孤傲的人。長年的追名逐利致使我本來孱弱的身體患上多種疾病,心臟病、支氣管擴張、慢性咽炎、失眠、貧血等。一米六的個頭,體重才八十多斤,三天兩頭咯血,臉色臘黃灰暗,走路打晃。有時真覺的活不下去了,總感覺這是生命的最後一天。中西藥不知吃了多少,錢不知道花了多少。親朋好友背後都說這個人多可惜啊。意思就是年輕輕的我活不了多長時間了。為了給我治病,只要聽說哪有出馬看病的,家人腦袋削了尖往裡跑。家裡供了一堆狐黃白柳,真是快被它們折騰死了。家人不惜一切代價,領著我去拜山拜廟。那頭磕的都數不清。還有一次看到一個廟裡大佛像(大泥像)前站了好多人,都雙手合十鞠躬拜呢。家人把我也拽過來拜,這時走過來一個人,攆我們走開。原來那幫人是把死人的骨灰盒放在佛像肚子裡在舉行儀式。簡直太荒唐了。就這樣,名山大廟不知道拜了多少,公德箱裡不知捐了多少錢,我的身體卻更糟了。我抱怨蒼天對我不公!為什麼讓我來到這個世界上活遭罪!

孱弱的身體讓我覺的人生真苦,冥冥之中卻賦予我了一個特殊的狀態。從小我的天目關閉不嚴,能看到別人看不到的景象。因為這事沒少被父母罵,說我胡說八道。一到晚上睡覺前,眼前就出現圖像,象看電影一樣。心裡想去哪裡眼前就出現那裡的影像,也不知道害怕。經常去地下陰間,看到死去的男女老少的魂魄,還有剛剛出生穿著紅色毛邊的幼兒,他們都在悄悄的交談著。他們的台階裝飾都是人的骷髏頭。我還追著他們打鬧玩耍。我的元神經常飛出去,飛到從沒有見過的天空、高山峽谷、還有非常古老的山洞裡,山洞的石壁上雕刻著古老的佛像,石壁上刻著好多我不認識的文字。每次飛出去都不想回來,可是冥冥之中有人管著,到時候就能回來。

有一天晚上睡覺前,我的眼前出現了另外的空間,晴空萬裡,薄薄的彩雲象輕紗一樣漂浮著。這時從遠處飄來了一朵粉紅色的蓮花,美麗極了,這朵蓮花來到了我的面前,我很驚奇的看著,突然從蓮花心裡蹦出來了一個小嬰孩。光著腚、穿著一個紅色的小兜兜,頭上扎著一個小辮子,活蹦亂跳,可爰極了。他在空中翻了一個跟頭,一雙胖呼呼的小手一下抓住了蓮花掰,雙手抓住蓮花瓣打鞦韆。悠著悠著,一個跟頭翻轉到蓮花杆上,螺旋似的快速的抱著蓮花杆轉圈圈,可淘氣了,真是可愛極了。他轉著轉著一個跟頭回到了這朵蓮花心裡了。這朵蓮花慢慢的飄走了。緊接著在我眼前出現了一雙大手,打著小手印(修煉了才知道是小手印)。慢慢的這雙手打著手印飄走了。

 二、在大法中重生

一九九九年春天,就在我人生最低谷絕望的時候,哥哥給我請來了《轉法輪》這本寶書。法輪大法深入淺出的法理震撼了我。解開了我好多好多解不開的迷團。明白了人為什麼來到世上,人為什麼要生老病死。人除了承受病痛,追逐名利,還可以通過修煉使道德昇華,超脫生死。我再也放不下這本寶書了。在不斷的通讀《轉法輪》的同時,煉五套功法,按照書中的心性標準要求自己。不知不覺中我全身的疾病不治而愈。我真正的體會到了沒有病痛的感覺。走路輕飄飄的,過去手裡不能拿東西,拿二斤重的東西馬上上喘、咳血。現在走多遠的路都不累。八樓一氣走到頂樓。六十多歲的我常有人說你怎麼這麼精神,四十幾了?我人胖了,臉色也好看了,親屬朋友見到我都驚訝,簡直就像換了一個人。在這二十年來我一針沒打過,一片藥沒吃過。法輪大法袪病健身的奇效震撼了我的家人和親朋好友!他們都讚嘆法輪大法真是太神奇了!更神奇的是幾年前在天目看到的那朵蓮花和《轉法輪》書後面的蓮花一模一樣。師尊對弟子的慈悲苦度,弟子用盡人間的語言也無法道盡師尊的佛恩浩蕩。法輪大法使我脫胎換骨,法輪大法給了我新生,我是世界上最幸福的生命。弟子叩拜師尊。

去年老伴去世了。老伴的兒女們把老伴和他的前妻合葬,我沒有在葬禮上露面。親戚朋友替我不平,我照顧老伴二十九年卻連參加葬禮的資格都沒有。我心裡沒有任何想法,我與老伴只是人間的緣份,我是要跟師父回家的。老伴也曾在大法中受益,認可大法,他會有一個好去處。在老伴最後的日子裡,我由於長時間的照顧老伴,學法煉功跟不上,再加上對老伴的情重,搞的身心疲憊。妹妹、妹夫都是同修,就把我接到他們住地。每天陪我學法煉功,那時候我的兩條腿邁步都吃力,晚上就怕睡覺,晚上一閉眼睛就會過去,每次都拚命的喊師父救我!才能醒過來。妹妹見我這種狀態,真著急呀。第二天就抓著我的手,領我出去用手機救人。我身體沒有勁,走不動,妹妹扶著我走,用師尊的法鼓勵我,給我加油。三件事跟上了,狀態很快恢復正常。投入了救人的行列中。

三、抓緊救人

一天,我去早市,買菜的人特別多,我前面有一個老頭在往前走。人挨著人,我看見老頭口袋的錢一張一張的往下掉。五十元的,十元的,掉下來好幾張,我把錢撿起來追上去給了老人,我說「大哥您的錢掉了」,老人家看著我非常感動,連聲說謝謝,謝謝。因為人多,我就小聲跟老人說:「我是有信仰的,我是修煉法輪功的,我要不修煉這錢不會給您的,大哥您一定要記住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天安門自焚是編造的,是假的。記住這九字真言會給您帶來福報的」。老人聽後連連點頭,突然老人舉起右手高聲喊「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一連喊了好幾遍,周圍的人全都往我們這邊看,當時我真有點緊張,因為那裡曾經有同修講真相被迫害,便衣多。我趕緊跟老人說,大哥別喊了,心裡記住就行了。我離開了早市,我心裡一遍一遍的謝謝師尊,回想起世人期盼得救的場面,我的眼淚都止不住。我知道這是師尊在鼓勵我,謝謝師尊加持弟子正念,謝謝師尊加持弟子闖過了情的生死關。謝謝師尊把我領到妹妹跟前,攜手共同完成誓約的一段修煉路程。

有一次我出去講真相,看到一社區牆面掛著邪黨污衊大法的宣傳版,我想不能讓它在這毒害世人。晚上天黑後,我就拿著準備好了的噴壺,邊發正念,邊一直求師尊加持弟子,等我走到宣傳版前一看,有六個孩子在宣傳版底下玩的可熱鬧了,這可怎麼辦,得想辦法讓孩子離開。我思維裡出現了護法神,是師尊幫我了。我馬上用思維傳感喊護法神!護法神!快讓孩子離開!不到五秒鐘的時間,河對面有一個小孩喊這邊小孩的名字,一幫孩子忽拉一下全跑到河對面,我順利的從上往下把宣傳版噴完。第二天我到那一看,整個宣傳版噴的象花臉貓,沒過幾天就拿掉了。在這個過程中我去掉了好多怕心。還有一次我想往河堤邊的木莊上寫真相短語,白天人多不方便。晚上出來路燈不太亮,心想要是下一場大雪就好了,不一會,天空中飄起了雪花,越下越大,我跑著回家拿了筆,從這邊一直寫到那頭,等我寫完了大雪也漸漸的停了。真是太神奇了!

一天我和兩位同修發真相檯曆,幾天下來發的很順利,都是面對面的給。走到一個住戶前,看到一屋子打麻將的人,我就進去了,笑呵呵的說你們好,給你們送福來了,一家一本檯曆,過年就不用再買了。大家都要,給我一本,那個說給我兩本。在做的過程中不知不覺起了歡喜心,被邪惡鑽了空子,被惡人構陷。不一會就來了一幫警察,我被國保大隊隊長抓住了,我一使勁把她抓我的手掙開了。她指著一個男警察喊著說,看住她!領著一幫警察去追那兩個同修去了,那個男警察幾步衝過來了。跑到我跟前,他也愣了我也愣了,因為我們認識,他的臉急得的都變形了,喊著說怎麼就是你呢!怎麼就是你呢!怎麼就是你呢!我說我怎麼了?上街遛彎不行嗎?他一句話也說不出來了。他看我我看他,我想我得趕快走。心裡喊著師父救我!師父救我!我跟他說我走了,他說你往哪走,全是警察警車。我說那我也能走,我走了。我直奔一個附近的住宅小區,在那停了一會,我想得馬上走,當我一出小區大門,來了一輛計程車,我上車離開了那裡。我哭了,心裡說謝謝師父!謝謝師父!一場迫害,師父給我承受化解了。

 過了一段時間,參加一個婚禮,我又見到了那個警察。他見到我的時侯很生氣,他說:你可真行,把全城都粘滿了(指的是真相資料)。我說那你可過獎了,我沒那個本事。我說上次的事謝謝你了。他說那樣的事他做的多了,我說那你可是得大福報,你保護大法弟子,那可是給你的家族都帶來福份。你會有一個美好的未來。他樂呵呵的走了。  

有幾天幫孩子家裝修。材料裝車後這個人騎車就走了。到了兒子家卸車時,他笑著說你還認識我嗎?我真的想不起來了,他笑著說最尊敬的李洪志老師好。你們說的真、善、忍多好啊,要都按照真、善、忍做人多好啊。我最討厭共產黨。我是農村人,一個月才給我一百多元錢,打醋都不夠。原來我曾經給他講過大法真相。我和他講的車費是十元錢,我就是看他這麼尊敬我師父,我給了他三十元錢。他說什麼也不要,我把錢強揣到他的兜裡。他一句話也沒說,騎上倒騎驢,一個手把把,另一隻手伸出大拇指握著挙,舉過頭走了。 看著他的背影,我流淚了,他是一個多麼有福的生命啊。

四、天目點化

我地區在二零二零年新年過後,有同修因發資料被綁架,後因疫情期間,沒有處理。但過後公安局國保科惡警欲對該同修加重迫害,在公安局立案。要擴大迫害。後又有內部消息,說是專案組到我市,要對法輪功搞跟蹤、暗訪等。我市同修組織了一次持續十天的二十四小時接力發正念,大多數人都參與了。

十天過後,有同修覺的發正念效果很好,被迫害同修沒有後續迫害,專案組也是雷聲大,雨點小。提議持續二十四小時接力發正念,這次是自願參與,不具備條件的同修可以不參與,而且發十五分鐘、半個小時、一個小時都可以,不限定時間,不限定結束日期。以往的接力發正念,最後都是不了了之,這次的發正念,希望參與的同修能長期堅持。參與的同修一下減少很多,開始二十四個點都沒排滿,有時間的同修兼顧兩個時間點。

我領了時間點後,第一次發正念,剛剛入靜,天目看到有一個大教室,教室裡人不多,都在答卷。可有的人答了幾分鐘就走了,有的答的時間多一些,前面有幾個人靜靜的答卷,直到下課。我悟到這就是我們目前接力發正念的狀態,當時參與的人很少,有的只發了一會就停了,有的發的時間稍微長一些,有的發了一個小時,應該就是最後答完全部卷子的。從那以後,我每次接力發正念都儘量堅持一個小時。

有一次我發完一個小時正念,就見我自己背著滿滿的一個書包下課。這應該是圓滿的完成了發正念的任務。每一次小範圍的接力發正念在天上都有巨細的記綠。某年,某月,某時,某分秒。你答應某個時間發正念,你就必須做到。就像部隊簽軍令狀一樣。非常嚴肅。

我有一次發正念倒掌,眼前馬上出現「危險!危險!危險!!」幾個大字,同時一個宏亮聲音喊出了「危險!危險!危險!!」我立刻精神起來,發正念就是正邪大戰的時候,倒掌時邪惡就會傷到我們另外空間的身體。所以提醒同修發正念時一定要精神起來,頭腦清晰,正念強大,才能達到發正念的效果。還有一次本地區接力發正念,剛坐下不一會就靜下來了,我和同修念力集中,突然從高空摔下來了好大的一個看上去人不人鬼不鬼的邪靈,化掉了。緊接著又從高空落下來了一個好大的邪靈,身體捲成一團,嗷嗷的叫。我念一個「滅」字它瞬間化沒了。另外空間的靈體耗子象狗那麼大,發正念一溜號,它就跑進來了。還看到邪靈站成方隊跳著非常奇怪的舞蹈,我悟到邪靈在聚集它們的能量。還有一隊穿紅衣服的邪靈,領頭的手裡拿照相機。我個人層次悟到就是這次所謂邪黨的清零行動,邪靈操控那些不明真相的世人在對大法犯罪。所以發正念太重要了,有時間要多發正念。這只是我個人所在層次所見,天目看到的東西有其局限性,但在一定層次上對同修也是個提醒。

四、在家庭中證實法

兒子兒媳給我打電話,讓我去他們家做飯照顧孩子。兒子兒媳也不跟我商量,花了五十多萬買了個一百多平方的學區房。我到那一看,屋裡空空的,什麼都沒有。屋裡需要什麼我就買什麼,從臥室到廚房買全了花了兩萬多。孫女還要五年才考大學,我照顧了她一段時間,每天做飯,做家務。兒子、兒媳下班也要來吃飯,太耽誤時間了,現在救人時間這麼緊迫,我不能把精力和時間全用在這啊。可我這個當媽的又不能說不管,怎麼辦哪。我就想了一個兩全其美的辦法。我拿錢給他們雇保姆,孩子大人想吃什麼做什麼。就是花錢買時間。我就有時間出去講真相、救人了。又過了一段時間,我看兒子一家適應了這種狀態,我跟兒子商量這裡也用不著媽了。我有我的事要做,你就給媽個自由空間。兒子通過了,我跟兒媳一說也答應了。我順利的離開兒子家。兒媳知道我為新家花了不少錢,拿出兩萬元錢給我,我沒要。雖然我沒有多少錢,兒媳的娘家一大家子都知道我煉法輪功,兒媳就是個活傳媒。她會把大法弟子的慈悲和善良告訴世人。

老伴的親朋、兒女很多都在公安部門工作,也有參與迫害大法弟子的,甚至有參與迫害我哥嫂的。師父說:「他們只是可憐的眾生,是應該被救度的」。(《二零零五年舊金山法會講法》)「對於那個警察來講,他是不明白的,他是被操控的」。(《二零零三年元宵節講法》 )看到師父的法理,我知道除了首惡,那些執行上級命令參與迫害的警察也是被利用、被迫害的。他們參與迫害是因為他們不明白真相。我放下個人恩怨,也與很多大法弟子一樣利用各種方式,以最大的慈悲頂著打壓,甚至隨時被抓被判刑、失去生命的危險,不分春夏秋冬、嚴寒酷署,風餐露宿,用自己的生活費省吃簡用做成大法真相資料,走入了講清真相救度世人的行列。告訴世人法輪大法好,天安門自焚是造假,是栽贓陷害法輪功,法輪功是千古奇冤!

看到一個個明白真相的世人點頭三退:退出中共的黨團隊組織,看到曾經參與迫害的警察主動退黨,保護大法書籍,保護大法弟子,我在心底裡為這些人高興。面對世人的致謝,我告訴他們:不用謝謝我,是我師父教我這樣做的。看到得救的世人發自內心的笑容,我覺的我是世界上最幸福的生命。

                                

 

添加新評論

今日頭版

大陸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