兌現誓約隨師回家

中國大陸 洪緣


【正見網2021年04月21日】

我今年六十一歲了。一九九七年十月喜得大法,在師尊的呵護下,跟頭把式的走到今天,為迎接即將到來的第二十二屆世界法輪大法日,分享大法師父對大法弟子和世人的慈悲,我將自己二十三年來修煉中的一些記憶尤甚的小故事寫出來與大家分享:

一、得法前的我

得法前,我從小就自卑膽小怕事,因為爺爺是資本家,曾經被批鬥。所以我好害怕,不敢與人交往,不敢大聲說話,生怕被別人傷害到自尊心。當年我仰望藍天,不至一次的想:天是不是也是一個大平台?上面是不是也住著像我這樣的人?十二歲時發高燒,昏睡中看到帶著翅膀的黃頭髮的小孩跟我玩,他在天上自由飛翔的景象一直是屬於我的秘密與快樂。就是我這個藏在心裡的秘密,讓我在成年的多少年中,還能生活在一種說不出的想要尋找世上什麼可貴東西的幻想中。在我的潛意識中在尋啊!尋啊!尋!尋找我夢裡那個黃頭髮在天上自由飛翔那種幻想的快樂。

二、得法和弘法的喜悅

記得:一九九七年七月一天晚上,路過單位的警衛室,從來不進警衛室的我,可是那天陰差陽錯的我走進了警衛室。我得法的機緣來了,同事送了我一本《轉法輪》書。我從同事手裡接過《轉法輪》寶書,當我翻開書看到師尊的照片,神奇的事情發生了,我看到師父微笑著眨了一下眼睛,我心裡一震,那一刻,我的心震撼了。我迫不及待的拿起書就快步往家趕,回家後我急忙捧起這本《轉法輪》就看起來。當時我看其它書,看不上一頁就會迷糊過去了。而我看《轉法輪》只用了一天外加一個晚上,我就把一本《轉法輪》寶書看完了。

看完後我想:這本書太好了,這不正是我前半生自己苦苦尋找的東西嗎?他教人做好人,做個更好的人,我一定要學。從那以後我早晨跟同修們一起煉功,晚上我們在一起學《轉法輪》,一起交流學法後心性提高後的美妙體會。在學法的不長的時間裡,我發現打了很長時間紅酶素針還是紅腫的乳房正常了;走十幾步就疼的嚴重附件炎也好了;美尼爾綜合症也痊癒了。師父為我淨化了身體;我成了一個無病一身輕的健康之人了;我明白了人活著就是要返本歸真;我終於明白了前半生藏在心裡的秘密是什麼了;我知道後半生怎樣活著了。那種來自心底裡的興奮,真是難以表述,我在心裡暗暗下了決心,我一定要修煉到底。

明白了大法的珍貴,我想這麼好的大法,一定要讓更多的人得到他。我就每個星期天參加集體洪法活動,還到大市集上煉功洪法,使很多有緣人得法修煉了,那段時光我過得太幸福了,太美好了,只可惜時間太短暫了。

三、進京護法的艱辛

就在我正沉浸在幸福時光裡的時候,江澤民出於個人妒忌,不顧其他常委的反對,不顧億萬民眾通過學煉法輪功後身心受益,社會道德回升等事實,一意孤行的,瘋狂誹謗我們慈悲的師父,殘酷的利用古今中外一切邪惡手段迫害打壓法輪功修煉人。發動了「七二零」打壓法輪功事件。

大法在被抹黑,慈悲的師父被污衊,我是大法一粒子,我不能無視這樣的事在我身邊發生。我要為大法和師父說句公道話。記得那是一九九九年十月份的一天,我做了一個清晰的夢:夢中一頭雪白的牛,駕著馬車從一個山洞中飛奔出來,車上滿滿裝的都是西方雕塑的神像是白玉色的,牛勇猛的拉著車往山上沖,由於猛烈的顛簸,維納斯像的頭隨著顛簸的車碰撞在地上。我看到山洞上方的標記就像毒藥瓶上的那種。醒後我知道我該怎麼做了,我要去北京表達我的心願,我要喊出:「法輪大法是正法。還我師父清白」這句證實大法的心裡話。

決心下定後,我排除一切干擾,衝破了來自家庭、社會、單位的一切壓力。我終於來到北京,在北京轉了一天,住了一宿,在旅館一氣寫好了一封證實大法的信,第二天順利的把信送到了市政府,我也被警察帶到了附近派出所,到了下午被綁架到當地駐京辦事處。第二天晚上被拉回當地公安局,被警察破口大罵了一頓,而後被單位送回家。

我就憑著信師信法,堅信師父這一念,我先後兩次進京護法都沒有被迫害,而且都是三天返回。因當時心裡沒有生出被迫害的想法,師父就保護我了,我也就安全的做了證實法的事。

四、在非法勞教時反迫害

記得:那是二零零四年的春天,我已經在某勞教所經受兩年多的非法勞教快要期滿了。這時我們班組一名同修被拉去嚴管室迫害,因為她寫了重新修煉的嚴正聲明。每天都有這位同修被迫害的消息。我心裡很不安,很難過。我該怎麼辦?有一天中午師父把這段法點給了我:「用理智去證實法、用智慧去講清真相、用慈悲去洪法與救度世人」(《精進要旨二》<理性>)在師父的加持下,我在平靜祥和抱著真心為她們好的心態下,寫了四封勸善信,分別給了大隊長和我們班組的三個警察。

信中寫到:「峨嵋山的農民,為趕走偷吃粧稼的猴子,抓到一隻小猴給它畫上可怕的油彩。當猴群又來時,人們放出小猴,只見小猴猛追母猴,猴群逃散,結果,公猴把小猴咬死。」其實對法輪功的惡意宣傳,就是有一個勢力在妖魔化法輪功,江澤民也是被利用來迫害法輪功的。看到你們對自己孩子的那份愛,相信你們也是有善心的,所以寫這封信請你們對某同修手下留情吧。

一直以來,你們都想知道我心裡到底在想什麼?現在我可以告訴你們:我的轉化是假的,我今天聲明轉化做廢。我要重新開始修煉。還寫了很多很多。後來我很快就被隔離了,三個警察分別與我談話,我都平靜祥和的說明了我的觀點。結果是我雖然還在被隔離,但對我並沒有進一步的迫害,直到非法勞教期滿回家。其實這都是師父慈悲的呵護。

五、去執著走正師尊安排的路

通過學法,我明白了自己兩次的非法勞教,一是學法少,各種執著沒有修去如色慾、妒嫉、對家人情的執著;還有就是承認了大法修煉人有牢獄之災的舊勢力安排;分不清個人修煉與正法修煉的關係等等。所以左一跤右一跤差一點毀了自己,是慈悲的師父沒有放棄我這個不爭氣的弟子,一次次的把我扶正,一直到弟子明白了什麼是舊勢力安排的路,什麼是師尊安排的正法修煉的路,在後來的修煉過程中我始終有一個信念:決不允許邪惡迫害在我的空間場中重演。每次看似危險怕心包圍我時,我會雙手合十來到師父法像前對師父說出心裡話:師父,弟子出怕心了,我不要這怕心,我有執著會在法中歸正,決不允許邪惡迫害在我的空間場中重演。請師尊為弟子做主。

從零九年到現在已經十幾年了,在師父的加持下,在同修們的無私幫助下,我都是平穩地走在師父安排的修煉路上。我還在家中開了一朵小花。我和同修們相互配合做好三件事,救度更多的世人,在這個過程中,由於師尊呵護加持,才能使我在每次看似危險中克服困難看護著小花,平穩的走到今天。

二十多年來,我深知自己還有很多執著心要去,我要多學法,向內找修自己,更好的做好三件事,搶時間快救人,兌現誓約隨師回家。

 

添加新評論

今日頭版

大陸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