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行散記:宇宙結構之我所見---東京二三事

海岸


【正見網2021年04月27日】

我看到的宇宙的邊緣球面結構非常類似這個球狀化學鍵圖

 (一)遙視國內未來地震

記得有一次在安靜無人的公園裡我打坐入定不久,我身旁右側出現了一個含有許多街道和高樓大廈的城市(當時覺得自己身旁的空間無比廣闊),心裡覺得好奇,就發出一個問詢的意念:這是哪裡?馬上就有一個仿佛帶有聲音的意念回答道:大連。我從未去過大連,也從沒想過與大連有關的事情,心裡在好奇,我人在日本,國內大連的城市影像怎麼會出現在我的空間場裡。一會兒,身旁城市大連的許多高樓大廈出現了搖擺和晃動,看到這景象我心稍微動了一下,城市影像隨即消失。兩三天後,網上看到國內的新聞報導說:山東東營地區發生地震,大連震感強烈樓房晃動。

即大連由於渤海灣對岸的東營近海地震引發的樓房搖擺晃動場景,我提前三天在幾千裡之外的東京就看到了,這可能是師父講到的宿命通和遙視功能的疊加吧。

(二)東京遇妖魔

人的天目看東西走的是高維空間,對牆壁、人體和我們這個空間內一切有形的物體具有穿透性,能同時看到物體的前後、左右、上下、內外。為什麼這樣呢?舉個例子,在一張白紙上畫一條直線,如果有一個無任何厚度和寬度(即只有長度)的一維螞蟻沿著這條直線爬動,無論前進還是後退,在二維的紙平面空間上看行動的螞蟻是一目了然,整個螞蟻的前中後任何部位沒有看不到的,即二維空間看一維空間的東西具有穿透性;同樣,我們在家裡沙發上看電視,電視平面上二維畫面(特別是動畫片或牆壁上的一張畫)的周邊和內部等任何地方,沒有看不到的地方吧?即從我們生活的這個三維空間看二維空間的東西,具有穿透性;同理,四維空間(說的只是空間的維度,沒算上時間)如果看我們所生存的三維空間裡的任何物體,也具有穿透性,電視台和新聞媒體報導過不少具有這種透視他人人體的特異功能的人。

一天晚上,我在東京獨居寓所的床上似眠非眠,無夢,平躺著,天目看到腦袋後面屋牆外的街道(高維空間裡,天眼真的無所看不到,包括自己腦袋的後面),不太寬的街道上(小街道)東邊遠處,有個直徑一米左右的球形生物沿著街道朝我寓所門口外邊的地方緩緩而來,到達我寓所門外街道的正中間時,突然停了下來。估計它只是從我這門外的街道路過,發覺我在注視著它,就停了下來。這時才看清這妖物的長相,球狀的身體表面布滿了稠密且朝外直立的如刺蝟滿身刺一樣的觸角,因是球形東西,沒頭沒尾巴,也看不到眼睛嘴巴在哪。那妖物停下來片刻,突然極速地原地旋轉起來,馬上又極速旋轉著朝我門口快速漂浮而來,這妖物極速旋轉時不僅看不到這妖物本身面貌,只剩殘影,其周圍還被它帶起一個類似龍捲風的球形漩渦。我馬上驚坐了起來,立起右掌,面對著門外大聲呵斥道:什麼東西,滾開!

修行人的身體,在另外空間如明珠一樣,是閃閃發光的,道行高深者光芒甚至直衝雲霄甚至天際。人們都喜歡鮮花和美好的東西,其他空間的生物或者妖魔鬼怪也一樣,它們也是看到好東西想接近,尚不知這妖物是不是我自己的能量招引來的。這妖物大概也只是想到我門口近前,來看看我咋回事,被我發現後大聲呵斥(說明一下,真的是現實中坐起身立掌呵斥,不是在夢中),它反而被嚇得一溜煙極速遠遁,消失得無影無蹤。在我居留此屋期間,這妖物再沒敢在這條街道出現過。這妖物也是看人的,他得罪不起的,是能逃多遠逃多遠;反之,要是它能吃得住的,那就可能會糾纏、戲弄甚至上身欺負了。日本很發達,但又多雜亂信仰,東京區的大街小巷到處是神社和寺廟(日本和尚只是職業,和尚可以娶妻生子,然後寺廟傳給子女,許多寺廟是家廟,早非清淨修佛場所),殊不知,招引或供養出許多奇形怪狀的妖物來。建議赴日旅遊的國人,特別是帶著小孩子的,千萬不要去參觀神社和寺廟,以免惹妖物上身。

(三)宇宙結構之我所見

還有一個在東京訪學期間的震撼所見—即宇宙的結構,一直沒寫出來。令人非常奇怪的是,每一次要寫自己的修行故事都是被逼的,可能因為自己是做理工科領域研究的吧,一是事情在沒有得到再次親眼驗證之前,保持著固執和本能的懷疑,二是真的不善於或不愛寫這些科研論文之外的文章。去年整個春季,想破腦袋,科研工作一丁點都無法推進,腦中一直出現個念頭要我寫出來幾個耽擱了多年的經歷,在連續寫出「輪迴故事:磐陀石的遠古記憶、今生重遊法華寺以及修行散記:開頂」等三篇紀實之後,科研方面一下子就獲得了突飛猛進(真的是奇而怪哉!)。然而,就在年後打算申請兩個發明專利和投稿兩篇已經成稿的英文SCI科研論文時,又被奇怪地擋住了。腦中又出來了必須得先寫修行紀實文章的念頭,塵封已久的幾個經歷如果不寫出來,啥都幹不成。我知道這可能是師父或者護法神的督促,也或者因為世間瞬息萬變,在目前的人類大瘟疫劫難面前,該是向眾生揭示宇宙實相的時候了。除了本篇,接著寫出多年前看到的自己一個久遠前世 「輪迴故事:三世佛前留腳印」,以解目前貴州深山岩石裡的大腳印之謎。

那天晚上,我半躺在自己東京鬧市區獨居寓所的床上,不久竟然深度入靜,突然覺得自己的身體無比的龐大和無邊的廣闊,心中疑惑,睜開眼看一看咋回事。然後,我一下子被看到的景象震撼到了!右胯處旁邊有一個火黃色的比籃球大些的火球體,心中即刻知道它是太陽,但我胯處沒感覺到它的熱;火球附近不遠處,有兩個表面土灰色的小球,一個小一點,另一個大一些,應該是水星和金星吧;我心中疑惑著地球在哪兒呢,有個藍色的約桌球大小的球轉到另一個角度和我腰部右側稍遠處的地方去了,看起來實在是個小不點;然後看到我的胸部附近有個較大些的土灰色星球,但不知是火星還是木星;再看看,我的腳的那一頭不遠處也有個星球;哇,我的身體(或者應該說修佛者另外空間的神體吧)從頭到腳竟然橫跨了整個太陽系,心中無比震撼和驚喜!身體平躺著,恰似在整個太陽系裡睡大覺;正在疑惑著自在著,突然,我的身體開始膨脹變大,馬上超出了太陽系,然後一個火球帶著多個小球且放著光明的太陽系離我越來越遠,隨後,一顆顆恆星系從身旁閃過;然後身體膨脹變大的越來越快,眾多星球小如灰塵,身邊出現星雲,中心明亮的銀河系攜帶著藍色星雲團出現在腳下,而後離我越來越遠,由一個星系縮小為一個藍白色發亮的光團,這光團裡有兩個明亮的十字交叉旋臂,哇!這不就是佛家的萬字符卍麼?此時真正理解了,原來兩千年前佛祖釋迦牟尼宏觀上早就認識到了銀河系的天體運轉之理呀,這怎麼還能說宗教是迷信呢?而道家的太極符顯然是銀河縮影圖兩個旋臂避實就虛的另一種表達。法理都是向下覆蓋的,比如學會的高中的數學,那麼更淺的初中小學裡的數學就都會了。兩千年前東西方聖人(釋迦牟尼、老子、耶穌)幾乎同一時代認識到了銀河系之內的宇宙法理,絕非偶然。很快銀河光團快速變為一個亮點,最後消失不見。

離開銀河系後,身體越來越更快的膨脹變大,一會經過一段虛空空間,一會穿過星系雲,一會穿過非常大的恆星(星系雲裡的星球和這大恆星相比,小如灰塵),不知名的一個個大都藍色的星系團(個別是別的顏色)極速的從眼前閃過或穿身而過(宇宙眾多星系本沒有名字,靠近地球被觀測到的是地球人給起的),奇怪的是,感覺到自己透亮且細膩的身體才是個實體,而這些有形且實心的大恆星和星系雲才是虛的,因為都擋不住自己的身體極速穿過它們而毫無阻隔,用我們地球時間估計大概就10分鐘左右的時間吧,巨大無比的自己來到了宇宙的邊緣空間地帶,眼前出現了好幾個土灰色不發光且巨大無比的恆星(僅對於宇宙內部見到的非常大的恆星而言,遠沒我此時的身體大),巨大恆星之間的很大範圍的虛空之中是藍色的星雲(星雲裡都是如塵埃的星球);很快我飄出這層巨恆星系之外,然後看清了,原來這個宇宙竟然是個巨大無比的球狀結構體。

宇宙之外是無盡無邊無際無光的虛空,回望自己飄出宇宙的過程才知道,地球剛好是在宇宙的中心位置上。如此,宗教早期所說的地心說是沒有錯的,地球真的就是在宇宙的中心部位,只是被科學界和看不到真相的宗教徒錯解為太陽繞著地球轉了而已,因為地球在宇宙的最深處,地球離宇宙邊緣太過遙遠,這或許是人類現有科技無法探測到宇宙邊緣結構的緣故,隨著科技發展,將來人類或有可能觀測到宇宙邊緣的這層巨恆星系群組成的殼或天;而我們這個宇宙在整個虛空中漂浮著,好像還轉動著,且從宇宙內部發出的明亮的藍白色光芒向宇宙外輻射,照亮著宇宙球體外很大範圍的部分虛空,這時我才深刻體會到師父的一句詩:「乾坤之外更無垠」(摘自《洪吟》中的詩《願》)的含義。

我身體剛剛飄出宇宙時,離宇宙邊緣的一個個的土灰色的巨大恆星很近,宇宙表面非常像一個球形的化學鍵構成的球狀物,也似一個表面有無數小格格拼接而成的足球狀物。成環狀分布又有巨大間隔的四五個巨大無比的恆星加上恆星之間藍色的星雲組成一個穩定的足球表面上的小格子(當然沒有格子線),所有小格子相互制約(恰似有某種牽引力或張力作用)而形成宇宙的網格狀的整個最外層邊緣球面,即眾多的相互制約的一層超級巨恆星系群組成了宇宙的球面邊緣結構,宇宙的邊緣球面結構非常類似本文開頭的那個球狀化學鍵圖,因此就形像地借用比喻一下宇宙的整體形狀。但組成宇宙表面的巨大恆星系不知道有多少。

接著,這球狀宇宙漸漸離我遠去,由超級巨大無比的球體逐漸縮小到一個大約直徑兩米(只是打比方,感覺上相對於自己的肉身身體大小而言)且從內部向外輻射著明亮藍白色光芒的球狀物,這時宇宙表層超巨恆星系群裡的一顆顆恆星看起來就像一塊塊球形的石頭,稍微有點稠密起來。這讓我不禁突然想起來,中國神話中的女媧煉五色石補天,應該是補的這個宇宙邊緣裡缺失的球形石頭才對,因為這些石頭們才是我們這個宇宙真正的天哎!宇宙邊緣這些超巨大的恆星大小比較均勻(覺得很奇怪),都差不多大小。要是和宇宙內部的星球比較大小的話,差距簡直令人匪夷所思!感覺上,一顆宇宙邊緣表層的超巨恆星應該比整個太陽系還要大的多的多,可能會接近整個銀河系那麼大(只是覺得,大概有可能這麼大)。與這些宇宙表面的超巨恆星相比,宇宙內部眾多的星球反而更像微觀粒子。我突然覺得,這宇宙的結構和一個細胞甚至一個原子的結構怎麼如此地相似;最後,遠去的宇宙漸漸縮小為一個籃球大小的光團,接著漸漸縮小為一顆亮晶晶的星,然後這個宇宙星越來越遠,光越來越暗,最終像一粒塵埃一樣消失於更無垠的虛空之中;這個宇宙是否環繞著更大的天體在旋轉?然後眾多的這樣的宇宙星會否組成新的宇宙星星系?無數的這樣的星系又是否會組成再一層更大的宇宙天體?層次所限,這些我尚未看到,但可以想想,肯定存在第二層、第三層...... 以至於更高層天體宇宙。那麼,我們這個宇宙可能只是第一層眾多的小宇宙中的其中一個。

最後突然清醒,意識一下子就回到了本體(自己也很奇怪,另外的時空或許天涯即咫尺!),發現自己還在床上半躺著呢。我另外空間的神體應該還在太陽系之內,是師父的加持,才讓我這個固執的理科生從太陽系開始,一層層地飄出宇宙之外,以此來破我最後的對所謂眼前實證科學的執著。師父想讓我認識到,我們所在的宇宙在無盡的浩瀚蒼穹之中也只不過一粒塵埃而已!地球甚至銀河系那就是塵埃中的塵埃了,那地球上我們還有什麼放不下的呢?宇宙竟然僅是一粒塵埃!這徹底顛覆了我所有的科學概念,心中無比的感恩!

最近打坐入定前經常默念和感悟師父的詩《無》:無無無空無東西 無善無惡出了極 進則可成萬萬物 退去全無永是迷(摘自《洪吟(二)》)。常常念著念著或悟著悟著,入定後意識就飄出了宇宙之外,遨遊浩瀚蒼穹;有時覺得自己就是那無盡的虛空,無盡虛空就是自己,寂靜無邊;偶爾會超越那無盡虛空和無邊寂靜之外,不再有自己和物質,也不再有覺識、虛空與寂靜,也沒有無,仿佛退出了一切,只有佛性在,只有無上道法在,而自己是那道法的一部分或一個粒子(說明:自己尚未這一境界,是在師父的加持下,讓我體會了一下這首《無》所包含的一些境界,此文最後一部分((三)宇宙結構之我所見)是在師父的加持和啟悟下反覆修改才最終成稿的)。有時突然會悟到師父這首《無》裡包含的一些大道:如佛家的寂靜涅槃與緣起性空,《道德經》裡的「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萬物」與返本歸真,《易經》裡的「無極生太極,太極生兩儀,兩儀生四象,四象生八卦,八卦化萬物」(易經這麼博大精深,竟然含有萬物來源之理!);其實,不管佛家的緣起性空之理,還是道家的道生萬物之理,無不包含在師父這首《無》的深邃法理中;然而,無論道家的返本歸真,道法之本還是佛家的寂靜涅槃,佛法之源,都難以觸及師父這首《無》裡的 「退去全無永是迷」的不可思議之境。

個人悟到:科學上來講,超越所有維度和所有時空才能達到「全無」之境,所有高緯度世界或時空(如神界、佛國)裡的所有最高境界生命(如神佛)都無法探知的才「永是迷」。佛道兩家修士修成正果後,無論果位境界修到多高,必定只能是去了一定或更高的時空維度或世界,遠遠達不到「全無永是迷」之境界;個人所悟:師父或許想通過這首《無》讓我們明白:佛法無邊,修無止境;如果一句話就能讓人明心見性,一句話就能讓人修成正果,那師父講過的這樣的話太多了(不再列舉),什麼才是真正的佛法?什麼才是最根本的無上大道,師父教我們的才是!

 

添加新評論

今日頭版

生命探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