冒著危險來聽真相和「三退」的小伙子

淨蓮


【正見網2021年06月20日】

五月二十三日,晚上大約十點四十分鐘左右,我媽早已入睡。只有陪伴我媽的姐姐還正在網上看同修的心得交流文章,她倆都同住在二樓的各自寢室裡。這時我姐突然聽到樓下的菜園地裡一聲悶響,接著再「咚咚」一聲巨響就沒聲音了,她隨即從寢室裡跑到外邊的走廊上伸出頭往樓下邊看,只見下邊菜園地裡有一團「黑咕隆咚」的東西,但看不清是什麼,就自言自語的說:啥子東西掉下去了呢(她以為是房頂上什麼東西掉下去了)?結果她話剛一落,就聽到一個男士小聲的回答說:「是我,我不知道怎麼連人帶車翻到這裡來了」。我姐一聽,立即給我打電話(我在異地城市),將突然發生的事在電話裡簡單的對我描述了一下,詢問我怎麼辦?我說:這個人可能是來聽真相得救的。我姐姐說:那好,我馬上到樓下去給他講真相,勸三退。

與此同時,我姐立即將我媽開放式的廚房燈打開(這燈的光很強,可以將公路照得很亮,一樓也能借光),當她下去的時候,才看到有一輛電動三輪車側翻在我媽的菜地裡,人還困在車裡出不來。我姐就關心的問他:小伙子,路那麼寬,怎麼會翻開到我媽這個小菜園地來了呢?他說:他也不知道。接著對我姐又說:他的老家住在離我媽家二十裡地以外的一個小鄉鎮,他在城裡經營著一家小超市,四十多歲,他是從老家吃完晚飯回城裡超市去的,由於吃晚飯時喝了一些酒,天色很晚,當他的三輪車從約三十多度的夾角、一百多米長的斜坡公路頂點路經我媽家門前幾米的菜園地(下坡約三十米)位置時,在沒有任何徵兆的情況下,電動三輪車好像剎車突然失了靈,不聽話,瞬間借著衝力,車和人就連翻帶滾的直接衝到這。他說:整個過程已經把他給嚇蒙了。我姐問他說:那你人摔得怎麼樣了?他說:我不知道,整個人不能動彈,小腿掛傷了,在流血。我姐說:小伙子,你看你的車這麼重,最起碼也需要七八個人才能翻到公路上去,憑我一個人的力氣是幫不了你把這車弄到公路上去的,你現在是在我媽家的公路右側約兩米左右深的閒置空地土坎下,也就是衝到我媽的菜地裡來了。我雖然出不了力,但是,我可以告訴一個有效的方法,那就是你在心裡誠心念九字真言: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藉助神的力量,神可以幫你把你的車奇蹟般的弄到公路上去的。他說:你不用管我,我不相信有神,也不相信法輪功,我只相信我自己,我會打電話找人來幫我。

我姐看又遇到一個受黨文化毒害的無神論者,知道他不明真相,所以就繼續對他說:小伙子,你相信我,我真的是為你好,我是修煉法輪功的,我已經修煉法輪功二十多年了,因為法輪功是修佛、修道、修神的,是按照真、善、忍標準做好人的,共產黨電視裡宣傳的「天安門自焚」事件是假的,你不要聽信邪黨的謊言宣傳,只要你相信我說的話,神就一定能出手幫你(弄上去)的。那人不再答理我姐說的話,只管打他的電話。在我姐與那男士說話的同時,有兩位(年輕的)鄰居也陸續出來關心我媽這邊出了什麼事,因這兩位鄰居們都知道「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都是大法的受益者,一看那男士那麼頑固,不聽勸說,就各自回家睡覺去了。

我姐只好一個人站在菜園地旁邊等他給他的親朋好友打電話。四十多分鐘過去了,沒有一個人接他的電話,更談不上來幫他的忙。最後我姐勸他說:現在已經是晚上十一點多鐘,快到晚上十二點了,這深更半夜的,有誰能來幫你啊?你自己先走路回城裡去(只有約四裡多的路程),明天白天找人來幫你的忙,我也好回去睡覺了。他說:我三輪車裡還有東西(拿到超市賣的飲料),我姐姐說:你的東西我們不會要,我是修法輪大法的,我幫你看著,不會丟的,你自己先回去睡覺,明天再來吧!最後,他很不情願的慢慢從車裡爬出來回城裡去了。

話說第二天早上六點多鐘,我姐煉完功後,到一樓去看整過出事的現場,才發現,那三輪車不但將我媽的菜園子籬笆圍欄給衝破了一個大缺口,還把我媽用於供養師父的一棵植物鮮花給碾壓得翻根了,同時還將靠籬笆圍欄裡邊種的新鮮蔬菜也碾壓了一大片。

我姐就在我電話對我說:那人昨天晚上不聽真相,也不「三退",三輪車如何將我媽的籬笆圍欄、鮮花和種的蔬菜等弄壞的程度細細向我道來。她還說:她沒辦法把弄壞的這些恢復到原樣,擔心我媽會因此找那人麻煩,因我媽對她這籬笆圍欄看得非常重,她認為可以防小偷,所以擔心我媽發現後一定會讓那人賠之類的事,她問我怎麼辦?我想:那人既然不聽真相,又不三退,就建議讓我那沒修煉的小弟來處理這事。接著,我姐姐就把發生翻車的事故給我小弟在家人群裡說了,希望小弟來處理這事。小弟馬上就對我姐姐說:他已經在單位連續上了三天班(值班),現在還在單位上,就讓我姐姐打110報警來處理。我姐說:報警可能對這人會不好,因他喝了酒,肯定是要受罰的。我再接著說:出這事也不是他有意而為,他是男人,有力氣,那就讓他幫媽恢復好籬笆圍欄就行了,其它的損失就算了,不需要他賠什麼。我小弟接著叮囑我姐說:那行,在沒有恢復之前如他要騎車走,就必須留下身份證和電話號碼。小弟再接著對我姐重複強調:大姐,記住,不押身份證不能讓他動車,否則,他跑了你找誰去?還叮囑我姐說:要電話時,需要打一個核實電話,看是否是他本人的電話?這時,我的堂侄女(不是修煉人)也參進來說:啥都不說,就讓他把籬笆圍欄還原就行了。我丈夫同修說:我們都是大法弟子,應該讓他走,不應該要那人做任何賠償或還原之類的事。這時,我大弟看到了我們討論怎樣處理髮生事故的方案時,直接就對我姐說:大姐,只要人沒出事就好,不要報警,也不需要他還原那籬笆牆,更不要讓他賠什麼(碾壓的植物花和菜),讓他把車弄上去後走人就行。大弟接著說:我們家(除小弟)都是修煉法輪大法的人,師尊讓我們站在他人角度上去考慮問題,他又不是有意而為,不能給別人找麻煩,至於那籬笆圍欄缺口,就讓大姐自己先試著恢復,如果恢復不了,需要花錢或請人幫忙,所花的費用由他來承擔。我姐說:要得。我堂侄女看到我大弟的安排後說:這家(修煉法輪功)人真是不一般啊!太了不起,太牛了!她接著說:我們為你們家的善念點讚!贊!贊!那人遇到你們這一家真是太幸運了啊!

既然大弟都這麼想,我覺得這樣處理應該是最好的。之前我主張他還原籬笆牆,主要是覺得他不聽真相,又不三退,我不要他賠損失,那至少也得讓他恢復籬笆牆吧!通過這件小事,我和姐姐看到了我們修煉中的心性差距,為我們的心性不到位而感到羞愧,愧對師尊對我們的教誨。接著我對姐姐說:只要我媽不把籬笆圍欄被損壞的事當著什麼了不起的大事就足夠了,後續恢復的事由姐姐先試著處理,如果她弄不好,就等我和大弟過幾天回老家看媽的時候再來一起想辦法修復。我姐姐馬上就把我媽從樓上請下樓來,讓她看看昨天晚上發生的事故,再把我們大家悟到怎樣處理這件事的想法對她細說以後,我媽也就答應不再找那人麻煩,並對我姐說:等那人來了,就讓他走好了。小弟看到我們仨姐弟的處事心態和我媽的平靜的情緒後,就對我姐姐說:既然這樣,怎麼處理都不重要了,重要的是,不能讓我媽有心結,媽能釋懷就沒啥了,但還得讓那人與姐一起修補籬笆圍欄(牆),能還原當然最好,不能還原也不去為難他了。

第二天早上八點多鐘,那男士沒帶任何親友,隻身一人來到昨天晚上翻車現場,站在公路邊上,悶悶不樂的在那觀察他翻在菜園地裡的三輪車。我姐看到他來了,就下樓去又對他說:小伙子,你看你車翻到這裡,咋弄得上來嘛,我昨天晚上讓你念九字真言: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你不念,你說你不信,你看今天依然沒找到人來幫你的忙,他不說話。我姐姐又對他說:你看,你的車把我媽的籬笆牆、花、蔬菜弄壞了這麼多,我們家不要你賠任何損失,因為我們是修煉法輪功的,我師父要我們修得無私無我,先他後我,遇事要站在他人角度上去考慮問題,所以,你只需要想辦法把車弄上去就可以走人。他一聽,那愁眉苦臉的表情看起來舒展了一些,但還是不說一句話,我姐再說:小伙子,你知道嗎?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號,江澤民因為他個人的妒嫉之心,妒嫉我們的(法輪功)師父擁有一億修煉真、善、忍的大法弟子,江澤民就利用它手中的權力,全面鎮壓迫害法輪功及其修煉人,由於法輪功是按真、善、忍標準要求做好人的,是修佛、修道、修神的。那麼,以江澤民為首的共產黨邪惡集團對法輪功的所作所為就是在與天鬥、與神鬥。我師父早在二零零二年五月十三日就對所有的眾生講法說過:「騎虎難下虎  人要與神賭  惡者事干絕  堵死自生路」(《洪吟二》——《入無生之門》)。共產黨從成立到現在已經一百年了,在這一百年中,它發動了歷次運動:『三反、五反、反右、文化大革命、八九六四學潮運動』,至少迫害死八千多萬的生命;從九九年到現在,共產黨鎮壓迫害法輪功二十多年,至少迫害死幾千上萬大法弟子的生命,甚至活摘法輪功學員的器官,共產黨要與天鬥,與神鬥,它要與神賭,所以神要清算(它)這個惡魔邪教共產黨。這麼多年你可能早就看到,到處都能看到法輪功弟子的真相粘貼:天滅中共,三退保平安。你知道這是為什麼嗎?是因為神的慈悲,是希望那些還相信神、內心還存有一絲絲善念的善良人,在神滅邪惡的共產黨時,不被邪黨捆綁在一起作陪葬,三退後的生命就歸神管,就能留下來,就有一個美好的未來。

他依然不說話,我姐再繼續對他說:小伙子,你相信我,我是為你好,我是真心幫你的,他還是不答話,只是聽我姐說。這時,他對我姐說:他到坡頂上去找吊車師傅來幫忙。十多分鐘以後,他一個人從坡頂回來,依然愁眉不展,對我姐說:吊車老闆說,可以來幫忙,但最少需要付一千元的吊車使用費,因吊車已經外出作業去了,還得等約三個小時左右的時間才能回來,讓他在這等著。

我姐又繼續勸他說:你看,你等那麼長時間,還要付那麼多錢,你開超市一天能有一千塊錢的利潤嗎?你相信我,我肯定是為你好,我是真心幫你的,你的車掉在我媽的地裡,肯定是我師父讓我來救你的,如果你按照我給你說的,同意三退,再誠心念九字真言: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神一定會幫你,我師父就會派人來幫你(把車弄上去),說不定你還不用付一分錢,不用浪費那麼長的時間等吊車,可以早點回去開超市掙錢,你說這個方法能不好嗎?我只能用這個辦法幫你了。當我姐說完以後,他可能覺得我姐姐說得有道理,反正現在他什麼也做不了,他就對我姐說:他曾經當過兵,入過黨,他同意用他的真名字退出他曾經入過的「黨、團、隊」組織;然後就跟著我姐姐小聲學念九字真言: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他倆念著念著,不到十分鐘,不知什麼時候,空蕩蕩的公路上三三兩兩聚滿了一大堆看熱鬧的人:有鄰居、有進城過路的、有對面租房搞裝修和閒散的人,只聽見大家你一句我一句的在議論著,都在出主意想怎樣把這三輪車從那低洼處弄到公路上來。說著說著,對面搞裝修的四位二十多歲的年輕小伙子和過路的三個人來到他面前表示願意幫他的忙。他當時很激動,感覺事情逆轉太快,覺得太神奇了!這時,他一直緊繃的臉一下轉為笑臉,轉過頭來對我姐說:如果不是他的親身經歷,他真的不信,這事太不可思議了。就這樣,他們八人一同齊心協力,幾分鐘時間,硬是把這至少兩百多斤的電動三輪車加飲料貨品,給連推帶抬弄到公路上去了,一分錢沒花。

更神奇的是:他的三輪車弄上去以後,通過試開,剎車和其他部位都沒有任何問題,可以直接騎著回城裡去。完事以後,我姐對他說:小伙子,你現在相信我說的是真話了吧!他激動的對我姐說:大姐,我以前不信神,也不相信共產黨,但生活在這個環境中,從小到大,受共產黨洗腦宣傳,對法輪功有誤解,通過這事,現在我相信了,我真的相信法輪功是修神的了,也相信真的有神存在了,真的是太神奇了,謝謝你告訴我(法輪功)真相!也謝謝你們的師父派人來幫我!謝謝!

我姐最後感嘆的說:師尊太慈悲了!!!這個小伙子明白的一面想得救,冒著危險,以這種方式來聽真相和「三退」,又一個生命得救了!

 

添加新評論

今日頭版

大陸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