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露四川遂寧看守所和成都女監涉嫌活摘法輪功學員人體器官

四川法輪功學員


【正見網2021年07月29日】

我是一名險遭中共活摘器官的倖存者。我是親歷者。為了制止中共繼續迫害法輪功,也為了制止中共不法人員繼續活摘法輪功學員人體器官,我必須站出來揭露這場慘絕人寰的迫害。

我今年五十多歲,是四川大英縣一名女性法輪功學員,之前從事小學教育工作。因向本班學生講真相,我被一名從未蒙面的中學校長誣告。2006年2月20日,縣國保大隊兩名警察將我從學校綁架,後被冤判五年。

期間我一直被非法關押在四川遂寧市永興看守所。有一天下午,看守所內來了一些醫護人員,號警通知每個監室的女性人員出去體檢,其他在押人員都去了,我沒去。我想自己是煉神功的,師父早已為我淨化了身體,沒有病,檢查幹啥?號警也沒來強迫我。

2017年初我被劫持到四川成都女子監獄二監區,由於不接受邪惡的轉化,每天都被限制在監室裡,沒有一點人身自由。有一天,副監區長廖群芳指使隔壁幾個監室的互監人員(包夾)將我拉到樓下壩子裡,叫我去另一個監區體檢。我不配合,幾個互監人員也來對我拉拉扯扯,我用力掙扎,大聲喝斥,不准她們行惡。廖群芳見我不配合,也上來拉我的衣服,我一把推開她的手。後來終因寡不敵眾,還是被這群人連推帶拉去了一個監區。

去了之後當時沒有看見其他的學員。邪惡很狡猾,為了不讓我們生疑,還組織了其他監區的服刑人員體檢。輪到我時,我看見面前一個條桌前坐著一個穿白大褂的五十左右的男醫生。只見他拿出一支針筒,用一根軟塑料管子使勁兒勒住我的左手腕,用針筒抽血,可是怎麼也抽不出來。然後他就拿手在我的胳膊從上至下用力使勁兒往下推,結果只有很少的血流出來。我一看,不僅血少,而且是污紅污紅的。我當時暗想:怎麼自己的血還不如常人的血鮮艷了呢?!事後才知道,是慈悲的師父為了我免遭活摘器官給醫生演化的假相呢,弟子感謝師父的救度之恩。

遂寧市政法委邪惡殘酷謀害了那麼多法輪功學員,限於篇幅,這裡略舉二個實例被遂寧政法委的國保、公安、獄卒涉嫌活取器官殘殺的法輪功學員,見識見識被中共洗腦魔變成的惡鬼的「執法人員」,是如何對法輪功學員進行最恐怖、最兇殘的非人類虐殺的。

◇彭方建死後,家人見到他腦後有一個大洞

彭方建在靈泉寺看守所死後,家人見到遺體面部青腫,頭上有嚴重傷口和殘留的血跡,兩眼圓睜面部表情呈極度痛苦狀,張大著嘴雙手伸直兩手拳頭緊握,腦後有一個大洞,沒看背部,遺體是被惡警從靈泉寺看守所的地下室拖出來弄上車的。腦後為什麼有一個大洞?是活取了人腦和器官?否則怎麼會是那種表情?

彭方建,男,四十五歲,因修煉法輪功,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以後被多次非法關押。二零零二年七月下旬才從綿陽新華勞教所釋放回家。二零零三年一月二十八日上午在家中被遂寧仁裡鎮派出所惡警饒軍、鎮「六一零」頭目袁小林、「六一零」成員胡宗成、鎮法制辦張康平等人綁架至仁裡鎮派出所關押,期間派出所所長段守昆向其家人索要五萬元錢就放人,家人因拿不出那麼多錢,三天後被轉至靈泉寺看守所非法關押。彭方建一直不配合邪惡,絕食抵制迫害。於二零零三年二月十日被虐殺。(派出所所長段守昆為什麼敢訛詐彭方建家人五萬元巨款?)

二零零三年二月十一日,由村幹部通知彭方建的家屬去見遺體,結果遺體被連夜拉到了火葬場。家人去後見到遺體面部青腫,頭上有嚴重傷口和殘留的血跡,兩眼圓睜面部表情呈極度痛苦狀,張大著嘴雙手伸直呈緊握拳狀,後腦頭皮有瘀斑,腦後有一個大洞,沒看背部,遺體是被惡警從看守所的地下室拖出來弄上車的。

彭方建被迫害致死後,他的老父親也悲憤去世。遂寧仁裡鎮政府的一位工作人員曾向記者證實了彭方建的死亡消息。仁裡鎮派出所警察對此稱:「人死了。這是國保大隊管的,不屬於我們管。」

◇李憲民在射洪縣看守所被剖腦開膛

李憲民,女,五十一歲,西師畢業,被迫害前系遂寧市射洪縣社會保險局股長。在中共的迫害中,她因修煉法輪大法被撤銷此職,並被多次綁架、關押、勞教、停發工資。二零零五年二月一日中午十一時,李憲民到縣政府招待所參加親友的團年宴,被四名「六一零」便衣特務強行綁架抬上車,劫持到縣看守所非法關押。歷經六十五天的酷刑折磨和非人的迫害,李憲民於二零零五年四月七日半夜一時,在射洪縣看守所被酷刑折磨迫害致死。

李憲民被非法抓捕後,惡人還抄了李憲民的父母家,兩位近八十歲的老人受了驚嚇,其父精神受到嚴重打擊,於二零零五年二月中旬驚嚇而死;母親至今怕見生人。

在迫害過程中,縣國保大隊長周淵惡狠狠地對李憲民說:「這回不把你整進去,算我手藝瘟。」 四月六日上午李憲民感冒發冷,報告看守所,惡警一直不理。拖至下午二點,惡警才叫了一個曾經當過獸醫的姓蒲的人(此人是射洪武安人)來輸液,不久李憲民又拉又吐,晚上七點,看守所所長王某和獄醫叫惡警楊秀將李憲民送人民醫院,醫生要求住院,但楊拒絕住院治療,要將李憲民帶回看守所輸液,九點過,回到看守所後,又輸了不明藥物,李憲民就全身發冷,眼睛鼓起,十點左右就被迫害致死。註:李憲民在看守所的情況是獄卒敘述的,真實情況只有看守所王所長和獄卒楊秀知道。家屬趕到時,看見頭顱已被剖開又縫合好,腸子擺在地上,主刀醫生遂寧人民醫院病理科主任梁海橋將所有器官帶到遂寧去了。參加解剖的單位及人員還有:市檢察院龍處長、縣政法委、縣「六一零」、縣檢察院、縣看守所。

而李憲民是被活取器官,還是死後被剖腦開膛取走器官、腦髓,這個只有王所長和獄卒楊秀和主刀醫生梁海橋主任知道。

添加新評論

今日頭版

大陸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