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回修煉

澳大利亞大法弟子


【正見網2022年01月20日】

尊敬的師父好!
各位同修大家好!

我是去年才走回來的新學員。想借這次法會跟師父匯報下我近兩年的修煉心得,也想借這次寫交流稿的機會,靜下心來認真的審視下自己的修煉過程,使自己提高。就在寫這篇交流稿之前我也有很多不純的人心湧現,比如想等到經歷了一個大突破後讀起來會讓人感覺很深刻的顯示心,怕寫不好丟面子的虛榮心。當我決定清除掉這些不好的人心的時候,我發現心就能靜下來了。

一、走回修煉的難忘經歷

我是自幼得法的小弟子,從兩歲多就被爺爺奶奶帶著一起去煉功點。在我的記憶裡,從小我們家的日常就是,晚飯過後一家人坐在一起看師父講法錄像,然後一起煉功。當時因為年齡小我沒有完整的讀過《轉法輪》,但經常看錄像聽錄音,在我懂事前大法的種子已經在我小小的身體裡生根發芽了。當時爸爸的同事天目能看到我小腹部位的法輪。我從小的記憶裡就只有法輪大法好這一個想法,即使鋪天蓋地的迫害壓下來時,我也沒有動搖過這個想法。

但是出國後因為自己的懶惰和貪玩,沒有再繼續修煉了,但我還是知道大法好,我自己列印出了一本《轉法輪》。那本《轉法輪》我帶了十五年,可惜我也只是帶著並沒有認真堅持修煉學法。也是一眨眼這十五年就被我這樣浪費掉了。我在常人的大染缸中漸漸的學壞,追求現代年輕人覺的能出風頭的東西,講話不帶髒字都不知道怎麼開口,學騎摩托車,抽菸,行為沒有一點女孩子該有的溫柔秀氣,我的內心越來越覺的缺失了什麼東西。

就在我找到工作來到雪梨後,曾經多次在市區的公園裡看到過煉功的同修,每次路過看到時心裡想:「下次有時間去問問他們可不可以讓我加入。」但也從來沒真的行動過。不過可能也就是因為看到我還有修煉的心吧,師父在這最後的最後又把我拉了回來。

去年一天中午睡覺時,突然醒來睜開眼,腦子裡就出現一個聲音說:「你該修煉了。」我當時沒有猶豫在心裡答了一聲——「好」,然後就爬起來開始找書找錄像,再次把五套功法跟著錄像學習了一遍。我把存放了十五年的那本自己列印的《轉法輪》翻了出來,開始學法,然後上網搜索法輪大法的網站,點進去一看才發現原來師父出過這麼多的經文,當時很驚訝,因為從小隻知道有《轉法輪》。於是我開始抓緊學師父的各地講法以及所有的新經文,當時越學越激動,越學感受越好。

那段時間正好是第一次禁足,天天在家裡二十四小時除了睡覺時間外我就是在學法,幾乎每天學十多個小時以上的法。當時的心情真的就像師父說的:「他一旦學習了我們法輪大法以後,他一下子就明白了他在人生當中許許多多想要明白、而又不得其解的問題。可能伴隨著他的思想會來個昇華,他的心情會非常激動,這一點是肯定的。」[1]

二、加入證實法的大法弟子行列

隨著大量的學法,我救人的心情也越來越急切,感覺自己這小半年在家修煉的情況應該有所改變了,應該出去救人兌現自己的史前誓約了。這個心一起,我很快就找到了當地的輔導員,一開始心裡想著因為自己是做設計的,如果有媒體之類的項目需要我那就最好了。但是我也想到自己這麼晚才走回來,就去發發報紙也挺好的。

第一次跟同修去發信箱的經歷讓我很難忘,因為發信箱的範圍不小,要不停的走三、四個小時,我那天還特意穿了一雙很耐走的鞋,我原本自己也挺能走的,感覺應該沒啥問題。但是沒想到我才發了一半的範圍,腳就開始磨的特別疼,感覺兩個腳都起泡了,每走一步都是扎心的疼,我當時覺的很奇怪這鞋以前不磨腳啊,怎麼今天這樣。然後我又想到這可能是對我的考驗,看我能不能堅持,我就開始一邊走一邊背師父的詩:「大覺不畏苦 意志金剛鑄 生死無執著 坦蕩正法路」[2]。還是疼,我咬著牙跟自己說這點苦都吃不了還想修煉救人,這點苦算什麼苦,我是修煉人我能堅持。

就這樣堅持下來發完了剩下的一半區域。現在想想,那次是我第一次走出來證實法救人,所以一定是在考驗我是否有決心和毅力。那次之後我再出去發報紙,不管走多遠什麼路什麼鞋,健步如飛,發的很快,腳步很輕再也沒有累的感覺了。

三、在媒體項目中修去執著自我的心

很快我之前想加入媒體項目組的想法也實現了。當時正好有一個希望之聲新開的視頻項目組需要設計人員做節目圖片,我有幸加入了這個團隊。這樣一做一年多一眨眼就過去了。我們的頻道訂閱數在這一年裡也從幾千漲到了十多萬。我記的最開始節目的觀看人數和訂閱人數一直上不去,我心裡默默的著急,每天關注著數據,有一點點小進步就會很激動。

有一次跟同修交流的時候,同修對我說了一句話:「師父都是看著我們的心性安排的,我們的層次到了自然就會有更多的。」我當時一下子想到了師父說:「心性多高功多高,這是個絕對的真理。」[1]於是,我的心也就放下了。

在做項目中我一開始有很強的自以為是、不能被說的人心,認為自己是專業的,並且有那麼多年的工作經驗了,在專業方面有一定的權威性。一開始為項目做設計圖的時候,不經意間就會帶有平時工作中的心態,就是怎麼樣能讓這圖符合現代人的欣賞標準。卻完全忘了現代人的道德水平,藝術水平都是扭曲的,其實都不是人應該有的標準,我們作為大法弟子應該引導世人走回傳統。同修讓我去參考其他大v節目的圖時,我還心理有些不屑,認為自己比別人強,不願意照著那種方向做,特別想做出自己的風格,認為特立獨行才是設計師應該有的。之後漸漸的我也意識到了自己這個心是不對的,慢慢的也在改變,接受別人的建議,但是一直都沒有去乾淨。於是就發生了一件讓我徹底放棄這顆心的經歷。

一天,同修找到我請我幫忙更新室外徵簽擺放的真相海報,我按照自己的想法把海報能完善的地方都修改了一遍,發回給了同修。讓我沒想到的是,過了一週同修給我的反饋竟然是都不太行,還是有很多需要修改的地方,那位負責的同修想讓我帶著電腦去市區見他,當面調整。我這個心一下子就壓不住了,雖然沒有表現出來,但是心裡頭可真來氣,一點沒考慮就跟同修說不行,我沒空。等冷靜下來感覺不太對,自己這個態度怎麼這麼不好,就向內找跟自己說這是為了救人,不能因為自己怕麻煩就不去。

第二周那位同修又來問我能不能過去一趟,我就答應了,約了周日中午見。因為下午還有學法,所以我想要速戰速決。到了之後,見到那位負責的同修發現他在煉動功,還好是第二套最後一個動作了,我就想等他煉完這套應該能先跟我們說完再接著煉。但沒想到,他煉完這套跟我們聊了兩句又接著煉了,我心裡這個不耐煩馬上就起來了。好不容易等他煉完了,我們在咖啡廳裡坐下開始改設計稿,本來我想他應該就大概跟我說說,我記一下回家改就行了。沒想到他又不按常理出牌,開始跟我一點一點的指揮著我改,這裡應該再往左一格、再往右一格的這樣改。我當時臉就沉下來了,心裡跟自己說了千百遍要忍要忍,但卻一點沒有在向內找。直到我們去學法快遲到的時候才改完離開。我心裡就更不高興了,覺的很委屈。

同修開車帶著我往回趕的時候,我在車裡坐著一言不發心裡還是很難受,我開始想試著向內找,問自己現在心裡為什麼覺的難受?是不是有什麼心放不下的?但是每當我這樣一想,好像有另一個想法就一下跳出來說:「我沒有錯呀,我這麼大老遠跑來幫他改,自己的審美也比他好,他還這樣挑三揀四的找麻煩,還不顧及我們的時間。」當時我這一正一負的思想,就在我腦子裡瘋狂的打架,打的我自己都有點分不清哪個是對哪個是錯了。

就在我想的腦子都不太清楚了的時候,突然「怦」的一聲,一股衝擊力從背後襲來,我的頭重重的撞到了後面的靠背上,眼睜睜的看著我們的車不受控制的滑過了一個紅燈,我當時懵了一下,接著聽到同修在我旁邊說我們被追尾了,才反應過來我們出車禍了。

我當時一下警覺了,感覺剛剛頭撞的那一下,好像猛的把我腦子裡所有的思想都撞出去了一樣,人也清醒過來了,趕快認真的向內找,找到了自己不能被人說的強烈的自尊心,自以為是的心,看不起人的心,顯示心,虛榮心,都是這麼多這麼不好的人心揉在一起,才讓我那麼的不舒服,都是這些人心執著拖著我不讓我提高。

這次的意外就如同師父給我的當頭棒喝,我真的明白了要下定決心去掉這些心了。

師父說:「不是說我的技術被採用才是修煉的提高。怎麼樣配合好、把這些事情共同做好,這才是修煉人的狀態,這才是第一位的。」[3]

在之後做項目中,我也漸漸的不那麼看重自己的建議了,更多去考慮怎麼在同修的建議中,用我的能力實現出更好的東西,那樣做出的東西每次效果都會比較好。我們的頻道也通過這次的美國大選熱點,做的越來越大。我也發現我們項目組的成員修煉狀態越來越好,大家都很努力的在改正自己的不足去圓容彼此。

四、禁足期間精進實修

由於五月份疫情再次在雪梨蔓延,我所在的公司老闆決定關掉公司回國發展,我也因此失業了。不過我當時的心情很平靜,覺的應該是項目組那邊更需要我了,所以師父安排我去項目全職幫忙。我也挺開心的,能每天早上跟大家一起學法了,也能更多時間精進修煉和做項目了。

那時每天早上我要五點半起來,去接上同修一起去辦公室學法和煉功,然後通常大家都要忙到晚上十點多才回家。每天三件事都能做全,那段時間感覺大家狀態都挺好。後來我們還在辦公室附近組織了室外煉功點。剛在室外煉了一週就有一位西人來跟我們一起打坐,她也非常想了解大法,我把大法的書和煉功教功視頻都發給了她。

有一天晚上回家路上去加油時驚喜的發現,在加油口上方,後車窗上長出了九朵優曇婆羅花。我當時很激動,知道這是師父對我們當時精進表現的鼓勵,師父也看到了我喜歡優曇婆羅花的心,感恩師父對弟子的慈悲保護。

隨著雪梨禁足越來越嚴格,我失去了集體修煉的環境,一天一天的,我的懶惰心和安逸心就又滋生出來了。之前從早忙到晚都不覺的累,現在睡個懶覺再起來,做兩三個小時就覺的又睏了。雖然在家確實增加了很多學法時間,我也每天堅持學二至四小時的法,但是總感覺自己做項目時心不在焉的。每天能做的事情很有限,自己心裡又有點著急,不知道有勁兒要往哪裡使。師父總會在我開始放鬆時給我安排新的事情,讓我沒有放鬆的餘地,一直在推著我往前趕。

這時我在大組學法交流中聽到同修說,最近又需要發報紙、派信箱的人了。我就想去吧,但是另一邊的懶惰心又開始過來干擾我,藉口說這種機會還是留給不會做其他項目的同修吧,反正我已經在媒體中做事了,派信箱有點大材小用了的感覺。

我左思右想了一週的時間,就覺的這是師父安排的,正好可以戰勝我自己的懶惰心,我就跟協調的同修要了地圖。同修給我發來兩張,我一看地圖估計要兩千六百多份報紙,心裡有點打顫,感覺面積有點大啊,能不能堅持發完呢。但地圖都要來了也沒有反悔餘地了,就去拿了二千六百份報紙回來。然後開始制定發報紙計劃,早上七點起來去發,每天堅持。慢慢的我從第一天只能堅持發一個小時,到後來能一次發兩個半到三個小時。在發報紙時為了不讓自己有雜念,正念很強的去發救人效果更好,我就背《論語》,有時走在路上一步一個字的背,每個字都能顯現在眼前,投進信箱時發正念,清除一切阻礙世人看真相得救的邪惡因素。

五、大法項目不分輕重

在發報紙的過程中,感覺自己找回了修煉剛開始的狀態,可能也是因為師父看我狀態好了,另一個更大的項目突然出現在我眼前。我收到了紐約項目組的招聘郵件,要招修圖人員。我也沒多想就覺的這個我能幫忙,就把簡歷發過去了。

沒想到第二天就收到回信並且馬上安排了兩輪面試。在面試中那邊同修還說看我的能力應該安排更好的職位,打算讓我做設計。我當時挺高興,這個歡喜心和沾沾自喜的心已經不自覺的翻了出來,一下就感覺自己不錯了,美國的項目組那很大啊,比澳洲這邊的大多了,不知不覺的也開始把項目分了個你輕他重的。

然後奇怪的事情就出現了,本來面試的挺好的工作,突然沒音信了。我這才警惕起來,是不是自己哪裡做錯了?這個機會不屬於我?只是來考驗我讓我去歡喜心的?那真是我過的最煎熬的兩週。每天都在想為啥還沒給我發郵件呢?是不是不要我了?有天在煉功時突然有一念打入我腦子中——「項目不分大小」。我一下明白了:對啊,項目都是救人的,有什麼大小輕重呢。我默默的在心裡對師父說:「師父我錯了,對不起,我不應該把大法救人這麼神聖的事情分個三六九,那還是站在常人的基點上去做大法的事情了。」就這一念馬上覺的輕鬆了。

過了兩天我收到了錄用通知,也順利的入職了那邊的項目組。我也體悟到,在修煉中,作為修煉人當我真正放下時,才會得到應有的,正如師父說:「要無所求而自得」[4]。感恩師父的慈悲安排。

以上是我這還不滿兩年中的修煉體會,真的感恩師尊對我的慈悲救度,在最後的時刻還沒有放棄我,我也會繼續在項目中與同修們一起精進實修,不枉費師尊對我的細心看護與安排。也希望所有同修們都能修煉如初,共同精進,共同圓滿,跟隨師父回家。

謝謝師父!
謝謝同修!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2]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二》〈正念正行〉
[3] 李洪志師父著作:《洛杉磯市法會講法》
[4]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學法〉

(二零二一年澳大利亞網上法會)

添加新評論

今日頭版

海外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