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經歷的兩件神奇事

紅蓮


【正見網2022年05月25日】

慈悲偉大的師尊好
各位同修們好

我是97年得法的大法弟子,在二十幾年的風風雨雨的修煉過程中,對大法和師尊的堅信從沒動搖過,感恩師父的慈悲呵護和點悟,在大法洪傳三十周年之際,現把我經歷的兩件神奇事,向師尊匯報,與同修們分享。有不對之處請同修慈悲指正。

遇車禍平安無事

大概十年前的一天,我上班時同修打電話有事要我去一下,我就騎著自行車去了,剛辦完事,單位打電話要我回去,我連忙騎著車往回趕,車騎的很快,快到單位了,我準備左轉進大門,這時一輛快速行駛的電動車向我衝過來,我的車速也快,來不及剎車,兩輛車「砰」的一聲,就撞上了,我從車座上拋出7-8米,屁股朝下摔在地下,只感覺尾椎有點疼(回家後煉了兩天功尾椎也不疼了)。我當時就想:我是大法弟子,有師父保護,不會有事。就站起來了,身上什麼事都沒有。再看那輛電動車的前蓋被撞成兩半,人還坐在車上,騎電動車的人連連說:「我的新車,我的新車。」他剛買的新車就撞壞了,心疼他的車。旁邊的人說:「人沒事就好。」我正準備給他講真相,還沒等我走到他跟前,他可能怕我找他麻煩,連忙騎著車就走了。

我扶起自行車一看,就是龍頭有點歪,別的沒什麼問題,我知道是師父保護了我,否則不知會摔成啥樣。遇到這件事我向內找,發現我有顆急躁心,遇事不冷靜,不遵守交通規則,這都是為私為我的表現,只圖自己方便,不管別人。從法中我們知道修煉無小事,我作為修煉人,應該嚴格要求自己,去掉急躁心,保持純淨的心態,才能做好救度世人的事。

電動車失而復得

二零一八年七月的一天,我騎著電動車到一個高檔小區發真相資料,我坐電梯上了樓,然後走樓梯從上往下發,發完一個單元出來,正準備騎上車離開,一個保安和一個女的走過來,手裡拿著一本我剛發的小冊子,他攔住我生氣的說:「這是不是你發的?你是煉法輪功的。」原來是那個女的把我舉報了,她還指著我說:「她還家家敲門。」我說:「我沒敲門,只是發真相資料讓你們了解法輪功受迫害的真相,法輪大法是救度世人的佛法。」這時又有幾個保安來了,還有小區的住戶也來了,有的說:「膽子真大,發法輪功的資料發到小區來了。」人越聚越多,我想離開,就掏出車鑰匙打開了電動車,沒想到一個保安一下拔出了我的車鑰匙,不讓我走,我跟他要他不給。我一看不能走了,看到周圍不明真相的民眾,我的正念一下上來了,索性當著眾人的面講起了真相,我說:「法輪功在中國是合法的,《憲法>>歸定公民有信仰自由和言論自,公安部認定的十四種邪教中沒有法輪功,法輪功是教人按真善忍做好人的高德大法,江澤民迫害法輪功都是用的謊言和暴力,天安門自焚是假的,我們連活魚都不殺,怎麼可能去自殺?你們要了解真相才能分清是非善惡。我沒做壞事,你把鑰匙還給我。」那個拿我鑰匙的保安聽我這樣說,態度緩和了些,答應把鑰匙給我,就是要我把發的資料收回來,小區不准發資料。我想今天先把車要回來,等以後再來發,我邊發正念,邊上樓拿回我發的小冊子,等我下樓一看,好幾個保安都站在那,一個推著小孩車的六十多歲的男人指著我說:「這個法輪功不讓她走,趕快報警。」我沒動心,心裡繼續發著正念,求師父幫我。我跟那個保安說:「你要說話算話,把鑰匙還我。」他說:「鑰匙不能給你,別人已經報警了。派出所馬上要來了。」我向四周一看,沒有看到我的電動車,我問:「我的車呢?」那個保安說:「別人騎走了。」我想車要不回來,還是先離開這裡,就背著包往小區大門走,人群中有人喊:把大門關上,別讓她走了。可那些保安都沒動,象被定住了,都站在原地看著我走出了小區大門,我知道是師父保護了我。

出了小區,我到了附近一位同修家,把剛才發生的事告訴了她,然後我們一起發正念,解體干擾和企圖迫害我的另外空間一切黑手爛鬼和共產邪靈。過了一個小時,住在那個小區的一個同修來了,她說幫我去打聽一下我的電動車還在不在?不一會她回來了,說車被派出所的警察騎走了。這一下我的心就開始不穩了,負面思維一下占據了腦子,因為車的後備箱裡有一個包,包裡有我的兩張銀行卡和少量真相幣,還有講真相的優盤幾個,還有重要的單據等,我想他們翻我的包就會查到我。當時完全用人心在想這件事的後果,非常後悔不該帶這麼重要的包出來發資料。同修知道情況後就建議我先不回家,到同修家住幾天再說,我當時心裡也不穩,有點害怕邪惡找上門,就同意了。在同修家,我高密度的發正念,同時向內找自己是哪方面沒做好讓邪惡鑽了空子,我找到了自以為是的心、做事心、色慾心、妒忌心等,師父說:「講真相救度眾生,舊勢力是不敢反對的,關鍵是做事時的心態別叫其鑽空子。 」(《各地講法二》〈二零零二年波士頓法會講法〉)我想發資料救眾生是最正的事,我有執著在法中歸正,邪惡不配迫害,我只歸師父管,正念出來了,怕心沒了,到第三天我就回家了。丈夫說這兩天沒人來,我知道是師父幫我化解了這個難,可丈夫見電動車沒了,就埋怨我,說我是敗家子,上次電動車被偷,這次又被派出所拿走。我想電動車是為我救人用的,它是我的法器,現在被關在黑窩,我要把它救出來。

到第四天的下午,那天是星期六,我和幾位同修決定到派出所把車騎回來,到了派出所,兩位同修在外面發正念,我和另一位同修進了派出所,裡面一個人沒有,只有幾排警車停在院子裡,門衛在屋裡沒看到。我們看到電動車就停在辦公室後邊,連忙拿出家裡的備用鑰匙打開車,我們順利的把車騎出來了。丈夫看到我的車回來了,問是怎麼回的?我就把經過跟他說了,這下把他嚇的,大聲指著我說:「你這回闖大禍了,不經過警察同意,私自把車騎回來是罪上加罪,這是偷竊罪。」他越說越害怕,叫我趕緊把車還回去。我說: 「我沒犯罪,拿回的是我自己的車怕啥?」我打開車的後備箱一看,包沒了,這下傻眼了,怎麼辦?思想又開始返出不好的念頭:他們如果發現車不見了,肯定懷疑是我,他們拿走包就知道是我,他們要抓我怎麼辦?想到這我一下警覺了,這個思想不是我,我能這麼順利的拿到車,是師父的保護,我應該信師信法才對,他們不會找我的。我發正念清除思想中不好的思想念頭,剷除干擾我講真相救人的一切黑手爛鬼,我感到正念場能量很強,師父在加持我。我求師父幫我,我想要把小包要回來。

第二天,我就跟一個同修說了我的想法,同修說她的一個常人親屬和派出所的人很熟,叫他先去找他們要回來試試,我就同意了。那個親屬很爽快的答應了幫忙去要,到了那天他到派出所要包的時候,我和另兩位同修在家發正念。到下午,我的包終於要回來了!看到失而復得的錢包,我百感交集,我知道這都是師父的安排,只要我們信師信法,師父無所不能。我打開包一看,除了一個下載了小冊子的優盤沒還,其它都在,連真相幣都在,還有幾個講真相的優盤也完好無損。謝謝師父。

結語

師父在《轉法輪》書中說:「你真正作為一個修煉的人,我們法輪會保護你。我的根都扎在宇宙上,誰能動了你,就能動了我,說白了,他就能動了這個宇宙。」以上僅舉了我親身經歷的其中兩件事,在修煉的路上還遇到過很多危難,但在師尊的保護下都化解了,我深深的知道師父一直在身邊看護著我,保護著我,這些年雖然做著三件事,但與精進同修相比,差的太遠,現在的時間是師父的巨大付出延遲來的,唯有做好三件事,才不辜負師父的浩蕩佛恩!

 

添加新評論

今日頭版

大陸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