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連播(音頻):玄木記 (3-17)

作者:話本先笙 播音:新宇音


【正見網2023年09月10日】

輪迴紀實(音頻):玄木記 (3-17)(MP3)

下載方法:按滑鼠器右鍵,在彈出菜單中選擇「目標文件保存為…」(Save link As...)。

小說連播(音頻):玄木記 (3-17)

作者:話本先笙
播音:新宇音

瑤真走到自己的臥房嚇了一跳,只見這臥房的牆壁上都是插滿了鮮花,臥房的地面也鋪滿了軟綿綿的柳絮,榻上撒的是山茶花的花瓣,如煙般軟細的紫羅紗圍在了榻邊,連臥房內的氤氳泉裡也錯落有致的插著翠竹,屋內芳香四溢,浪漫夢幻。

瑤真正驚詫於眼前的美景,曦和進來了:「這都是那些侍女為你準備的,她們有的現在正在為你打造梳妝檯,有的在為你做珠釵,還有的在為你縫製衣裙。」

瑤真:「曦和,這些侍女我送你和青鸞一人一千可好?」

曦和:「天帝剛送你的,你又要轉手送人,豈不傷了人家的心?」

瑤真:「這陣仗,這排場,這福氣我一人享受多有不安啊,哈哈。」瑤真便吩咐下去,派了一些侍女去伺候曦和青鸞...

一天,瑤真正在處理公務,青鸞過來了:「瑤大司法!有人找,宣不宣?」

瑤真:「誰呀?」

青鸞:「不敢說,說了怕你又不見!」

瑤真想了想,似乎已經猜到是誰:「好吧,不見。」

青鸞:「你怎麼這樣絕情!人家這些年,沒來一千次也來九百次了,你就不能見一面嗎?!你快見他一次吧,也省得他總來求我...」

瑤真還是繼續搖了搖頭,低頭處理公務。

青鸞無奈的嘆了口氣,出去了。這個人是誰呢,是痴人風潛。

青鸞出去對風潛搖了搖頭,風潛有些失望和神傷,不過好像也習慣了,畢竟,他這些年來總想來見瑤真,可都一次一次的被瑤真回絕了。

風潛轉身就要走,青鸞喊道:「等等!」,青鸞:「要不你就在這崑崙山住下吧,你這樣明著見她不肯,你就在崑崙山常住,早晚也會碰見的。」

風潛背對著青鸞,神傷的眼神中又露出一絲難為情,所以沒有啃聲,畢竟誰都是有自尊的。恰巧這一幕被曦和看見了,曦和上前對青鸞說:「你還想讓他陷的更深嗎?」曦和又對風潛道:「風潛,你也是個修行逍遙大道的真仙,陷入這情網這麼久,還不曾想過跳出來嗎?」

風潛轉過身,眼中含著淚花:「哎...欠她的太多。」

曦和:「這些都過去了,瑤真都沒放在心上。」

風潛:「那她為何不見我?」

曦和:「哎,她...可能也是沒時間。」

風潛冷笑了一聲,離去了......

這些年,風潛漂泊四洲,整日詩酒為伴,不問世事,但與瑤真有關的一切,都會去打聽詢問,多年來,到崑崙山找過瑤真數次,每每都被瑤真拒絕,可還是會再來,算是四洲痴情第一仙了。

風潛那日被瑤真拒絕之後,又把自己喝的酩酊大醉,借著酒意,那些自尊什麼的也就不在乎了,於是他又恍恍惚惚的飄到崑崙山,來到了關雎菊谷,便用仙法蓋了一間茅屋,就在這裡長住了下來。

因風潛是這四洲出了名的才子,還是有很多仙人會慕名而來,或是與他飲酒談風月,或是與他品茶話詩詞,再或是討要一些字畫,所以,風潛在這裡也不算寂寞。但也不知道為什麼,他最想碰見的那個人,就是碰不到,他只得將這一廂痴心化為詩畫。漸漸的,為瑤真寫的詩積攢了千篇,為瑤真描繪的丹青也不下百副,這相思也好,這痴心也好,也就漸漸的淡了,或許是欠下的一點點快還乾淨了。

哪有無緣無故的痴心呢?瑤真救過風潛多次,風潛也就欠了瑤真的,這痴心或許就是因此而生,每個人都有不同的還債方式,只是風潛的還債方式更浪漫些.......

自瑤真做司法天神以來,三界這些年太平了不少,沒有哪個邪魔不怕瑤真的,瑤真對魔族極為嚴厲,只要它們有一點風吹草動,就會將它們扼殺在萌芽中,魔族這些年來雖不成氣候,但也積攢了極大的怨恨。

所以,最近的魔界已經按耐不住,準備反抗。因為魔王共工最近心裡有了底,他成功的從通天那裡偷來了由三隻紅貙煉成的「紅貙丹」,此丹威力很大,一顆便可炸平崑崙山。所以,共工又派魔子魔孫在南洲叫囂,為禍百姓。

瑤真到南洲查看,發現邪魔們又開始趾高氣揚,它們叫囂著:「瑤真!告訴你!我們大王現在煉成了一顆威力無比的炸丹!炸平崑崙山輕而易舉,想活命,就少管閒事!」

瑤真看這些邪魔的底氣還挺足,心想它們很有可能是得到什麼寶貝了,於是剷除了這些作亂的邪魔之後,便回去向天帝稟報此事。

恰巧,天帝正與通天教主和元始天尊喝茶。

瑤真:「陛下,魔族近日頗為囂張,聲稱共工手裡有什麼炸丹,可將崑崙山炸平,臣不知真偽,望天帝定奪。」

通天泯了口茶,嘴角微微露出一絲笑意:「別聽它胡扯了,它哪來這東西,虛張聲勢罷了。」

元始天尊看了一眼通天,對天帝說道:「陛下,此事還需細查,不可大意啊。」

通天笑著說:「一介落魄魔君,它的話怎可信?」又故作慈愛的看著瑤真,說道:「賢侄啊,不必管它!」

瑤真看師叔這個慈愛的眼神,總覺得有些彆扭,所以敷衍的點了點頭,又看向天帝。

天帝抬起頭,笑著看通天點了點頭,貌似不經意的對瑤真說:「不必管它!」趁著通天喝茶之際,天帝又看向元始天尊...

神官做的久了,瑤真也能看出些端倪來,於是也聽話的點點頭,回道:「臣遵命,臣告退。」

瑤真沒有回崑崙,而是去了玉京山,等師父。不多時,元始天尊便回來了,因為他知道瑤真在等他。

瑤真:「師父,我覺得此事多半是真的。」

元始天尊:「何以見得?」

瑤真:「今日師叔看我的眼神過於慈愛,慈愛的我脊背發涼,師叔在我背後拆台也不是一回兩回了,這次很有可能是他弄的什麼丹藥,又故意給了魔族吧。」

元始天尊:「哎,為師也是正料到此處,所以從天宮趕回,告訴你要小心行事。」

瑤真:「師父,什麼丹藥能有這威力?敢誇下海口,說能將這巍巍崑崙炸平?這崑崙可不是一般的仙山啊,名字叫『山』,實則可是一個世界,一層天!」

元始天尊:「上一個崑崙,就是被一顆丹藥炸平的,沉入了青海。」

瑤真:「我倒是聽說上一個崑崙是炸掉的,但也沒想到竟是一顆丹藥炸的,原來真有這般威力的丹藥啊!」

元始天尊:「此丹以共工的法力這輩子也煉不出的,你師叔越發的明目張胆了。你師叔總以為我什麼都不知道。那上次傷你的紅貙,魔界應還有幾隻,這等戾氣之物在蚩尤與皇帝大戰時也不曾出現,也定是被你師叔逗去了,這丹藥也多半是他拿那紅貙煉的,混元真力加上這魔界至戾之物,煉成這丹也不難。」

瑤真:「哎,師父,師叔為何總要這麼做?您和師叔同出一門,為何心性差距如此之大?」

元始天尊:「呵呵,為師不是給你講過相生相剋之理嗎?忘啦?」

瑤真:「沒忘啊,有善就有惡,有神就有魔,有正神就有負神,我懂,師父,我早將師叔劃為負神行列了。但弟子就是不明白,是師叔天生就是負神,還是他自己的選擇?」

元始天尊笑而不語。

元始天尊:「旁人的事不去管他,做好自己該做的。」

瑤真:「弟子遵命。弟子先回崑崙了,師父保重。」

元始天尊點了點頭,也隱去了……

瑤真回到崑崙,一個人在山間踱步,思忖著破敵之法。心想:那共工故意放出這話來,多半是想威嚇我,但以目前三界這「正大於邪」的形勢來看,那炸丹它不會輕易動的,多半是作為要挾和恐嚇,想讓它這魔族在三界有一席立足之地,待他日壯大。我崑崙暫時是安全的,但那魔界手中有這一物,我也總不能安心,還是要想個法子弄出這丹才行。共工啊共工,你狡詐奸滑,三界若留你必是一大禍患,此丹一到手,吾必誅之!但若想取丹並不容易,既不能激怒共工,又要將這丹藥弄到手,著實費神。那共工此時定會將那丹藥藏至貼身隱蔽之處,竊取行不通,威逼也不行,到底該怎麼辦好呢……

瑤真在山間一邊走,一邊想著辦法,走著走著就走到了關雎菊谷。抬頭不經意的一瞥,竟看到風潛,為避免尷尬,瑤真趕緊隱了真身。

瑤真以隱身術慢慢的走到風潛的跟前,多年未見,曾經風流倜儻,一襲天藍色輕衫的風潛,現在反倒滄桑了許多,留起了長髯,天藍色輕衫也換成了素布麻衣。

瑤真輕輕的叫了一聲:「師兄。」可惜,瑤真用了隱身術,風潛是聽不到的。

瑤真環視四周,見有一茅屋,應是風潛的居所了,便走了進去,一打開屋子驚呆了瑤真,這滿屋子皆是瑤真的丹青,瑤真驚訝之餘,隨便拿起了一副丹青,看見畫上的自己,說道:「我當年長這麼丑嗎?」 隨後又抬起頭,自言自語道:「怎麼說也是位正兒八經的男仙,怎麼一點正經事也沒有?」此時,屋外傳來一陣吵鬧,只見三五個男仙抱著琴,提著酒,拿著字畫詩書來找風潛,風潛也與他們歡快的交談著,坐於樹下,談天說地。

瑤真看著他們,笑了笑說:「師兄倒是比我快活多了,這才是個逍遙真仙的樣子嘛。」

瑤真說完就要走,但總感覺忘點什麼事,於是,她拿起筆,在剛剛的這幅畫上寫道:「丑,莫要再畫。」抿嘴一笑,瀟洒的去了……

瑤真在回來的路上,一幕幕往事歷歷在目,與風潛割袍斷義、南洲的大火、自己做下的錯事、「瑤真畏火」的字條......

「字條?」瑤真突然靈機一動,計上心頭:「共工,當年你與多寶暗算我,這次,也莫要怪我以其人之道 還治其人之身了。」

瑤真這段時間,先故意顯出懼怕之意,將計就計,穩住共工。有魔作亂,自己也不親自出面了,只指派一些小兵小將前去。

共工大悅,在魔族舉辦宴席慶賀,共工:「小的們!一丹在手!她瑤真也有今天!怕了我們!哈哈哈!待我魔族繼續壯大,早晚炸了她崑崙山哈哈哈哈!」

底下的小魔小妖們也跟著一起歡呼吶喊......宴席罷,共工正欲昏昏入睡,眼皮半睜半眯之間,突然看見石桌上出現了一張紙條,共工隨手拿起來一看,紙條上寫道:「此丹是假」。

剛要睡去的共工一個激靈從榻上蹦起來,它反覆的看著這紙條,心中疑惑不解,一是疑惑這紙條從何而來,二是疑惑這紙條內容的真假。共工突然憶起當初那張「瑤真畏火」的字條,幫了它魔族一個大忙,差一點就將南洲眾生葬身熊熊烈火之中,那次離成功就差一步,共工也時常拿此事和小魔小怪們吹噓炫耀。

所以,這一次,共工下意識的就對這張紙條抱有好感,不過還是有些多疑。共工拿出那顆炸丹,看來看去,思來想去,也看不出真假,於是,他決定再到紫雲山走一趟。那天夜裡,共工在去紫雲山的路上,突然看見通天教主坐在雲端,擺了個茶桌,在那裡喝茶。嚇得共工拔腿就跑,可他往西跑,通天就在西邊的路上喝茶,他往東跑,通天就在東邊的路上喝茶,往南跑,通天就在......

共工知道他逃不掉了,看來通天是故意在這等他啊,但也看不出惡意。

共工索性就不跑了,壯了壯膽,走到通天面前,行了個禮,作了個揖,膽膽突突的說:「魔君共工見過通天教主。」

通天抬起頭,皮笑肉不笑的對著他點了點頭,共工看著通天的神情,應該是沒什麼危險,以為他還不知道自己偷了他的丹。於是,共工剛準備開溜,只聽通天一聲呵斥:「大膽!」嚇得共工一陣心慌,下半身都軟了,不敢繼續走了。

通天:「費盡心機盜丹,還不知此丹是假,可悲可笑....」

共工:「共工愚鈍,實在不知教主此話何意。」

通天抬起頭看著共工,共工眼神躲閃,不敢直視通天。

通天:「別裝了。」

共工還是有些疑慮,仔細用餘光打量著眼前的這個「通天」,心想:此通天是真是假還未可知,定要嘴硬些,不能承認!通天似乎看出了共工的疑慮,說道:「你若不信,就自己拿著這丹,從崑崙山巔扔下去,看它炸不炸。」說完,便拂袖而去......

共工心想:這通天素來看不上崑崙,他既這麼說,還確實像是他....... 共工沒有繼續往紫雲山走,轉身回了魔界,反覆思量此丹的真假。

而崑崙山這邊的空氣也十分緊張,瑤真命崑崙山的所有生靈,能離開的都暫時先離開一段時間,四洲這麼大,也可四處遊歷。

而瑤真早已讓師兄玉鼎真人連夜趕製了一張超大超大的隱形網,將此網罩在崑崙上空,同時,瑤真還在上面灑了些弱水,因那弱水是三界內最柔軟的物質,而且浮力還很強,任何物體落入弱水都能大大增加其下墜的阻力。

眾神獸與天將在崑崙雲端上目不轉睛的守了三個日夜,第三天夜裡,瑤真來到雲端,對大家點了點頭,所有神將的神情都嚴肅了起來,這張網也抻的更結實了些。

此時正值深夜,崑崙山靜的可怕。只見,從遠處飄來個人面蛇身的影子,正是共工。只見共工從懷裡掏出那顆炸丹,看了又看,猶豫了又猶豫......

所有神將都在等著一觸即發,瑤真就在共工的頭頂,一動不動目不轉睛的盯著它。共工扔下那炸丹之時,就是它一命嗚呼之日,而就算那丹扔下,也會被弱水裹挾,被神網接住,炸不了崑崙。

共工想了又想,觀望了又觀望,還是沒有扔下此丹,又小心翼翼的揣進胸口,離去了。

所有人都鬆了一口氣,瑤真擺了擺手,讓大家退去.......

第二天夜裡,共工又鬼鬼祟祟的奔著紫雲山去了,又看到了通天在雲端,這次不是飲茶,而是擦劍。

共工知道通天是在此處等他,索性大方的拜見通天:「共工參見教主,教主萬壽無疆,天地同壽!」

通天:「如今這做賊的,也不知道心虛了。」

共工:「呵呵,小的怎能瞞過教主呢?一切都應在教主的掌控之中吧!」

通天:「呵呵,你知道就好。」說著,便有意無意的將這劍從共工的脖子旁輕輕滑過,嚇得共工一身冷汗。

共工:「教...教主,有什麼事儘管吩咐小的,不必...不必用強。」

通天:「賢弟啊,你那丹是假的。」

共工邪魅一笑:「假的又怎樣?只要瑤真以為是真的就好。」

通天:「那好,我明兒就告訴瑤真,這丹是假的。」

共工:「別別...別呀,教主有事儘管吩咐!」

通天:「好!明人不說暗話。」從懷裡掏出一顆金光閃閃的丹藥:「真丹在此!」

共工一見這丹比自己手裡的那顆更亮更大,剛要伸手去拿,通天將手一縮:「現在還不能給你,你要替我辦一件事。此事也是賢弟你夢寐以求之事。」

共工問道:「何事?」

通天:「我要借你之手,殺了瑤真!」

共工:「要我如何做?」

通天:「你先放出風來,故意將這假丹的藏處透露給瑤真,介時,瑤真自會來盜丹。而你要做的,就是用我手中這把寶劍,一劍殺了她!此劍威力無比,你只需在瑤真身後,趁其不備一劍劈去,瑤真定身首異處。」

共工聽的又驚又喜,但還是有些猶豫。

通天見它猶豫不決,便將懷中的這顆金丹用法力嵌在了這寶劍之上。通天:「賢弟無需擔憂,這劍劈了瑤真之後,此真丹自會滑落至賢弟手中。賢弟雖殺了瑤真,但你有這威力無比的炸丹在手,天帝也不會把你怎麼樣的!況且,瑤真一死,我紫雲山弟子定會接管司法天神一職。那時,賢弟呀,還管什麼南洲西洲,都是咱們的天下了……」

共工聽的如痴如醉,雖剛剛有些疑慮,但殺瑤真這件事,可真的太吸引他了,共工恨瑤真入骨,而且早就想霸占南洲西洲,通天現在真的是給他畫了一張「大餅」。

於是,共工與「通天」達成一致,準備實行二人的計劃.......

果真,共工將那「假丹」放置一處,故意放出風來,讓瑤真盜取。

瑤真果然「聽話」,一天夜裡,瑤真潛入魔族,準備盜丹。

那晚的魔界更是格外安靜,瑤真小心翼翼的進入魔族,還未仔細尋找,那顆「假丹」已明晃晃的在那裡,仿佛是誘餌一般,等著瑤真上鉤。

而此時的共工,正拿著「通天」給它的那把「寶劍」等著呢,只要瑤真拿丹時分了神,共工定會一劍劈去,那時瑤真定會身首異處了,這一幕馬上就要上演了,共工想想都興奮。

只見瑤真伸出手,剛要拿丹,突然,瑤真的身後現出個影子,拿劍就向瑤真劈去!

一聲巨響,這寶劍怎麼瞬間變成「鞭子」了?說時遲那時快,瑤真回身一把抓住了這鞭子,笑著對不知所措的共工說道:「共工,你抓本司的尾巴做甚?」

共工一看,上當啦!這寶劍竟是瑤真的虎尾所化!而此時的瑤真已將那「假丹」,也就是真正的紅貙丹拿到了手裡。

共工見勢不妙,剛要逃跑,瑤真從腰間拔出神杖,一杖就將共工打翻在地。又用神杖敲了敲地,瞬間,眾天兵神獸紛紛現身,將魔族團團圍住,此時的魔界上空,神鼓陣陣,威嚴森森,雷電齊名。

瑤真將共工拎在手裡,置於魔界之巔,共工嘶吼著:「年年打雁!今叫雁啄了眼!瑤真!你這個卑鄙小人!你竟然矇騙於我!連通天教主你也敢冒充!妄為君子....」

瑤真呵呵一笑,對共工說:「共工,誰告訴你我是君子?我是女子!哈哈哈哈!」

共工繼續罵道:「你個不要臉的臭婆娘!我定將你碎屍萬段,將那崑崙屠殺個乾淨....」

瑤真沒有理會它,對著所有妖魔鬼怪說道:「共工壞事做盡!不僅殘害眾生,還妄圖炸我崑崙,罪不容誅!今日,我就給你們這些殘害生靈的魔子魔孫打個樣兒!將共工就地正法!」

說完,瑤真拿起神杖就要行刑,突然,天邊傳來一個聲音:「瑤司且慢!」

只見天邊飛來一神官,降至瑤真跟前,拿出聖旨宣道:「瑤真接旨!」,瑤真忙跪下接旨。

「共工危害三界,罪大惡極,當帶回天宮逐一定罪,以示三界,而後行刑。欽此!」

瑤真接了旨意,便捆了共工,攜他向天宮而去。

(待續)

添加新評論

今日頭版

小說